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为君绾发

更新时间:2021-04-08 15:43:25

为君绾发 连载中

为君绾发

来源:微小宝 作者:秦沐雲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第二天,陌阡把她找到的所有看起来还能用的乐器找了来,分别有埙、筑、排箫、箜篌、筝、古琴、琵琶、胡琴等。 陌阡知道秦浅七是不会乐器的,于是很贴心的找来了乐谱。 秦浅七看着这一堆看起来破烂不堪的东西,蹲下身拿起了一把琴来,她记得秦语澜似是很擅长古琴。 秦浅七手中的这把看起来有些破旧了,不过似乎有淡淡的香味溢出。 她理解为什么会这么破旧,陌阡要给自己找来这些估计就很难了,怎么还有条件讨价还价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5-十五 栽赃陷害身犯险

  这之后祁钰要亲自操办太后大寿一事在宫中传开,各宫嫔妃抓紧时间在准备让自己能在人前大放异彩的事情。

  秦浅七近日来除了发呆还是发呆,陌阡去打听过关于白虎的事儿了,而阿姝和小虎确确实实被祁钰送去了秦语澜哪里,猇笠则被送到了祁钰三哥府上。

  阿姝和小虎的下场可想而知。

  陌阡小心翼翼地喊着秦浅七:“小姐,还有一个多月就是太后大寿了……”

  “我知道。”秦浅七坐在床边撑着下颚,“陌阡,帮我去找一些能用的乐器可好?”

  她不会选择一味地忍让了,她不仅要在太后大寿上风光无限,她还要彻底毁掉祁钰操办的这次宴会!也定会让秦语澜当众出尽丑!

  “好的,陌阡马上去办!”

  第二天,陌阡把她找到的所有看起来还能用的乐器找了来,分别有埙、筑、排箫、箜篌、筝、古琴、琵琶、胡琴等。

  陌阡知道秦浅七是不会乐器的,于是很贴心的找来了乐谱。

  秦浅七看着这一堆看起来破烂不堪的东西,蹲下身拿起了一把琴来,她记得秦语澜似是很擅长古琴。

  秦浅七手中的这把看起来有些破旧了,不过似乎有淡淡的香味溢出。

  她理解为什么会这么破旧,陌阡要给自己找来这些估计就很难了,怎么还有条件讨价还价呢?

  秦浅七不自觉地轻轻拨了一下琴弦,一阵很清脆细腻的声音响起,让秦浅七不觉眼前一亮!

  这时,门外忽然传来皓霖的声音:“王驾到!”

  听到这声通报,秦浅七顿觉心惊,手中的琴还差点儿给生生摔了,随即看见了祁钰的身影,下一秒她恭恭敬敬地跪拜下去,陌阡更是极其虔诚。

  “王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秦浅七清丽的声音响起,她可没忘记这个人亲手将阿姝送去了地狱,而她也看清了这跟在祁钰身后的人可算是不少啊。

  祁钰月白衣袍甚是随意,衣诀翩然,除了在朝堂之上他一贯不喜穿龙袍着龙冠。

  不等祁钰说话,他旁边一位衣着华贵的女人猛然指着跪在秦浅七身后的陌阡尖声说到:“王上,就是这个该死的丫头手脚不干净,居然跑到臣妾的殿里偷东西!您看看,这一地的东西都是这丫头去别的宫殿偷来的呢!”

  这是祁钰的婉妃。

  听及此,陌阡顿时慌了手脚,忙解释:“婉妃娘娘奴婢冤枉!这都是您身边的姐姐们施舍给奴婢的啊!”

  婉妃上前拾起地上还没来得及收的琵琶说到:“哼,怎么可能!看看这琵琶,这可是王赏赐给本宫的,本宫可是喜欢得紧,怎么可能给你们!”

  秦浅七低着头一直没有言语,此时眼中早已是戾气四溢,她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王上,您看这莺妃手边的这把琴,这把琴可是悦妃姐姐的呢,没想到这个死丫头连悦妃姐姐那边的东西都赶偷,如果不罚这种手脚不干净的人肯定不能服众啊,而且莺妃居然不管教自己的人,恐怕就是她唆使这丫头偷东西的呢!”

  婉妃拉着祁钰的袖子开始撒娇,杏眼斜视着那已经急出眼泪来的陌阡。

  就在陌阡准备磕头把所有事儿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秦浅七忽然抬头,冷冽的目光直视着婉妃,婉妃被她的目光吓了一跳,不自觉往祁钰身后躲去。

  祁钰轻蔑地看着这个似乎还不愿放下自己的高傲的女人,冷冷开口:“看你一句反驳的话也没有,那就是默认了对吧?”

  本来他是不用管这种小事的,可是祁钰却不知道自己为何就答应了婉妃一起来玉莺宫捉赃。

  看着这女人一如既往桀骜不驯的眼神,祁钰又想起了之前的事情,心下顿时起了一股无名火,抬脚就往秦浅七胸口踹去,秦浅七受惯性猛然倒地。

  秦浅七觉得喉中似乎要涌出什么,却硬生生咽了回去,她知道祁钰那一脚是下了重力的。

  不等祁钰再次开口,秦浅七勾唇说到:“臣妾可不信王您没看出来是谁在设计陷害臣妾。”

  说完,她再次看向婉妃。

  “不过婉妃若是真的那么稀罕这破烂不堪的玩意儿,那就拿回去就是了。”

  婉妃被她的眼神盯得后颈发凉,却不想在口头上认输,怒到:“谁还要你这种人碰过的玩意儿!王上定会重新赏赐给我们新的东西的!”

  “哦?既然爱妃你已经不要了,那就回去你自己该呆的地方吧,孤王近日来没时间陪你们浪费时间,有什么事去找悦妃就是了。”说完祁钰便带着皓霖决然离开了。

  祁钰没想到秦浅七的忍耐力那么强,因为他刚才确实是有心造成了她的内伤,看秦浅七那么倔强的样子,总让祁钰觉得颜面受损,目前最让他不甘心的还是自己之前得到的居然是个破鞋!

  每次念及此祁钰都会觉得自己的情绪波动格外地打,他已经很久不曾被这样牵动情绪了。

  等冷嘲热讽的人也都离开玉莺宫后,陌阡早就无声地哭成了泪人,秦浅七则猛然吐出一口鲜红,把陌阡给吓坏了。

  秦浅七轻轻推开想扶自己的陌阡,擦了擦嘴角后轻笑着自言自语:“我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的,绝对!” 

16-十六 玫瑰花海不哭泣

  入夜。

  皓霖在御书房没有看到祁钰,烙云殿亦是。皓霖无奈的摇摇头,转身走出了烙云殿,直奔御花园方向。

  御花园深处有一片花海,那里种满了玫瑰,这些是祁钰为绪菱王和丽梅公主种植的,皓霖能想象那两个似是玉琢的人儿一起站在花海之中会有多么唯美。

  祁钰很依赖这两个人,可是他天生高傲,他从来不承认自己是个恋父恋母的孩子。祁钰很小很小的时候就觉得配那两个人的只有善变妖娆的玫瑰,很小的时候就在自己亲自种植玫瑰花送给丽梅公主,每次看到丽梅公主脸上绽开的笑容祁钰就会无比满足。

  祁钰曾经在丽梅公主和绪菱王面前承诺一定会靠自己的努力给这二人一片花海,只属于他们的花海,可是直到这二人死去,祁钰也只完成了花海的万分之一。

  所以祁钰正式登上王位之时第一个命令便是扩大了御花园,想要建成一片玫瑰海,当初这个命令还被很多人反对,百姓们也纷纷传言:“新君昏庸无能,昭云国必灭!”

  祁钰当时不过十岁,年仅十岁却承担下来了所有的流言蜚语,毅然决然地命令建筑花海,并且必须将绪菱王和丽梅公主的尸骇葬在花海正中心!

  这个决定再一次掀起了一阵反新君的热潮,而那时的祁钰一句:“孤王才是这江山之主,孤王一日不死,尔等终究是臣,何人敢以下犯上,杀无赦!”。

  这话使得百姓人心惶惶,官员惶恐不安,虽然这样,可反抗他的声音却也减少了。

  花海建成之日,看着这片妖娆的花海,祁钰不自觉的流泪了,他本来干涩的蓝色漂亮的瞳孔被泪水湿润。

  可是虽然是哭着的,他却大声的笑了出来,他的泪水掉落在了地上,也狠狠地打在了皓霖的心上。

  当时只有皓霖站在他的身边,只有皓霖感受到了祁钰心底声嘶力竭的叫喊声!

  十岁的祁钰一袭王袍伫立在一片花海之中,宽大的袍子穿在他身上居然格外的合适,专属于王的霸气丝毫不必绪菱王少!

  祁钰终于完成了自己的诺言,可是那两个人却再也看不见了。

  那之后祁钰将自己关在御书房五天五夜,还是皓霖偶尔逼着他喝点儿汤药才让祁钰的身体坚持了那么久,而祁钰用这五天解决了下面的人拖了两个月还没有解决的北方连续三个月的旱情以及边塞的战争,这两件事终于将“新君昏庸无能,昭云国必灭”的一系列传言压了下去,祁钰也有了越来越多的追随者。

  皓霖现在已经到了花海边上了,他轻车熟路地按照自己脑子里面早已经记得很深刻的路线往花海中心走去。

  夏季的夜降临之后的晚风吹的很舒服,现在天空已经黑尽,天边有一轮不完整的残月,月光却很强烈,花海之上还飞舞着一些体态轻盈的萤火虫,为黑夜增添了一丝光亮。

  皓霖走的小心翼翼,果不其然,他在那两座精致的墓碑前找到了自己一直在寻找的男人。

  祁钰此刻正闭着眼睛睡着,漂亮的瞳孔被薄薄的眼睑遮住了,很孤独的样子。

  皓霖先是虔诚地对着墓碑拜了一拜,然后便轻手轻脚地蹲在祁钰身边,小声唤着:“王怎么还是记不住呢?皓霖告诉过您很多次了,不可以在这里睡的,若是不小心生病了怎么办,我们快些回去吧!”

  祁钰微微皱眉,渐渐的睁开了眼睛,他漂亮的瞳孔使天边的星星也黯然失色,那一瞬间有一些没有焦距。

  “王。”皓霖再一次轻唤,虽然现在的他和祁钰不是上下级关系,可是他还是习惯唤这个男人为王,皓霖伸手帮他捋了捋额前的发。

  祁钰重新闭上眼感受着皓霖时不时拂过自己额间的略显冰凉的手指,舒展了眉头幽幽到:“皓霖,我饿了。”

  “嗯,殿内已经准备好晚膳了,我们快回去吧?”

  祁钰幽幽舒了口气,坐了起来,他的衣衫有些松散,胸口处敞开了很大一部分,虽然看得出来他的肩膀很宽阔,可是皮肤却很诡异的白皙。他用宽大的右手捂住了自己的右眼,仅用左眼看着皓霖继续说着:“嗯,回去吧。”

  “王,公主那边……”皓霖欲言又止的样子。

  “说。”

  “公主大概半月后会回来。”

  “嗯。”祁钰回答了一个单音字,包含的情绪不多,却足以让皓霖慌乱起来。

  “王?”皓霖担忧的唤了一声,想伸手拉一下对方的衣角,却不料祁钰站了起来,俯视着他。

  祁钰的蓝眸在夜色中闪着耀眼的光芒,他对皓霖说:“走吧,回去了。”

  这时正好吹起了阵阵凉风,祁钰的发在空中飞舞,恍惚间祁钰的模样似是比那一片玫瑰还要妖娆。

  一路上二人并肩前行,祁钰的步伐不紧不慢,却使皓霖莫名其妙的感觉到不安。

  到了烙云殿后,皓霖提出要帮祁钰准备洗澡水,却被祁钰阻止了。

  “有这个时间的话,你还是先把一个月后太后大寿给各个官员的请柬准备出来吧,我要好好的办这个庆典。”虽然祁钰努力做出无所谓的样子,可眸中那一丝狠戾却丝毫没有遮掩住。

  “可是王,庆典举行的地点还没有决定,还是和以往一样在大殿么?”皓霖小心翼翼的问着。

  祁钰唇角忽然勾起一抹笑,说:“这次不在大殿举办,就去花海吧!”

  皓霖大惊,先不说为什么祁钰决定要在专属于绪菱王和丽梅公主的花海举办太后的六十岁大寿,单单看刚刚祁钰说真的要全程亲自操办就足以吓死皓霖!

  “那这些天朝廷上的事……”

  “这些事我也不会耽误了的,不然被那个老狐狸抓着把柄了我若是想反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啊。”

  祁钰推门进去了,皓霖独留在门外,心底居然有些莫名其妙的失落。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