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金牌嫡女

更新时间:2021-04-14 11:59:07

重生之金牌嫡女 已完结

重生之金牌嫡女

来源:微小宝 作者:凌凡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谢谢九皇子夸奖。”冷云歌浅笑,微微颌首,道。 “不用谢。”墨千尘有些无奈,别过脸,有些赌气的回道。 “正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九皇子来找小女,不知有何事?”冷云歌抬起头,嘴角微微翘起,含笑道。 “冷小姐果然是个爽快之人,上次你的提议,我觉得甚好。”墨千尘答道。 “就知道,九皇子是个聪明人。”嘴角勾出一个完美的弧度,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重生之金牌嫡女:人往高处走

  这日,冷云歌正坐在梳妆桌前,映雪在替她梳妆,便有下人来报,说是冷苍远请她过去,四皇子来了。

  冷云歌原本的好心情,顿时被这个消息给破坏,她实在不知道墨千羽是怎么回事,怎么一下子又开始来纠缠她了。

  以前明明对她很冷淡,是她一直都傻傻的等着他的,现在却三天两头的来找她。难道,他又变心了?厌倦冷云熙了么?

  只是,虽然心内厌烦,她面上却依然笑着应了下来。

  既然,这个墨千羽要朝三暮四,那么,就让他尝尝这朝三暮四的后果吧,冷云歌嘴角勾起一抹神秘的微笑。

  “映雪,等会儿去让流珠通知二小姐,说是我今日要请四皇子吃饭,让她来作陪。”冷云歌微微转过头,对映雪道。

  “小姐,这是为何?四皇子与你有婚约,你何必让二小姐掺和进来?”映雪停住了打理着的冷云歌的一缕墨发,疑惑的问道。四皇子即有权,又有貌,任哪个女子都羡慕不来的夫君,她竟然不好好珍惜单独相处的机会。

  “没什么,按我的吩咐去做便是。”冷云歌垂眸,淡淡的道。

  映雪闻言,知道多说无益,只好应了一声,等到打理好了冷云歌的一头墨发之后,便出去找流珠了。

  当流珠听了映雪的话之后,眼神顿时明亮了许多,难掩心中的雀跃。看上去似乎是很高兴四皇子的到来,爽快的应了下来,还不忘整理自己的发髻和衣裙。流珠反常的反应,并没有逃过映雪的眼睛,这让映雪感到很奇怪。这四皇子来了,流珠高兴什么?

  映雪一路都在反复思考着心中的疑惑,回来后,便把她的疑惑告诉了冷云歌。

  冷云歌听了,只是淡淡一笑,道,“看来,她是心存了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幻想了。”

  “什么?小姐,我没听错吧。流珠?她也妄想做四皇子的人?”映雪惊愕,双眼瞪大的看着冷云歌。

  “这个世界,痴心妄想的人总是那么多,没什么好奇怪的,何况,她也有几分姿色,有这样的想法,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毕竟,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爬。”冷云歌依然是淡淡的,仿佛一切与他她无关一般。

  “可是,小姐,四皇子是你的未婚夫,她竟然敢有这样的念想。”映雪明白过来后,为冷云歌感到不平,揉着手中的帕子,气愤的道。

  冷云歌却不以为然,轻哼了一声,道:“不是还没有成亲吗?以后的事情,谁知道。”

  正说话间,只见冷云熙款款而来,她今日着了一件玫瑰青竹纹长裙,袖口用绯色的丝线勾出一朵朵妖艳的玫瑰,娇艳动人。一条紫色的腰带扣在腰间,将她那窈窕妩媚的身材衬托的淋漓尽致。

  “姐姐。”冷云熙巧笑嫣然,笑着道。

  冷云歌心内冷笑,果然是准备的够精致,今日的她,相信没有几个男人不会被这样的女子所迷倒了。

  “妹妹,你来啦。”冷云歌从榻上站了起来,道。又拉上了冷云熙的手,将她带到了榻边,让她坐下。

  “嗯,刚刚姐姐身边的流珠来跟我说了事情的原委,怕姐姐就等,便简略收拾了一下就过来了。”冷云熙亲密的拉着冷云歌的手,微笑着道,两腮微红,尽显女儿的娇柔之态。

  “妹妹怎么打扮,都是那么迷人。”冷云歌抽回被冷云熙握住的手,浅笑道。

  怕我久等?真是说的好听,恐怕是怕墨千羽久等了吧,冷云歌心内冷笑着道。

  “姐姐真是的,老是取笑我,我哪里比得上姐姐你漂亮。”冷云熙听冷云歌如此说,心内骄傲,很是得意,却还是娇羞的道。

  只是,她不说还好,一说,她才注意,今日的冷云歌,确实是很漂亮,今日的她着一身晚烟霞紫绫子如意云纹裙,娇娆迷人。紫色的云纹在裙摆环绕,衬得冷云歌如穿梭在云间的仙子。雅致的玉颜略施粉黛,更显清丽脱俗。

  与她相比,似乎有过之而无不及,这让她一时失神,心内涌起一丝的不安和焦躁,只是那么一瞬,在眼眸中闪过了一丝的怨恨。

  “哪里,妹妹总是那么谦虚。对了,新年将至,要不选个日子出去逛逛,采购一些时兴的布料来做新衣吧。”冷云歌把玩着手中的杯盖,道,冷云熙的那一瞬的怨恨并未逃过她的眼。

  正说话间,流珠从屋外走了进来,只见她今日打扮的似乎比往常更精致,发间多了一朵粉色的小花,倒也衬得她有些妖佻,看来,她确实是存了那么一丝的痴心妄想。

  她微微福了福身子,道“给大小姐,二小姐请安。大小姐,四皇子过来了。”

  “那还不赶快把他请进来。”冷云歌放下手中的茶盏,道。

  “是。”流珠应了一声,便退了下去,边走着还不忘收拾她的发髻和衣裙。

  冷云熙也收回手,不做痕迹的整理了自己的衣物和发髻。

  冷云歌垂眸,冷冷的看着这两个女人,心内叹道,看来,这个墨千羽确实是很受那些少女的喜爱。

  只是,这世间,这些男子,真的靠得住吗?或许,无论是冷云歌,还是冷云熙,不过都是那墨千羽的一颗棋子吧。

  冷云熙甘愿当他的棋子,她冷云歌可不想。

  正当她思虑间,墨千羽便走了进来,今日的他,身着一身冰蓝色的丝绸外袍,袖间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滚边,他头上的羊脂玉发簪交相辉映,巧妙的烘托出了他皇族的气质。

  只见冷云熙双眸顿时明亮了许多,又仔细的整理了自己,才和冷云歌站了起来,给他行了礼。

  墨千羽却对冷云熙视若无睹,只是扶起冷云歌的手,道,“无需多礼,都起来吧。”

  这一切被在一旁的冷云熙看在眼里,恨在了心里。自从冷云歌上次落水好了之后,四皇子便对她冷淡了许多,反而对冷云歌变得百般殷勤。

  冷云歌站起身,抽回了被墨千羽拉住的手,墨千羽尴尬的收回了自己的手,干笑着道,“刚刚我过来的路上,听你们聊的正欢,不知道你们都在聊什么呢?”

  “我们刚刚正商量着有时间出去逛逛,买些衣料,做新年的新衣。”冷云歌微微低头,轻声的答道,顿了一会儿,又继续道,“不过是些小女儿间的家常而已,让四皇子见笑了。”

  “云歌说的哪里话,不过,既然如此,那么,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去吧,我也闲来无事,陪你们一起去。”

  “这……哪敢让您陪我们逛?”

  “你是我未过门的妻子,陪你逛街,是应该的。”墨千羽微微笑着,目不转睛的看着冷云歌,柔声的答道。

  而冷云熙听到这句话,心中的惊讶不以,脸上的表情顿时阴阳不定,心内五味杂陈,奈何不能说什么,毕竟他说的却是是实话,只是瞪大了双眼,看着墨千羽。

  心内的痛无法形容,他曾经对她说过的话,那些甜言蜜语,那些海誓山盟,还有那些一辈子的承诺,难道都不过是谎言而已?他也可以同时对其它的女子说吗?

  冷云歌斜眼憋了一眼冷云熙,看到她那大惊失色的样子,心内冷笑,既然她如此的看不惯墨千羽这样对她百般殷勤,那就让她多看看好了。

  “既然如此,那好吧。”冷云歌柔声的道,又转过头对映雪道,“映雪,去吩咐马车,我们要出去逛逛。”

  映雪听了,应了一声,便退了下去。

  马车很快便准备好了,冷云歌和冷云熙,墨千羽三人乘坐一辆马车。映雪和冷云熙的贴身丫鬟芳草则另乘一辆较小的马车。

  马车上,墨千羽几乎只是和冷云歌说着话,将冷云熙当成了空气一般。

  马车缓缓的前进着,约摸过了半个时辰,终于是到了京都最繁华的街道。

  墨千羽下了马车,伸出手准备扶冷云歌,冷云歌却将手给了在另一旁的映雪,由映雪扶着下了马车。

  墨千羽尴尬的正要收回在半空的手,冷云熙正好从马车中走出来,见状,马上便觉得终于有机会和他亲近,于是马上将自己的玉手放在了墨千羽的手中,墨千羽也只好顺着台阶下了台,扶着冷云熙下了马车。

  只是,即使如此,墨千羽心内却还是不爽快,他已经对冷云歌如此的低身下气,她竟然还是如此的不给他留情面。

  一路上,冷云歌虽然是表面和墨千羽说说笑笑,只是在一些细节之处,却还是有一种故意疏离的味道。

  比如,无论她买什么,都想尽办法不让墨千羽付钱。

  而冷云熙,却找各种机会和墨千羽套近乎,冷云歌虽然看在眼里,却视若无睹。

  倒是映雪,看着冷云熙如此不知廉耻,勾搭自己小姐的未婚夫,心内很是气愤,对冷云熙,自然也就没有了好脸色。

  他们逛了一些首饰店,又逛了一些服饰店,时间很快便到了中午,冷云歌便提议去京都最好的酒店吃饭,顺便为上次她不能陪墨千羽座位补偿。

  冷云熙听闻墨千羽那天看她之后竟然主动去找冷云歌,却被冷云歌拒绝,虽然心内庆幸,但还是气墨千羽去找冷云歌,因为在她心里,墨千羽是她的。

  今日的种种,墨千羽对她的冷淡,对冷云歌的殷勤,都让她感到很是不舒服,于是一直都是有些心不在焉。

  只是巴望着早点回府,然后再让下人去给墨千羽送信,单独约他来,好好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因为,她还是相信,墨千羽只爱她一个人,这一切不过是莫千羽为了自己的皇位在谋划,才会对冷云歌这样殷勤的。

  而在某个角落,他们三人在步行街的一切行为动作,都被墨千尘尽收眼底,当他看完了这一场好戏之后,他的眸中闪过一丝阴谋。

重生之金牌嫡女:梅园交易

  时间过的飞快,在忙忙碌碌之中,转眼便到了除夕。

  今年的除夕,天气很好,仿佛上天也想要让世间的人儿都过一个好年一般。

  大雪已经停了,阳光照在大地上,让雪儿也变得晶莹剔透。

  有梅花傲立于雪地间,仿若是坚强而美丽的仙子,即使有风雪的摧残,却开的依旧傲视群芳,开的更盛,傲然的看着这世间万物,风吹过,有梅花芬芳浓郁,暄香远溢,沁人心脾。

  府内早已被林氏安排人,布置的喜气洋洋,每个窗户上都贴着各种大红色窗花,每个红色立柱旁边也都各自挂了大红灯笼,让整个丞相府都洋溢着春节的味道。

  天辰国的除夕夜,一般都是一家人齐聚一堂,一起吃团圆饭,小辈的可以准备一些节目,供长辈欣赏,各种活动都是各家自己设定。

  大年初一则是去亲朋好友,街坊邻居家中拜年,而朝中三品以上的官员在大年初一会携家眷进宫,参加当朝皇帝设的新年宴会。

  这日,冷云歌早早的便起来了,为着能够为这个她重生之后的第一个新年增添一些喜庆,她挑选了一身玫红色凤纹织锦缎裙,外披了一件杏黄牡丹花纹锦绫披帛,更加衬得她肌肤胜雪。

  打扮妥当之后,她便带着映雪,去了林氏的房中。

  此刻林氏也正好刚刚打扮好,今日的她穿着一件大红色长锦衣,用金色丝线绣出了一朵朵怒放的梅花,从裙摆一直延伸到了腰际,一根玄紫色的宽腰带勒紧细腰,显出了她的身段窈窕,给人一种清雅却不失华贵的之感,外披了一件浅紫色的敞口纱衣,一举一动皆引得纱衣有些波光流动之感。

  见冷云歌站在门口微微笑着看着她,忙朝她走了过去,拉上了她的手,微笑着道“怎么那么早便过来了,来了也不进来,站在门口,小心冻坏了身子。”

  冷云歌任林氏牵着她的手走入房内,一边微笑着道,“我是看娘那么美丽,一时看呆了,所以都忘记了寒冷了。”

  她说的的确不错,林氏虽然已经将近三十,却依然很是美丽,有着少女所没有的妩媚与妖佻,更是迷人。

  林氏闻言,两腮顿时有些泛红,用食指轻轻按了冷云歌的额头,道,“你这小蹄子,长大了,知道拿娘来寻开心了是不是。”

  “哪有,我说的是实话啊,娘你确实很美。”冷云歌坐在了榻上,道。

  “就你嘴甜,娘老了,早就不美了。”林氏道,眼眸中闪过一丝的失落,她的容颜,从来没有被自己心爱的男子所欣赏过。所谓女为悦己者容,只是,那个她为之每日精心装扮的人,从来不曾用爱怜的眼光看过她一眼,永远都只是冷冷的,没有一丝的温度。

  冷云歌看到林氏那一抹失落,顿时就知道她又为冷苍远伤心难过了,心里也不好受,不过,她不会让现在这个状况继续维持下去,就在今夜,她要把原本属于她们母女的一切都夺回来。

  她转移了话题,道“我那么早过来,可就是为了在娘这里蹭一顿早餐吃的,我都快饿死了。”声音里的撒娇的味道尽显,顿时逗笑了林氏,站在一旁的李嬷嬷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嘴馋的孩子。”林氏宠溺的对冷云歌说道,又转过头,对李嬷嬷吩咐道“李嬷嬷,吩咐下人,把早膳端上来吧。”

  李嬷嬷微笑着道,“是,夫人。”然后便退了下去。

  不一会儿,下人便将早膳都摆放好了在桌上,有薏米红枣汤,藕丝荷粉,姜汁白菜,还有红稻米粥。

  都是冷云歌所喜欢的,这让她顿时有了食欲,忙拿起勺子,忙不迭的吃了起来。

  林氏看着她吃的那么香,心内高兴,刚刚的落寞一扫而空,也和冷云歌一起吃了起来。

  和林氏一起吃过了早膳,冷云歌便离开了,她让映雪先回去了,一个人往梅林走去,独自欣赏着此时正开得正艳的梅花。

  许是府内的人都为新年而忙碌着,所以梅园很是安静,没有一个人,唯有她一步一步踏雪赏梅发出的声音。

  冷云歌似乎更喜欢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在无人的空间,仿佛这样才会离自己的心更近,心才会更加的明朗。

  只是,当她独自走到了梅林深处,却惊觉背后似乎有人跟着她。

  她停住了脚步,冷冷的道,“你是何人?为何鬼鬼祟祟跟在我身后?”

  “冷大小姐真是心细。”空气中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接着便有一抹白色的身影从一棵梅花树旁走了出来。

  只见那人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英俊而高贵。外表看起来似乎放荡不拘,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冷意却让人一凛。一身的白衣没有任何的雕饰,站在梅花之中,仿若出尘之人。

  冷云歌转过头,掠过出现在眼前的这位男子,也不行礼,只是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恍若罂粟绽放,朱唇轻启,道,“堂堂的天辰国九皇子,竟然喜欢做在别人背后跟踪别人的事吗?”语气淡淡的似乎没有任何的情绪,却似乎又包含了一切,冷淡中透出一股华贵之气。

  “堂堂的相府嫡小姐,见了本皇子,竟然不行礼,还口出冒犯之语,你就不怕我治你藐视皇室之罪吗?”墨千羽微勾唇角,妖魅的眸子中化过一丝玩味,轻挑眉目,浅笑道。

  “你都不怕,我又怕什么?大不了我到时候就说九皇子偷偷潜入相府,跟踪我这个弱女子,意图图谋不轨好了。”冷云歌轻笑一声,漫不经心的道,清冽的声调,仿佛珠玉落地,不带任何语气。

  墨千尘一愣,这个女人总能将他说的哑口无言,无言以对。而他竟然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在他的世界里,能让他这样的女人,她是第二个。

  “冷小姐果然是伶牙俐齿。”墨千尘轻哼了一声,道。

  “谢谢九皇子夸奖。”冷云歌浅笑,微微颌首,道。

  “不用谢。”墨千尘有些无奈,别过脸,有些赌气的回道。

  “正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九皇子来找小女,不知有何事?”冷云歌抬起头,嘴角微微翘起,含笑道。

  “冷小姐果然是个爽快之人,上次你的提议,我觉得甚好。”墨千尘答道。

  “就知道,九皇子是个聪明人。”嘴角勾出一个完美的弧度,道。

  “你还真是很自信。”墨千尘走到离她半步的距离,身形飘逸恍若幻影,冷冷对视着她,又继续道,“而且,还很狂妄,就不怕我对你不客气么?”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他说话,此时听冷云歌如此说,心内涌起一丝的懊恼。

  “九皇子又不是第一次知道,我从来不怕别人的威胁。”

  “你!”墨千尘又一次的语塞,只是站在雪地,立于梅园中,一袭雪白的衣衫,墨玉一般流畅的长发用雪白的丝带束起来,一半披散,一半束敷,优雅贵气。

  “你要的东西,有线索我会找你的,我的事情到了要行动的时候,希望九皇子也积极配合。”冷云歌忽略掉了墨千尘脸上的怒气,浅笑道。

  说完,不再理会他,提足准备离开,却看见不远处有一众人正朝他们这边走来,远远看去,竟然是苏姨娘和冷云熙,还有叶姨娘,和她们的丫鬟们,后面竟然还有流珠。

  冷云歌立即明白,要是她猜的没错,定是流珠看见了她和九皇子在这里,便找了苏姨娘她们过来,好来个现场捉奸,给她安一个与人私通的罪名。

  理清了这些思绪,她赶忙拉上墨千尘的手,道“快走。”

  “干什么?难道你是想要以身相许么?”墨千尘不明所以,看着被冷云歌握住的手,嘴角勾起一丝的玩味,道。

  “想的倒是美,有人过来了,要是被他们看到我和你在这里,我就完了,死不可怕,但我可不想我的死和你牵扯上关系。”冷云歌无暇理会墨千尘的调侃,急切的道。

  墨千尘闻言,心里闪过一丝的不快,这个女人,难道他就这么招他讨厌么?

  不过还是朝四周看了一遍,果然见一群女人正朝他们这边走来。身在皇家的他,早已见惯了这些尔弥我诈,自然人知道那些女人过来想做什么。

  他观察了四周,发现周围并没有哪里可以藏匿他们两个人的地方。唯有不远处有一座假山,假山上头有一个很小的山洞,估计也只能容下一个人。

  那一群女人正快步逼近,墨千尘也不多想,便搂住冷云歌的腰,只是两脚一点,冷云歌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已经飞到了假山下面。

  “快进里面去。”墨千尘指着那个小洞口,道。

  “什么?”冷云歌还在云里雾里,迷茫的问道。

  “不想死就快点进去。”

  冷云歌也知道没有其他的办法,只好听他的,走了进去。

  等冷云歌在里面站好,墨千尘找了一些雪将洞口掩饰好之后,也钻了进去。

  此时,两人面对着面,身子几乎是零距离的贴着,空气中弥漫着迷蒙的气息。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