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葬地天师

更新时间:2021-04-10 10:12:18

葬地天师 已完结

葬地天师

来源:微小宝 作者:月月萧月然 分类:玄幻奇幻

精彩试读:周延峰苦笑,“难道我真的那么帅。明明掌门布置下来的人物这杨雪偏要死皮赖脸粘着我。怎么荷仙子却看不上我呢?”心想道这里,周延峰一拍储物袋,一柄黑色的小剑飞了出来。周延峰往剑上一站,一道灵符打在剑身上,整个人就乘着飞剑飞了出去。杨雪不满地撅了撅小嘴,也急忙踩着飞剑追了出去。 约莫两个时辰过后,两人足足飞出了三千里地界,才遇到一座不大不小的城市。拒仙城是宙古星上赫赫有名的一座城市。自从古代混乱之后,拒仙城就成为了修炼界和红尘界的一道天堑,传说中连仙人都无法通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赤练王蛇-月月萧月然

  正当地宫的发掘进一步展开,引来了国内知名的专家学者时。小混混石皮却在已经在世上消失了一个月有余。

  石皮本名栾易,初中三年后辍学打工屡遭不顺,跟着父亲在家务农遇上两年灾害,粮食颗粒无收。寻常人只要和他有过交谈的,或多或少都会倒霉,运气差的是血光之灾,运气最好的走路也会崴到脚。总之栾易成为了周边人眼中的扫把星,谁见了都要绕道,巴不得脚下生风跑得飞快。栾易四处碰壁找到乡里人白眼相待后,便整日游荡在新河镇上。

  新河镇平日里和和气气,由于出土过些文物,在省里都小有名气。西来北往的游客络绎不绝,经济也算不错。人流量一多,龙蛇混杂在所难免。单单是派出所协警就有一百二十多名。而新河镇上还有一群治安群体,那便是“黑权”。

  这黑权的势力庞大无比,连派出所民警也不愿意多招惹他们。大街上见到一伙相貌堂堂的西装男子,那就新河镇的黑帮。要是能做上黑权的一员,别的不说,单是在新河镇,工资有了着落,不仅有权还有势。

  栾易在新河镇上待过一阵子,就一门心思地想要加入这黑权。那个时候还有谁会看不起他。

  结果栾易被人乱棍打地浑身是伤,最后遇上红头发,成为了一个小混混。平时办事犹豫不定,心智顽固又极度怕事,也就得了个石皮的名号。

  ……

  考古工作的展开自然而然也发现了枯井地下的洞穴。由于洞穴太过窄小,所以由机器代人进入其中进行探索。人们发现这洞穴足有五千一百米长,最后连通了五千米开外的一个干涸的池塘。除了这洞穴的挖掘是一个谜团外,没有任何价值。

  栾易第二次进入洞穴的时候,发现这个洞穴和小时候有极大的变化。洞穴足足可以容纳他匍匐进入,而且原本只有两米长的洞穴已经变成了十八米左右。

  按照以前学过的知识,栾易觉得这洞穴有古怪,搞不好有什么古时候的宝贝埋在这里。要是能够找到一砖半瓦,决定能卖个好价钱。绑架不成的栾易心中又是窝火又是恐惧,被眼前触手可得的宝藏掩盖了。心中好奇无比的栾易决定沿着伸手不见五指的洞穴爬进去探索一番。

  在井底找到几块破损的石头后,栾易用杂草和石头将洞口给堵了起来。

  “都说我不行,那是没见过我精湛的手艺。”看着洞穴口“完美”的伪装,栾易心中轻轻地哼了一声。

  随后他整个人趴在地上,双手牟足了力气才把自己撑起来半个身子。看不清身后的状况,栾易只能用匍匐的方式一点一点地倒退。直到双脚抵住了洞穴地步之后。这一路上大概经历了十六米左右,栾易用手把洞穴的上上下下都摸索了一遍,除了湿润的泥土外连根毛都没有发现。

  “真是晦气。”栾易心里暗骂。

  哪知道他就轻轻跺了跺脚,双脚就陷进柔软的泥土之中。栾易屈腿想要把脚拔出来,但是双脚忽然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扯住,居然挣脱不了。“淤泥,怎么这么邪门。”身在漆黑的洞穴中,栾易心中涌起了一阵不安。忽然洞穴口的石缝传出了悉悉索索的风声,冷风在他的身后兜了一圈,卷起了不少的泥土臭味。

  “邪门了,哪来什么宝贝。阴风阵阵的,我看八成是个鬼地方!”栾易轻声自语,双脚使了把劲想要从淤泥中拔出来。

  栾易挣扎着,但是那淤泥却忽然一紧,好像有两只大钳夹住了他的双脚。随着栾易慢慢用力,他的双脚传来了阵痛。

  栾易慌了,这里怕真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他急忙双手扒着泥土往前爬,一下子他就摸到了地上一片光溜溜的巴掌大小的石头。右手抓着石片,左手太紧张又抓了个空,栾易根本用不出力来,此刻他的双脚却突然被什么东西拉扯着。

  栾易的身子顿时被某样东西往身后的淤泥堆里面拖了进去。

  如果有人拿着手电照着这个洞穴,就会发现在栾易身后的泥土变成了一张动物的嘴巴,嘴里吐出像蛇杏子一样的东西缠在栾易的脚上。栾易整个人正逐渐被吞入这巨嘴中。而在栾易的手上,一种生物的头盖骨被他诡异地拽着。

  “咕咚。”洞穴深处传来一声嗡鸣,栾易整个人被恐怖的巨蛇吞了下去。随后巨蛇身上发出土黄色的点点光芒,身体一扭,几千米长的蛇身旁,所有的泥土居然自动让开了一条道路。这巨蛇双眼像两张灯笼一样亮,身体则和蚯蚓一样开始向着前方穿行,而且不断深入地下。

  栾易被巨蛇吞入腹中,被粘稠的液体和四周湿滑的肉壁挤兑着,心中惊慌失措,直接昏了过去,不省人事。

  一千米长的巨蛇鳞片火红,和传说中的赤练王蛇外表一样,只是这身体大地夸张无比。曾经在越南的山区有人发现过巨大的赤练王蛇,也只是和十五米长的深山巨蟒差不多。和这条蛇比起来,简直天差地别。

  巨大的蛇身在地下轻盈地扭动着,速度达到了五百千米每小时。小小的新河镇连一分钟都不到就消失在了巨蛇的身后。巨蛇向着西南的方向一路前进,也不知走了多久,它忽然一个急刹车,然后猛地向地面钻了出去。

  空空荡荡的古老山区中,一条巨蛇从石洞之中窜了出来。炯炯有神的双眼望了一眼天空后,它眼中闪过一丝讥讽的笑意。随后巨蛇的蛇杏子一吐,身子缓缓蜷缩,在地上绕了一圈又一圈。

  等到它完全盘在地上后,它的尾巴忽然翘了起来,狠狠地拍向了地面。整座大山发出轰隆隆的震动声,巨蛇借助这股力量居然整个弹到了半空中。

  “啾——”一朵白云中忽然传出了惊恐的叫声。一只巨鸟展开百米长的双翅从云中飞了出去。但是巨蛇的蛇头却猛地射了出去,尖锐的毒牙一口咬在了巨鸟的肉翅上。

  巨鸟发出一声哀鸣,随后双目无神地从天空坠落。而巨蛇的尾巴却诡异地插进了地面,依靠尾巴的支撑,巨蛇快速收缩身体,居然毫发无损地咬着巨鸟回到了地面上。

  巨蛇一口咬断了巨鸟的脖子,也不去吃鲜美的鸟肉。而是伸出蛇杏子,从巨鸟的喉管缓缓探了进去摸索了一番。费了一番功夫后,巨蛇眼中闪过一丝兴奋,蛇杏子前端裹着一颗圆滚滚的石头退了出来。巨蛇看着这颗小石头,张嘴就把它吃了进去。随后便将巨鸟抛尸野外,自己再次钻入了地下。

  天门有一处石门,九华山的弟子进进出出,石门便会射出一道印记留在这名弟子的手背上。九华山的印记乃是三条简单的线条绘成的一高两矮三座山峰。

  “师弟,这次下山是打算去见峨嵋派的荷仙子?”崔叁在九华山的山门已经当职三年了。每天就看着师兄师弟春风洋溢得进出山门,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自己怎么说都是第六代弟子中的师兄,自从三年前惹恼了门中一个没什么实权的长老就被贬来守护山门。这些年长长被低级弟子在背后笑话。这周延峰乃是六代弟子中入门较晚的一人,资质十分不错,差一点就被长老收为了弟子。在九华山修行了短短十年,现在隐隐有了门中新秀风范。

  “崔师兄你还是管好自己的嘴巴别让峨嵋派听见了,否者你这一身膘估计是保不住咯。这回我和师兄是去红尘界接迎新入门的弟子。”周延峰身后,一个身材曼妙的少女樱桃小嘴一张一合,声音甜美无比,正是九华山的三大美女之一,二长老的关门弟子杨雪。虽然年纪还小,但是却有着筑基后期的修为,极为强大。

  崔叁见到杨雪,陪笑着说道:“师妹开玩笑了。招收弟子的事情重大,你们还是快去快回吧。不要出了什么差错才好。”

  杨雪柔媚地一笑,便拉着一脸不情愿的周延峰从石门下上而去。

  周延峰苦笑,“难道我真的那么帅。明明掌门布置下来的人物这杨雪偏要死皮赖脸粘着我。怎么荷仙子却看不上我呢?”心想道这里,周延峰一拍储物袋,一柄黑色的小剑飞了出来。周延峰往剑上一站,一道灵符打在剑身上,整个人就乘着飞剑飞了出去。杨雪不满地撅了撅小嘴,也急忙踩着飞剑追了出去。

  约莫两个时辰过后,两人足足飞出了三千里地界,才遇到一座不大不小的城市。拒仙城是宙古星上赫赫有名的一座城市。自从古代混乱之后,拒仙城就成为了修炼界和红尘界的一道天堑,传说中连仙人都无法通过。

  现在的拒仙城还保留着唯一一个勾连红尘界的传送阵。婴生期之前,无论是谁想要从修炼界去红尘界,就只有走拒仙城传送阵一条路。然而拒仙城的传送阵是由修真联盟把持的,普通修士想要使用,根本不可能。只有身后有背景的人,得到了上层的灵符,才能够被放行。

  周延峰亮出九华山的令牌之后,那看守之人便收回了针对他的气势,点了点头表示没有问题。

  周延峰走进传送阵中,长长出了口气,心想终于可以摆脱杨雪这个魔女了。

  

金丹怪物-月月萧月然

  “师兄,你叹什么气啊?要是看他们不顺眼,我回去就和师傅他老人家说一声。到时候把他们给撤了就是了。”杨雪甜美的声音在周延峰的耳边响起。可听在周延峰耳力,就和恶魔催命差不多。

  “我说师妹你别闹了,你手上又没有灵符。”

  “谁说我没有了啊,我出来的时候问师傅要了一张。”杨雪炫耀地拿出灵符在周延峰面前晃了晃。

  紧接着传送阵周围的十二个石孔发出一道道光芒将两人包围了起来,等到光芒消失,传送阵上已经空无一人了。

  “师妹小心一点,看护阵法的大鹏鸟被人给杀了。”还没走出几步,周延峰就见到了大鹏鸟新鲜的尸体。周延峰立刻走进查探,随后蹙眉不已。

  “大鹏鸟可是有凝丹初期的修为,就算在修炼界也没多少人敢招惹。怎么可能在红尘界被人击杀,连内丹都被人取走了!”发现大鹏鸟体内的内丹不见踪影后,周延峰大惊失色地叫道。

  杨雪也暂时收敛了心神,走到近处查探,对大鹏鸟的尸体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师兄,尸体里面有巨毒,从伤口看应该是被某种有毒的生物活活咬死的。”杨雪抬起刚才查探尸体用的银针,只见那银针尖端漆黑无比。

  “红尘界怎么可能有这么强大的怪物。血液没干,可能它还出没在附近。我们还是小心为妙。”周延峰警惕地说道。

  “我有师傅给的金丹期法宝,这条蛇也就是毒性强一点。要是被我遇上了,那不是更好。两颗内丹到时候我给师兄你一颗。”杨雪毫不在意地轻笑道。

  周延峰一想也是,这杨雪有二长老那样的师傅,根本不愁身上没有法宝。就算是遇上那恐怖的生物,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两人没有发现,就在离他们不足二十米的一个山洞中,一对灯笼大的眼睛在黑暗之中正冷冷地盯着他们。

  赤练王蛇看准时机急速射了出去,自喷出一口墨绿色的毒雾笼罩在了两人头顶。

  杨雪和周延峰虽然心中早有准备,但是见到这巨大体型的巨蛇,心中还是震惊万分。不过两人都是九华山年青一代的高手,周延峰一拍储物袋,有六面小旗子飞了出来插在地上。这六面旗子组成了一个玄而又玄的阵法将毒雾给让在外面。杨雪吞了一颗避毒丹,将另一颗给了周延峰。

  只是赤练王蛇根本不在乎两人的防御,直接张嘴将两人吞了下去。

  “我全身都用不上力气。没想到这条蛇体内的毒素比毒雾猛烈了十倍。避毒丹也挡不住这种毒素的侵蚀。”周延峰试着用飞剑刺破赤练王蛇的肉壁。但是肉壁一直在蠕动,而且外刚内柔,连刺进去都很困难。

  杨雪修为比周延峰高了一个小境界,知道赤练王蛇的厉害后,她急忙拿出了金丹期法宝来,挤出一地鲜血滴在法宝上后,从宝盒之中飞出一根玉如意,发出了强大的气势。玉如意闪动着金光,在杨雪的指引下撞在了赤练王蛇的肉壁上。

  金丹期的法宝只能使用一次,但却可以完整发挥出炼制法宝高手的全力一击。玉如意轻松地在肉壁上撕开了一个大洞。杨雪和周延峰心中一喜,跟在玉如意身后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等两人跟了上去,却发现玉如意居然没有打出一条生路。赤练王蛇的修为至少也达到了金丹期,身上的鳞甲坚硬无比,玉如意耗费了所有的能量都没能打破。

  杨雪和周延峰面如死灰,金丹期的巨蛇,就连门中的长老来了也讨不到好处,更别说是他们两个六代弟子了。赤练王蛇的肉壁不断蠕动,被玉如意破开的地方开始自动生长起来。杨雪和周延峰被步步逼退,此时浓重的毒气已经入侵了他们的内脏。两人只觉得浑身无力,头昏脑胀。随后眼前一黑,周延峰和杨雪一前一后瘫坐下去,失去了意识。

  赤练王蛇的肉壁立即分泌出了一种液体,将两人包裹起来后。两个椭圆形的气泡便顺着肉壁的蠕动缓缓进入了赤练王蛇的身体深处。

  栾易做了一个梦,梦到许多许多的肉包子。平日里连顿好的都吃不上的栾易早就肚子饿了,口水在嘴巴里打转。见到热气腾腾的肉包子就在自己的面前,栾易口中大呼“亲爱的肉包子们,我来了,”,张开双臂就扑了过去。

  “噗通”肉包子消失了,栾易在地上摔了个狗吃屎。栾易蜷缩着的身子一抖,随后揉了揉自己肿胀的双眼。“什么嘛,原来是做了个梦啊。”

  “妈呀,我这是在什么地方啊!”栾易惊讶地叫道,他发现自己在一个蛋壳里面,自己就好像一个蛋黄,身上是黏糊糊的液体。轻微的刺鼻味让他感到喉咙毛毛的。

  栾易本想站起来,下意识地用手去扶着边缘,哪知道那变化也湿滑无比,刚站起一半的身子因为重心不稳都摔倒在地。

  在滑溜溜的地面滚了几圈,栾易全身上下都被这种液体给浸湿。好在这不是什么腐蚀性的毒药,对身体没什么危害。否则现在他就剩下一堆骨头了。

  又试了几次站不起来,栾易只能小腿跪在地上,用膝盖来挪动,慢慢摸索周围的环境。栾易不是修士,赤练王蛇的肚子里面没有一点亮光,伸手不见五指,以他的视力什么都看不到。

  “我怎么感觉我在怪物的肚子里面?”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并且是在黑暗中,不论男女内心都会惶恐不安。栾易从来不是个胆大的人,他觉得气温在降低,明明是五月份,自己却像生活在寒冬腊月里,浑身颤抖了起来。想了想,栾易便努力地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这世上哪来的怪物啊。

  片刻之后,栾易的肚子就叫了起来。摸了摸自己干瘪的肚皮,栾易心中一阵苦涩。“应该是吃午饭的时候了吧,一点吃的都没有。看来我是要被饿死在这里了。难道我早就被抓住了,现在被他们关在一个特殊的房间里面?”

  无边无际的黑暗里面,栾易跪在地上,觉得地面一直在动。地面是柔软的,正在不断地起起伏伏。栾易摸着自己的肚子,心想自己一定是饿昏了,都已经开始出现幻觉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栾易又渴又饿。他试着喊叫了几声,但是没有人回应,反倒是吸入了不少刺鼻的气体,让他感到肺部都很难受。

  “周围都摸过了,这个地方只有不到两个立方的大小,应该快没有氧气了吧。”

  栾易深呼吸一口,感到胸部有些发闷,有时候思想都会停滞一下。栾易断定这是缺氧的症状。过去他被人整个地按在水里,憋了一分钟气之后也是这样的感受。

  再次陷入了沉睡后,栾易梦到了好多的水煮鸡蛋。一堆鸡蛋里面有一个最大的,外面是白色的壳,足足有三个鸡蛋那么大。饿昏的栾易眼神都直了,“好大一个鹅蛋啊!”栾易发自肺腑地赞美了一句,随后他跑了过去捡起这鹅蛋三下五除二把壳一剥,就大半个塞进了嘴里。

  “呸呸,这什么鹅蛋啊,怎么这么硬。”迷迷糊糊的栾易牙根子隐隐作痛,此时他见到暗淡无光的黑暗中有一点亮光。这亮光就在自己的手上,栾易把手抬到眼前仔细观看。

  只见一颗乳白色的滚圆石头被自己捏在手上。这圆球温润无比,一丝丝柔和的力量从圆球上散发出来,让栾易浑身说不出地舒畅。

  从牙缝里抠出一块灰黑色的石皮,栾易算是想明白了。感情刚才梦到的鹅蛋居然是真的,就是手里这颗石头,只是自己一口啃下去把外面这么一层石皮给咬破了。摸着有些热乎的石头,栾易用力捏了捏。“怎么又热又软呢?”心里怎么想着,栾易的肚子又叫了起来。

  “哎,肯定是这怪物吃了什么东西来不及消化。反正我要饿死了,还不如吃下去多活一会呢!”栾易咬了咬牙,狼吞虎咽地把这软石头吃了下去。栾易怕这东西有毒,没有咬碎,一口咽了下去。

  “呃——谁来救救我啊,我要死了!”栾易心中呐喊着。这石头比眼珠子大多了,卡着他的喉咙。栾易用力地拍着自己的胸口,良久才算是把东西咽到了肚里。

  栾易不知道,自己吃的可是那大鹏鸟的内丹。这大鹏鸟有着凝丹初期的修为,天天吞吐日月精华,也不知道多久才堆出这么一颗“虚丹”。

  要是按照修炼界的说法,这妖兽的虚丹可以用来炼丹制药,也可以慢慢吸收。要是直接吞服,那只有同为妖兽,而且修为在这大鹏鸟之上才能办到。这还是靠着体内直接的真气包裹虚丹日以继夜地炼化才行。

  否则,虚丹的能量过大、里面的妖兽煞气浓郁。轻者走火入魔丧失神智,重者爆体身亡。

  栾易就是属于重者,而且是最为严重的那种。一来本身没有任何的修为,二来自己身体素质极差,十分地孱弱。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