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一剑登仙

更新时间:2021-04-12 12:44:47

一剑登仙 已完结

一剑登仙

来源:微小宝 作者:封子君 分类:玄幻奇幻

精彩试读:从坊室出来,司马冲心情舒爽至极。他刚刚给徐家添了九万八千灵石的债务。当然,他已经付了万多灵石的灵药,剩下的就让徐家自己去担着吧。 绝地战场。司马冲来到此地有几天了。现在放眼望去全是各门各派的弟子,门派的长辈并没有将本派的弟子聚集,而是任由他们四散,只要没有人大打出手,无论是交换物品还是高谈阔论都没人管。而在战场入口多了一块牌子,上面写着许多物品名称。某某丹药、某某法器、某某功法。这些东西都是各门派事先投放到战场里的,作为战场的奖励。司马冲甚至看到了一件符宝。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剑登仙:第十七回 冒名顶替(二)

  司马冲暗暗吃了一惊。好家伙,一下就是近十万灵石。这些东西值不值这价钱?中年人依然笑容可掬道:“这些东西徐少爷是让小店送到府上呢,还是您现在要带走呢?”

  司马冲想了想道:“陈老板,我身上没这么多灵石。东西我拿走,等一下我叫人送灵石过来。”

  中年人一愣。这价值近十万的东西,能这般开玩笑么?不过他看这位徐少爷一脸认真,不由得踌躇起来。按理说吧,徐家也算大家族,不至于坑他这点灵石,但若对方说话不算数……

  司马冲此时已经取出了一块腰牌和几个木盒推到了中年人身前淡淡道:“这是我的腰牌。你看,有名字。这些木盒是我来坊室的真正目的。现在给你做抵押。”腰牌是司马冲从精瘦汉子储物袋里发现的。原来当日徐天明为了不让李炊烟疑心,便把自己的腰牌交给精瘦汉子,让他从另从别处调度人手追杀司马冲,精瘦汉子死在了,腰牌自然也落入了司马冲手中。

  中年人一咬牙,没推辞,抓起一只木盒打开。一阵浓郁的药香扑鼻,眼前竟然是一株千年的七星草。中年人震惊了好一会,才又打开另外一个木盒。同样是一株千年份的药草。这些药材换成灵石不过几千,但是真的花上一倍的价钱也未必买得到。现在这一位徐少爷一下拿出了好几株,中年人仅有的一点疑心也去了。除了在此地屹立了几千年的徐家,谁能一下拿出这么多珍贵的灵药出来。就是他自己的店里也没有这样的一株药材。

  从坊室出来,司马冲心情舒爽至极。他刚刚给徐家添了九万八千灵石的债务。当然,他已经付了万多灵石的灵药,剩下的就让徐家自己去担着吧。

  绝地战场。司马冲来到此地有几天了。现在放眼望去全是各门各派的弟子,门派的长辈并没有将本派的弟子聚集,而是任由他们四散,只要没有人大打出手,无论是交换物品还是高谈阔论都没人管。而在战场入口多了一块牌子,上面写着许多物品名称。某某丹药、某某法器、某某功法。这些东西都是各门派事先投放到战场里的,作为战场的奖励。司马冲甚至看到了一件符宝。

  自从第一次看到符宝,它突然变得随处可见。司马冲有些纳闷。还是说自己以前没有注意的缘故?司马冲当然也见到了李炊烟。李炊烟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她的旁边有许多人,其中就有正牌的徐天明。看他逍遥自在的模样,飞龙阁的老板应该还没去徐家要债。

  “嗡。”一声奇异的声响。随着声响的发出,绝地战场的入口突然出现了一个黑色大洞,大洞慢慢涌动,越变越大,最后变成了一条宽阔的通道。可以看到通道的对面是一片开阔之地。

  绝地战场开启了么?司马冲一惊,但是他的目光立刻转向了徐天明。他会来这里,主要是找这小子算账的。离入口近的人已经冲了进去。很快在场的人纷纷朝入口涌去,也包括李炊烟等人。司马冲直等徐天明完完全全进入了其中这才握剑踏入通道。此时入口外面的人已经寥寥无几了。

  一阵天旋地转。司马冲头下脚上漂浮在空中。绝地战场的入口竟然是一个随机传送阵。司马冲定了定神之后看向周围。一望无际的草原,并没有想象中荒芜的场景。他一个翻身落在地面,拾起了地上的斗笠正要重新带起,突然旁边传来一声招呼:“少爷!你没事吧?”

  司马冲一愣,就看到一群人朝着自己走过来。其中正有徐家的人和李家的人。只是李炊烟和徐天明就不在当中。司马冲心中叫苦。自己这面皮是天衣无缝,但是动作神态肯定和真正的徐天明不像。这些人有大半是徐家的人,他只怕隐瞒不住。

  一众徐徐前行。其中一名绿衣青年道:“唉,这同心符到底不是百分之百灵验,有几人都没有一起传送过来。徐兄,我们是不是现在就按计划行事?”

  司马冲一愣,奇道:“计划?”

  青年有些疑惑地看着司马冲道:“怎么?”

  司马冲意识到自己的失言,连忙摇头道:“不是。我是有些担心炊烟妹妹。”

  青年笑道:“徐兄放心。炊烟妹妹的冰晶剑威力可不比你的烈焰剑差多少。她的安全你不必担心。现在我们只知道司马冲会来,却不知道烟妹怎么联系他,还是赶紧先找到烟妹罢。”

  司马冲此时才认出,这青年当日见过的,他当时还制止了想要出手的李炊烟和徐家众人。司马冲很在意青年口中的‘计划’是什么,却也不敢直接问,想了想道:“李兄这消息到底准不准?”

  青年笑道:“准!徐兄都问了好几遍了!我好不容易才套出的话。烟妹说,这司马冲答应了她会来绝地战场帮她做事。做什么事虽然不知道,但是既然司马冲会来,不正是你我下手的好机会么。”

  司马冲眼中寒芒一闪笑道:“哦,那还真是有劳李兄了。”说着,突然一剑直刺青年的咽喉。此时众人正缓缓向前,谁也没想到司马冲,也就是他们的徐少爷会突然出手。青年还来不及做任何反应,司马冲的长剑已经洞穿了他的咽喉。

  青年双手捂住咽喉,咽喉正有个血洞不断喷出鲜血,司马冲已经收剑而立,正冷冷盯着青年。青年两眼突出,他的眼中充满了愤怒和疑惑,他到死也不明白为什么司马冲会杀他。

  扑通。青年扑倒在地。司马冲这一剑太快太准了。他甚至没有机会说一句话。众人这时候才反应过来纷纷后退。他们同样不明白。司马冲突然开口冷冷道:“别让李家的人跑了!”说着,一剑又朝旁边一名绿衣男子削了过去,一下削断了他的右臂。

  突然,其中一名徐家弟子取出法器朝身旁一名李家弟子攻了过去。少爷已经杀了一人,不管少爷为什么杀人,为了不让事情泄漏,最好的方法就是把所有在场的人都留下。想通这一点的不仅是他,其他人也立刻想通了。李家的人本来就没有徐家的多,场中立刻出现了一面倒的形势。

  李家之人也不是傻子,一见情况不妙当即不再恋战,纷纷驾驭遁光逃离,一众人才眨眼之间已经做鸟雀散。场中一下就只剩下四、五人。其中一名徐家弟子小心翼翼地开口道:“明少爷,为什么要杀李家的人呢?他们……”

  司马冲一瞪眼。这名弟子立刻把话咽了回去。其余之虽然也想问,但是一见司马冲这表情立刻住了嘴。司马冲扫了在场几人,过了好一会才用缓和的口气道:“这是老祖的意思。司马冲的事其实只是托词。你们不必在意。等一下遇见别的家族中子弟也告诉他们。”

  在场众人此时才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色。原来是老祖的意思。难怪。其中一名徐家子弟又道:“那等一下再遇见别的李家的人要不要出手?”

  司马冲沉吟起来。要不要出手呢?想了一下,司马冲又道:“我假借司马冲这因头发出了悬赏令,有多少人愿意出力呢?”

  一名獐头鼠目的青年笑道:“少爷,您这法子很高!我们早在几天前就把这悬赏暗地发了出去,李家不必说,还有周家、陈家都表示愿意出力。他们的注意力有一大半都被‘司马冲’这个人吸引过去了。”

  司马冲点点头道:“没错,这就是老祖的目的。我们真正要做的是找到‘碎片’!至于那司马冲,如果真的遇见,你们不仅不能出手,还要想法子保护他,他还要为我们吸引注意力。发现有想对付司马冲的人逐一清理。只要有人找到碎片,所有人都能得到一粒筑基丹!找到碎片的人奖励翻倍!”司马冲索性漫天开价,反正不必他来兑现。

  在场几人立刻沸腾了。筑基丹!这三个字犹如有魔力一般。门派和家族当然都有筑基丹,但是那是给最核心的嫡系子弟的东西。他们是碰也别想碰。眼下就有一个机会,可以一飞冲天的机会。筑基之后的好处不必说,在家族的待遇直线上升,在门派之中也从此逍遥自在。最重要的是寿命的延长,那才可以有机会攀登修仙的更高峰。

  去追击李家弟子的人此时已经回来了。一见在场热火朝天的气氛都有些疑惑。这些人自然把司马冲刚才的话复述了一遍,立刻所有人都沸腾了。司马冲还是有点不放心,于是道:“你们快把消息传到其他家族弟子耳中。此行的目的不容偏差!”众人齐声应命,四散而去。

  “嘻嘻。你真卑鄙。”萧小瑜突然冒了出来,坐在了司马冲的肩膀上。

  司马冲摸了摸鼻子笑道:“卑鄙?这词听起来真不错。”

一剑登仙:第十八回 冒名顶替(三)

  司马冲取出了一张传音符。对着传音符说了一句“我来了。”然后注入法力甩手一扔。传音符在天空一个盘旋,然后一个方向飞射了过去。

  司马冲找不到徐天明,不过他猜测徐天明多半在李炊烟身边,所以他给李炊烟发了传音符。他们两人互换过法力印记。一见传音符选定了方向,司马冲立刻脚下灵光一闪,同样朝那方向而去。他虽然追不上传音符,但只要有方向,他不愁找不到。

  飞行了小半天之后,前方突然传来两股法力波动,似乎是什么人正在斗法。司马冲想也不想就加快了速度。因为这法力的气息有些熟悉。在一个湖泊旁边,正有一人一妖在互相交战。人是徐天明,妖是一只二级的碧眼雕。司马冲大喜,没见到李炊烟倒先见到徐天明。

  司马冲远远地落下,跺在一旁看着场中交战的双方。徐天明手中的是司马冲曾经见过的烈焰剑。此时烈焰剑已经如同燃烧的火把一般,把周围的空气都烤热了,即使是司马冲也能感觉到一股股热浪袭来。

  那只碧眼雕面对徐天明的烈焰剑巍然不惧,它不断地飞来窜去,只要它的爪子或者尖嘴碰到徐天明的防护罩必然会出现一道缺口。但是每一次徐天明都能及时回剑格挡。这碧眼雕虽然看着凶猛,却不敢接触那把烈焰剑,一人一妖暂时处在僵持之中。

  司马冲知道徐天明不过想引诱这只碧眼雕到一个合适的位置痛下杀手罢了。否则以他徐天明的身家,随便祭出一件防御法器也能把这妖禽挡住,不会让它近身。

  司马冲取出了一张土牢符,暗暗激活,猛然抛了出去。场中的徐天明正注视着眼前碧眼雕,突然感觉身侧有法力波动,他想也不想,脚下一点地,横窜出了数丈。司马冲的土牢扣了个空。

  “是谁!”徐天明冷冷地喝了一声,同时身上灵光一闪,身上的墨色长袍立刻迎风招展,他这件衣服居然也是一件防御法衣。

  司马冲叹了口气,这土牢符太差了。他也不说话,手中灵光一闪长剑在手,一下从树林中掠了出来,长剑直取徐天明的咽喉。

  徐天明早已经在打量周围,一见到有人窜出,二话不说将手中的烈焰剑朝司马冲一挥,一条碗口粗的火龙直扑了过去。他驾驭烈焰剑的本事可比当年的徐天健高明多了。

  司马冲想不到这徐天明出手这么快,立刻身形一顿朝一旁闪避。哪知道这条火龙竟然随着着司马冲的身形移动而移动,仿佛活物,一下就到了司马冲面前。司马冲脚下再点,一下子猛然朝半空窜起。

  徐天明一见司马冲这动作面上一喜。对方在天空中辗转不便,还有比这更好的靶子么?他立刻全力催动法力,又是四五条火龙直扑司马冲。看那势头,仿佛要一下把司马冲轰成飞灰。至于那只碧眼雕早已经连影子也看不到了。

  司马冲看着那些火龙嘴角一扬。别人在空中或者辗转不便,但是他有一双踏云靴。只见他右脚在虚空一踏,虚空立刻出现了一圈光纹,司马冲正踩踏在光纹之上。然后他的身形方向一变,竟然猛朝地面的徐天明扑了过去。

  徐天明如何能想到眼前之人能脚踏虚空?眼见司马冲已将扑到面前,他来不及做其他应变,只好横剑一扫。当!一声兵器交击。接着撕拉一声。徐天明身上的那件防御法衣被司马冲的长剑割出了一条长长的口子。

  “砰!砰!砰!”紧随司马冲之后的那些火龙全扎在了徐天明的身上,场中是一片火光,也不知道徐天明究竟如何了。司马冲看着不断炸起的火光,又低头看了看手中的长剑。李炊烟给他的这把长剑果然不错,不仅能和烈焰剑硬抗,还能毫不费力穿透防护罩,割破徐天明的法衣。

  “嗖!嗖!嗖!”数支箭矢突然从火光飞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射向司马冲。司马冲身形一闪就避开了这些箭矢,此时徐天明才缓缓从火光中走出来。他的长袍虽然被割破了一条口子,但是那些火龙居然对他没有造成伤害。

  司马冲点点头道:“哦?火龙对你竟然没用?”

  徐天明一摆长剑冷冷道:“哼,会发自然会收。雕虫小技。”但是当他看清楚司马冲的面容时却一愣,随即吃惊道:“你!你……是谁?”

  司马冲笑了笑道:“你猜。”

  徐天明看了看司马冲,突然醒悟道:“你是司马冲!”

  司马冲笑了,他没想到徐天明这么快就能猜出。司马冲摸了摸鼻子道:“你怎么猜到的?”

  徐天明冷笑道:“除了司马冲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谁敢和我徐天明做对?”

  司马冲还要说话,突然周围无数拇指粗细的铁条从地面冒出,司马冲的脚下也浮现出了一块铁板。他竟然被困在了一个铁笼之中。

  徐天明大笑。笑了好一阵才开口道:“哈,哈哈。你以为那些箭矢是攻击用的?那是铁笼!只不过激发要花时间,我才不得不和你扯几句废话。我一看你的靴子就知道你是谁了!”司马冲当日在坊室那着徐天明的腰牌做抵押。第二天飞龙阁的人就上门要债了。徐天明的腰牌给了精瘦汉子,而精瘦汉子和十几名徐家弟子追击司马冲一去不回。前后一联系,这假冒自己的人呼之欲出。不过徐天明城府也深,这件事情半点不露口风,为的就是不让司马冲有所提防。

  司马冲道:“那么徐兄接下来想怎么办呢?”

  徐天明笑道:“我知道你有一件天宝轮符宝。不过你的天宝轮符宝激发起来可花时间得很那。”说着,他把长剑一收,取出了一张火红的符箓。

  司马冲也伸手去储物袋摸出自己的符宝。徐天明又笑道:“我劝你别白费力气了。这铁笼除了坚固,还能扰乱修士的法力聚集,你就要激活那张天宝轮符宝,至少要多花一倍的时间!”说着,徐天明盘膝坐下,祭出了一面防御法盾之后开始激活手中的符箓。

  司马冲突然开口道:“徐兄,你要杀我,叫你们徐家的人来便是,何必浪费这么珍贵的符箓?”

  徐天明不去理会他。

  司马冲突然惊讶道:“炊烟!你怎么来了!”

  徐天明依然未睁眼。

  司马冲叹了口气道:“徐兄,这一次你要信我,你背后那只碧眼雕又回来了。”

  徐天明终于忍不住开口冷笑道:“哼,司马冲,你拖延得了一时半刻又有什么用?现在谁也救不了你!”他的‘你’字才刚出口,突然一道金光一闪而过。他猛然觉得胸口一痛。徐天明不能置信地低下了头。只见胸口多出一个碗口粗的大洞。他身体外盘旋的法盾竟然丝毫作用没起。

  徐天明很想回头。他觉得出手的人还在背后。他费力地想扭过头,但是头颅才转到一半,他的人就扑倒在地停止了呼吸。他永远也不会知道是谁出的手了。

  随着徐天明死去,困住司马冲的铁笼灵光一闪,变成了几根像箭矢一样的铁条叮叮当当地掉落在地。司马冲长出了口气笑道:“小瑜,你好慢啊。”司马冲放出小瑜本来是想让它趁机激活土牢,把徐天明困住,没想到自己先被徐天明困住了。

  萧小瑜突然从一侧窜了出来,跳到了司马冲的肩膀上道:“不是我哦。我还没出手他就倒了。”

  司马冲一愣,不是小瑜?那是谁。他立刻警惕地打量周围。

  “不必看了,是本大王出的手!”一个尖声细气的声音传出来。司马冲循声望去,就见两只二级的妖禽正从一侧飞出来。两只妖禽都和麻雀差不多大,一只是刚才见过的碧眼雕,一只则是金眼雕。

  二级的妖兽怎么会说话?难道它也是压制了修为的高级妖族?司马冲这般想,立刻后退了一步道:“哦?那还真是多谢了。”

  萧小瑜这时候笑道:“居然是珍兽。没想到啊没想到。这种灵气稀薄的地方居然还有珍兽。”

  本来志得意满的金眼雕一见萧小瑜,立刻一惊,差点从空中栽落。它颤声道:“你……你……”

  萧小瑜舔了舔爪子道:“不用怕,我不吃你。”

  金眼雕突然转身飞走,边飞边道:“小灰,你要跟你自己跟。有这只老狐狸,我怎么也不敢呆在他身边!”最后一句话音落时,它已经消失在了天际。

  司马冲这时才有机会开口。他对萧小瑜道:“珍兽是什么?”

  萧小瑜道:“哦。珍兽与妖兽不同。妖兽很普通,野兽修炼千年也成妖。珍兽是有真灵血统的妖兽,它们天生资质就比妖兽好,而且寿命长久,实力惊人。”

  司马冲道:“那这只珍兽怎么见到你就落荒而逃,莫非你也是……”

  萧小瑜笑了。它摇摇小脑袋道:“你糊涂了。一个资质再差的筑基修士,要杀一个资质好的练气修士易如反掌。妖兽也一样。那只珍兽不过二级,还没成气候,怎么敢在我面前张狂。”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