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宫门阙:美人似毒

更新时间:2021-04-13 18:20:36

宫门阙:美人似毒 连载中

宫门阙:美人似毒

来源:微小宝 作者:沛涵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我点头应道:“能有慧妃娘娘如此贤德的姐姐,当真是臣妾三生修来的福气。” 寒暄过后,众人便各自回了宫所,用过午膳,我便一直呆坐在窗边,看着那随风飘起的枯叶出神,伺候我的婢女见此走上前来,轻声提醒道:“奴婢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我长舒了口气,叹道:“有话就直说吧,不必绕弯子。” 婢女颔了颔首道:“慧妃娘娘不是善类,还请娘娘您勿信此人言,她的手段可比娘娘您要高多了,娘娘您才进宫不久,眼下根基未稳,恕奴婢多嘴,娘娘您要小心处事,处处提防着才好,以免他人生出事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双簧戏

  殿内熏香袅袅,众佳丽端坐饮茶,嬉笑聊天,就在此时,守门太监的一声轻唤,让众人纷纷变了脸色,先前那欢愉的氛围也顿时消散,徒留一室寂静。

  我呆坐座上看着座下众人的脸色,不禁有些讶异,刚一抬眸,眼中便映入两位佳人的面容。

  一位身穿一袭玫瑰色长裙,身披蓝色薄纱,腰间一条白色织锦腰带,显得清新素雅。秀眉如柳弯,眼眸如湖水,鼻子小巧,高高的挺着,肌肤似雪般白嫩,举手投足间散发着一种高雅的气势。

  另一位则穿着一件紫衫罗裙,裙摆刺着几只蝴蝶,斜插一支串花流苏,水灵灵的大眼睛仿佛能谱写一切,嘴唇不点自红,略施胭脂,鬓角余留的发丝随风轻飘,伴随着垂坠的响声,迷迷离离,让人不禁升起怜爱。

  看众人这般表情,不用过多询问,我也知道她们是谁,随即起身下阶俯身作揖道:“臣妾见过两位娘娘。”

  玫瑰色衣裙的女子盈盈笑着拉我起身:“妹妹无须多礼,本宫只是和淑妃来瞧瞧你罢了,既然进了这宫门,那咱们可就是同处一屋檐下的姐妹了,日后咱们要互帮互助才行。”

  “早就听说琼妃貌赛天仙,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啊。”淑妃皮笑肉不笑的说。

  我颔首回话:“淑妃娘娘过誉了,臣妾不过泛泛之资,两位娘娘闭月羞花,姿态雍容,臣妾身份卑微,怎能与娘娘相较。”

  “不仅脸蛋长得好,这嘴也这般甜啊,怪不得圣上会流连于此,不肯移驾别宫了,我说琼妃啊,你虽才进宫不久但也身居妃位,难不成连这宫中规矩都不懂吗?”淑妃柳眉一挑,语气不善的道。

  我埋低了头,低声道:“臣妾初来乍到,还请娘娘明示。”

  淑妃轻哼一声神色不悦的说:“别的不知道,这后宫雨露均沾的道理你该明白吧,既然今日诸位姐妹都在这儿,那本宫也就不绕弯子了,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琼妃你霸着圣上已经不少日子了,是不是也该歇歇了?”

  我抿抿唇畔,语态恭敬的答:“还请淑妃娘娘明鉴,臣妾绝无此意。”

  “呵,好一个绝无此意。”淑妃高扬着下巴眸带怨妒的说,这话音刚落,脸上便结结实实的挨了慧妃一巴掌。

  慧妃凤眸怒瞪,厉声斥责道:“放肆!本宫还站在这里,你就敢肆无忌惮的教训宫嫔了,你给我记清楚了本宫才是代理后宫的人,而不是你淑妃!圣上喜欢谁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想当初你进宫时也不是霸着皇上吗,如今又怎能数落他人不是,给本宫到门外候着去。”

  淑妃捂着脸颊,狠狠的瞪了我一眼,随后便小声应道:“臣妾遵命。”

  淑妃走后,慧妃便让众人坐下,遂而便拉着我和声和气的说:“淑妃她性子太直,一向是有什么说什么,你别介意,你初来乍到,若有什么地方不懂,亦或是缺什么少什么,尽管来找本宫,本宫定会为你安排妥当的。”

  我有些艰难的扯了扯嘴角,赔笑道:“谢娘娘体恤。”

  慧妃点了点头,抬手附上我的脸颊柔声说:“真美,本宫终于明白圣上为何会如此宠爱你了,这偌大的深宫之中,能说体己话的没有几人,不如这样,从今日起你便做本宫的妹妹可好?你放心,本宫定会尽到长姐之责好生照顾你的。”

  我点头应道:“能有慧妃娘娘如此贤德的姐姐,当真是臣妾三生修来的福气。”

  寒暄过后,众人便各自回了宫所,用过午膳,我便一直呆坐在窗边,看着那随风飘起的枯叶出神,伺候我的婢女见此走上前来,轻声提醒道:“奴婢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我长舒了口气,叹道:“有话就直说吧,不必绕弯子。”

  婢女颔了颔首道:“慧妃娘娘不是善类,还请娘娘您勿信此人言,她的手段可比娘娘您要高多了,娘娘您才进宫不久,眼下根基未稳,恕奴婢多嘴,娘娘您要小心处事,处处提防着才好,以免他人生出事端。”

  “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让她们尽管来好了,反正这条命,这个身子,我早就不在乎了,借别人的手死了也好,若是死了怕是就能解脱了。”我垂眸苦笑道。

  那婢女听闻此言,眸子沉了沉,只是轻叹了口气,不再言语。

  不过她的话也没有错,这宫里的女子,哪个不是处心积虑,居心叵测想要蒙获圣宠,岂料,却在半路杀出了我这个程咬金,试问谁的心里会痛快呢?不过也不得不说,慧妃与淑妃的那场戏,演的很好,我差一点就信了。

  什么恩宠,什么位份,什么姐妹,对于我来说,根本就不重要,得宠又如何,失宠又怎样,对我来说,无论怎样都没有差别。

  已经死掉的心,感受不到任何的情绪,渐渐变得麻木的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变成行尸走肉,尽管身周纷扰不断,我却仍是不为所动,事到如今,我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已经没什么好失去的了,该丢的都丢了,所以尽管来吧,现在的我真的什么都不忌惮,想要我这条命,拿去便好。

  不知为何,身处皇城之中,总觉得这天黑的很快,就在接到莞辰的传话之后,我便早早坐在院中恭候大驾,还记得他离去之时很是气愤,未免在惹他不快生出什么事来,我选择了隐忍妥协,没有选择的路,只能蒙上双眼一直朝前走不是吗?

   

守空房

  瑟瑟秋风吹过,坐在院中石凳上的我,不由得打了个寒战,抬眸看天,繁星点点,却无一点月光。

  我想问问宫里的婢女现下是什么时辰了,这一回头却不见她的人影,院内的宫人来来往往,我正欲叫住一个人询问,只见我那贴身婢女眉头轻皱,慢步而来。

  “何事让你这般愁眉深锁?”我开口淡声询问道。

  她噗通一声跪下,埋首说:“奴婢惶恐,皇上他今晚不会来了,方才龙霄殿那边来传了话,说是宁和宫的慧妃娘娘腹痛不止,所以..所以皇上一接到消息便赶去宁和宫了......”

  我闻言不怒反笑:“去叫殿里人把晚膳撤了吧,既然皇上今晚要在宁和宫照顾慧妃,那便吩咐下去,叫这殿里的宫人早些下去休息吧。”

  “琼妃娘娘,恕奴婢多嘴,您要小心些宁和宫的主子才好。”那婢女抿唇小声说道。

  我垂眸浅笑:“我明白,这里的人都居心叵测,不管她是佯装病痛也好,亦或是有心给我下马威也罢,我都不在意,不论是恩宠,还是权位,她如果想要,就尽管拿去好了。”

  跪在地上的婢女抬头看着眼前的女子,明澈的双眸,不禁暗了几分,清秀的脸上浅泛愁容。

  此时宁和宫中,灯火辉煌,慧妃躺在床榻上柳眉紧皱,一脸痛苦,时不时的哀唤几声,听得殿中人等心焦,宫人们都忙碌不堪,但那身着黄纹龙袍的人儿,却十分镇定的坐在桌边饮茶。

  慧妃见此状,猛地坐起身来,招手唤过贴身婢女,低声问道:“圣上怎么说?”

  那婢女左右看了看,继而附在慧妃耳边小声道:“皇上说今夜不去华熠宫了,要留下陪娘娘您呢。”

  慧妃听闻此言,勾唇一笑,满面得意:“本宫就是瞧不得她那轻狂样子,皇上不过是图新鲜而已,她还真以为皇上是真心待她,哼。”

  立在慧妃身边的婢女随即附和道:“慧妃娘娘说的是,皇上心尖尖上的人是娘娘您,就凭她琼妃也想和您争宠,真是自不量力!”

  慧妃轻哼一声,垂眸说:“明个一早儿叫御膳房炖些好的补汤送去,再怎么说她也是本宫刚认的妹妹,她要是空等一夜,脸色憔悴,叫本宫这个做姐姐于心何忍?”

  慧妃的贴身婢女会心一笑,随即应道:“奴婢遵命。”

  与此同时,乾城秦府中,一位身着锦缎白衣的男子正独坐屋内出神,他四周环视了一番,映入眼帘的皆是那熟悉的摆设,古董字画的放置位置丝毫未变,一尘不染,可是为何这府中却没有人?除了那守门的家丁,及屈指可数的仆婢之外,就再无其他人影。

  “主子,属下已经打听过了,秦大人与秦夫人已外出好几日了,并不知何时回来,至于秦小姐......”清风看着面前的男子,话才说了一半,便紧锁眉头欲言又止。

  白衣男子见此状,猛然抬眸,神色紧张的问道:“妯烟怎么了?你倒是说啊。”

  清风沉默了许久才缓缓开口道:“秦小姐好像并不在乾城,听府里的下人讲,秦小姐早在六天前,便嫁进了城郊的苏家。”

  坐在桌边的男子闻声,顿时噤了声,眸子黯淡无光,脸色也阴了几分,良久之后,他才幽幽道:“六天前,我并不在乾城,试问,她又岂会嫁进我苏家?”

  一阵没来由的恐慌感,袭上苏瀛的心头,他皱紧了眉头,脑中满是所爱之人的影子,耳边尽是她淡如清风的话语。

  “可不可以答应我,会一直牵着我的手不放开?”

  “我能想到最好的事,是在两鬓苍苍垂老矣之时,依旧可与你对面品酒,笑说白头。”

  对她承诺过说要娶她为妻的人,明明是我苏瀛,而我此时正坐在她的房中等她归来,可是旁人却说,她早在几天前便已嫁给了我,可是为什么身为她未来夫君的我却不知道?

  这事分明有蹊跷,却又说不出是哪里出了错,只是心口莫名的慌乱起来,妯烟,你到底在哪里?

  华熠宫。

  殿里的灯已经熄了,屋里漆黑一片,静悄悄的。

  我将身子缩在锦被中,明明紧闭着双眼,却还是有泪从眼角滑落,心里空落落的感觉,是如此之强烈的疼痛,伪装出的若无其事,其实漏洞百出。

  呐,苏瀛,如若我的思念有声音了话,那你现在怕是已经震耳欲聋。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