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慕少的二婚新娘

更新时间:2021-04-08 11:31:20

慕少的二婚新娘 已完结

慕少的二婚新娘

来源:微小宝 作者:一阵清风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席慕云抬头,是将她约到这里的洛霖婉,正一脸惊愕状,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 心里明明窝火,且不看时间,明明约了她,她可是准时到达的,让她等了这么久,还这么大惊小怪的。 这么多匪夷所思的事,还好意思问她是怎么回事。 “你几点约的我,怎么这时候才到?”席慕云一把眼前的女人带出旋转门,气呼呼的质问。 “兔女郎,我在路上遇到堵车,好严重的堵车啊,堵了一个多小时……”洛霖婉一点都不恼火,指手画脚的比划着,表情很夸张,唯恐席慕云不相信的样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6-尴尬,只想逃跑

  居然不知道这是几层,席慕云抚弄了一下头发,蹙着眉头,寻思着要不要直接步行下楼,电梯叮当一声开了。

  她希望电梯里是空的,却并没有如她所愿,里面急匆匆走出来几个人,为首的一个人面色焦虑,迎着她走出来。

  席慕云闪到一旁,想等这几个人除了电梯再进去,却听为首的那个人沉声训斥道。

  “还不快去找,找不到人,唯你们是问!”

  “陆总,您放心,监控显示,他就是到了这层的一个房间……”

  其余几个人诺诺应声,目光躲闪的从席慕云身侧跑开去,跑向这一层的走廊。

  “小姐,请问你有没有见到一个穿黑色西装的男人,身高一米八几……”为首的人还在想着他想找的人的特征,随时想补充一下的样子。

  席慕云哪里听得进去,他们要找谁,和她有什么关系,她低着头,根本不想应声。

  她刚想一步跨过去,撇开这个男人的询问,眉头一皱又觉得不妥。

  莫非,他们要找的,是那个男人?床上的那个?

  如果这个时候被他们发现,再加上她这身湿漉漉的装束,免不了让人浮想联翩怀疑到她头上。

  这可不太妙,没准,她都脱不了身。

  席慕云抬起头,和面前的男人四目相对。

  “我知道,他早就下楼了,你们下去找他!”席慕云脑子转的很快,眼睛滴溜溜一转,随口撒谎,却没想到眼前的男人对此深信不疑。

  “回来,你们几个笨蛋,快去楼下找!”被称为陆总的男人扫了她一眼,便有些恼怒的冲着走廊里喊。

  席慕云看已经得逞,神色一缓,绕过男人,走进电梯,按下楼层病按下关闭按钮,这个地方她片刻都不想停留。

  “不好意思小姐,请您稍等……”陆总快走一步,将身体挡在电梯口,使得徐徐关闭的电梯门又缩回去。

  席慕云心里一沉,却不得不做出耐心的笑容来,身上湿漉漉的,连衣服也是湿漉漉的……这种湿漉漉的感觉让她无论如何都释然不起来。

  紧巴巴的站在那里,心里佯装镇定,虽然经过相当专业的训练,面部表情还是不由得僵硬几分。

  正准备一个人静悄悄离开的时候,偏偏还要与这么多的人偶遇,在这个狭窄的空间里同呼吸,尴尬的无以言表。

  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跑进走廊里的几个人冲回来,返回电梯里来。

  “谢谢你小姐,我们找人实在着急,让您久等了……”那个叫做陆总的人,道着谢,对那几个人凶巴巴的,对席慕云倒是和善的很。

  “没关系,没关系……”席慕云有些尴尬的应声,微微低了头,不想让这些人看到她的面部表情。

  电梯终于徐徐关闭,席慕云有些飘忽的感觉到电梯在下行,心里安静了些。

  有些压抑,但是只要电梯一落地,她便解脱了,席慕云的心提起来,默念着该到了哪个楼层。

  越是低了头的美丽女人,越是容易勾起人窥视的欲念,汗湿的乌发遮盖住席慕云的半边脸颊,露出挺翘的鼻梁和光洁的前额。

  整个人看起来雾气腾腾的,有一种别样的美感,距离她最近的陆总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小姐,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陆总迟疑的开口。

  “是吗?相似的人很多……”席慕云矜持的抬了抬眼,抿抿唇,如果这个时候再躲闪,会让人更加起疑。

  “我想起来了,大名鼎鼎的兔女郎!有谁不认识!”陆总喜悦的一拍掌,引得周围几个人都纷纷向着席慕云行注目礼。

  席慕云心里一惊,烦躁不安顿时涌上她的脸。

  越是不想被人认出来,越是逃不过这些人的眼睛,低了头都逃不过这些人的目光,这男人的眼光,怎么这么毒?

7-对不起,你认错人了!

  电梯里空间狭小,可是毕竟只有这么几个人,席慕云唯一的一个女人,成为了焦点。

  若是平时,做惯了焦点的席慕云,才不会介意多少或者艳羡或者垂涎的目光落在她身上,而今天,多一双眼睛都会让她觉得浑身不自在。

  “兔女郎小姐,能否和您合张影?”陆总殷勤的凑近来,掏出手机,他将头靠近席慕云的脸颊。

  什么,这是什么合影,难道要大头贴亲密照?席慕云一皱眉头,心里涌起强烈的不悦。

  “对不起,你认错人了!”席慕云生硬的开口,低头躲避没用,干脆抱起双肩,高高扬了头,冷冷的拒绝。

  陆总长得不难看,甚至有几分帅气,只是他贴近的脸颊让席慕云十分不悦,这个时候,她讨厌和任何男人亲近。

  身子一晃,绕过这个男人,从男人堆里绕出来,背对着那帮人,靠近电梯门口。

  叮咚一声,电梯门在这个时候开了,席慕云一脚跨出电梯,丢给电梯里的几个男人一个冷艳的背影。

  “我没认错,她就是兔女郎……”碰了一鼻子灰的陆总,手里握着手机,喃喃自语。

  席慕云低着头,长发随着她的快步飞舞,一楼电梯总算和觥筹交错的大厅分隔开来,一路走过去,没遇到任何男人的殷勤或者纠缠。

  走到大门口,一步跨进旋转着的玻璃门,和一个女人撞个满怀。

  “兔女郎,你这是怎么了,浑身湿漉漉的?”耳边传来尖锐的女声,就像指甲划过玻璃的声音,让人听起来极为不舒服。

  席慕云抬头,是将她约到这里的洛霖婉,正一脸惊愕状,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

  心里明明窝火,且不看时间,明明约了她,她可是准时到达的,让她等了这么久,还这么大惊小怪的。

  这么多匪夷所思的事,还好意思问她是怎么回事。

  “你几点约的我,怎么这时候才到?”席慕云一把眼前的女人带出旋转门,气呼呼的质问。

  “兔女郎,我在路上遇到堵车,好严重的堵车啊,堵了一个多小时……”洛霖婉一点都不恼火,指手画脚的比划着,表情很夸张,唯恐席慕云不相信的样子。

  “停,停!今天你约我到这里有什么事?”席慕云不耐烦地打断她的夸张解说。

  “没有什么事啊,只是想约你喝杯咖啡……你看我们共事这么久……”洛霖婉靠过来,亲热的想去挽起席慕云的手臂。

  刚接触到一点点肌肤,席慕云便一闪,她不习惯和别人有肢体上的接触,尤其跟眼前这个矫揉造作的女人。

  “呀,你的手臂怎么也湿漉漉的?难道酒店里今天泼水节?”洛霖婉心里清楚的很,却故作惊讶的大声嚷嚷,眼睛里明明有难掩的喜色。

  她的目光,掺杂了多少种难以名状的成分,将席慕云揶揄的扫荡一周,最后从挎包里掏出纸巾来,递给席慕云。

  “兔女郎,做我们这行的,形象是极为重要的,这一身湿漉漉的,像是水里捞出来的,可是会丢了组织的脸……”语气不阴不阳的,洛霖婉将手里的纸巾抖了几抖。

  “谢谢你的好意,没什么事,我走了。”席慕云冰冷的拒绝,朝着停车场走去。

  “唉,不过呢,如果你为了组织和别的男人做的话,那另当别论,哈哈哈哈哈哈!”洛霖婉冲着她的背影,夸张的大笑。

  居心不良的洛霖婉几乎就是喊出来的,唯恐别人不知道,她这么一喊,引来来往的行人对席慕云侧目。

  席慕云神色一僵,这话说到了她的痛处,不由得加快脚步。

  “不用遮掩啦,我知道你刚从男人那里下来,哈哈哈哈哈!”洛霖婉在身后笑的极为欢畅,让她听得心头发紧。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