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破天

更新时间:2021-04-09 12:51:08

破天 已完结

破天

来源:微小宝 作者:姚远 分类:玄幻奇幻

精彩试读:他当然不知道,今天这两个大人物聚在一起,是准备做一件惊天的大事。 这件事就是,玄长空想白日飞升。 如果是另一个人这样想,风道人没准会骂其白日做梦。但是想这样做的人是玄长空,那就另当别论。 因为十几年前,风道人已经应邀帮助玄长空准备相关的事宜,最具体的就是当玄长空抱着一个三四岁的男童找到他时,风道人的手开始忍不住颤抖。 占星台是天都国师修道的地方,风道人门下不少,再加上皇城的禁军守卫,按理说应该水泼不进才对,但是对玄长空来说,这样的防备显然不值得一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破天:红运当头

  残砖碎瓦,渣土中杂草倒长得很是旺盛,和这种顽强的生命力相比,孤立在一旁未建完的高楼更显得破败。

  废弃的脚手架、木头围成的栅栏以及高不过人且没有形成包围之势的砖墙,向人们无力的展示这其实是一个工地,曾经。

  没有会喜欢这种颓败的场景,但是如果登高俯视,这些碍眼的东西由于缩小的犹如积木,似乎让人厌恶的程度也减去了很多。

  怪不得古人说爱上层楼爱上层楼,站在高处无论是视角还是感觉,都会变得更好,也许,还会增加凭空而跃的勇气。

  有人吃力的在爬楼梯。

  你当然不能指望一座烂尾楼会贴心的为你准备可以运行的电梯,所以若想登上楼顶,这二十几层的楼梯是必经之路。

  汗水和喘粗气的声音证明着疲惫,但这家伙手里还拎着的一打啤酒,而且并不打算因为辛苦就放弃这些可爱的液体。

  酒鬼吃力的爬着。

  ------------------------------------------------。

  这是第几次来到楼顶,小唐已经不记得。

  有人喜欢登山,有人喜欢飞行。

  或许是因为都喜欢高高在上的感觉,俯视一切,总比仰着脑袋保持羡慕崇敬的样子要好得多,至少自己的感觉会好得多。

  在楼顶,就连下面的废墟都显得渺小起来,这时候,抑郁似乎也会淡了很多。

  作为每日苦苦挣扎的小白领,被人呼来喝去的使唤惯了,连他自己都习惯小唐这个称呼,至于本名,除了父母以外,好像没有谁会再用来叫他。

  再苦逼的生活也要有调剂,每个人都有个减压的方法,不然难免会疯掉。

  在小唐的住处附近,有一座接近二十层的高楼,本来是要成为高档社区的,那样,小唐或许看到那些住户居高临下的眼神。

  可惜无良的开发商似乎并不打算顺应买房者的广大民意,在第一栋楼体竖立起来不久之后,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这位仁兄居然卷钱跑路,于是这本应是非常气派的高档社区沦落成为了相当刺眼的烂尾楼。

  当然偌大个地方立着孤零零一座没建完的破楼很不像话,总会有人或者相关部门来解决这个问题。可另一个问题在于,即便要解决,也是需要时间的,比如开个会,小小的考察一下,做个报告等等,这些都是很需要时间的。

  于是在这烂尾楼被搞定之前,就成了小唐缓解压力的地方。

  当然,他不会满楼里乱窜,一个楼顶,就足够他施展宣泄了。

  对于小唐孱弱的身体来说,爬上二十几层是相当具有挑战性的事情,不过既然时间够用,慢慢的爬总是能够登顶的。

  再次摔碎一只啤酒瓶之后,小唐连骂人的力气都已经失去,他四仰八叉的躺在楼顶,望着满天星光,悲伤而矫情的回顾自己这近三十年来的生活经历,遗憾的是,这种回忆显然让他的情绪更加低落。

  酒气上涌,小唐忽然觉得满天的星星似乎都发着回避的光,难道这帮家伙也不肯听自己的牢骚?

  如果能回头看一眼,也许小唐就没有心情问候满天星斗的娘亲,可惜作为一个半醉而且疲惫的人,谁会没事扭脖子左顾右盼。

  一道耀眼的红光正从极远处快速袭来,从轨迹推算,如果不出意外,这有着寂寞背影的烂尾楼就会是被击中的目标。

  或者说,正在楼顶躺成个大字的小唐更像是目标。

  不管击中废楼还是砸扁废人,这件事怎么的都让人费解。

  眯着眼的小唐当然不知道自己马上就要“红运当头”,也不知道这座城市有很多人拿着望远镜照相机大呼小叫的为一颗红色的流星而激动,那帮激动得跳脚的天文爱好者似乎不愿意去想这颗流星马上就会砸中自己所在的城市。

  即便知道,只要没砸在自己头上,那么亲眼看到这将会成为新闻的事件终归是令人激动的。

  在他们的激动之中,那个道红光砸中了楼顶。

  二十几层的楼的楼顶,上面有一个叫做小唐的家伙。

  碰撞在一瞬间发生,没有爆炸,没有轰然巨响,没有混凝土纷飞的场面,更没有惨叫声。

  红光在一秒内消失不见,它分明砸中了楼顶,可是却没有造成一丝破坏便无影无踪。那楼连一丝渣土都没有掉落。

  唯一有变化的是,小唐不见了。

  第二天,很多天文爱好者以及有关部门聚集到烂尾楼前,因为不论是专家测算还是发烧友估计,那道他们认为是流星的红光就应该坠落在这附近。

  他们没有任何发现,楼体没有损坏,附近没有陨石撞击的大坑,别说流星,连流氓都没有一个。

  于是大家悻悻然,而在楼顶因踩到啤酒瓶子碎渣而导致鞋和脚都受到伤害的专家更是不满,下来后大声批评素质低劣者居然在楼顶乱扔废弃物,言罢还不解气,便愤恨的吐了一口唾沫,正好命中一辆汽车的挡风玻璃,甚是显眼。

  专家冷哼一声,目不斜视的扬长而去,心中犹在大骂那些没有素质公德的人。

  -------------------------------------。

  花开的鲜艳,小草也翠绿极了,蓝天白云小河流水,有那么点仙境的意思。

  因为这样,小唐确定自己在做梦。

  他依稀记得本来是在废楼顶斗酒十千,现在却忽然出现在这种地方,唯一的解释就是在做梦。

  不过这个梦的意境不错,所以他抱着腿坐在那里,认真的享受这难得的安静美好。

  然后他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这样小唐有些怒气,做梦的人,尤其是做美梦的人,大都不喜欢被惊扰,不愿意醒来去面对那索然无味的生活。

  所以小唐眼观鼻鼻观心,试图把那该死的声音从自己的梦境中排除掉。

  结果很容易想象,他失败了。

  于是愤怒的小唐醒来,他猜打扰自己的极有可能是那个顽固可恶的老头。

  其实老头并不顽固,也不让人讨厌,他只是负责烂尾楼及其附近的巡逻工作,但是这份工作显然得不到小唐的理解和欣赏,他不明白,一栋没建完的破楼,有什么值得保卫的,难道会有失心疯的小偷来砸下混凝土的残渣去换钱么?

  不止一次,当小唐在楼顶感叹自己的悲催的人生顺便享受酒精麻醉的时候,那老头都会幽灵般的出现,虽然并不驱逐,但是和颜悦色的对这颓废的小伙子讲道理请其离开却是必须做的事情。

  所以小唐不喜欢他,所以小唐决定这次要逆袭一次,好好的教训一下这满脸虚伪笑容的老家伙。

  睁开眼睛的小唐还来不及用眼睛找到想教训的人,但是却立刻发现事情似乎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现在分明是白天,尽管天很阴沉,但是作为智力健全且处于清醒状态的成年人来说,分辨白昼黑夜是相当容易的事情。

  小唐想到,莫非自己一醉竟然到天明不成?这样解释也并无不妥,可是,问题在于,自己所在的地方,怎么看都不像是那个熟悉的楼顶。

  大多数人遇到难以理解的事情,首先都会惊愕莫名甚至大脑一片空白,然后慢慢的才能冷静的思考处境以及出路。

  也许是挫折和打击经受得太多,小唐对于类似事情的抵抗能力已经相当的强悍,所以他能够在第一时间迅速观察周围的一切,并试图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

  他躺在一个玻璃箱子里,当然,如果小唐有足够的见识,他应该认出这所谓的玻璃箱子其实是水晶制成,水晶制成的棺材。

  那个巡逻的老头显然没有如此恶作剧的能力和品味,所以小唐开始从其他事物上寻找线索。

  在他的不远处,有两个人,看来梦里听到的说话声应该就是他们发出来的。

  他们在说话,内容被小唐自觉的过滤掉了,因为他首先注意的是这两个人的衣着打扮,倒不是想从穿着上评价他们的品味,而是,他们的造型的确很吸引人,尽管是背影。

  背负双手站着的人很高大,据小唐的目测,身高可能达到一米九或者更多,一身黑色的长袍,漆黑的长发垂在身后,不知道是不是很久没有洗头的原因,尽管小唐感觉到有风,但那人的头发却没有一丝被吹起。

  这个形象立刻让小唐想起漫画里的古代人物。

  另一个人就差了那么一点,虽然也穿着长袍,不过看起来那衣服的颜色本来该是浅蓝色的,如今却已经旧得灰白,头顶歪歪斜斜的立着一个发髻,上面还很有想象力的插着一把深褐色、四寸来长的小木剑。

  根据小唐的分析,这人的打扮似乎是一个道士,看他花白的头发,以及双手放在身前交错,互相伸向另一只袖管的样子,应该还是一个落魄且不修边幅的老道士。

  四周除了石头黄土就是天上的乌云,看起来是某处山顶。

  尽管让脑子开始飞速的运转,小唐还是想象不出,只不过是在楼顶喝了些酒,就算是宿醉一场,怎么又会出现这么两个怪胎。

  而且自己居然晦气的出现在玻璃棺材里,凭自己的人品,怎么看都不像是会被公主深情一吻唤醒的王子,那这是搞什么飞机?

  想不明白就不想,作为习惯随遇而安的人,小唐静静继续躺着,但是却竖起了耳朵。

  但这时谈话的声音却停了下来。

  -----------------------------------------------。

  玄长空不说话了,因为他不想说话,所以风道人只能老实的站在一旁,装作欣赏风景的样子。

  可惜这是荒山之顶,放眼望去除了头上的乌云就是地上沙土,难得有几株植物也都矮小可怜,风道人的目光只好落在这些挣扎求存的无名草木身上。

  “这么多年我应该感谢你的帮助,不过,今天应该是最后一次了。”

  玄长空慢慢的说出这句话,衣袖随意一挥,那株在风道人注视下有些枯黄的小草忽然翠绿了起来,草叶上竟然模糊的多了一层水气。

  如果小唐能看到这一幕,一定会惊讶至极的大叫一声:我擦! 

破天:活死人

  风道人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有了玄长空的随手一挥,这颗小草至少能在这恶劣的环境中多存活几日。

  “准备了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今天么。怎么,你现在才想起来对我客气么。”风道人哈哈一笑,回头看着玄长空。

  玄长空嘴角一咧,脸上浮现微微的笑意,“能够见证这千年难遇的时刻,其实你应该谢谢我才对。”

  风道人忽然变得忧心忡忡。

  小唐忽然变得疑惑重重。

  “千年难遇?耶稣还是佛祖又要降世了?”小唐胡思乱想。

  “虽然你留了后手,可是情况万一不是你想的那样,岂不是竹篮打水?几十年辛苦炼就的炉鼎如果排不上用场,你又该如何?”

  玄长空回头,在他面前,摆着一具没有盖子的棺材,水晶制成的棺材。

  棺材里的小唐正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棺材中往往都是要装死人的,不过这水晶棺中的人胸膛微微的起伏,虽然很久才会起伏一次,但显然是在呼吸,既然会呼吸,那就该是个活人才对。

  对玄长空和风道人来讲,这本就是一个活死人。

  这个活死人的脸看上去大概十七八岁的样子,但是身体却像个壮汉,古铜色的皮肤,赤裸的身体肌肉鼓鼓,简直是健康得不能再健康的样子。

  可惜他却躺在棺材里,即便是水晶的棺材,终究也只是棺材。

  玄长空把目光转向风道人,“看到他,会不会有负罪感?”

  风道人长吸一口气,“这可是你的主意。”

  负罪感?闭着眼睛的小唐忽然想起,自己现在好像是一丝不挂的!难道这两个家伙有某种特别的取向?

  正在担心自己清白的小唐却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体已经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至少在外型上。

  “当然是我的主意。”玄长空摇头一笑,“是我找到这天生患有失魂症的幼儿,若是没有你帮忙,我根本没办法把这失去魂魄的躯壳培养成如今的样子,就冲这一点,我就欠了你一个大大的人情。”

  风道人一歪脖子,“说到底我也是有私心,若不是想看看你登天的结果,恐怕也不会倾尽心力的帮你打造这么完美的一个炉鼎,方便你这老妖怪成仙不能之后有个寄身的皮囊。”

  这二人在荒山之巅,围着一句棺材聊天,场面实在是没什么意境。

  不过小唐的头皮都已经开始发炸。

  “擦,老子从幼儿园开始就学习成绩优秀,哪里看得出是有什么失魂症的不幸青年?还有,登天?炉鼎?等等,小说里好像说过炉鼎是什么东西,可惜一时却想不起来了。”

  “慢着,这两个奇装异服的家伙不会是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反社会份子吧,要不就是在拍戏?可是四周也没有摄像机的影子,而且自己也没有得到某导演制片人之类的赏识啊。”

  小唐的脑袋里被塞进了一团乱麻。

  虽然看似随意的对话,但是天都国国师和大陆人称第一的高手只要在一起,哪怕说的是屁话恐怕都会有人仰慕。

  风道人,大陆第一强国天都国国师,平日里除了为皇家卜卦祭天之外,谁能请得动他离开占星台?

  玄长空,纵横大陆数十年,挑战高手无数未尝一败,那些隐居的除外,入世的高手中谁不承认玄长空可为天下第一人?

  但是小唐不仰慕,他只是糊涂,越来越糊涂。

  他当然不知道,今天这两个大人物聚在一起,是准备做一件惊天的大事。

  这件事就是,玄长空想白日飞升。

  如果是另一个人这样想,风道人没准会骂其白日做梦。但是想这样做的人是玄长空,那就另当别论。

  因为十几年前,风道人已经应邀帮助玄长空准备相关的事宜,最具体的就是当玄长空抱着一个三四岁的男童找到他时,风道人的手开始忍不住颤抖。

  占星台是天都国师修道的地方,风道人门下不少,再加上皇城的禁军守卫,按理说应该水泼不进才对,但是对玄长空来说,这样的防备显然不值得一瞧。

  风道人对于玄长空能无声无息的潜入占星台并不吃惊,其实风道人自己也曾经潜入守卫更为严密的皇宫,只为了偷取些御酒喝喝。

  尽管只要开口,御酒什么的定会源源不断,可是御赐的东西显然没有偷来的喝着够味儿,风道人对此深以为然。

  玄长空找到风道人是为了求他一件事,把他带来的孩子除去五感六识,更重要的是,这个孩子还要活着。

  不但活着,还要活得非常好,身体机能只能比普通人更好。

  对于玄长空的请求,风道人有能力做到,只是他有些顾虑,有些不忍。

  好端端的一个孩子,却要制成一具活死人,这种残忍的事情对于当朝国师来讲实在难以下手,况且又是在占星台这样神圣的地方。

  风道人头上青筋直冒,一时难以抉择。

  于是玄长空告诉他,这个孩子生来痴傻,就是人们常说的那种失魂症,因为丢失了魂魄,所以神智模糊,黑白不辨。

  但是玄长空的安慰并不能让风道人狠下心来,后者两眼一瞪:“那狗屁的失魂症都是愚人们的信口胡说,你信不信,给我三天时间,我就能把这个孩子给你治好。”

  玄长空来当然不是为了给这孩子治病,眼看着风道人举棋不定,玄长空只好问了一句:我为什么不找别人,而专门来找你。

  风道人一愣,你来找我,自然是因为我能做到你要求的那样。

  那么,既然你懂得这所谓残忍的秘术,又装什么圣贤悲天悯人?玄长空很是不屑。

  风道人立刻涨红了脸,“因为懂得,就一定要做么?懂得医术,就一定是为了去做郎中的么?懂得做菜,是不是一定要去做厨子?”

  话说到这风道人忽然顿住,因为玄长空已经把男童放在他的身前,并且手指在其身上飞速的连点数十下。

  然后玄长空不说话,风道人也闭上了嘴。

  玄长空的动作看似简单,其实是断绝了那男童的一切生机,如果风道人不用秘法将其制成活死人,那这男童也没有几天好活。

  无奈之下风道人只好就范。

  “我原本以为,你我都是修道之人,武道也罢,天道也好,终究都是慈善之辈,不想今天却要做出这等灭绝人伦的事情。”风道人脸色苍白,手底下却没停。

  玄长空看着他,“我告诉过你,要去找一个能和我匹配的炉鼎,方便日后夺舍之用。”

  风道人没好气的头也不抬,“谁他娘的知道你真的能找到,这简直比大海捞针还要困难。天生神志不清恰巧可使灵台清明,更重要的是还要能契合你的元婴,奶奶的,这样都能被你找到。”

  夺舍重生这种事情往往只存在于传说之中,大陆几千年的历史,有记载夺舍成功的事例倒是也有,但都无法证实。

  并不是随便一个人就可以用这逆天的方法。

  首先,夺舍的人要有通神级的修为,只有达到了通神,才能结出元婴,而有了元婴才能够进行夺舍。

  其次,并不是有了通神的修为就可以随便夺他人身体,要知道每个人都有本身意念,强行压制乃至毁掉本体的意念虽然不算困难,但是却会给身体带来不可逆的伤害,即便夺舍成功,身体和元婴却始终无法契合,别说功力相差十万八千里,说不定就此困死于夺到的身体当中无法解脱。

  所以夺舍要找那种天生痴傻之人,乡间传说这种人是魂魄不全,但恰恰是这种人,因为神智不开,以至于灵台如一张白纸,夺舍之后随便折腾也不会有逆反之意。

  最后一点,找到了灵台清明的炉鼎也未必就适合夺舍,就像每个人的身形不同,所选的衣裳也不尽相同,若是衣服不合体,再华丽好看的袍子也是没用。

  所以夺舍这件事,虽然听起来像是长生不老的不二法门,其实却很少有人去使用。

  玄长空之所以要准备一具夺舍所用的身体,自然是担心万一飞升失败,肉身毁灭之时可以附体重生。

  他好像没有想过,如果失败的话,肉身都没了,元婴就一定保得住么?

  或许这么简单的问题他是想过的,只是有后手总是会安心一些,哪怕不怎么靠得住。

  于是十几年后,那男童的身体在风道人的手段之下已经长成,玄长空终于可以迈出登天的那一步。

  荒山上的风有些大,吹得二人的衣袍作响,玄长空仰头无语,风道人知道自己的老友已经准备开始了。

  风道人不是婆婆妈妈的人,但是现在他心中隐隐有着一丝阻止或者拖延玄长空的想法,毕竟,白日飞升这种事,好像没听谁做到过。

  “万一。”风道人咳了一声,“我是说万一,万一你失败了,夺舍又不成,那你的一身绝学岂不是就此湮灭,话说这么多年来,难道就没有哪个运气好的青年才俊可以继承你的衣钵?”

  这话听起来不怎么吉利,玄长空眉毛一抖,似是有些不满。

  风道人背手做高人状,目不斜视,不去理会看着自己的目光,于是玄长空只好败下阵来。

  “你这老道士都有了传人,我自然也是想的,可惜,他们都是一样。”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