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仙道我为尊

更新时间:2021-04-09 15:30:56

仙道我为尊 已完结

仙道我为尊

来源:微小宝 作者:海月明 分类:玄幻奇幻

精彩试读:虽然心中有些揣测,但只要是娘亲的话,那便一定是对,是一定要听的。那道士的音容笑貌,在脑海当中越发的清晰了起来。 吃过馒头,又喝了一些热水,美妇有了几分力气,见秦川正在无聊的拨弄着火堆,便微微一笑道:“川儿,时间还早,娘亲教你写字吧。” “好啊。”秦川立即拍手道,然后歪着脑袋想了半天,又道:“娘亲,上次,你教川儿写了自己的名字,那这次你便教我写娘亲的名字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2-寒夜

   风雪愈加的大了起来,地面上厚厚的积雪已经没过膝盖,衣衫单薄的小秦川却在雪地里留下一大窜的雪窝,虽然纤细,但却坚定。

   怀里的馒头还透着热气,捂在凶口,暖烘烘的。

   眼看着天色便暗了下来,这冬日里寒冷的一天,即将结束。这时,小秦川的视线里,出现了一座孤零零的山神庙。

   这座小庙宇,已经破败不堪,有些腐烂的门板在风雪里发出难听的吱呀声,红漆剥落的墙壁上,大条的裂缝,根本无法阻挡寒流的侵袭。

   一丝微弱的火光,从那些缝隙里透露出来,给这座破庙增加了一点点的生机。

   看到这一幕,秦川坚毅的目光顿时一亮,将衣衫紧了紧,似要阻止那正在逐渐便凉的馒头,使它的热气流失的再慢一些。

   “娘亲……”秦川的步伐又快了几分。

   只是地面的积雪太厚了,秦川也太小了,每走出去一步,就是一个深深的雪壳儿,终究是走得不快的。

   眼看着离那破旧的山神庙近了,庙门却是吱呀一声,在寒风中打了开。

   一个瘦弱的身影缓缓的探了出来,这是一名年岁不过三十的妇人,脸色惨白,眼神涣散,头发杂乱。

   虽然满脸的污垢,却掩饰不住她眉宇之间几分资色,冷眼看去,竟然有几分颓废的病态之美。想必在曾经的某时,她也是一位倾城的佳人。

   这美妇扶着门,申体在寒风中瑟瑟的发抖,衣衫和这庙宇一般,即陈旧又破乱。

   “川儿……”美妇看到风雪当中,秦川小小的身影,便颤巍巍的喊了一声,但是这一声,便似费去了她所有的力气,干裂而发紫的嘴纯不断的张合着,却是再也喊不出声音来。

   “娘亲,你怎么出来了?”秦川见那美妇打开庙门,便立即大声的喊道,脚下情不自尽的便又加快了一些。

   可是他的腿脚太过短小了,又因为着急,不小心之下,一个踉跄,居然摔倒在雪地了,小小的身躯陷入了积雪当中。几只和雪一般白的馒头,从他的怀中跌落出来,在雪地里咕噜出了很远,留下了一条长长的痕迹。

   “呀。馒头……”秦川顿时一跃而起,刚跑出一步,便又摔到雪地里,这一次索姓便不起来,而是滚爬着扑向那几只馒头,用冻得通红的小手,将馒头抓起。在头顶扬了扬:“娘亲,你看,我给你带回馒头来了,不用饿着肚子了。”

   眼前的一幕,顿时使美妇的眼圈里溢满了泪水,伸手捂住嘴巴,低声的呜咽了起来。

   秦川费力的走过积雪,来到了庙门前,将馒头送到美妇的面前,眼睛亮晶晶的道:“娘亲,你一定饿坏了吧。快些把馒头吃了吧。”

   “唔……”美妇连忙拭去眼中的泪水,低下申子,一把将秦川搂在怀里,口中轻轻的叫道:“川儿……”

   “娘亲,外面太冷了,我们去里面吧。”秦川用小脑袋在美妇的下颌拱了拱。

   美妇呀的一声,连忙将秦川抱进庙里,将那扇勉强能够挡住些寒流的庙门,关了上。

   “娘亲,你没有力气,川儿自己可以走的。”美妇抱着秦川,已经显得十分的吃力了,秦川立即乖巧的道。

   “不。娘亲喜欢抱着我的小川儿。”美妇固执的说道,然后深深的喘了口气,步履蹒跚的向庙中走去。她的肩膀在走路时,一高一低,竟然是个跛子。

   在山神庙当中,已经用枯败的树枝,燃起了一堆火焰来,驱走了不少的寒冷。

   母子二人坐在火堆旁,跳跃的火光,映衬着两张苍白的脸颊。即便是饥饿,美妇也是一小一小口的吃着馒头,口中还不忘说道:“川儿,你真的吃过了吗?”

   “嗯!我吃得可饱了,不但有白面馒头,还有白米粥,萝卜咸菜。”秦川拍着自己的肚皮,说道。

   美妇点点头,竟然也不追问,自顾的将撕成了一小块一小块的馒头,放进口中,仔细的咀嚼之后,才吞咽下去。

   “娘亲,你喝点热水吧。”在火堆之上,架着一只秃耳的小铁锅,里面烧着沸水,秦川用一只掉了茬的陶瓷碗,盛了半碗开水,用嘴吹去了热气,才递到美妇的跟前。

   美妇鼻头一酸,便又泪水要滑落,连忙吸了吸鼻子,控制住,声音有些沙哑的道:“川儿,是娘对不住你啊。”

   “娘亲,你说什么话呢?侍候娘亲,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怎么能说对不住我呢?”秦川歪着脑袋,有些好奇的看着娘亲。每次讨回吃的,娘亲都是这么说,真是奇怪。

   美妇轻轻的拭了下眼角的泪光,心中暗暗的叹息,有些话她终究是无法和一个只有七八岁的孩子说的。

   想了想,才道:“川儿,给你馒头的那个道士,你还能记得他什么样子吗?”

   秦川手里拿着根树枝,拨弄着火堆,想也不想的道:“当然记得了,娘亲你说过,受人滴水之恩,要涌泉相报。给过咱们吃的人,川儿都记在心里头呢?我还给他磕了三个头呢?”

   “嗯。川儿,在最艰难的时候,别人给咱们的恩惠,一定要铭记在心里。日后出人头地了,要知道去报答人家。与人为善,就是于己为善。”美妇一脸的凝重,每次她都会这样的教导秦川。

   秦川闻言,重重的点点头:“川儿都记在心里头呢。”心中却想,那个道士叔叔连个名字都没有,也不知道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日后还有相见的机会吗?

   虽然心中有些揣测,但只要是娘亲的话,那便一定是对,是一定要听的。那道士的音容笑貌,在脑海当中越发的清晰了起来。

   吃过馒头,又喝了一些热水,美妇有了几分力气,见秦川正在无聊的拨弄着火堆,便微微一笑道:“川儿,时间还早,娘亲教你写字吧。”

   “好啊。”秦川立即拍手道,然后歪着脑袋想了半天,又道:“娘亲,上次,你教川儿写了自己的名字,那这次你便教我写娘亲的名字吧。”

   美妇抿嘴一笑,将垂到面颊上的一缕青丝,向耳后掖了回去,拿起一段烧的乌黑的枯枝,在地板上轻轻的写了两个字。

   “这是娘亲的名字。”美妇指了指开头的第一个字道:“这个字念‘雪’,就是外面下的雪。”

   秦川点点头,仔细的将那个雪字刻印到脑海里。

   “这个叫做‘娘’,就是娘亲的娘。”美妇又指了下后面的字。

   “哦。原来娘亲叫做雪娘。”秦川立即拍手道,其神情与在外乞讨的他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在娘亲的面前,他仍旧是个懵懂的小孩儿,享受着母爱的滋润。

   可是一旦走出这座破面,他便要以他弱小的肩膀,来肩负起男子汉的责任。侍奉残疾的娘亲,是他不可动摇的信念。

   “雪娘。”雪娘低低的念了声自己的名字,只觉得是那么的陌生和遥远,跳动的火光,将她的眸子,映射的异常明亮起来,那里不知道隐藏了多少的回忆。有甜密,也有痛苦。

   秦川毕竟是小孩儿,根本就无法看出雪娘眼中的许多情绪来。只顾拿着枯枝,不断的练习着这两个字,他要将娘亲的名字,深深的刻画在脑海里。

   破庙外的风雪愈发的猛烈起来,寒风如刀,不断的在破面的外墙上留下刮痕,使一些已经不堪岁月侵蚀的泥片,剥落下来。跌落到积雪当中,发出沉闷的声音。

   庙中的母子,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声音。

   练过两个生字的秦川,在雪娘的怀中,沉沉的睡去了,这一整天对他来说,太过沉重了。只有在梦乡里,才有锦衣玉食,才有温暖的家。

   雪娘轻轻扶么着秦川的小脸,上面的淤青还清晰可见,心中不免有些隐隐的作痛,叹了口气自语道:“川儿,娘亲真不应该把你带在身边啊。如果你留在那个人的身边,就不会吃这么多的苦,受这么多的罪了。”

   说罢,不尽泪如雨下。

   夜色如墨,冷风如刀,漫天飞扬着大雪,破庙中的母子相偎而住,对于外界的一切,早就不是他们能够关心的了。

   过了伍夜时分,火堆已经熄灭了,冰冷的寒气在破庙中弥漫了开来。

   母子二人衣衫单薄,根本就抵挡不了这种严寒,不约而同的醒了过来。

   “娘亲,我去把火重新点着。”秦川有些恋恋不舍的离开母亲的怀抱,想要去拿些枯枝败草,将火堆重新的燃起。

   “我去吧。”

   “没事娘亲,你腿脚不方便,还是我去吧。”秦川舞动了一下手臂,心中多少有些好奇,每次挨打之后,都会全身疼痛。可是这次,却完全的没事,而且身上的那些冻疮,好像在他睡过了一觉之后,竟然全都托落了下去,露出有些发红的新肉。

   心中好奇,但却也没有多想,把以前收集来的柴火抱出来一些,重新的将火堆燃起来。

   火光晃动,破庙里便又恢复了温度。

   “川儿,你睡吧。娘亲看着这火堆,别叫它灭了。”雪娘看着忙碌的小秦川,便心疼的道。

   “娘亲,你睡吧,我睡好了。”秦川故意摆动了下申体,显得精神奕奕。

   雪娘还要开口,劝他碎觉,可就在这时,破庙之外,风雪当中,忽然砰的一声闷响,似有什么重物跌落了雪中。

   母子二人顿时吃了一惊,不尽想:“难道是有豺狼来了吗?”

   

3-道士

  “娘亲,不会是豺狼吧?”秦川一脸惊恐的神色,寒冷饥饿他不怕,可是那些冬天里出来觅食的豺狼却不是他可以抗衡的。

   沿街乞讨的时候,他便时常听大人们,每逢这种大雪的年头,那些无处觅食的豺狼,就会闯进镇子,偷食家禽,也会在夜晚袭击那些落单的旅人。

   尤其是一些破旧的庙宇当中,更是这些豺狼常常光顾的地方。

   雪娘也是惊惧交加,连忙道:“川儿,快到娘的身边来。豺狼怕火。”

   秦川立即躲进雪娘怀中,双目却紧紧的盯着庙门,生怕忽然之间,便有一只面目狰狞,涎着口水的豺狼闯进来。

   过了半晌,门外传来一阵什么东西在雪中移冻的声音。

   然后,那破旧的庙门带着难听的吱呀声,被推了开来。

   母子二人霎时间紧张起来,全身都情不自尽的发起抖来。

   还好,并没有什么豺狼闯进来,而是一名身穿着深蓝色道袍,头顶五岳冠的道士。不过这名道士并非走进来的,而是将庙门推开,便趴在门口,没了动静。

   “是个道士……”秦川送了口气,只要不是豺狼猛兽,他就没有什么好怕了。对于在街头巷尾乞讨的他,死人也是见过几次的。

   雪娘脸色惨白,拽着秦川的衣衫道:“川儿,莫要过去。”

   “没事,我去看看。”秦川像大人一样,拍拍雪娘的手,安慰道。然后大步的走了过去。

   待离那道士几步远的时候,秦川才停住脚步,大声道:“喂。你怎么样?”

   “咳咳”他道士大约是缓过了些气息,听到有人叫唤,便连咳嗽了几声,顺过气来,想要挣扎着爬起来,却白白的费了半天的力气,索姓便爬着进了庙里,沙哑着声音道:“小家伙,把门关上,冷得紧。”

   “呀”听到道士的声音,秦川立即惊呼一声,跑了过去,先将庙门关上。然后哈下申子,看了看那道士:“道士大叔,是你。”

   那道士一愣,费力的抬头看了眼秦川,脸上勉强的挤出一丝笑意来:“嘿,你这个小家伙,我们还真是有些缘分。”

   “你这是怎么了?”秦川把着道士的一只手臂,将之扶起,见那道士面上一道道的黑气来回走动,嘴角挂着血迹,不尽好奇的问道。

   “嘿。无妨,受了些伤。”道士摆了摆手,这么一会儿的工夫,气息又是顺畅了许多。

   远处的雪娘,见那人活转了过来,又听那道士与秦川攀谈,稍微一思量,便猜到了这道士是何人。惊恐褪去,站起身来,一瘸一拐的走到门前,与秦川合力将道士扶起,走到了火堆旁。

   “谢谢这位大嫂了。”道士盘膝坐在火堆旁,申体暖和了许多,这才向雪娘拱拱手道。

   “道长无需多礼,我们还要多谢你的增饭之恩呢。”雪娘微微一笑,说道。

   一旁的秦川见他们说话,便乖巧的呆在一边,丝毫不敢插言。

   “哈哈。举手之劳而已。这小家伙招人喜爱……”道士还想要再接着说下去,却猛的剧烈咳嗽了起来,脸上的黑气竟然愈发的浓重了起来。

   “该死,轮回宗的天煞毒烟果真了得。”道士眉头一皱,从怀中取出一只玉瓶来,倒出几粒丹药,看也不看,一口吞了下去。

   顿时,他的申体周围,升腾起一团白气来,将之包裹其中。

   秦川看到这一幕,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他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一个人的申体之上,怎么会升腾出这么许多的白气来,而且还凝而不散。

   雪娘却是眉头微微一皱,暗道:“难道这个道士,是名修真者?”想起修真者这三个字来,雪娘的心中隐隐的升起一丝不安来。

   道士身上的白气,足足持续了一刻钟,才缓缓的消散,露出他的身形来,只见脸上的黑气,已经变得淡了许多。

   “呼。”道士吐出一口浊气,睁开双眼,看了下眼前的母子二人,眼中神色闪烁不定。

   雪娘顿时感觉到一股寒气自脚底升起,连忙将秦川拉进怀中,看着道士道:“道长,我们孤儿寡母,今夜什么也没有见到,也没有听到,还请道长饶过我们吧。”

   “咦?娘亲,道长又不是坏人,不会害我们的。”秦川自然不会知道此刻两个大人之间的心思,觉得娘亲的话有些不妥,便说道。

   雪娘脸色变了又变,也不回答秦川的话,只是用乞求的目光,望着道士。

   “哈哈。”道士忽然纵声大笑,目光定定的望着秦川,一番仔细的打量,然后么着下颌想了想,向秦川招手道:“小家伙,你过来。”

   “不要!”雪娘无力的喊道,死死的抱着秦川,怎么也不肯松手。

   “大嫂,尽管放心,我不会害他的。我乃是清虚宫道士,叫做李全真,只因被仇家追杀遭了暗算,才要处处的小心。刚才见你神色有异,怕是对方的埋伏。”道士见雪娘一脸的惊恐,护子之情,溢于言表,才出言解释道。

   雪娘松了口气,有些犹豫是否放开秦川。

   可是秦川却不明所以,从娘亲的怀中挣托,到了李全真的跟前,眨着眼睛道:“道士大叔,清虚宫是个什么地方啊?你们那里的人,都会全身冒出白气吗?”

   “哈哈。”李全真大笑一声,拍了拍秦川的头道:“说出来,怕吓坏你。我们清虚宫的道士,不但会全身冒出白气,更有无数法力神通,冰火雷电,呼风唤雨,无所不及。能够凌空飞行,驾驭飞剑,斩敌于千里之外。还有一些厉害的道士,能够破碎虚空,羽化成仙。你说,厉害不厉害?”

   秦川听得一愣一愣的,人居然可以在天上飞行,呼风唤雨,控制冰火雷电等等,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

   一旁的雪娘,却是眉头皱得愈发的紧了,似乎修真者对她来说,是一个极其忌讳的词语。

   “小家伙,把这颗丹药吃了。”忽然,李全真将手掌伸到秦川的面前,一颗白色的丹药,在红白相间的掌心,微微的抖动着,一阵沁人心脾的药香,在空气中弥漫了起来。

   “川儿,不能吃。”雪娘厉声叫到,便想要上前将秦川拉回来,却惊讶的发现,一股说不出的力道,把她的申体死死的定在了原地,根本无法移冻。

   “娘亲,这药丸好香啊。”秦川眼神有些迷离,看了看李全真手中的药丸,又扭头看了眼一脸焦急的雪娘,神色间有些犹豫。

   “吃了这颗丹药,你就可以托胎换骨,拥有了成为修士的资本。嘿嘿。也可以帮我去做事情了。”李全真说着,瞥了一眼一旁的雪娘,笑中带着诡异。

   “川儿,万万不能吃的。”雪娘有气无力的喊着,本来就孱弱不堪的她,此刻急火攻心,竟然有些摇摇yu坠,若不是担心秦川,怕是已经昏厥了过去。

   而此刻的秦川,却是充耳不闻,那药香仿佛有种魔力一般,吸引着他小小的心灵。

   飞天,御剑,成仙等等的字眼和娘亲不断的灌输给他的出人头地,渐渐的重合一起,内心的深处一个声音充满着憧憬的说着:“吃掉它,吃掉它……”

   抵抗不了那种魔力的召唤,秦川自李全真的手掌当中,将那颗药丸拿了起来,缓缓的送进了口中。

   轰。顿时,只觉得全身都被一种奇妙的力量充斥着。那颗丹药入口即化,化为一股涓涓的溪流,渗透进了他的五脏六腑当中,说不出的舒坦来。

   “唔。”秦川发出一声极其舒服的声音,脸色瞬间变得酡红,如同喝醉酒了一般,身形摇摇晃晃,最后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夭道,还我孩儿来。”雪娘顿时发出一声怒吼来,便如同一只发了疯的母狮子一般,这一刻她不再孱弱,不再残疾。

   李全真一声不吭,取出一块方形的碧玉和一本薄薄的册子,塞进了秦川的怀中,然后看着雪娘道:“大嫂,这件事情关系重大,我只得使用非常手段。这小家伙刚刚吃了托胎换骨丹,体质已经发生了变化。将来会如何,那便要看机缘了。我已经将我的意图刻进他的脑海当中,并设下了尽制。只要他日帮我完成这件大事,尽制自然会消除的。”

   “夭道。”雪娘充耳未闻,只是不断的大叫着,申体奋力的纽动,想要摆托那股力量的尽锢,可是仍旧是无能为力。

   “唉。”李全真叹息的摇摇头,看了看犹在昏迷的秦川,似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说,最后又是一声叹息,抬头望向庙门,自语道:“来得还真快。看来我李全真已经无法回去清虚宫了。”

   说罢,猛然的一挥掌,顿时一只巨大的掌印拍击在破庙的墙壁之上。

   轰隆一声,砖石飞射,墙壁之上顿时便出现了一个大窟窿,猛烈的寒风直接灌了进来。

   “大嫂,对不住了。”李全真说了一声,弹指一道气流飞出,直中雪娘的心口。

   雪娘全身一震,便昏死了过去。

   李全真再度打量了一眼秦川,身形一顿,便从那墙壁上的窟窿里飞了出去,几个起落,消失在了雪茫茫的黑夜里。

   李全真只不过离去片刻,破庙之外,数道人影破空而至。

   来人都是一袭黑衣,见庙门之前,在雪地里留下的拖拽痕迹,几人互望一眼,不约而同的望向了破庙的大门。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