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风雨修仙路

更新时间:2021-04-10 14:46:53

风雨修仙路 已完结

风雨修仙路

来源:微小宝 作者:海月明 分类:玄幻奇幻

精彩试读:对于二人的关心,丁洋心中感激,他自然知道这种观念在这个世界的人恐早就根深蒂固,自己的这个想法的确对他们而言有些吓人了,当下道:“我就是信口胡诌,做不得真的!以后不说便是!” 莫青雪与云剑志同时松了口气! “云师兄,今日之后恐怕得有些时日不能相见了!”丁洋道。 “嗯!是啊!也许三年也许五载,筑基也要讲求机缘的,师尊会一直会陪我到筑基成功!”云剑志脸上微微有不舍之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三人行-海月明

  “喝!”丁洋挥出一拳,拳风凛冽,一股雄厚的力道自全身各处聚集到拳头之上,顿时出来一阵气爆之声。

  “好!”云剑志爽朗的声音自不远处传来,目光却有些发呆的瞄了瞄也在认真练习拳法的莫青雪。

  三人身处在丁洋打坐修炼的那个小山谷中,此时离丁洋重伤痊愈已经过去了三个多月,天气也逐渐的变得凉了,秋天到了。

  原来丁洋伤势一好,就迫不及待的去找云剑志,提出要与他一起修炼。云剑志自然不会推辞,于是相约在这处山谷中一同研习拳法。

  丁洋极有天赋,只用了半个月的时间便将一整套拳谱练得滚瓜乱熟,加上那玉片无时无刻都在催动体内灵力的运转,使他的体质与修为一日千里。而且,在反复的修炼中逐渐摸索出拳谱中蕴含的许多巧妙的组合,不但可以强身,还可伤敌。

   莫青雪在丁洋练拳的第二天便跑了来,说什么都要与他们一起修炼,云剑志自然是欢喜的紧。

   丁洋更是什么也不会说,自那次发生的小意外之后,两人便谁也不去提起,一丝情愫却在暗地里慢慢的生长起来。

   三人终日在一起习练拳法,感情日益深厚,相处的更加自然融洽。

   见丁洋一套拳法打完,莫青雪也停了下来,跑到那块巨石上找出水袋和食物招呼二人过来,丁洋与云剑志把臂而行。

   只听云剑志洪亮的声音道:“师弟,你果真是天赋异禀,这么短的时间便将这套拳法练的如此娴熟,真是了不起!”

   “师兄你真是夸奖了,这三个多月要是没你一旁助益,小弟恐怕早就焦头烂额了!哈哈!”丁洋哈哈笑道。

   “你们两个天天这么吹捧也不嫌累!”莫青雪将水袋递给他们道。

   二人相视一笑,咕隆咕隆喝了半袋水,抹了抹嘴巴,拿起块莫青雪早为他们准备好的面饼大口吃起来。

   “师弟,你现在拳法娴熟,体质已经很是了得了,只是如果继续这般修习下去,不会再有太大的提高了!”云剑志将口中的面饼咽下,有些忧虑的道。

   丁洋皱下眉,的确这几天来进步的速度明显已经下降了许多,相信用不了多久这套拳法已不会起到太大的作用了,想到此看了看云剑志:“师兄,不知道你可有什么好办法呢?”

   略微沉吟云剑志才道:“几年前为兄侥幸完成星辰决第一层的修炼,算是进入了练气期!”想起自己修炼灵力的那段日子心中不禁对丁洋更加有些刮目相看,门中弟子很多拥有灵根的想要练出灵力也要个三年五载。可丁洋仅仅用了半年时间便踏入了练气期,说他不是修炼的奇才,恐怕无人相信!

   “我本身体质便优与常人,灵力初成大为欢喜,而松石师尊传授的练体拳法——破石,的确使我的身体提升到了一个更高的层次。可是后来不管我如何修炼,身体却再也得不到提升。于是师尊便想到一法,让我在罗云山中负巨石行走,结果只用了半年,身体便突飞猛进。可惜,为兄却仍旧与筑基相差那么一点。”说着不禁摇摇头。

   “师兄!我明白了!”丁洋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愚笨,所谓练体,顾名思义,就是锻炼人的筋骨膜,而单单练一套拳法又怎能得到全面的锻炼呢?看来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还是更加注重灵力的修炼,而身体的锻炼也只是为了能够适应灵力的存在罢了。

   可他原来所处的世界,却是有无数的系统的科学的练体之法,较之背负巨石漫山遍野的乱跑要不知道强上多少倍。

   当下便道:“师兄,小弟有些修炼的法门与松石长老的方法有异曲同工之妙,我们不妨试试看如何!?”

   “真的!”云剑志有些不可思议的看这丁洋,见他自信满满,便点头道:“那便试试!”

   莫青雪见两个人说的兴起,也不插话,只是微笑的注目着二人,更多的注意力却是落在了丁洋身上。

   丁洋仔细回想了原来世界的一些锻炼的方法,稍微总结了下,便一一说出,直听的云剑志目瞪口呆,心中大喜,很明显那些方法一旦坚持锻炼下来,他的身体将极有可能又会有质的飞跃。

   他也曾听说,世上不少强者并不一定都是通过强大的灵力来筑基的,还有一小部分是完全靠着强横的身体突破瓶颈进入筑基期的。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三人皆按照丁洋说的方法不停的锻炼。

   除了了一些基础的锻炼方法,冷旭峰甚至把自己一些书中看到的军队训练方法也照搬出来,所幸云剑志耐力超强,居然都能够坚持下来,当然这也跟他体内充沛的灵力有关。

   丁洋自然也不落后,加倍刻苦的修炼。从与云剑志的闲聊中,他知道了许多外面世界的事情。

   星月门中的师兄弟们相处的还算不错的了,而一旦下山,踏入修真界,却是极其现实冷酷的。夺宝杀人司空见惯,即使那些处于顶峰的高手也有不少意外陨落的。

   所以,在这个世界里想要活下去,实力是一等一的重要。此时多付出些,日后活命的机会不知道会大多少倍。作为一名活了四十多年的穿越者来说,这个道理太简单不过了。

   三人中只有莫青雪对那些练体方法坚持不住,丁洋并不清楚她是什么境界,不过看她可以控制飞行法宝,应该比自己高出很多吧。

   秋去冬来,时光飞逝,转眼间已经到深冬季节。

   整个罗云山白雪皑皑,翠绿的苍松点缀在这片白色世界中,使整座山看起来更加意境幽远。

   “咯咯!”一声清脆的娇笑声远远出来,一个身穿白色狐裘的绝色少女踏着厚厚的白雪飞驰而来。

   她身后两个身体修长,身着灰色袄子的俊朗青年紧随其后。其中一名年龄二十左右身材高大的青年口中喊道:“青雪师妹不要胡闹,快快还我!”

   他身边的年近十七的少年步履轻盈,神态淡然,一边急奔一边道:“云师兄,一块翡翠而已!看把你急成什么样子了!?哈哈”说着不禁调侃的大笑道:“莫不是云师兄是准备送给哪个中意的女子的!?”

   他们当然就是丁洋三人了,云剑志脸庞一红道:“师弟你莫要调侃我……”说着脸上更红,他性格率直,是藏不住事情的。

   “莫师姐的确是天之娇女!”丁洋摇头道:“只怕是莫师姐没这个心思啊!”

   “啊!”云剑志一呆,连忙道:“师弟你莫要胡猜,我……我……这个……”被说中心事,云剑志一时间手足无措。

   这会儿功夫莫青雪停了下来,俏生生的站在一颗高大的松树下,一尘不染的白雪映在她被冻的红扑扑的脸颊上,便如同出尘的仙子,千年的雪莲,不由得把云剑志看得呆在那里。

   “你们干什么呢?快点过来啊!”莫青雪玉臂轻舒,纤手挥动。

   “走了!别发呆了!”丁洋推了把云剑志。

   “哎!”云剑志回过神来,满脸的尴尬,随着丁洋向莫青雪走去。

   到了跟前,莫青雪玉手一伸,把一块精美的翡翠递到了云剑志的眼前,努了努嘴道:“师兄莫怪,小妹和你开个玩笑,你快些收起来吧,留着送给你中意的女子吧!”

   看着那块翡翠静静的躺在莫青雪那白嫩的掌心中,云剑志脸更加的红了,诺诺的道:“我也没什么中意的女子,青雪师妹若喜欢,这翡翠便送与你吧!”

   莫青雪脸色微红,瞟了眼丁洋,摇摇头道:“平白无故的送东西,我不要!”

   丁洋在旁笑道:“云师兄即然说送你,你若推迟,那不是叫师兄尴尬吗?我看你就收下吧,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物事。”

   莫青雪其实心里对这块翡翠也是异常的喜欢,咬咬樱唇娇声道:“那谢谢师兄了!”

   云剑志心中大喜,忙道:“青雪师妹不要客气,这星月门中你我三人关系最好,你这般客气岂不生分了!”

   云剑志的话使三人心中都是一暖,默默站在松树下,任由冷冽的寒风吹起的片片雪花落在身上,却是谁也不说一句话,这一刻的氛围三人都倍感珍惜。

   “云师兄!”最后还是丁洋打破了沉默开口道:“你筑基在即,一切可准备妥当!?”

   云剑志抬头望着清冷的天空,缓缓道:“师尊已经把一切准备妥当,只是我星月门中以练体筑基的还从未有过,为兄的心中实在没底啊!”说罢,不禁轻轻的叹了口气。

   毕竟整个星月门年轻一辈中能破关进入筑基期的屈指可数,实非易事。

   这数月来按照丁洋所说之法练体,他已经在练气期达到巅峰,进入星辰决第六层的修炼!如果筑基不成恐怕终生都会停留在这个阶段了。最后的结果就只能留在门中做个教授练体的师兄了,可哪个修真者又肯甘心止步于此呢?

   “我看师兄是多虑了,虽然这世间练体成道者并不多见,但并非没有,我曾听闻天界宫四大尊者的玄武就是个练体者!”莫青雪摩挲着手中的那块翡翠,向云剑志投去鼓励的目光。

   “天界宫?”丁洋不禁心生疑问,这还是他第一次听人提起。虽然他已经入门一年有余,但是与同门中人几乎没什么交集,而云剑志莫青雪在平日的闲聊中很少提及其他门派的事情,莫青雪还好,倒是云剑志时有下山但似乎从未谈论过。

   “天界宫四圣!”云剑志收回远望天空的目光,充满爱恋的落在莫青雪的身上,柔声道:“是啊,青雪师妹说的不错,那玄武此时恐怕早已是分神期的高手了吧!?他的确是个练体者!只不过,他们天界宫是魔道之首,实在不是我辈的楷模啊!”

   “正道未必就正,魔道未必就邪!”丁洋虽然并不知道天界宫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但是原来世界的观念却使清楚的知道正邪之说不过是彼此悟道的角度不同而已。

   云莫二人听闻丁洋此言一出,不禁一脸惊愕的看向他。

  丁洋语出惊人,云剑志忙道:“师弟不可胡说八道,自古正邪不两立!门中早有规定,不得与邪魔外道有任何往来。否则不但星月门会清理门户,恐怕同道中也无你容身之地。”云剑志听闻丁洋心中居然有此逆天的想法,不禁心中惊慌,一脸关切之色。

   莫青雪也有些惊慌,急声道:“师弟,你这话千万不能在与其他人说起,这简直是大逆不道。如果一旦被他人所知,恐怕就会真如师兄所言,无你容身之地。”

   对于二人的关心,丁洋心中感激,他自然知道这种观念在这个世界的人恐早就根深蒂固,自己的这个想法的确对他们而言有些吓人了,当下道:“我就是信口胡诌,做不得真的!以后不说便是!”

   莫青雪与云剑志同时松了口气!

   “云师兄,今日之后恐怕得有些时日不能相见了!”丁洋道。

   “嗯!是啊!也许三年也许五载,筑基也要讲求机缘的,师尊会一直会陪我到筑基成功!”云剑志脸上微微有不舍之意。

   莫青雪看向丁洋,目光中一抹情愫闪过,轻声道:“小丁也不能出来了吗?“ 丁洋呵呵一笑道:“我倒没什么,随时可以!看你们两个怎么好像此生再无相见之日了一般呢?”

   “别胡说!”莫青雪白了他一眼,然后道:“小丁,那以后我们还是在那小山谷见面吧!如果云师兄筑基成功,便去那边找我们!”

   “好!”云冷二人齐声道。

   三人相处大半年有余,感情甚笃,忽然要很多时日不能相见,面上不免都有些不舍之意。不过毕竟身在同门,也不用怎么担心会不能见面。

   又闲聊了一会,便各自回去了。

   三人离去不久,在他们所处不远的一块山石后面,一个人影缓缓的走了出来。

   望着三人远去的身影,那人眼中闪过一抹狠毒之色,口中喃喃的道:“青雪,为何你从不正眼看我一次?难道我就真的不如这两个家伙吗?”

   (求收藏!求*!各位书友的支持就是作者的写作动力!请大家多多支持!)   

山雨欲来风满楼(上)-海月明

   无名的小山谷中,丁洋盘膝坐在一块大石之上。厚厚的积雪覆盖全身,只有鼻孔处不时有两道白气呼出。

   一只青色的小鸟从远处振翅飞来,轻盈的落在丁洋的肩头,轻轻的鸣叫一声。

   丁洋缓缓的睁开眼睛,几片白雪从眼皮上滑落下来。然后,他全身微微一震,顿时全身积雪飞起,变作飞舞的雪花。

   青鸟吱的一声叫腾空飞起,丁洋笑声道:“小家伙,这么冷的天,你也出来觅食,是不是饿得急了?”

   青鸟抖动下羽毛上的雪花,落在丁洋的肩头上,发出一声低鸣。

   丁洋自怀中抓出一小把稻谷,张开手掌:“我可没多少存货!”

   青鸟似有灵性般从他肩膀上飞到手掌心,小鸡啄米般的吃了起来。丁洋用手指轻轻抚摸青鸟的头:“你时常来这里陪我练功,也算是缘分啊!”说完,眉头微蹙,自语道:“云师兄已经闭关快两个月了,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顿了下轻叹口气:“青雪这小丫头也好几天没来了!唉!突然一个人还真觉得有些冷清!”

   仿佛应景一般,忽然刮起一阵风来。大片的雪花被风从树上吹了起来,一时间整个小山谷里如同下雪似的,漫天的雪花。

   一人一鸟立于风雪中,衣袂飞舞,竟然有种说不出的飘逸了。随着丁洋修炼星辰决与百炼拳劲的时日增加,他浑身上下隐隐透露着一股与众不同的气质来。

   远远的一人一剑迎着山谷中冷冽的寒风飞驰而来,待看到立于风雪中的丁洋,来人白玉般的面颊上升起一抹红晕来。

   望着飞来的莫青雪,丁洋脸上扬起一丝微笑来,清朗的声音从口中发出:“莫师姐!这么冷的天儿,怎么还出来闲逛啊?”

   莫青雪凌空收了飞剑,妙曼的身形在空中缓缓落下,来到丁洋面前:“有几日没见了,看看你有没有进步?”

   自从上次丁洋受伤两个人间发生了那么一点小暧昧之后,莫青雪对他的态度不觉间发生了为妙的变化。

   两个人心中了然,却是谁也不曾道破。

   丁洋笑眯眯的道:“这些日子,星辰决已经进入第三层了!”

   “这么快!”莫青雪面露惊讶之色:“小丁,咱们星月门这星辰决共计九层,便是云师兄也不过才第六层。你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便练到第三层,真的让人不敢相信啊!”

   丁洋呵呵一笑,心说,有云师兄送我的玉片,即便不打坐修炼,体内的灵力也会自行运转,修炼速度当然比常人要快过许多了。

   莫青雪见丁洋微笑不语,便寒了玉面:“是不是有些飘飘然了!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想当年陆天齐比你可厉害的多了!”

   “陆天齐!?”丁洋这段时间里可没少听大家说起这个人来,那瓶回生丹还是人家给的呢!要不然恐怕自己早就没命了。想到此不禁道:“嗯!这陆师兄有机会,我还得谢谢他一番,若是没有那瓶回生丹,我早就命丧黄泉了!”

   “哼!”莫青雪冷哼一声:“虽然这人天赋了得,可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你也别去谢他!他那是讨好我呢!”

   “哦?”丁洋面露疑惑之色:“他讨好你做什么?”

   “唉!”莫青雪突然叹了口气道:“还不是皓月那老妖道,向我爹提亲,让我下嫁给陆天齐!”说完又补充了一句:“就是月长老!哼!”

   丁洋一听之下,眼皮微微一跳,轻声问道:“你爹是……”

   莫青雪看到丁洋脸色有些微变,声音也低了下来,黯然道:“我爹是这星月门的门主昊天真人!”

   丁洋无语,心说,怪不得莫青雪在门中横行霸道,无人敢惹,那些师兄们还百般呵护,感情他是门主昊天真人的女儿!

   见丁洋沉默不语,莫青雪忙又道:“我可不想嫁给他!皓月那老妖道什么心思大家都知道,他的得意弟子娶了门主的女儿,以后这星月门他就一手遮天了!哼!我爹也是的,一门心思的修炼,把门中的事情都交给那老妖道打理,以后星月门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与莫青雪认识已经一年有余,丁洋还是时才才知道她居然是门主的千金,心中多少有些惊讶。至于对门中由谁来主持事物,并不是他所关心的。

   听到莫青雪几乎接近于向他表白自己并不想嫁给那陆天齐师兄的神情,他心中顿觉一暖。活过四十几年岁月的他心中明白,这小丫头对他定是动了情意,而自己内心里也有些意动。面对如此绝色佳人,天之娇女,岂有不动心之理。

   一念及此,丁洋声音轻柔的道:“莫师姐!人只有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才会开心!你对他……”

   莫青雪不待他说完,便急声道:“我不喜欢他!”

   丁洋目光含情的看着莫青雪,只见那白玉般的面颊上一双明眸忽闪着,小巧精致的鼻翼随着呼吸轻轻翕动,粉红的的樱唇微启,一股沁人心脾的女儿体香随风传入鼻端,不禁心旌神摇。

   迎着丁洋的灼热目光,莫青雪娇羞的垂下头,纤细的手指捻着衣角,声音低的犹如蚊声:“小丁……你别这样看我……”

   望着莫青雪的小女儿态,与平日里截然不同,丁洋定了定心神,轻咳一声道:“莫师姐,云师兄闭关有些日子了,不知道进展如何啊?”

   听到丁洋转移了话题,莫青雪才轻轻舒了口气,抬起头来粉面带羞的道:“我也不清楚,松石长老陪着云师兄一起闭关,很难打听到消息!”

   丁洋点点头道:“但愿,云师兄筑基成功,一尝心愿!”

   “是啊!”莫青雪忽然想起云剑志对自己亦是深情款款,不禁心中有些慌乱,偷偷瞄了眼丁洋,暗自想道,他也知道的吧!?

   两人正个怀心事,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突然一阵急促的鼓声骤然传来,响彻山谷,青鸟被惊的扑棱棱飞了起来。

   莫青雪神色大变:“这是星月门发生重大事情的鼓声,召集山中所有弟子速去星月楼集合的!”

   丁洋神色差异,星月楼他倒是知道,便是那巨型山谷中央建筑物,高有六层,外观精美。他们这些刚刚入门的弟子是没资格去那里的,只有如陆天齐云剑志那般的才可以进去,不过那也是需要长老们召见才可以的。

   至于这急促的鼓声,丁洋却是不曾听说过的。

   莫青雪见他神色疑惑,便一拉他的衣袖道:“我们边走边说!哎呀!我还不会用飞剑带人……算了,我们还是跑回去吧!”

   丁洋当下也不犹豫,随着莫青雪向星月门奔去。

   两人一路急奔,不时碰到有同门飞驰而过,有的如同他们一般在地面上飞奔,也有许多踏着法器自他们头顶疾驰而过的,总之罗云山中无数星月门修行者都快速的向巨型山谷中央集合而去。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丁洋一路奔来,已经听莫青雪讲解了那鼓声的含义,原来是有外敌袭来的集合信号。

   “难道有强敌来袭?”丁洋一脑子的问号,不过心中却是不甚担忧。毕竟以他的浅薄修为,即使是来了强敌,恐怕也轮不到他来出手。

   两人来到星月楼下时候,已经聚集了数千同门,大家都低声交谈着,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星月楼下是一十分巨大的广场,足以容下万人。楼前是座一丈高三丈长的石台,台上一只方形铜鼎里插着三根婴儿手臂粗细的黄香。此刻香已经点燃,淡蓝色的烟雾随风飘散,使广场上弥漫着一股特殊的香味。

   丁洋与一些认识的同门打了招呼,众人见他与莫青雪同来,神色都有些古怪,同他说了几句话便纷纷躲了开去。

   丁洋也不以为然,想必莫青雪与陆天齐的事情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了。

   这时,一个声音自不远处传了过来:“丁师弟,快点过来!”

   丁洋抬目望去,见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面目俊朗,一身书生打扮,颇有几分文雅。这人他倒是认得,名叫周同,是星长老门下的传功师兄。不过他与此人没什么交集,自己修炼的口诀与功法都是星长老亲传的,自然不需要传功师兄的指导。

   此刻,周同身边围了不少年岁不一的同门,不用猜也知道,肯定都是星长老的徒子徒孙了。

   丁洋低声对莫青雪道:“我过去那边了,你……你!”他并不清楚莫青雪在哪位长老的门下或者是由他父亲亲传,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让她去哪边。

   莫青雪微微一笑道:“你去吧!我师尊在那边!”说着指指了斜对面的一波人,为首的是个面容姣好的中年妇人,身穿着紫色衣衫,身姿婀娜,颇有几分风韵。

   “那是我师尊婕悦夫人!我先过去了!”莫青雪望了眼丁洋,神色间有些不舍,不过还是举步先走了。

   丁洋摇摇头,便也到周同那边去了。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