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逍遥灵医

更新时间:2021-04-09 14:34:24

逍遥灵医 已完结

逍遥灵医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情感 主角:孙伟, 兰莫愁

精彩试读:“轻……轻点。”柳婉儿呢喃着,眼睛眯起,小嘴微张。心里想着这种手法要跟孙伟学学,以后回家给父母也按一按。“你这是肾不好,我给你好好按按。”孙伟说着。心中一动,神农宝典上有介绍。脚底有个穴位是链接肾的,可以激发肾活力。想到了就按,孙伟手指热力微微发力,在那个穴位上来回画圈,又把热力注入进去,热力有健身疗伤的作用,对人体是有好处的。“有点疼了。”柳婉儿皱起眉头,忍不住说了一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美女村长住下了

只见他拿出银针,深吸一口气,找准穴位,思虑良久,一针扎在心脏附近。

“啊!怎么扎在心脏上,这怎么行?”

“看他有两下子的样子,应该没问题吧?”

“谁知道呢,看看吧,总比那个老专家不出手的强。”

“……”

人群中传来一阵哗然。廖益民也在一脸不屑地看着,等着孙伟出丑。

孙伟根本没注意别人的议论,全神贯注地看着银针,这是他第一次用济世针,跟据脑海中的记录,一步一步比照着施针。

他用手指慢慢轻捻着银针转动,片刻后,又用中指弹了一下银针尾部,只见银针微微颤动,一缕波动从他指尖传到银针,再通过银针传播进病人体内。

“嗯……”

一声轻轻的呻吟声传来,病人睁开了眼睛。

“不要动,我正在给你扎针,有点疼,忍一下,马上就好了。”孙伟连忙开口提醒。

又等了大概三分钟,孙伟慢慢把银针转动着退出来,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心里欣慰一下,看来是成功了。

“好了,你刚才心肌梗塞,再晚点估计就没命了,我只是用针灸把堵塞的地方给你打散了,你休息一下,等会儿救护车来了你最好还是去医院再检查一下。”孙伟对着病人解释一下。

“谢……谢谢你了,小伙子,婉儿,帮我谢谢这位神医。”病人喘喘气,舒服点了才吩咐那位美女。

“医生,谢谢你救了我爷爷,我叫柳婉儿,本来是要调来这边工作的,没想到出了这种事情,这是我电话,您方便留个电话吗?等我们从医院出来,我一定会再当面答谢。”柳婉儿认真地对孙伟说道。

“真的好了!真是神医啊!我第一次见用针灸一针就能把心肌梗救好的。”

“是啊,太厉害了,不行,得赶紧留下联系方式,万一以后有什么事求着人家呢。”

“是啊是啊,这比省医院的都厉害,想不到这么年轻就这么厉害了,那他师父的医术简直不敢想象啊!”

“……”

听着旁边的议论声,孙伟一阵无语,他只是一个小小村民,不想为了利益而失去本心。

等到救护车到来,送柳婉儿跟病人上车,孙伟也赶紧挣脱出人群告辞离开,廖益民也早就溜了。

又一路颠簸回去,孙伟暗暗想着,等有钱了,一定要先把村里得路给修好,再买一辆车,这样来回不就用享受这段破路了。

回到家也没事,孙伟跟乡亲们说了会有专家来指导种植药材,乡亲们听了都很高兴,很快消息就传遍全村。

一连三天过去,孙伟都在一家一家的询问种植药材的意向,他把南山村的致富之路当成了一个事业来干。

直到第四天,一辆大众车停在了村口。

一个朴素衣服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后边还跟着一位身穿西服西裤的女子,脸庞白皙,身高一米七,脚下穿着平底皮鞋。

孙伟也溜达着走到村口,看了一眼,脸上露出愕然,那不是柳婉儿吗,她怎么来了南山村。

这时村里的几个村干部都赶了过来,中年男子才开口:

“我是县里组织部的,这位是你们南山村新调来的村长,人家可是正儿八经的大学生,以后你们就要搭班子一起工作了。先互相认识一下吧。”

柳婉儿跟众人一一握手认识,看了一下整个村子,叹了口气,村里是真的穷啊,好多房子还都是土坯的。看来未来任务繁重啊。

送走组织部领导,柳婉儿才跟随各位村干部走进村子,刚进入村口,柳婉儿便看到孙伟在一边大石头上站着看热闹。

“医生,你怎么在这?来这儿看病吗?”柳婉儿一脸欣喜,给爷爷看好病,就马不停蹄地去组织部报道,根本没来的及找孙伟答谢呢,想不到在这儿碰到了。

“额,这是我家,我不在这还能去哪?”孙伟无语地解释着,大概他医术盖世,柳婉儿应该是认为他很有钱吧。

“你家?你也是南山村的?那太好了,我刚来谁也不认识,正两眼一抹黑,你等我开个会,再过来找你。”柳婉儿兴奋地说着,能在陌生的环境,碰到一个稍微认识一点的人,就是一件很值得高兴的事了。

孙伟溜溜达达地走回去,把家里收拾了一下,毕竟要来个美女,家里太乱了也不好。他还是要面子的。

等了大概一个小时,柳婉儿打听着就来到孙伟家里,孙伟也连忙迎了出来。

“家里有点破,你凑合一下。”孙伟带着柳婉儿进屋后,倒了杯水。

“没事,我基本都了解了南山村,生活水平就这样,我来了就是来帮助大家脱贫致富的。”柳婉儿左右看了看,也没什么失望的表情,反而很满意的样子。

“你怎么跑来这穷乡僻壤的地方,这里挨着大山,就是人们常说的山沟沟,人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可是我们这山里也没什么土特产,所以村子比较穷。”孙伟一一讲解着。

“没事,我觉得还不错,乡亲们挺热情的,几个村干部也没有勾心斗角,都很朴实。对了。我刚来没有落脚的地方,我看你一个人住,我可不可以住你家里?”柳婉儿睁着大眼睛一眨一眨,是在询问,却有一种不容拒绝的味道。

“可……可以,当然可以,我给你收拾个屋子,你随便住。”孙伟一听大美女要住下,一脸兴奋地去收拾屋子去了。

孙伟家虽然是平房,却也有三间屋子,一间用来放杂物,一间自己住,剩下一间就留给柳婉儿了。

收拾好屋子,没有床,孙伟又去胖婶家要来一张单人床,要了一套被褥,硬塞给胖婶1000块钱买了下来。

直到下午太阳快落山,孙伟才收拾好了,屋里亮堂堂的,里边是床,由帘子隔着,外边是孙伟找来的桌子,用来给柳婉儿办公。

柳婉儿看着也很满意,最起码有个地方住了,她把行礼箱拉进来,往床上一躺,歪着头对孙伟说道:

“谢谢你了,孙伟。”

给美女村长按摩

“不用谢了,我一个人也没什么事,能帮到你就行。”

孙伟看着柳婉儿躺在床上,大概是太累了,她脱了皮鞋,露出穿着丝袜的小脚,脚趾微微勾着,看得孙伟顿时心痒难耐,但是刚刚建立的好印象他也不好打破。

柳婉儿确实是累了,奔波一天,来了又收拾屋子,只觉得全身酸痛,她眉头皱了一下,送手揉揉肩膀。

孙伟发现了她的动作,心中一动,便开口问道:

“是不是累了,浑身酸痛,我给你按摩一下肩膀吧,我的医术你是见识过的,我做的按摩绝对让你全身放松。”孙伟说完,还两手一掰,指节格吧格吧响。

柳婉儿想了想,也确实是累得难受,便点了点头:

“那你试试吧,你医术我确实是相信的,不过只能按肩膀。”

柳婉儿说完,脱掉外套,只穿了一件淡粉色秋衣,趴在床上,安安静静等着。

孙伟看着柳婉儿玲珑有致的身段,脑海中忍不住想象了一番,咽了咽口水,上前两步,来到床边,闭目想了一下神农宝典里边的按摩手法,等熟悉了才伸出手,放到柳婉儿的肩膀上。体内热力流转到指尖,轻轻一捏。

“呼……确实是舒服。”柳婉儿舒服地称赞一声。听的孙伟更是心里痒痒。

按摩的手慢慢往上走,在脖子里捏了捏,在头上又捏了会儿,才又一点一点下移,捏到背上,捏到腰里。

孙伟的手是按照神农宝典里的手法按的,又有热力催发,只见他一会儿是手指发力揉捏,一会儿用指关节轻按,一会儿又是手掌慢抚,花样繁复,眼花缭乱,柳婉儿也舒服地浑身松软,趴在那都快睡着了。

“等一下,你慢点。”

“柳姑娘,我还是给你捏捏脚吧,脚底的穴位比较多,而且脚轻松了,全身也会放松下来。”孙伟一边捏着,一边询问。

“嗯,也可以。谢谢你了,很舒服。”柳婉儿眯着眼睛慢慢享受着。

孙伟得到同意,慢慢走到床尾,双手捧住柳婉儿的脚,直觉手中丝滑冰凉,他用中指指节在脚底来回按了起来。

“轻……轻点。”柳婉儿呢喃着,眼睛眯起,小嘴微张。心里想着这种手法要跟孙伟学学,以后回家给父母也按一按。

“你这是肾不好,我给你好好按按。”

孙伟说着。心中一动,神农宝典上有介绍。脚底有个穴位是链接肾的,可以激发肾活力。想到了就按,孙伟手指热力微微发力,在那个穴位上来回画圈,又把热力注入进去,热力有健身疗伤的作用,对人体是有好处的。

“有点疼了。”柳婉儿皱起眉头,忍不住说了一句。

“好,我轻点按吧,你这估计是长期做办公桌坐的,全身僵硬,细胞也就不活跃了,我给你慢慢放松,这样以后就不会动两下就觉得累,健身跑步也是这个道理。”

按摩了一个多小时,孙伟也没敢乱动什么,毕竟自己的光辉形象还是很重要的,人家第一次来,他也不好意思上来就欺负人。

眼看着柳婉儿慢慢睡着了,孙伟才停下来,轻柔地给她盖好被子,看着她白皙的面庞,心里也升起一种幸福的感觉,两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中也就少不了大大小小的事情,以后还有机会,再慢慢追求吧。

现在的生活开始像小两口过日子了,孙伟嘴角上扬,对未来充满了期待,他看着柳婉儿安安静静的样子,心里忍不住升起一种要保护她的怜惜。

等孙伟出去,柳婉儿慢慢睁开了眼睛,嘴角也微微弯起,有这么一个会照顾人的男人陪着,似乎挺不错的样子,她心里也感觉暖暖的,如果她要找一个人过一辈子的话,孙伟这样会疼人的,一定是很好的选择。

孙伟在院子里正无聊呢,看到柳婉儿出来赶紧起身。

“我洗洗衣服,你先回去睡觉吧。”

“好吧,你不是累了一天了吗?要不我帮你洗。”孙伟傻愣愣地伸手就要接盆,却看到盆里一堆私人衣物,顿时尴尬了。

“你!你赶紧去睡觉,我自己洗!”柳婉儿发觉盆里的衣服被孙伟看到了,立马红着脸走了。

孙伟被赶回屋睡觉,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脑海中总是柳婉儿各种表情,就像是看到一份美好的东西,怎么也忘不掉。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心里在想着怎么样才能把柳婉儿追到手,以后可以一辈子生活在一起。

大概一个小时过去,孙伟蹑手蹑脚地走出屋门,来到院子,发现柳婉儿早回屋了,于是他偷摸的看看晾衣绳上的衣服,忍不住拿下来,灿灿笑了一下,在院子里发呆良久,才有点睡意,转身回了屋里。

第二天一大早,孙伟的屋门被敲响了,孙伟穿衣服迷迷糊糊地开门,柳婉儿就冲了进来,一眼就看到床边的自己的衣服。

“你!你做了什么?”柳婉儿气的脸红得厉害。

“啊?什么?”

孙伟还没明白过来,等看到床边的衣物,顿时就清醒了。

这特么就尴尬了,昨晚偷偷看完以后忘了挂上去。

“你!你以后不要这样了!偷我衣服算怎么回事,再这样我就……我就打你!”柳婉儿红着脸说完抓起衣服转身就跑了。

孙伟双手捂脸,我高大帅气的神医形象啊!

如果时间可以重来,他一定会把衣服重新挂回去,孙伟落寞地想着。却不想他应该连看都不能看。

一整天孙伟都在躲着柳婉儿,去村里别人家待着,跟别人侃大山也不记得胡侃了什么。

白天再没见到柳婉儿,直到晚上孙伟才看到她匆匆忙忙回来。

“听说你发动大家要种植药材?”柳婉儿仿佛忘记了昨晚跟今早的事,开口问道。

“啊?啊,是啊,我有一个感冒的药方,马上要投入生产了,公司以后会大量收购药材,所以我让乡亲们种药材肯定能挣点钱。而且山上也适合种药材。”孙伟回答道。

小说《逍遥灵医》 第18章 美女村长住下了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