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御宠法医王妃

更新时间:2021-04-15 13:10:41

御宠法医王妃 已完结

御宠法医王妃

来源:掌中云 分类:穿越重生 主角:苏离, 墨连瑾

精彩试读:苏离走到男尸旁边,“这个掏心案,虽与我无关,却差点害我背上杀人凶手的罪名,我这个人,有仇必报,凶手栽脏给我,我便要将他捉拿归案。”“什……什么?”柳崇明以为自己听错了!高位上的墨连瑾却是冷邪一笑,笑得令人捉摸不透,“哦?四小姐有何底气?”苏离心底暗暗松了口气,只要这男人愿意给她机会就成,她一定会抓住凶手的!她将猪心扔至一旁,半蹲下身,淡定自若的指着男尸的面部道,“他的面部发绀,符合窒息死亡,唇角处有呕吐物,有可能是呕吐物堵塞气管,而导致了窒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尸检,石破惊天

“回五王爷的话,四妹妹她说得不错,昨天她求我帮她跟太子殿下缓和关系,她在宝月楼的厢房中等着,让我去请太子殿下过来与她相见,但是,太子殿下不愿见我,这一点,太子府的人能够证明,而后我便回家了,因为当时我与四妹妹说好了,太子殿下半个时辰内没去宝月楼,便让她自己回府,哪知,我今早起来才得知,四妹妹没有回府,所以,才有了四妹妹方才说的那一幕。”

苏离真想给苏浅月颁个最佳演员奖,原主的记忆里,压根没有半个时辰之约,而且去请太子,也不是原主主动提的。

她气得牙痒痒,却没有一点办法证实苏浅月在说慌。

“四妹妹,是我对不住你,以为你是与人通奸才彻夜不归,哪知你是被歹人所害,失了清白,好在歹人死了,那掏心贼不杀女人,否则,我真是万死也难辞其咎了。”

苏浅月说着,也流了两串泪珠子出来,她本来还想上去抱住苏离,但苏离手里拿着心脏,她只能站在原地,将内疚自责的模样,表演的淋漓尽致。

“白莲花!”苏离郁闷得直想吐血。

“四妹妹,我先前还以为你是掏心案的凶手,几次对你说了重话,是我对不住你,是我的错,你若心中有气,便打我骂我,千万不要憋着,想不开自缢啊。”

苏离听了这话,唇角冷冷的挑了起来。

她拿着手里的猪心,朝苏浅月走了过去。

苏浅月刚想捂住口鼻,苏离却直接抬起另一只手,凌厉的朝着苏浅月半边脸上甩了下去。

啪!

五个沾血的手指印,霎时出现在了苏浅月的脸上。

“好啊,我受了委屈,的确有好多气要出!”

啪!又是一下!

苏浅月被打懵了!

所有人都被惊呆了!

苏离还要再打,一个怒吼的声音,却在人群外响起来。

“你这个逆女,你自己做了丢人现眼的事,却要拿你三姐撒气,给本将军住……”

那个‘手’字还没出,苏离的巴掌就落在了苏浅月的脸上。

她甩完了巴掌,才朝人群中大步而来的中年男人望去,“原来是大将军来了,抱歉啊,你刚刚说得太晚了,手挥了出去,一时没能停下来。”

苏浅月只觉得自己的左脸肿得火辣辣的疼,一见到苏临成,她梨花带雨的抽泣了起来,“父亲,你不要怪四妹妹,终是我对不住她,才让她失了清白。”

苏离为自己刚才的憋屈,小小的讨了点利息回来,她这会心情舒畅,也没兴致再看苏浅月演戏了。

不过她已经失身这事,怕是洗不白了,毕竟在宝月楼里,众目睽睽之下,她衣衫褴褛地跟一具男尸躺在一起。

她刚转身,想要走回尸体旁,却将视线撞入了墨连瑾深幽的眸色中。

两人旁若无人的对视着,一种熟悉却又陌生的感觉,猛地在苏离的心底腾起,她还没将那种感觉抓住,柳崇明的惊堂木就又响了起来。

“既然掏心案与苏家四小姐无关,在通奸案中,四小姐也是受害者,那此案暂时作罢。王全安,死者尸体由你带回府衙审理,至于四小姐失了清白一事,本官自会如实上禀,由皇上定夺。”

“是!”王全安躬身应答。

“慢着!”苏离收回与墨连瑾对视的目光,蓦地出声。

“四小姐还有何话要说?”柳崇明不解的发问。

苏离走到男尸旁边,“这个掏心案,虽与我无关,却差点害我背上杀人凶手的罪名,我这个人,有仇必报,凶手栽脏给我,我便要将他捉拿归案。”

“什……什么?”柳崇明以为自己听错了!

高位上的墨连瑾却是冷邪一笑,笑得令人捉摸不透,“哦?四小姐有何底气?”

苏离心底暗暗松了口气,只要这男人愿意给她机会就成,她一定会抓住凶手的!

她将猪心扔至一旁,半蹲下身,淡定自若的指着男尸的面部道,“他的面部发绀,符合窒息死亡,唇角处有呕吐物,有可能是呕吐物堵塞气管,而导致了窒息。”

苏离将手缩入袖袍中,拿到解剖刀,而后,淡定的在男尸的喉咙处划开。

她原本就染了血的手套,这会子完全变成了血红色。

旁审的百姓全都后退数步,就连王全安与柳崇明也捂了嘴,脸色变得唰白。

苏离蹙了下眉,“死者喉部虽然也有呕吐物,但不能造成堵塞气管。”

讲解完后,她俐落的将男尸腹部的衣袍撕开,找准肌肤纹理,将他的腹部划开。

随着她往外掏肠子掏脏器的动作,整个现场,唯一的正常着的人,就只剩下了墨连瑾。

苏离可不管这些,她仔细观察了死者的脏器片刻,“死者脏器有明显的衰竭现象,应该是被毒物刺激所成,再加上他呕吐,他的死亡原因,应该是中毒后窒息身亡。”

“你会验尸?”

“我母亲是医女,她虽然走得早,却为我留下了无数本关于医理的书,我没事便看着玩,今日碰上这事,为了替自己争口气,我也只能学以致用了。”

“你方才说的那些,与掏心案又有何关系?”

义庄,接受质疑

苏离将死者的脏器重新塞回了腹腔,然后起身。

“死者中毒而亡,再被掏心,说明凶手与死者是相识的,而死者明明已经死了,凶手却冒险做出掏心后换成猪心的辱尸行为,可以推断出,凶手恨男人,很恨!今后的排查方向,可以从三点出发,其一,调查死者身边人;其二,调查售卖毒物的各个药房;其三,调查猪心的来源,只要有一人符和这三点,那人应当便是凶手了!”

墨连瑾审视的看着苏离,眸光犀利。

苏离淡定的跟他对视,不卑不亢,“五王爷,以上就是我的底气。”

墨连瑾闻言,犀利的眸光一转,唇角勾起一道意味不明的笑。

只是,他还没出声,堂上又生变了。

苏浅月一扫刚才的梨花带雨模样,伸手指向苏离。

“四妹妹莫不是得了臆症?你连字都未识全,如何能够自学四姨娘留下的医书?”

苏离心底一个咯噔,如果苏浅月不提这茬,她差点忘了原主是学渣这件事。

好在,这件事应付起来也不难!

她收回跟墨连瑾对视的目光,扭头瞥了眼苏浅月,“四姐姐,你可别不识好歹,若不是我故意假装大字不识,又如何能让你成为京中有名的才女?以前是我玩心重,不愿意跟你一样被琴棋书画约束着。”

苏浅月的嘴角抽了抽,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她才刚提出质疑,竟又输了!

“啪……”

墨连瑾站起来鼓了下掌,看似随意,却表明了他对苏离的肯定。

“王全安,本王特许苏离与你一起查办此案,务必要在五日之内,将真凶绳之以法。”

“是,下官遵命。”

直至此时,惊动了整个都城的闹剧,终于收场了。

百姓们纷纷离开,苏临成几步走到苏离面前,沉着一张脸,视线狠狠地剜向苏离。

“丢人现眼的东西!”

苏临成带走了苏浅月,墨连琅也找理由溜了。

苏离让长生把解剖刀收了回去。

她一边脱下带血的手套,一边淡淡的朝墨连瑾开口道,“多谢成全!”

“为了查案,本王只是死马当活马医罢了。”

“……”

“四小姐,掏心案死者的尸体都还在义庄,恰好官差要将昨晚的死尸送过去,四小姐可要一同过去?”王全安适时的走了过来,朝苏离开口道。

苏离点了点头,关于这个案子,她也着急,她眼下这条命,就只剩下七天了。

没想到,墨连瑾竟然开口道,“王全安,你去查苏离方才说的三条线索,本王与她一同去义庄。”

“是。”

苏离抽了抽嘴角,一言不发的朝抬尸的官差走去。

这男人时阴时阳,让人捉摸不透,她实在不想跟他靠得太近。

一路上,墨连瑾惜字如金。

苏离为了离他远点,特意跟在官差身侧,“掏心案的死者,以前都是由谁来验尸的?我发现的这些,以前没人发现过吗?”

“罗忤怍在掏心案出现前,便因病逝世了,他虽然有个小徒弟宋来,但宋来学艺未精,四小姐发现的这些,他还真没验出来。”

“原来如此。”苏离点了下头。

几人到了义庄后,一个瘦弱的年轻男人迎了上来。

“掏心案又发生了?为什么没人来请我去验尸?”

官差出声道,“将军府四小姐的验尸手段,比你高明多了。”

宋来看了眼苏离,没像其它人那样被她的脸吓住,却不悦的加重了语气,“一个姑娘,怎么可能会验尸?”

苏离没作解释,跟着官差进了停尸房。

“宋来,这三副棺木里收殓的,全是掏心案的死者么?”苏离扫了眼停尸房,暗中点了下头。

宋来把停尸房打理得还算干净。

火盆里正在烧着苍术、皂角,各个角落里摆了没封口的醋,难怪尸臭味不是太明显。

宋来没有马上回话,而是斜着眼,质疑的打量着苏离。

苏离皱了下眉,迎上宋来的目光,“我在问你,这三副棺木里收殓的死者,是不是掏心案的死者?”

宋来不耐烦的开口道,“正是,最左边的死得最早,有半个月了,中间的是第二个死者,有十日,另外一个至今七日,你问这些做什么?难不成你还想打开看看?”

苏离走到最左边的棺木旁,似笑非笑的盯着宋来,“嗯,打开吧,不开棺怎么验尸?”

苏离, 墨连瑾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