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重生富婆在九零

更新时间:2021-04-08 15:37:57

重生富婆在九零 已完结

重生富婆在九零

来源:掌中云 分类:婚恋生活 主角:秦语, 厉九旸

精彩试读:不过,秦语思考了一下,家里现在什么都缺,她手里这几块钱一直带在身上只怕也不安全。还是找个时间去镇上换成家里需要的物资好了。秦东吃完零食摸着黑出来找姐姐,秦语摸了下锅里的水,有了点温度便把火埋熄了。反正夏天洗澡也不用那么热的水,只要不凉的惊人就可以。她把水舀出来,冲弟弟招了招手。“小东你过来,姐给你洗个澡,睡觉更舒坦。”弟弟吃了好吃的零食,变得很乖巧,秦语让做什么就做什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请老师记住自己的话

秦语摸到外间,给锅里添上水,掏出火柴把火点上。

家里的一切准备她都做好了,水和柴禾都是她忙活了一天找来的。

水烧上后,她找出洗澡的木盆,这个木盆之所以还在,大概是因为奶奶家不缺这个。

而且木盆用了挺多年,已经很旧了,奶奶八成看不上。

秦语找了一件不要的旧衣服,撕开临时充当洗澡巾,先把木盆清理了一下。

至于洗澡的肥皂之类的,目前她是不敢想了。

那玩意五毛钱一块,就算她手里有钱也没时间去买。

不过,秦语思考了一下,家里现在什么都缺,她手里这几块钱一直带在身上只怕也不安全。

还是找个时间去镇上换成家里需要的物资好了。

秦东吃完零食摸着黑出来找姐姐,秦语摸了下锅里的水,有了点温度便把火埋熄了。

反正夏天洗澡也不用那么热的水,只要不凉的惊人就可以。

她把水舀出来,冲弟弟招了招手。

“小东你过来,姐给你洗个澡,睡觉更舒坦。”

弟弟吃了好吃的零食,变得很乖巧,秦语让做什么就做什么。

二话不说脱了衣服跨进水盆。

秦语给弟弟迅速洗了个战斗澡,主要去去他身上的臭汗味,至于那些已经累积到发黑的污垢,只能另找时间清理了。

想把弟弟身上的污垢都清洗干净,不准备个三大锅热水好好泡泡,怕是不容易搓下来。

是个大工程,不急在一时。

洗干净后,秦东已经昏昏欲睡,她赶忙给弟弟擦干身子套上衣服,领他上床去睡觉。

有了蚊帐,这一晚秦语总算睡的稍微好了些。

连空气里的热浪都没能影响到她的好心情,秦东本来就是个能吃能睡的。

洗了澡后身上清清爽爽,睡得可能比在奶奶家的大床上还好些。

有了这个好的开始,弟弟和她感情越来越好,晚上秦语被奶奶拖着干活,一向只知道看电视的弟弟,居然主动过来帮她一起。

这一举动又差点把秦语感动到哭。

她更加坚信弟弟是个好孩子,后来会变成那样只是因为没受到好的引导和管教。

爷奶对他是好,可那只是无脑的偏爱、溺爱。

与其和爷奶讲道理,秦语宁愿把精力省下来想着怎么去镇上采买物资。

正好学校莫名的把她秋游的名额给划掉了,秦语收到了退款,有钱又有时间。

只不过她怎么会突然被划掉了名额?

秦语找了个机会去问刘老师,她也只是支支吾吾,一副不太敢说的样子。

秦语不愿意为难她,并没有追着细问。

其实不问她也大概猜得出是谁捣的鬼,汤老师最近总是单独给她布置大量的作业,秦语都会抓紧时间在学校就把它们做完。

因为回家来根本没时间,晚上回去屋子里也没灯,总不能摸黑盲写吧。

所以,蜡烛还有香皂等生活用品,最好还是尽快置办上的好。

秋游这天,她奶拦住正要去学校的秦语。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老师把你名字除掉了,你去不成那个什么秋游了。钱呢?学校退给你没?拿来给我。”

秦语微微皱眉,她奶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她不是一向不关心自己在学校里情况吗?汤老师会莫名插手划掉她秋游名额的事,该不会是奶奶捣的鬼吧?

为了那五块钱,秦语觉得还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像是她奶能做出来的事。

只是,她却并不打算就此妥协,把钱交出来。

秦语咬着唇,一脸为难的样子,“奶,那钱学校是退给我了,可...前天小东说想吃肉,我就从卖烤鸭的大叔那儿给他买了几回大鸭腿,用掉了。”

她奶气的差点一口气没上来,瞪大了眼不可思议的揪着她的衣服,表情像是要吃人。

“啥?你弟吃了多少鸭腿把五块钱全都吃完了?你这死丫头就这么由着他吃,半点都不心疼吗?那不是五毛,是五块啊!

死丫头,真是气死我了!”

她奶一生气就急着直转悠想找个趁手的工具揍她,秦语赶忙把小弟召唤过来,他小弟别的不行,对付她奶效果一流。

“奶,小东是我亲弟弟,给他吃我不心疼!您不是常说我要多为弟弟着想吗?以后做啥事都得想着弟弟,先紧着小东。

您忍心您的大孙子看着别人家的小孩吃肉,自己馋的吃手指吗?”

秦东早和姐姐串通好,跟着就哭起来,抱住她奶的大腿开始撒泼。

“奶我就是要吃肉要吃肉!你不给我吃肉我就告诉爷你藏钱!”

朱奶奶被小东的话惊出一身冷汗,赶忙捂住他的嘴,神情紧张的四处看了看。

“我的小祖宗诶,你可别瞎喊!好好好,奶不打你姐就是了,吃了就吃了吧。”

比起让老头子知道她偷藏私房钱,秦语给小东买肉吃的事也就算不上什么了。

她紧张的叮咛小东千万不能和爷爷说,秦东乖巧的点点头。

“只要奶不打姐姐,小东不说,死也不说。”

秦语嘴角憋笑,她奶这个时候应该正窝火,不怎么想看见她。秦语识相的重新捡起书包。

“奶,汤老师叫我今天去补课,那我先去学校了。”

她朝弟弟挤了挤眼,心情大好的上学去了。

以前在这个家她是孤立无援的,原以为是自己命不好,怨天怨地怨老天爷瞎了眼让她投身到这样的家庭里来。

爷奶偏心,重男轻女,连她唯一的手足亲弟也待自己如仇人一般。

现在她想通了,日子都是人过出来的,人也是能改变的。

小弟从来都不是打心底就厌恶自己的,他只是被爷奶教坏了而已。

她捏了捏兜里学校退回来的五块钱,又从书包的夹层里摸出之前看病剩下的两块,放在了一起。

今儿是个难得的好机会,她得想个法子从汤老师手里挤出点时间去一趟镇上。

路过村里的时候,大伙看着她今儿还背着书包不由好奇的问。

“小语啊,你咋没去秋游?是不是睡过头没赶上车?”

秦语停下来,乖巧的回话。

“不是的李婶儿,我去学校补课。”

李婶儿听闻不由一乐,“哟,你还打算考大学呢?这认真学习干啥,你奶没留你在家干活?”

秦语眨了眨眼,依旧笑着,至于心里想的啥李婶儿是半点也看不出来。

见她半天也不回话,只知道傻笑便觉得没了意思,挥挥手让她走吧。

秦语还和她挥挥手再见,然后才继续往前走。

别人看了只会觉得她有礼貌,无可挑刺。

这个李婶儿素来和她奶不和,两人经常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就吵架。

她拦住自己问话,八成也没什么好意。

秦语自然懒得搭理。

到了学校门口,她下意识看了眼徐老师的小卖部,今儿学生都不在她的店也关门了。

秦语抬脚走进学校,汤老师一早就在班里等着她了。

见她来了二话不说拿出一沓试卷。

“你先把这些都做了,要是你能及格,我就相信你是真的没抄同学作业!”

秦语无语的放下书包,这个汤老师也太记仇了吧,还记着上次作业的事呢。

“好,我做。做完这些我就能走了吗老师?”

汤老师嗤笑一声,被秦语大言不惭的话给逗乐了。

“小孩子就是不知道斤两,别以为你最近学进去了点东西就认为自己很厉害了。

这些试卷涵盖了一年级到三年级的所有知识点,语文数学都有,你今儿放学之前能做完五张就算你天赋异禀了。

还妄图做完...你要是能做完,老师给你跪下喊你姑奶奶。”

秦语立马拿出笔,一脸认真地看着汤老师。

“好吧,那请老师记住自己现在说的话,到时候可不能骂学生不敬师长。”

我有办法换更多钱

汤老师气的吹胡子瞪眼,可惜秦语没给他发作的机会,翻出铅笔已经开始写起答案了。

半个小时过去,秦语面前已经多了五张做好的试卷,平均6分钟就做完一张。

要不是因为语文试卷要写作文,只怕这些卷子她要不到一个小时就能做完。

至于汤老师,早已不复之前的不屑,站在她桌前震惊的说不出话了。

从秦语做好第一张试卷开始,他就立马抽过去看,看完脸色十分难看。

眼里满是不可思议,嘴里一直在嘟囔着不可能。

秦语并没有心思多关注汤老师的表情,一心只想着赶快做完。

从学校到镇上,要走十多公里的路,以她现在这个小身板的脚程,至少也要一个多小时才能走到。

两个小时后,秦语直起僵硬的脊背,长舒一口气,活动了下酸疼的手腕。

终于写完了。

看着工整娟秀的卷面,她满意的笑了笑,整理好交到已经呆滞了的汤老师手里。

“老师,卷子都在这里了,我们做学生的自然不能让老师喊什么姑奶奶,刚才的话我全当老师是开玩笑的。

只有一点,希望老师以后就把我当个普通学生,别再对我过多关注就行。

我保证以后考试再也不会拖班级后腿。”

说完,秦语朝汤老师结结实实鞠了一躬表示感谢,然后背起书包扬长而去。

汤老师在秦语离开好一会后,才慢慢回过神,低头一张张翻阅她做好的试卷。

越看越心惊。

这些卷子中其实还夹杂了五年级的知识要点,三年级的学生根本不可能会做。

就算是一个成年人做完这些卷子,至少也要花一上午时间。

而秦语,只用了两小时不到。

汤老师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收拢起试卷仓皇逃回办公室。

讲这些卷子死死抓在手里,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为什么秦语突然间变化会这么大。

难道这丫头以前都是在装蠢?

而后他又想起这所小学的建造人,似乎就和秦语有亲戚关系。

汤老师顿时打了个激灵,罢了罢了,以后他还是少管这丫头的好。

从学校出来,秦语几乎是小跑朝镇上的方向的大路走去。

现在大概有十点多了,中午的太阳毒辣的很,幸好她走了没一会路上遇到了吴爷爷,他要去镇上买农药。

刚巧在田里干活时发现农药买少了不够用,否则这个点她是很难能在路上见到人影。

吴爷爷还骑了一辆大杠的自行车,老远看到秦语小小的背影赶忙停下。

“丫头,你这是要去镇上?”

秦语抬起汗湿的小脸,露出一个得救的笑。

“是啊,吴爷爷,您顺路捎我一程吗?”

吴爷爷二话不说把她抱上来坐在自行车前面的大杠上,秦语人小腿短,靠自己还真不一定能爬的上来。

九零年代初,就这种在三十年后早被淘汰无踪影的大杠自行车,现下是非常流行且实用的。

毫不夸张的说,这辆车在如今这个时候,堪比三十年后的小轿车。

要是家里能买上一辆,别说出行会方便许多,家家户户谁不羡慕。

这车可要好几十块钱呢,要是追求质量好的品牌车,上百都是有的。

上百的自行车那就是豪车了,外观也漂亮。

秦语倒是很想拥有一辆自行车,很可惜目前这对她来说是个不可能实现的愿望。

不是骑得上骑不上的问题,而是她根本没地儿藏。

“小语啊,早上不是看你背书包去学校了吗?怎么这会又要去镇子上?”

“汤老师布置的任务我都完成啦,我看时间还早就想去镇子上买点肥皂和蜡烛,东东身上太脏了,我想给他打上肥皂好好搓洗干净,这样才不会生病。”

吴爷爷听完表情有点愣,这个还是头一次听说,洗澡洗不干净会生病。

秦语抬头见他表情有些似懂非懂,本想张口解释一下。

可转念一想,村里人大多没什么文化,她说的再细致吴爷爷也不一定能听得懂。

什么病菌,细菌,可能听都没听说过。

“吴爷爷您听我的,以后饭前饭后都要洗手,您家有条件也买块香皂洗澡用,保管有好处。”

吴爷爷乐呵呵的看着她和小大人似的叮嘱自己,感觉挺好玩的问。

“这些,都是学校老师教的?”

秦语顺势点了点头,“是啊,老师教了可多东西了,书本里也写了很多生活常识,对人身体有好处的。”

吴爷爷一听书里就是这么写的,立马就上心了,牢记了秦语的建议。

“好,那爷爷也跟着去买一块香皂使使。”

村里人淳朴又敬重读书人,吴爷爷轻易的信任让秦语的思维有些断点。

再过十年二十年后的世界,这个世界上的人会活的越来越谨慎小心,连扶个老人过马路都会再三考虑。

信任这种东西,在未来几乎很难轻易见到。

一家人都能互相算计猜疑,更别提陌生人之间了。

几乎都带着防人之心活的小心翼翼。

一转眼来到镇上,吴爷爷要去买药水,秦语便和他分开行动,各买各的东西。

谁先买好了就去回村的路口等着。

秦语踏进杂货店,第一眼就看到了一个可爱的枪械玩具,虽然做的很粗糙,价格却不低,要一块二一把。

这一般人还真舍不得买,但她却爽快的挑上手了。

她知道,这是弟弟最喜欢的玩具。

考虑到家里还有个奶奶说不定会随时去他们家检查,秦语也不方便买太多东西。

逛来逛去,最后也只拿了两块肥皂,一袋洗衣粉,一包白蜡烛。

一共花了两块三,剩下的四块多钱她也不大算带回去,直奔卖零食的小摊子,就挑最便宜的辣条糖果装了一大袋,把四块多全花了。

最后她和老板讲讲价,还多拿了一小袋红枣。

在别人看来,秦语看似是乱买一通,零嘴五花八门什么都捡了点,实际上只有她自己知道。

这些都是后来很火爆的小零食,尤其是卫龙牌辣条,五毛钱一袋的她拿不起,就拿了那种一毛一小袋的。

里面总共也没几根辣条,两口就能吃完。

她从镇上的零食店买的这些给的都是最低价,而徐老师的小卖部里卖的价格几乎都比她多一毛两毛。

徐老师应该是进货的时候就被人抬高了进价,她可以把这袋子零食以低半毛的价格再卖给她。

一来一去,赚个差价,虽然不多,总还能赚点。

买好东西,秦语吭哧吭哧背着袋子往回走,准备到路口去搭吴爷爷的顺风车回学校。

吴爷爷只是过来买瓶农药,速度肯定比秦语快得多,在路口等了有一会。

见她背着这么多东西赶忙上前搭把手。

“哟,不是说只买块肥皂,咋一转眼买这么多东西?”

农村人朴实节俭,吴爷爷也不例外,生怕秦语糟蹋钱或者被人骗,只是出于好意想问个清楚。

秦语当然也明白这一点,所以对吴爷爷话里的不满并不生气,换成别人,她花自己的钱要你管得着吗?

“吴爷爷您别急,我真没乱花钱!”秦语赶紧解释。

“您也知道我奶对我手里这点钱一直惦记在心里,早上她不知道从哪儿听来学校不让我去秋游的消息,伸手跟我要学校的退款。

我找了个借口骗她说花完了,如果我不把手里的钱都花出去变成东西,迟早是会被她发现的,到时候我又得没好日过了。”

吴爷爷听完只放下了一般的心,剩余一半依旧高悬着,指着她那一大袋子零嘴。

“那你买这些回去不是更招眼?”

秦语神秘的笑了笑,凑到吴爷爷耳边小声说,“我有办法卖掉,换更多钱。”

吴爷爷挠了挠头还是不太懂这丫头的意思,那换更多的钱还不是容易被她奶找到?

秦语, 厉九旸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