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倾世凰妃

更新时间:2021-04-13 15:57:13

重生之倾世凰妃 已完结

重生之倾世凰妃

来源:追书云 作者:萱草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闻月白当然认识眼前的少女,清柔郡主的嫡亲妹妹,但却是一个极其差劲的姑娘,一向的嚣张无礼。此时不正是如此?他眼中登时流露出嫌厌的神色,开口就道:“慕小姐,你一个闺阁姑娘,就这么靠近在下一个外男,合适吗?”“闻先生也知道自己是外男,但是日日书写我姐姐的名字,是不是也合适呢?”慕云歌冷笑,反嘲回去。这个闻月白,夜深人静的时候,会在纸上一遍一遍写慕清柔的名字,以表相思。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重生之倾世凰妃:冰天雪地,剜目夺命!

大雪纷飞,冰封千里!

“妹妹,姐姐给你选择的这埋骨之地,你可喜欢?”怨毒的声线透着极致的狠辣得意,刺激得慕云歌浑身一阵急颤。

冰冻的湖面,因为拖拽,在冰面留下了一道长长的血痕,血与冰的碰撞,触目惊心!

她嘶哑着声线质问:“为什么?”

“妹妹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应该听说过千雪湖的奇特之处。千雪湖湖面冰冻终年不消,但是它的冰层下面,湖水却是灼热的。如果把妹妹的身体放在冰层之下的水里,让妹妹不至于被冻死,但是冰与火的交融,也不会让妹妹真正活着。”

“什么?!”

慕云歌瞳孔急剧的紧缩着,不可置信的看着此时笑容扭曲的慕清柔!

“只要你还有一息尚存,用你的血养出来的那只血王盅,就能继续为我所用,毕竟,我之前可是你最爱,最信任的人啊,血王盅与你一脉共体,自然会听我的话!你说是不是,云歌?”

冰天雪地里,走来一个气质温润如玉,容貌俊美的男人。他语气如春风一般柔和动听,字句却是比冰雪还要冷酷残忍!

“封奕!”

慕云歌一字一句的喊出他的名字,双眸瞠得极大。

慕清柔眸中闪过一丝怨毒,一刀过去,一声响过,她竟然生生的剜了慕云歌一只眼珠子!

“不准你这么盯着奕哥哥!”

“啊!”惨绝的叫声激得四周的冰雪簌簌而落。

慕云歌痛得浑身颤抖,她用仅余的一只眼珠子,死死的盯着几步之外,笑容依旧温润如玉的男人。

“云歌,你不是最爱我吗?怎么,现在要你的一条贱命,和你一只血王盅,你就不愿意了?”

慕云歌用一只眼珠子,死死的盯着他,眼泪几乎迸射而出,可是最后那只没有眼珠的眼睛里,只淌得出血来!

“你从一开始,就只是想要利用我,借我的力量登上世子之位,然后在最后关头,再夺走我用心血奉养的血王盅,把我利用殆尽,再把我送入地狱,是吗?”

过去的种种飞速的闪过,慕云歌只觉得自己以前蠢得可怕!

“为了你,我身边的人一个一个的死去,甚至连阿玄都……”

“慕云歌!”封奕突然起身,几步过来,一脚踩在慕云歌的脸上,脚底死死的把她往冰面上碾!

“你不是口口声声爱我吗?那为何你的心里,永远有别的男人!”

“嗬嗬……”巨大的疼痛,让慕云歌已经发不出声音,她只能断断续续的道,“你竟然……只,只是为了这个吗?封奕——你真是一个可怜的男人!”

封奕脸色剧变,慕清柔心里突然有些害怕,她上前拉住封奕,转而阴毒的冷笑道:“哟,好妹妹,你还念着御玄之呢?那真是正好,等奕哥哥用你的血王盅杀尽所有阻碍之人,你就可以去地府陪他了,他大概在地府里也等你等得很绝望了吧,你可别让他失望啊!”

“你说什么?”慕云歌心头一痛,嘶声质问!

慕清柔矮下身子,欺近慕云歌那张堪称破碎的脸,一字一句:

“你还不知道吧,数月前,你的那个阿玄,就已经被我和奕哥哥弄死了,万箭穿心哦?啧啧,那样子,可真的是叫一个惨哟!怎么样惊不惊喜?”

仅余的一只眼珠,急剧的紧缩着!

慕云歌记得,三个月前,她决定要用自己最后的力量帮封奕夺取世子之位,当时御玄之劝她,她骂了他,还赶走了他,御玄之说再也不管她了,可是他竟然,竟然……

“他死之前还在念着你的名字呢,歌儿,歌儿,真是痴情的令人同情可怜呢!”

仅余的理智在瞬间崩塌!

慕云歌用尽最后的力气,一把夺过慕清柔手中用来剜她眼珠的刀子,一刀刺了出去。

慕清柔大叫一声,可是就算是濒死的慕云歌,力量也不是她能抗拒的,她惨叫一声,捂住脸,发现自己的半张脸都被慕云歌削掉了!

“啊啊啊!”

封奕被骇了一跳,看到疯狂如魔的慕云歌,他后退几步,然后一脚猛得踹出!

“砰”的一声巨响,慕云歌整个人犹如断线的风筝一样,砸向冰面,冰层碎裂,扑通一声,她整个人跌了进去。

封奕瞬间双眸一瞠,大怒!

“不能让她就这么死了!她死了血王盅也会……”

“封奕,我命由我不由你!我死了,血王盅也会殉主而死。而你,没有我,没有血王盅,你还是那个低贱的庶子,永生永世也不得翻身!”

用尽最后的力气说完这些,慕云歌放弃挣扎,让自己彻底沉入灼热的水里。

在意识彻底湮灭之时,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若有来世,背叛之痛,剜目夺命之仇,她一定要一一讨要,还有阿玄……若有来生,定不负你!

重生之倾世凰妃:其人之道,还施彼身!

“二小姐,你发什么呆呢?怎么还不走?”

随着一道明显嫌弃无礼的嗓音传进耳中,正抱着东西,在树下发呆的慕云歌,一下子从混沌里清醒了过来。

她一转身,就看到了一张陌生,但又隐约熟悉的面孔。

她瞳孔紧缩了一下,不确定的问:“慧珠?”

眼前这个长相还算清秀的侍女,是她的长姐慕清柔的贴身侍女之一,慧珠!

慧珠狐疑的看了一眼慕云歌,不耐烦的道:“二小姐装什么傻?你不是借了大小姐的画作,要去给凤凰书院的闻先生品评吗?”

脑中嗡的一声响,低眸,看到怀中抱着的卷轴,慕云歌脑海里一下子跳出一个可怕的念头来!

她是南月国长公主的嫡次女,在她十四岁的时候,她要参加凤凰书院的考核,可是因为她对琴棋书画都不甚精通,所以借了长姐慕清柔的画作,想要走考核先生闻月白的后门!

因为闻月白爱慕长公主府的清柔郡主,所以,只要她拿的是慕清柔的画作,一定会得到他的青眼。

给她开个后门。

这些是慕清柔告诉她的,但是事实证明,闻月白不但没有给她走后门,而且还直接断绝了她进入凤凰书院的机会!

眼前的一幕就是曾经发生过的,怎么她此时又……

莫非?

她死了,又重生回来了?!

“二小姐,你疯魔了不成?”就算是慕清柔身边的一等侍女,也不应该对一个长公主府的嫡女如此说话,可是慧珠显然已经习惯了。

慕云歌垂眸,掩去眼底的一丝锐芒。

再抬眸,她双眼盯向慧珠。

慧珠倏然觉得头皮一凉,只觉得一瞬间像是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光了,二小姐的眼神,太可怕了!

“闻先生在哪?”慕云歌冷冷的问。

慧珠挥去脑海里古怪的念头,觉得自己一定是疯魔了,哼了一声,不满的嘟嚷道:“就在前面的亭中,不是告诉过二小姐——”

不等她说完,慕云歌转身就走,慧珠感觉莫名其妙,又很火大,啐了一口,转身也跑了。

慕云歌走向前面的湖心亭。

凤凰书院的考试分琴棋书画四项,最末一项画的考核先生就是闻月白,他在人前,一向俊雅霁月,又加上年轻,还真的让不少年轻姑娘对其倾心爱慕。

不过很可惜,闻月白一直爱慕慕清柔,慕清柔不但是长公主之女,还是皇族封的清柔郡主,才貌双全,在南月锦州城堪称贵女中的第一人。

这样的人,怎么会看上一个书院的先生?

不过慕清柔从小就很会利用人,她看不上,但是也不会直接拒绝,吊着物尽其用才好。

在慕云歌送画过来之前,慕清柔就暗示过,她的妹妹慕云歌一向嫉妒她,可能会打着她的旗号做沽名钓誉的事情。

闻月白当然就记在了心里,如果今天慕云歌把画送上,闻月白不会立即拆穿,但是会在考核当天说出此事,到时候慕云歌名声尽毁不说,连考核资格也会被剥夺!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局,是慕清柔从很早就布下的。

前世的自己,很果断的踩了进去。

结果可想而知。

可是今生还会吗?

布局给她是吗?

那她就以其人之道,还施彼身吧!

闻月白正在湖亭赏景,听到脚步声,一转身,就看到紫衣的少女,冷着一张脸走了过来。

少女有一双琉璃桃花眸子,清澈无双,矜贵清隽,带着一种上位者的清傲之气,初看惊艳,再看只觉得清艳高远,不可近亵。

闻月白当然认识眼前的少女,清柔郡主的嫡亲妹妹,但却是一个极其差劲的姑娘,一向的嚣张无礼。

此时不正是如此?

他眼中登时流露出嫌厌的神色,开口就道:“慕小姐,你一个闺阁姑娘,就这么靠近在下一个外男,合适吗?”

“闻先生也知道自己是外男,但是日日书写我姐姐的名字,是不是也合适呢?”慕云歌冷笑,反嘲回去。

这个闻月白,夜深人静的时候,会在纸上一遍一遍写慕清柔的名字,以表相思。

当然这是她前世后来才知道的。

闻月白一下子脸色铁青,怒声质问:“你怎么知道的?”意识到说漏嘴,赶紧痛心疾首的道,“你竟然偷窥在下,你还要不要脸了?”

“说到这个,本姑娘倒是想劝先生你要点脸!”慕云歌哼笑了一声,把手中的卷轴扔给了闻月白。

闻月白打开,发现是一张思月图,画技纯熟,用色极雅。

“这,这……”想到之前慕清柔的提醒,他脸色一变,当即就想发作,但是想到现在发作也不能如何慕云歌,马上就是考核日了,到时候再说出来,让慕云歌身败名裂才好!

“这什么这?这是我姐姐送先生的,倒是没有想到,我姐姐的眼光竟然这么差,不过先生,你可好好收着,这……”她突然趋近,清透的桃眸泛着点点笑意,“毕竟饱含我姐姐一番心意,清月思君,意境幽远呐!”

清月思君?

闻月白一下子怔住,脑海里不由得幻想,月色之下,他和慕清柔并立赏月,何等美哉!

“这真的是清柔郡主叫你送我的——”

远远的抛来少女清悦的嗓音,只有四个字。

“爱信不信!”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