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神医王妃太轻狂

更新时间:2021-04-11 18:03:36

神医王妃太轻狂 连载中

神医王妃太轻狂

来源:追书云 作者:叶轻狂 分类:玄幻奇幻

精彩试读:肖雨轩嘴角噙着一抹上扬的弧度,揶揄地笑道,"你这女人长得不咋地,嘴巴倒是挺利的。"顾初暖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给他,自顾自吃着茶点。肖雨轩以为她被当众退婚,心里难受,又想到一个妙龄女子长这样丑陋的一样脸,难免处处被人嘲笑。他语气一软,安慰道,"其实你也不用难过,天下间又不是只有泽王一个男人,好男人多得是,比如我。"顾初暖秀眉微挑,"你要娶我?""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退婚泽王

如果是以前,她们肯定会喝斥,可今日泽王在,她们恨不得顾初暖把自己给作死。

顾初兰故意低斥道,"姐姐,你怎么又穿成这样子了,泽王面前,你可不能胡来。泽王爷,姐姐一向如此,还希望您不要计较才好。"

顾初暖翻了一个白眼。

什么叫又?

清白没了,她还好意思继续缠着泽王,也不知道她哪来的自信。

"妹妹,你这话说的,就是因为知道泽王要来,所以我才特意打扮的,你们看我的衣服,美吗?"

美?

众人想吐。

"泽王,咱们都到了婚嫁的年纪,你什么时候正式来我家提亲呢。"

顾初暖往泽王方向蹭去,故意差点栽倒,脸上的面纱迎风而掉,露出一张狰狞而恐怖的丑脸,放大在泽王面前。

泽王吓得连连后退几步,心脏突突跳了几下。

那是怎样一张丑陋的脸,脸上坑坑洼洼,纵横交错的全是各种大小不一的脓包,连一处完好的地方也没有。

最恶心的是,她在脓包上擦了大量的粉底与艳红的胭脂,看起来跟鬼一样的。

看到这张脸,泽王差点吐了出来。一向温文尔雅的俊脸上尽是厌恶。

"顾初暖,我告诉你,我娶谁都不可能娶你,我这就去跟皇上请旨,咱们俩人的婚事就此作罢,以后你别再缠着我。"

"咱们的婚事是先皇所赐,只怕皇上也没有权力取消婚约的吧,泽王,我看咱俩还是凑和凑和过吧,免得自讨苦吃。"

她一向懦弱,见了他连头都不敢抬,如今却说出这么狂傲的话,泽王气得全身都在颤抖。

这个丑女人,她是吃定了这桩婚事不可撼动吗?

"你且等着退婚的圣旨吧。"

泽王铁青着一张脸,拂袖而去,留下一众人目瞪口呆。

顾初晴赶紧追上去,讨好道,"泽王爷,我也觉得姐姐配不上你,我支持你取消婚约。"

顾初兰虚情假意的笑道,"姐姐,就算泽王不娶你,你也不用难过,凭咱家的权势,即便你长得丑了些,还是有大把人想娶你的。"

顾初暖坐在凳子上,随手拿起桌上的葡萄,享受般的吃着,嘴里毫不在意的吐出一句。

"那是,泽王爷就算不娶我,他也绝不会娶你,当然,那些达官贵族更不会去娶一个失去清白的庶女为妻。"

"你……"

顾初兰气急败坏。

父亲都说了,她清白被毁一事必须保密,她却当着肖家公子的面直接说了出来,让她以后怎么做人?

顾初暖恍然大悟,扬声道,"哦,我差点忘记了,爹说过,不能把你跟下人苟且的事情说出来,免得你将来嫁不出去,放心放心,我不会说的,更不会说你一次性跟好几个下人苟且。"

肖雨轩震惊道,"什么,此话当真?"

顾初兰气得浑身颤抖,她已经不敢去看肖雨轩嘲讽震惊的脸了。

"顾初暖,咱们之间的账,总有一天我要你连本带利还回来。"

"放心,我记着呢,你也记得你自己清白没了,可别再妄想攀上枝头变凤凰了,免得哪天连命都保不住。"

顾初兰跺脚,恨恨的离开。

肖雨轩嘴角噙着一抹上扬的弧度,揶揄地笑道,"你这女人长得不咋地,嘴巴倒是挺利的。"

顾初暖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给他,自顾自吃着茶点。

肖雨轩以为她被当众退婚,心里难受,又想到一个妙龄女子长这样丑陋的一样脸,难免处处被人嘲笑。

他语气一软,安慰道,"其实你也不用难过,天下间又不是只有泽王一个男人,好男人多得是,比如我。"

顾初暖秀眉微挑,"你要娶我?"

"噗……"

肖雨轩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天下间还有很多好男人,你不用只盯着我跟泽王。"

顾初暖勾住他的肩膀,将自己的那张丑脸在面前晃了晃,"小子,我越看你越顺眼,干脆我俩成亲得了。"

肖雨轩吓得一个趔趄,连滚带爬的逃离丞相府,嘴里惊恐的喊着,"三小姐秀外慧中,温柔仁孝,而我就是一个纨绔子弟,咱们怎么看都不搭配,你还是另找他人吧。"

"哈哈……"

顾初暖心情大好,拿起一块糕点往上一抛,再用自己的嘴接住,一边吃着一边吹着口哨。

秋儿怒气冲冲的,"小姐,你不是很喜欢泽王吗,为什么要把他给吓走?万一泽王真的退婚怎么办?"

"人的口味是会变的,而我,口味已经变了。"

"小姐,难道你都不难过吗?"

"你看我的样子像在难过吗?"

顾初暖朝她眨了眨眼睛,随手端起一盘糕点,往自己的屋子走去。

"小姐,难道你看上肖公子了?可千万别啊,肖公子虽然是肖老将军的幼子,人也长得俊朗了些,可他就是一个纨绔子弟,是帝都出了名的花花公子,而且文武皆不通,就是一个草包。"

"你对他的怨念倒是挺重的。"

"他夜夜流连花丛,身边的女人换了一个又一个,就是不肯娶人家,害了好多姑娘,小姐你可千万别被她给骗了。"

"你又懂什么。"

传言向来不实,起码在她看来,姓肖的那小子足以把泽王甩到九霄云外了。

想到刚刚肖雨轩的安慰,以及他眼里一闪而过的同情,顾初暖轻笑。

除了秋儿外,肖雨轩是第一个不带厌恶眼神看她的人。

一路所过,丫鬟下人们议论纷纷。

"你们说,三小姐出去一趟回来后是不是更傻了,居然打扮成一只花孔雀,愣是把泽王给吓跑了。"

"可不就是,虽说泽王一直不喜欢三小姐,可婚事是先皇定下来的,泽王再不怎么不情愿,也得咬牙娶她,听说这次泽王就是来提亲的呢。"

"啧啧啧,三小姐这辈子算是毁咯,泽王不肯娶她,以后还有谁会娶她。"

顾初暖终于等来了取消婚约的圣旨。

诺大的丞相府都用同情的眼神看着她,唯有她满心的喜悦。

可很快,宫里又传来了一道圣旨。

"丞相府三小姐温柔娴良,秀外慧中,特赐婚于寒王,于下月初一举行大婚。"

咝,听到这个消息,诺大的丞相府全部都惊呆了。

许给寒……寒王?

寒王不就是战神王爷。

赐婚战神王爷

如果是几年前,能够嫁给寒王那可是天大的恩赐,可现在……寒王中毒,命不久矣,传言他可是活不过今年的。

而且寒王喜怒无常,阴狠残暴,杀人如麻,跟他成亲,不是找死吗?

顾丞相细细揣测圣意。

他的三女儿不仅貌丑,而且连大字都不识几个,寒王手握重兵,权势滔天,把他的女儿许给寒王,那不是明目张胆的羞辱寒王吗?

以前皇上虽然跟寒王不合,起码表面上还能够维持一下关系,这婚事一赐,怕是皇上跟寒王要正面宣战了。

顾初暖嘴角一抽,脑门滑下三根黑线。

夜国的皇帝都那么喜欢给人赐婚吗?

好不容易取消了一门亲事,又来一门,这是不把她嫁出去不甘心是吗?

传旨的马公公笑道,"皇上说了,三小姐的婚事是先皇所赐,如今……如今泽王突染恶疾,怕是不久于人世,为了不耽误三小姐,所以这才取消了婚约。"

顾初暖冷笑。

昨天还生龙活虎,今天就病重,蒙谁呢。

"皇上还说愧对三小姐,故而将您许给当朝战神寒王爷,自此以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三小姐,请接旨。"

马公公将圣旨递到她面前。

顾初暖并不接旨,而是似笑非笑的看着马公公,"公公,你说要是战神知道你传这道旨意,会不会特别把你记在心里呢。"

她特意咬重了特别二字。

马公公身子一颤,眼里惊惧一闪而过。

顾丞相喝斥,"放肆,皇上下旨,哪里容得了你抗旨,还不速速接旨。"

"我若不接又怎样。"

"抗旨可是要诛满门的,你若不接旨,是要害死丞相府满门吗?"

"满门抄斩就抄斩呗,反正下辈子咱们还是一家人。"

顾初暖说完,嘴角扬起一抹讽刺的弧度,在众人目瞪口呆中潇洒离开。

咝……

所有人都傻眼了。

顾初暖也太狂了吧。

连皇上的圣旨都敢违抗,她不要命了?

顾初兰恼怒,拦住她的去路,"你自己想死,我不管,但你不能连累丞相府满门,赶紧去接旨。"

"啧啧啧,妹妹真是大义,你若真心为了丞相府,那你去接。"

"皇上是给你跟战神寒王爷赐婚,又不是给我赐婚。"

"虽然你是个庶女,但你起码长得比我好看,我想若是上恭圣听,也许皇上会改变主意,把你许给战神。"

"我要真嫁到寒王府,我还有命活着吗?"

顾初暖摊手,"对呀,我嫁过去也是死,不嫁也是死,我不嫁的话,还有丞相府一百多个人给我陪葬,黄泉之下我也不孤单呐,既如此,我干嘛要接圣旨,你们谁想接就接去呗。"

混账。

这个混账女儿。

若不是马公公在此,顾丞相都想让人将顾初暖活活打死了。

眼看她嚣张的离开,丞相府里的人好半天都反应不过来。

顾初暖不是一向胆小懦弱吗,毫无主见吗?今天是见鬼了吗,居然敢当众拒婚,而且拒的还是权势滔天的战神寒王爷。

她难道不知道,只要战神动动手指头,他们丞相府都会灰飞烟灭的吗?

五姨娘不满的撒娇,"老爷,你看三小姐,真是越发的没有规距了,居然连圣旨都敢违抗。"

顾丞相现在哪里还管得着顾初暖,他只能赶紧讨好震怒的马公公,防止马公公在皇上面前添油加醋,否则他们丞相府真的要遭大难了。

他赶紧给马公公塞了一袋金叶子,谄媚的笑着,"公公,我这三女儿被我宠坏了,做事没大没小,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教训她,圣旨我也一定会让她接的,还请您在圣上面前,多多美言几句。"

"既然三小姐身子不适接不了圣旨,那顾丞相,您就代她接了吧,下月初一如果三小姐的花轿没有送到寒王府,你们丞相府就等着被诛三族吧。"

顾丞相还没有反应过来,马公公已经将圣旨置于他的手上,带着满满一大袋金叶子,浩浩荡荡的离开。

顾丞相看看手里的圣旨,又看看离开的马公公,心里局促不安。

皇上是铁了心想把初暖嫁给寒王,由不得他们不同意,看来皇上跟寒王之前的战斗,比他想像的还要严重得多。

书房里,顾丞相看着圣旨发呆,五姨娘端了一碗银耳汤过来,柔声道,"老爷,还在想着圣旨的事呀。"

"恩。"接了旨得罪寒王,不接旨得罪皇上,无论是哪一边,他都得罪不起。

五姨娘眼珠子一转,悠悠道,"听说寒王前不久遭遇刺杀,导致旧毒复发,如今是怎么也压制不了了,怕是今年都活不过去,而皇上正值青春年华,又娶了楚皇最宠爱的公主为妃,势力正在崛起,如果非得要得罪一人,依妾身看,还不如得罪寒王罢了,毕竟他再怎么权倾天下,也只是一个短命鬼。"

"我又何曾不知道这一点,可寒王手握天下重兵,如果他真对丞相府起杀心,只怕丞相府根本无法抵抗……"

"那老爷是要站在寒王这一边?"

顾丞相想也不想,直接摇头,"当然不,寒王性情阴晴不定,即便我投靠了他,他未必会保我,而且……"而且他也没那个命保他。

丞相府想千秋万代下去,还得靠当今的天子。

五姨娘陪伴在顾丞相的身边多年,对于顾丞相的想法早就摸透了。

她一笑,风情万种,"既然如此,那老爷何不彻底站在皇上这边,皇上已经不是当年的皇上了,只要老爷心志坚定,皇上正值用人之际,定不会亏待咱们。"

"你说得没错,既然总要得罪一人,那便站稳一端吧。"

夜国兵马虽然大部份都在战神寒王爷手上,可肖老将军手上也有数十万兵马。

肖家世代忠君爱国,虽然现在两不相帮,可真要打起来,肖老将军应该是站在皇上这一边的。

"老爷,妾身以为,您可以向皇上进言,让三小姐进入皇家学院学习。三小姐马上就是寒王妃了,多学一些东西对她总是有利无害,而且还能彰显皇上对寒王的尊重。"

顾丞相细细揣摩五姨娘的话,大致明白了她的意思。

皇家学院是夜国最高等的学院,向来只教皇室子孙及有大功之臣的孩子,普通人是万万不可能进得去的。

在夜国,人人都以能进皇家学院读书而骄傲。

小说《神医王妃太轻狂》 第5章 退婚泽王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