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重生蜜爱:娇妻哪里跑

更新时间:2021-04-08 14:14:50

重生蜜爱:娇妻哪里跑 已完结

重生蜜爱:娇妻哪里跑

来源:微阅云 作者:东方狗蛋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心凉如水。他敢肯定,她早晚会开口的。这两天的乖巧,不就是为了求他照顾她的旧情.人么?顾霜没了散步的兴致,许暮洲什么也没问,牵着她的手腕回家。趁着许暮洲洗澡的功夫,顾霜给陈浩然回了一条信息:“放心吧,绝对没问题,你现在就可以开庆功宴了。”陈浩然一直对私生子的身份耿耿于怀,从小就不受重视,造成了他极度自卑又极度骄傲的矛盾性格。按他那好大喜功的德行,被内定中标,就算不能明明白白的说出来,也一定会在他爸陈建国跟前拍着胸膛夸海口,单等着邀功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7-007 跟陈浩然合作

晚上九点,许暮洲才忙完,进休息室一看,顾霜已经睡着了。

他懒得折腾,冲了个澡,就抱着顾霜睡下了。

顾霜睡多了,后半夜醒来之后,就睡不着了。

感觉到背后热乎乎的,腰间有个东西沉沉的压着,她知道那是许暮洲,绷紧了身子不敢动弹。

沉黑的夜里,一片死寂。

男人的呼吸有节奏的喷在她颈间,温热,带着淡淡的烟草味和茶香。

她能听见砰砰砰砰的心跳声,不知道是他的还是她的。

绷了半天,身子都僵了,顾霜小心翼翼的抬起许暮洲的手臂,翻身躺平。

下一秒,腰间一紧,整个人被翻转九十度。

唇上一软,碰到了温温热热的东西。

顾霜呼吸一顿,就感觉到那东西动了动,轻轻蹭了一下,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顾霜大气也不敢喘,生怕把许暮洲吵醒。

这死男人下了床是冰山,上了床是火山,惹不起,惹不起。

不知僵了多久,东方露出了鱼肚白。

窗帘没拉,熹微的晨光透进来,男人的脸显出个模模糊糊的轮廓。

距离很近,顾霜能清楚的看到他的五官。

眉峰如刀削,双眸似寒星,鼻梁挺直,唇形是完美的菱形,厚薄适中,蜜色的皮肤细腻有光泽,连个毛细孔都看不见。

随着天色越来越亮,顾霜渐渐能看清许暮洲的每一根眼睫毛。

她这才发现,他的上眼睑有颗很细小的痣,刚好长在双眼皮上,眼睛一睁开,就看不见了。

她百无聊赖的盯着那颗痣,也不知道脑子里哪根筋抽抽了,鬼使神差的冲着那颗痣吹了一口气。

睡梦中的许暮洲感觉到眼睛上热热的,睁开眼一看,就见顾霜伸着脑袋,鼓着脸颊,蛤蟆似的,对着他的眼睛吹气吹得正起劲。

不知道是不是草莓蛋糕吃多了,许暮洲恍然觉得,她的气息都带着酸酸甜甜的草莓味。

心头一动,喉头一干,许暮洲伸臂按住顾霜的后脑勺,不假思索的吻了上去。

不酸,很甜。

顾霜吓了一跳,眼睛瞪得老大,唔唔的哼了两声。

许暮洲放开她,又在她脸颊上轻轻咬了一口,这才掀开被子起床。

看着窗外阴沉沉的天色,心情难得的阳光灿烂。

顾霜傻眼了,捂着嘴唇,懵懵地看着许暮洲,呆头鹅似的。

许暮洲冰封雪飘了多年的内心,刹那间花开成海。

他帮她洗漱,喂她吃了早饭,才进办公室工作。

一整天,许暮洲都处在良好的状态,就连张亦弛都能明显感觉到,总裁今天特别好说话,就连新公司项目计划有错漏,他都没发火。

下午三点半,付氏集团业务部主任李振声来了。

李振声在付氏工作二十多年,很受付峥嵘器重,顾霜也很敬重他。

“李叔,你可来了,我都等你好半天了。”

李振声哈哈大笑,扬了扬手里拎着的纸袋子:“我这不是给咱们小公主买礼物去了么?落到你手里,不好好巴结你,我怕你给我小鞋穿。”

付峥嵘一心让顾霜接班,以前常常带顾霜去公司玩。

顾霜长得好看,嘴巴又甜,哄得一干叔伯姨辈的高管心花怒放,没少给她买吃的玩的。

顾霜手上的纱布刚才拆下来了,伤口已经结痂。

她翻了下纸袋子,见是草莓蛋糕和红枣酸奶,乐得直咧嘴。

“霜霜,说说你的打算。”

顾霜拉着李振声在许氏大厦空阔的院子里散步,四下里扫视一圈,触目所及的地方没看到明显的摄像头,才压低声音说:“李叔,深城有个陈氏集团,是做花木的,我想跟陈氏合作。”

“陈氏?”李振声皱了皱眉,“陈氏在南方似乎没有大型林区,他们的林区主要在深城本地,以及省内几处低山丘陵区,距离咱们源城有些远啊。”

“陈氏是深城最大的花木商,木材供应肯定是没问题的,至于距离远嘛,无非是增加一些运输成本。”

“霜霜,你这话可就不对了,企业是追求利润最大化的,成本当然越低越好。”

顾霜连忙搬出早就想好的说辞:“可是陈氏和顾氏都在深城啊!顾氏和陈氏有合作的,哥哥以后要继承顾氏,咱们付氏跟陈氏合作,搞好关系,也算是帮哥哥维护客户了。”

李振声连连皱眉,不以为然。

顾氏跟付氏,有半毛钱关系?

要不是为了顾正峰那个窝囊废,付家大小姐怎么会远离源城,艰难创业,以致积劳成疾、芳年早逝?

“哎呀,李叔,你就相信我嘛!陈氏的树木质量真的特别好,为了品质上乘的树木,增加一点运输成本也是值得的啦!”

付峥嵘叮嘱过,顾霜的要求只要不是特别离谱,一概答应。

李振声想了想,点头道:“好吧,既然是你拍着胸膛保证的,那我就依你。我来安排一下,尽快跟陈氏敲定合作。咱们这一批木材虽然不是特别紧急,但总归早定下来安心。”

顾霜郑重道:“李叔,你谈生意的时候,一定要指名跟陈浩然谈,不跟其他人谈。”

“为什么?”李振声挺惊讶,“他是你朋友啊?”

顾霜随口胡扯:“我欠他一个人情,算是还他了。”

李振声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还有啊,李叔,陈浩然是陈家的私生子,不怎么受宠。你跟他谈合作的时候,多夸夸他,酒喝开了,说不定还能拿到一个好价钱。咱们这批木材是五千万对吧,你签下合同就直接全款付清。”

“啊?”李振声吓了一跳,“霜霜,哪有你这么做生意的?我连样品都没看到呢,你就让我签合同,还全款付清?你就不怕他们家的木材不合格吗?”

顾霜一拍胸膛,笃定道:“我不是说了么,陈氏是深城最大的花木商,口碑很好的,我信得过他们。陈浩然是私生子,急需立功才能让他爸对他刮目相看。”

李振声眉头拧得死紧,不以为然。

拿业务送人情,实在不是英明领导会干的事。

“哎呀,李叔,你就听我的嘛!你现在归我管,你要是不听我的,我可真给你小鞋穿啦!”

李振声:“……”

算了,董事长吩咐过,让他尽可能听令行事。

一看李振声翻了个无奈的白眼,顾霜就知道,他答应了。

“谢谢李叔,不过李叔,你谈生意的时候可千万别提到我,我不想让陈浩然觉得是因为我的关系,他才能拿到合作。”

8-008 等她开口求他

顾霜千叮咛万嘱咐,生怕露馅,引起怀疑。

李振声什么都答应了,也不差这一条了,拍拍顾霜的后脑勺,没好气道:“你啊!你就折腾吧!要是把事情办砸了,看董事长怎么收拾你。”

顾霜嘿嘿直笑,拉着李振声的手臂撒娇。

李振声只有三个儿子,最受不了小姑娘撒娇,那满眼的老父亲式宠溺,都快冒出来了。

“对了,霜霜,你怎么在许氏集团啊?”

“额……许氏的老总是我师父,教我做生意呢。”

李振声听付峥嵘提过这茬,也就没多想,叮嘱了几声注意身体,照顾好自己,有空多回源城陪陪老爷子,就告辞了。

眼看着成功了一半,顾霜伸了个懒腰,晃荡晃荡的上楼。

许暮洲已经开会回来了,正站在窗边看顾霜,见她回来时步履轻快,就知道一切顺利。

顾霜一进办公室,就见许暮洲站在窗边喝茶,于是笑盈盈的打了声招呼:“那就是付氏业务部主任李振声,经常给我买好吃的,还送我好几个布娃娃呢。”

许暮洲没回头,但听着那欢快的语气,就知道她一定在笑。

她开心,那就好了。

接下来没什么要忙的,许暮洲就直接带顾霜回绿杨水岸。

走进别墅大门,顾霜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个地方留给她的全是痛苦的回忆,阴影太深了。

许暮洲敏.感的察觉到她的恐惧,心里仿佛被针扎了一下,刺疼刺疼的。

他贪恋她的笑她的闹她的一切,明知道她心有所属,困着她只会让她痛苦,可他真的放不开。

他宁可陪她一起痛。

晚饭后,顾霜提出想散散步,许暮洲就牵着她的手腕,陪她在别墅区走走。

顾霜歪着脑袋盯着他的侧脸,不由得叹了口气。

“嗯?”许暮洲偏过头,微微皱眉,以眼神询问。

“我在想,要是你能一直这么和气,那就好了。”

其实那张冷冰冰的棺材板脸,跟和气完全不沾边,可是跟暴怒中的疯子比起来,这个状态已经很好了。

许暮洲知道她怕,索性脸一沉,眼一瞪,阴恻恻的威胁。

“你乖,就好。”

顾霜:“……”

她真的已经竭尽全力的乖了。

顾霜缩着脑袋,绷紧了小脸不说话。

跟精神病人,实在是完全没办法交流。

手机突然想起短信提示音,顾霜打开一看,是陈浩然的信息。

“霜霜,标书我已经递交上去了,你那边确定没问题了吧?”

左手腕上突然一紧,顾霜顺着往上看,见许暮洲正垂眸看着她,连忙把信息删掉,手机揣回兜里,咧嘴嘿嘿一笑,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打马虎眼。

“10086,忽悠我升级套餐呢。”

许暮洲比她高一头,短信内容他轻轻松松就看到了。

但他没拆穿,面无表情的移开了目光。

心凉如水。

他敢肯定,她早晚会开口的。

这两天的乖巧,不就是为了求他照顾她的旧情.人么?

顾霜没了散步的兴致,许暮洲什么也没问,牵着她的手腕回家。

趁着许暮洲洗澡的功夫,顾霜给陈浩然回了一条信息:“放心吧,绝对没问题,你现在就可以开庆功宴了。”

陈浩然一直对私生子的身份耿耿于怀,从小就不受重视,造成了他极度自卑又极度骄傲的矛盾性格。

按他那好大喜功的德行,被内定中标,就算不能明明白白的说出来,也一定会在他爸陈建国跟前拍着胸膛夸海口,单等着邀功呢。

陈建国夸两句,手下人一奉承,再加上李振声那边恭维几句,谁不让他飘都不行。

顾霜想了想,又给顾清姿发了信息,告诉她陈浩然已经被内定中标,她没办法陪他庆祝,怕他喝多了不舒服,拜托顾清姿帮忙照顾一下。

许暮洲洗完澡回来,发现顾霜捧着手机抠抠弄弄,十指如飞。

想到刚才看到的那条信息,怒火蹭的一下窜了半天高。

许暮洲一把夺过顾霜的手机,一看屏幕,是跟李振声的聊天页面。

“李叔,明天晚上你就去吧,订最好的包厢,态度好点,别给我搞砸了啊。”

“知道了,小祖宗,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谢谢李叔,事情办好了,我请你们全家公费旅游哇!”

许暮洲狐疑的看着顾霜:“你在聊生意?”

“是啊。”顾霜摊了摊手,有些奇怪,“怎么了?”

“没。”许暮洲把手机放在床头柜上,“不早了,睡吧。”

“哦。”顾霜缩进被窝里,看许暮洲往窗边走,脱口道,“你可不可以不抽烟啊?”

许暮洲回过头,惊讶的瞧着她。

“我不喜欢烟味,难闻。”

许暮洲抿了抿唇,摸出一支烟叼着,慢条斯理的走到窗边。

顾霜悻悻的撇撇嘴,翻了个白眼,暗暗在心里骂了一声。

霸王龙!

但她却没注意到,那支烟自始至终没点燃。

一直等到顾霜睡着,许暮洲才回到床上。

小夜灯照出一小片昏黄的光,少女莹白的脸蛋在灯光下泛着象牙白,格外娇嫩诱人。

许暮洲目光灼灼的看着她,仿佛想穿透皮肉,看进她骨子里。

他一直在等,等她开口求他让陈氏集团中标。

可没想到她一直没开口,他都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该失望。

——

云上项目今天封标,明天就要开标评标。

许暮洲忙了一整天,顾霜就乖乖的在休息室等着。

上午,李振声打来电话,说他约了陈浩然,今晚七点在第一楼共进晚餐。

顾霜让他准备好合同和资金,今晚务必签约,一旦合同签下来,立刻转账汇款。

李振声十分纳闷,但顾霜就是个连新手村门槛都没迈进去的,她那套歪理,他完全无法理解,只能听命行事。

晚上九点钟刚过,李振声打来电话,开口就向顾霜报喜。

“霜霜啊,真有你的!那个陈浩然还真是好对付,几句好话一说,两轮酒一灌,他就飘了,主动给了个友情价,这样一来,咱们就不需要额外增加成本了。”

“李叔,我就说嘛,听我的,准没错。合同签了吗?款项打过去了吗?”

“签了签了,当场就签了,一签下合同我就吩咐汇款了。”李振声十分疑惑,忍不住问,“霜霜,你为什么让我把全款写成定金,还买下陈氏所有成材的梧桐、香樟、桂花树,咱们根本用不了那么多呀!”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