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霍先生追妻路漫漫

更新时间:2021-04-12 14:21:16

霍先生追妻路漫漫 已完结

霍先生追妻路漫漫

来源:追书云 作者:吃瓜的女子染柒柒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不大的办公室里摆满了大大小小的锦旗、证书和奖杯,这都是苏念挽曾经的荣耀,然而现在,却成了每天提醒她现在自己有多悲惨的存在。两年前,苏念挽从国外名校毕业,用了仅仅一年的时间,从律界菜鸟,打拼成了行业翘楚,用几件棘手的案子打响了名气,那也是苏念挽最有成就感,对未来充满无限美好幻想的一段时间,不管是自己的事业还是和宋皓城之间的感情,她都尽心尽力维持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昨晚是你强了我-吃瓜的女子染柒柒

此言一出,苏念挽重重的沉了眉心,“你说什么?不可能,明明……”她那个时候明明就看到床上有一块暗红的血迹,足以证明他们那晚发生了什么。

霍以琛明白她的话是什么意思,不理会她眸中的不信,继续缓缓说道,“那晚,你我都被人设计了是不错,不过并没有发生实质性的关系。”

听到他这么说,苏念挽猛地坐了起来,“那床上的血迹你怎么解释,你也看到了的……”

男人也坐了起来,慵懒的靠在床头,“你离开之后,我觉得不对劲,调查了一下,结果、那只是鸽子血而已,所以……所谓的一人一次也就不成立了。”

“你什么意思?”苏念挽挑眉看向男人,此刻的她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惊慌失措,拿出了金牌律师的风姿,眉眼之间沉稳淡定,眼神安静而灵动,和刚才的小女人判若两人。

“我的意思是,你要对我负责。”

你要对我负责,负责……负!责!

苏念挽暗暗咬碎一口银牙,真的很想大声骂一句蛇精病啊,你一个大男人要女人负责?

狠狠地闭了闭眼睛,苏念挽暗暗的告诉自己,‘淡定,淡定,跟这种吃人不吐骨头的人,来硬的不行。’

再次睁开眼睛,苏念挽挺了挺脊背,眸子里已经是一片清冷,“霍先生,说话要有真凭实据,要用事实说话,讲道理才能让人心服口服,霍先生想让我对你负责,可是在我看来,霍先生也有责任,首先,当初是因为你,我才被无辜牵扯进来。其次,这一年时间里,也是因为霍先生的关系,我不仅工作岌岌可危还承受着本不应该承受的流言蜚语,还有……”

小女人气场全开,一张小嘴噼里啪啦说着,把霍以琛的罪状一条条列了出来,看样子,还能慢条斯理的说上一个小时一般。

“昨晚是你强了我。”霍以琛沉着眸子盯着小女人,轻飘飘的开口。

一句话,成功让苏念挽噤了声,她张了张嘴吧,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出来。

看着小女人冷着一张脸生无可恋的样子,霍以琛忍着笑,“没关系,不管怎么样第一次都是我的。”

苏念挽咬唇,狠狠地瞪他一眼,却见男人的视线并不在她脸上,而在她……胸前!

女人猛地用被子挡住胸前的风光,下一秒她惊叫一声,愤恨的小表情瞪他,“你、你你你……霍以琛!”

苏念挽看着自己胸前甚至手臂上都是满满的小草莓印子,还不知道被子下的身体上有多少,就恨不得把这个男人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一遍。

与此同时,苏家生日宴会发生的一切开始发酵,霍以琛的出现以及最后怀抱着苏念挽高调离开都在上流社会圈子里掀起了轩然大堆。

一向不起眼的苏家一下子成为了众人眼中羡慕的对象,而苏念挽也一夜之间被推上了风口浪尖,从一个不被人所知的苏家大小姐变成了c城大姑娘小媳妇都羡慕嫉妒恨的对象。

苏念挽前脚离开了,沈予后脚就来了,刚在楼下沙发里坐下,翘着二郎腿喝了一口茶,霍以琛就从楼上下来了。

沈予一抬头,就看到霍以琛身穿一身清爽的家居服飘飘然下来了,他勾唇笑得一脸不怀好意,“看看这个吃到肉的狐狸,啧啧啧……让我等单身狗情何以堪?”

霍以琛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即便是面无表情,也没法掩盖住他眼底的一层薄薄的笑意。

“跟各大媒体打声招呼,新闻可以发,但是不能出现苏念挽的名字。”男人落座,轻声开口。

“是,明白。”沈予应了一声,笑得一脸暧昧,这还没确定关系就这样心疼,处处护着,生怕她被舆论困扰,能让霍以琛如此上心的女人,她苏念挽是头一个。

不出一个小时,各大媒体的头条新闻都争相报道了关于霍先生和某千金的新闻。

“霍先生情定某千金,或好事将近。”

“霍先生高调示爱某千金,c城万千少女梦碎。”

“霍先生……”

一时之间,霍先生和某个不知性命的千金成了各大媒体、老百姓们关注的焦点,更甚登上了热搜榜。

那些吃瓜群众都在猜测这个“某千金”是谁的时候,上流社会圈子里却已经悄悄变了风向标。

苏氏集团在苏建成的领导下,这么多年来,在c市也只能勉强算得上中等水平的公司,而这件事情一出,当即就有公司向苏氏集团抛出了橄榄枝,有意合作,说得直白一点就是巴结苏家。

苏建成受宠若惊的同时,有人却已经不高兴了。

霍氏集团的法律顾问-吃瓜的女子染柒柒

苏家大宅,苏沛菡的房间里。

“我真是没想到,苏念挽居然抱上了霍以琛的大腿,还真没看出来,她还有这个本事。”苏沛菡阴阳怪气的说着,脸上嫉妒的表情怎么也掩盖不住。

骆芙佩也气的牙痒痒,“这个不要脸的,和她那个妈一样。爬上了霍以琛的床,哼,用不了多久,霍先生就玩腻了,到时候你看她还怎么得意。”

苏沛菡画着精致妆容的小脸上满是鄙夷的神情,“自有天收,等着吧……”

恶狠狠的诅咒完,她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张小脸垮了垮。

“沛菡,怎么了?”骆芙佩姿态优雅的喝了口咖啡,挑眉问自家女儿。

“妈妈,最近皓城对我的态度有些冷淡了,我担心……”苏沛菡拧着眉头说着,语气是满满的担忧。

“怎么会,你不是每天都给他按时吃药了吗?”骆芙佩压低了声音说道。

“是每天都给他吃了药,也不知道是药效下降了还是怎么的,我在想,要不要给他加大药量……”苏沛菡眯了眯眸子说道。

骆芙佩惊讶的抬眸看她,忍不住开口提醒道,“你可别忘了,医生说过,这种药如果吃太多很大的可能性会损伤脑细胞,导致人痴傻或者变成植物人。”

苏沛菡烦躁的摆了摆手,“我当然知道,只不过……”

她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计划半途而废?宋皓城只能是她一个人的,绝对不能让他再想起苏念挽来。

苏念挽从霍宅出来,回了一趟公寓,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身体的异样让她本想请假的,最后想了想,还是硬撑着来了公司。

面前的小律所就是苏念挽上班的地方——金华律师事务所。

苏念挽一如既往的推门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倒了杯水坐下来,这才松了口气。

不大的办公室里摆满了大大小小的锦旗、证书和奖杯,这都是苏念挽曾经的荣耀,然而现在,却成了每天提醒她现在自己有多悲惨的存在。

两年前,苏念挽从国外名校毕业,用了仅仅一年的时间,从律界菜鸟,打拼成了行业翘楚,用几件棘手的案子打响了名气,那也是苏念挽最有成就感,对未来充满无限美好幻想的一段时间,不管是自己的事业还是和宋皓城之间的感情,她都尽心尽力维持着。

然而自从一年前那件事之后,她不仅丑闻缠身,还被律协严厉警告,从那之后,苏念挽的生活就开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因为被律协警告过,曾经想方设法请她打官司的那些人突然就没了消息,就连这小小律所里的同事也开始对她冷眼相看,之前眼红她的也开始冷嘲热讽了起来。

苏念挽表面上冷静平淡,一副完全不放心心上的样子,实则心里难过得很,再加上宋皓城出事,失忆,一股脑全都砸到她的头上,现在想想,苏念挽自己都不知道她那段时间是怎么熬过来的。

即便霍以琛有心在媒体面前保护苏念挽,但是她的生活多多少少会受到一些影响。比如现在,律所的总经理周总兴冲冲来到众人面前,一改往日黑脸的模样,笑得满面春风,他拍了拍手,语气里是难以抑制的兴奋,“半个小时之后开会,霍氏集团要在我们律所聘请律师做法律顾问!”

此言一出,小小律所里炸开了锅,“霍氏集团?是我知道的那个霍氏集团吗?不会吧,他们怎么会到我们这个小律所来找法律顾问?”

“就是,这可是一份美差啊,霍氏集团这么有钱,谁要是被选上了那可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啊。”

“天啊,如果被选中了,是不是可以天天看到霍先生了?啊……想想都忍不住想尖叫了!”

律所里的同事们叽叽喳喳的说着,苏念挽抬手按了按眉角,头疼,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怎么到哪里都能和霍氏扯上关系?

十分钟之后,律所小小的会议室里座无虚席,苏念挽特意选了一个角落里的位置坐下,并不打算插一脚。

人人都知道,霍氏集团的法律顾问必然是个肥差,一时之间自然是人人都想争取一把。

“我看还是我去吧,律所里数我资历最深。”律所里年龄最大的律师率先开口了,在律界,和医学界一样,资历和年龄说明一切问题。

然而,在利益面前,一切都显得没那么重要了,“话可不能这么说,人家霍氏集团又没说要找资历最老的,我看啊,还是我去,上个月我结了三个案子!”

“我去,霍氏集团一向喜欢给年轻人机会,这一次也不例外。”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着,苏念挽在一旁看着,意兴阑珊,分分钟出神想别的事情去了。

就在众人莫衷一是的时候,沈予突然出现在了小小的律所内,众人瞬间安静了下来,谁都知道,沈予是霍先生的左右手,他的出现,必然是要传达霍以琛的意思。

苏念挽抬眸一眼就看到了沈予高大的身影,下一秒她就不动声色的低下了头,装没看到。

她的动作被沈予尽收眼底,忍不住轻笑一声,有意思,这个苏小姐,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人家巴巴地想往上凑的好事,她却避之不及。

周总哎呦一声,忙不迭的起身迎了上去,“沈先生,有失远迎,有失远迎,霍先生有什么吩咐直接打电话就行,怎么劳烦你多跑一趟。”

沈予看都没看他一眼,直直的上了主座,“我自然要亲自过来接我们霍氏集团的法律顾问。”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