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一生所求即是你

更新时间:2021-04-14 15:56:57

一生所求即是你 已完结

一生所求即是你

来源:追书云 作者:夏雷炮 分类:玄幻奇幻

精彩试读:芜轻木然转过身,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一步步向前挪动。终于她觉得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弥渊立马接着了倒下的芜轻,以灵气探视她的状况后,弥渊的脸色煞白,转头看了眼红烛明亮的浮云殿,便施法带芜轻回了梦泽镜。虽然已过了大婚之日,浮云殿中几乎没有什么大红的装饰,但点的还是红烛。烛光映照着翎音美艳的脸庞,让人移不开半分视线。“君……君上”翎音语气中不自觉带了三分撒娇,离陌将翎音轻轻放在榻上,随即挥手关上了殿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生所求即是你:大婚

两人听闻此言,同时将目光投向浮云殿,只见离陌怀中抱着娇羞的翎音,而离陌不时低头和翎音耳语着些什么,引得翎音娇嗔不已。

离陌那个姿态让芜轻想起昨夜……离陌也是这样在自己的耳边……想到这里,芜轻直觉心口一痛,好不容易调息的灵元顿时灵气四散乱撞,气血翻涌。

芜轻强压不住那口血,只能任由那气血从口中喷薄而出,撒在面前的一大片曼陀罗花上,顿时那一大堆沾上血液的曼陀罗花瞬间枯萎消散,遗留满地的黑灰。

原来都是自己的痴心妄想吗?就如同从小她想要触碰一朵鲜花、一个小动物,而那些生物都会被自身的煞气所侵蚀吞噬,是上天在告诫自己不要贪图,妄想拥有不属于自己的一切吗?

芜轻木然转过身,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一步步向前挪动。终于她觉得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弥渊立马接着了倒下的芜轻,以灵气探视她的状况后,弥渊的脸色煞白,转头看了眼红烛明亮的浮云殿,便施法带芜轻回了梦泽镜。

虽然已过了大婚之日,浮云殿中几乎没有什么大红的装饰,但点的还是红烛。烛光映照着翎音美艳的脸庞,让人移不开半分视线。

“君……君上”

翎音语气中不自觉带了三分撒娇,离陌将翎音轻轻放在榻上,随即挥手关上了殿门。

“嗯?”

离陌低沉性感的声音响起,翎音娇羞之余,还没有缓过神来,就发现离陌已然坐在她的身旁,一只大手竟还搂着她的细腰。

“君,君上……”

翎音只觉得腰间的手掌炙热得烫人,她靠在离陌身上,离陌来龙宫求娶时,第一次见到离陌就被他的容貌所惊艳。

后来更是听说他为了求娶自己更是不惜动用兵力征战鲛人族取得漓水珠。

“君……君上,翎音在第一次与殿下相识之时,便被殿下深深吸引,如今能嫁于殿下为妻,是翎音的福分。”

她声音很小,但足够离陌听到。

“哦,是吗?”

离陌深邃的眸子盯着怀里的女人,旋即勾起唇角,露出一抹戏谑的笑容。

看到离陌得笑,翎音惊呆了,往常高冷的神君,居然也会笑?是因为她吗?

想到这里翎音娇羞的低下了头,离陌伸出一只手,挑起翎音的下巴,细长的龙凤眼带着极致的魅惑。

“妾身喜欢殿下……可以为殿下赴汤蹈火……”

“赴汤蹈火吗?”

离陌轻笑,另一只手抚上她的脸,貌似深情的看着翎音那张美颜的脸。

“那翎音是不是什么都愿意为本君做呢?”

翎音点了点头,痴迷地看着离陌的脸,这世上除了离陌之外不会再有如此完美的男人了吧。而且,这个男人还是属于自己的。

“我什么都不要你做,我只要……你的心”

“噗嗤——”

离陌勾唇一笑。手指微曲直接贯穿翎音的胸口,翎音楞楞地低头去看,只见离陌的手抓着一颗七彩琉璃的心脏从她的心口拿出来……

一生所求即是你:为什么要杀他

离陌勾唇一笑。手指微曲直接贯穿翎音的胸口,翎音楞楞地低头去看,只见离陌的手抓着一颗七彩琉璃的心脏从她的心口拿出来……

---------------------------------

芜轻醒来后一直蜷在床的最里面,弥渊看着这样的芜轻,没有半分生气,宛如提线的木偶。

“你这又是何苦。”

许是觉得语气过重了些,弥渊顿了顿,又继续说道。

“与其在这里难过,不过离开神界回到梦泽吧。那是你的家乡,你最后的日子好好待在梦泽陪伴家人。”

“弥渊,我……不想回梦泽,我……想留……”

她想留在君上身边,在这最后的时光里,她最想静静待在离陌身边,哪怕只能远远看着他,自己这一生所求即是君上,连死也想死在他身旁。

“不行。你留在这里看着君上和翎音两情相悦,而自己饱受折磨吗?我告诉你,其实君上他……”

话音未落,便被一道冷然的声音打断。

“本君如何?”

听到这个声音,弥渊脸色一白,骇然转过头看着离陌,想要开口却发现自己说不出一句话。

“君上…弥渊……”

芜轻刚开口想要替弥渊解释,便看到弥渊直接就化为一头鹿,倒在地上没了声息!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芜轻没想到离陌会对弥渊下手。显然弥渊也没有预料到离陌会如此。

“弥渊!”

芜轻赤脚奔下床,冲到弥渊面前,抱着鹿的尸身痛哭。

芜轻转过身,看着一袭玄衣的离陌迎面走来,芜轻只觉得眼前的这个人格外陌生。

“为什么……为什么?!”

数百年的陪伴守护,到现在的亲手虐杀,这就是她和弥渊的结局吗?

“为什么要杀弥渊?”

芜轻质问出声。

“他背叛本君,企图从本君身边带走你。”

离陌一把将芜轻从地上拉了起来,拥在怀里,用极轻极柔的声音贴着芜轻的耳边说道。

芜轻泪眼婆娑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这个人是她与弥渊追随了近千年的人,如今却……如今他的这番话可信度又有几分呢?

还在乱想的芜轻没有察觉到离陌的手已悄悄捏起昏睡决,芜轻就这样带着满脸泪痕昏睡在离陌怀中。

离陌将她轻轻放在床上,盯着那张已经长开的脸,夜枭族一向出美人。

想到这里,离陌皱了皱眉,将脑中的思绪打散。

芜轻是被魔气侵扰,感到周身寒意冷醒的,醒来的芜轻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梦泽镜,而是到了魔族禁地——无冥深渊。

站在深渊边缘,芜轻只觉得心震如擂鼓,似乎感觉到深渊底有什么呼唤她。

离陌温热的手掌将芜轻带回了现实。

“你可知,无冥深渊下困着谁?”

离陌脸上难得见到笑容,他温柔地看着芜轻,替她将鬓边的一缕青丝别到耳后。

无冥……深渊……

无冥深渊里囚禁的正是穷奇,离陌这是要做什么?难道……想到这里芜轻的脸色更加苍白。

离陌感受到了芜轻的紧张和害怕,揽着她纤细腰肢的手猛地收紧。

离陌贴在她的耳边低声说道:“翎音是龙族血统最为纯正的龙女,而她的心脏又是千年难得一遇的琉璃心,是穷奇最喜欢的食物。”

这时,离陌的左手中多了一个墨盒,无冥深渊的穷奇似乎感受到了墨盒的存在。

魔气更加四溢翻涌。

芜轻望着眼前魔气肆虐的冥渊,心中顿感不安,,而后又看见离陌将正把手中的墨盒丢入深渊,墨盒跌落深渊时,盖子翻飞,一颗泛着七彩光芒的琉璃之心……

霎时间,整个魔界的魔气开始翻涌,仿佛沸腾的液体,浓黑粘稠,蒸腾涌动。

芜轻只觉得心跳得更加快了,仿佛怂恿着她跳下这深渊。

“而你,是它沉睡万年时衍生出的凶戾之气。”

“什……”

芜轻还没从离陌的话中反应过来,芜轻瞠大了眼眸,看着离陌淡漠的收回手,语气中不带丝毫波澜地对着芜轻说。

“当你被穷奇吞噬殆尽之时,便是穷奇苏醒之日,而魔族也将臣服于本君,从此本君便是六界的神主。”

芜轻想起,自她出生以来,只要被她的血液接触到的任何活物,它们都会被慢慢吞噬生机直至消失,她出生之时,险些将母亲的生命吞噬殆尽,所幸得到神族的帮助才险险保住母亲的性命,而父亲将还在襁褓中的自己放在夜枭族的禁地囚禁起来。

每每想到自己于襁褓之时便被父母所抛弃,芜轻总是会难过自责,却不料是因为自己是凶兽穷奇的戾气。

“原来,弥渊那句未说完的话竟是这个意思……哈哈哈”

芜轻笑得眼泪顺着眼角流下,原来弥渊是想要告诉她,离陌一直只当她是献祭唤醒穷奇的祭品。

离陌从未见过如此悲戚的芜轻,忍不住伸出手想要拂去她脸上的泪珠,芜轻微微偏过头避开了,他的手就这样楞在半空,缓缓收回。

“既然是君……该唤尊上,尊上所求,芜轻自当奉上,也全了芜轻报恩之心,芜轻恭贺尊上荣登神尊之位。”

说罢,便一步步后退到无冥深渊边缘,芜轻以最后的灵力幻化一身红衣,她最喜红色,却一直为他着墨色战袍,最后一次为自己,也为弥渊穿一次红衣吧。

一跃而下,黑色的长发被魔气吹得翻飞,芜轻仿佛看到了和弥渊在战场夜巡的时光,又好似看到了第一次见离陌得场景。

从此夜枭芜轻再不欠离陌神君。

离陌看懂了芜轻跳下无冥深渊时的眼神,她是要告诉自己再不欠自己了吗?离陌不由皱了皱眉头。

看着那一抹红色被魔气渐渐吞噬,而无冥深渊的魔气越发翻滚得厉害,仿佛在告诉世人,穷奇即将现世。

小说《一生所求即是你》 第5章 大婚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