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前妻,我们复婚吧

更新时间:2021-04-10 10:55:26

前妻,我们复婚吧 已完结

前妻,我们复婚吧

来源:追书云 作者:七月女巫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这永远都是压死迟末筝的最后稻草。她没法证明,当初那把火自己熄灭了,同样,也没法证明黎琥不能生育,和自己无关。迟末筝低低的笑了笑,却是苍凉,自己好像是万恶不赦的女配,哪怕打个喷嚏,也会被人以为,又有新的手段和花样了。“那你想怎么办?”在宫景川的眉头皱起的时候,她兀自的抬头,和小司一样澄澈的眼里,带着讥讽,“我以后照顾她的起居?吃喝拉撒?”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前妻,我们复婚吧:内疚

哪怕小司的语气再轻快,依然挥散不去迟末筝的内疚。

“我记住了。”迟末筝尽量的绽放出笑容,轻轻地拍了拍他的手背。

一顿饭吃的也是比较的平缓,除了刚才的小插曲,其他的没有任何的问题。

小司已经是穿戴打扮好了,穿着定制的小西装,站在那里,和宫景川一眼望过去,像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一样。

“妈妈,你送我去学习好不好?”小司晃悠着她的手,黑葡萄的眼珠子转悠了几下,话里话外的全都是期待。

迟末筝的心骤然的软下来,轻轻地抚摸了一下他的头,却是没有说话。

能不能待在小司的身边,或者送他去上学的事情,决定权都在宫景川,她想要开口说话,可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现在两个人的身份很尴尬,分明应该是最亲昵的人才会有孩子的,可是他们之间明明都像是宿敌一样,却非要安上这样的身份。

小司看出来迟末筝的表情,转身仰头,看着宫景川,嘟着嘴很不满的说道:“爸爸,我今天想让妈妈送我去上学,人家都有妈妈送,只有我没有。”

这些话里也是带着失望的情绪,小孩子素来不会伪装,表情也都是表现在脸上。

被他脸上闪过的落寞狠狠地扎了一下,宫景川到唇边的话重新的压回去,薄唇微抿,算是默许。

小司的表情很快的就转为开心,刚才的落寞也迅速的被取代。

小孩子的心性,开心就是开心,不开心也不会伪装。

迟末筝尽量的让自己每一步都是走的谨慎而正确,毕竟现在她还没有足够的能力和宫景川抢夺抚养权,只能在这样为数不多的机会内,争取多和小司待在一起。

只要她的能力能到达抚养权的要求,只要小司能够主动选择来到她的身边,胜算还是有的。

小司虽然很小,可是也模糊的懂得,要促进爸爸妈妈的感情,他对于迟末筝并不陌生,毕竟之前的日子里,一直都是抱着妈妈的照片入睡的,现在更是不想分开。

他的小手,一只拉着宫景川,一只拉着迟末筝,蹦蹦跳跳的往外走。

宫景川没有阻止,毕竟宫小司从懂事开始就很乖,很少像是现在这样,和普通的孩子一样的快乐。

转角处站着一个身影,固执的一直待在那里看着他们,直至离开。

路过的护士歆羡的看着他们的背影,议论纷纷,“这该不会是小少爷的妈妈吧?”

“不会吧,那之前那个黎小姐是怎么回事啊,不是说黎家的那个才是他的妈妈吗?”

这些议论一字不落的传递过来,黎琥的脸色更是苍白下去。

“黎小姐?”

刘妈担忧的走过来,手臂处还搭着一件薄衣衫,披在黎琥的身上,语气带着担忧。

黎琥缓过神来,兀自的笑了笑,怪不得自己一直眼皮跳,原来是她回来了。

“给他打电话,就说我身体不舒服。”黎琥任由刘妈给她披上衣服,眸中没有太多的情绪,看着像是失了神一样。

每个字都是缓慢而淡淡。

刘妈微微的怔住,看着黎小姐的身体根本就没有事情,可没等她说什么,黎琥已经转身进屋,背影看着也是单薄瘦弱。

也只好拿出手机,根据黎琥说的话打过电话去。

宫景川接到电话的时候,小司正在和迟末筝撒娇,丝毫没有生疏感,仿若这几年的时间,他们都没有分开过一样。

原本他缓和的眉宇间,稍微的冷滞了些,“我现在就回去。”

“那我走啦,妈妈不给我一个爱的抱抱吗?”小司赖皮的说道,就是不想现在去上学,头一次那么排斥上学,浪费自己和妈妈相处的时间。

迟末筝哭笑不得,就俩他赖皮的样子,也像极了当初宫景川少年青涩时候的模样,而不是现在的冰冷凉薄。

“乖乖的听老师的话。”迟末筝蹲着,轻轻地抱了他一下瞬间像是拥有了整个世界。

小司狡黠的眨巴了几下眼睛,“明天是爸爸的生日,妈妈记得来啊。”

说完之后,他一溜烟的跑了,生怕迟末筝反悔一样。

迟末筝的手还没等放下,小司早就消失在门口了,略微尴尬的起身,不知道如何面对宫景川。

本来她完全可以装出一副冷淡的样子,和他从此陌路不相识,可偏偏现在多了小司这个变数,哪怕她狼狈不堪,也不想再次失去他。

“那笔生意出了点问题,我现在把你送到公司。”

宫景川依然是面无表情,每个字淡淡的从薄唇吐出,极尽凉薄。

前妻,我们复婚吧:她只是个旁人

看着他矜贵淡漠的五官,迟末筝避开自己的视线,心脏终究还是被扎了几下。

宫景川的温柔和耐心,似乎只是对特定的人。

而恰恰,她只是个旁人。

略狭窄的车内,安安静静的,迟末筝也垂眼不肯说话,实际上,除了小司和工作的事情,她根本没有什么可跟他说的。

“你也会去公司吗?”迟末筝神使鬼差的问道,抬眼的时候,却是看到镜子上挂着的依然是自己最初夺下的挂件。

心尖猛的一颤。

宫景川的视线却是一直看着前边的路,漫不经心,“她生病了,我先去医院,等会过去。”

她……

还真像是阴魂不散的诅咒。

“好。”迟末筝不知道应该笑还是什么情绪,放在膝盖上的骨关节微微的泛白。

她再也不是当初的迟家大小姐了,也没有靠山可以容许她肆无忌惮、骄奢跋扈了。

看着她垂眼安静的样子,宫景川却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一阵的烦躁,哪怕她现在大吵大闹,甚至和之前一样恶作剧阻拦,他也不会烦躁成现在这样。

他不知道怎么摒除这样的情绪,嗓音略沉的说道:“以后少见小司,他以后都是小琥的孩子。”

从此都是小琥的孩子?

迟末筝饶是压抑的再好的情绪,现在也控制不住,那分明是自己十月怀胎,而自己却是最没有资格探望的?

“我知道你很喜欢黎小姐。”迟末筝扬着自己的下颌,依然是保持着最后的骄傲,深呼了口气,“之前也的确是我的问题,那我认错,给她道歉还不行?”

如果道歉能够换来小司的探望权,哪怕让她跪下,她也是毫不犹豫。

“一个对不起能让她的身体好转?”宫景川冷冷的嗤笑,分明不想说这些,可像是要故意看到她其他情绪一样,继续说道:“她以后都不可能有孩子了,谁能负全责?”

这永远都是压死迟末筝的最后稻草。

她没法证明,当初那把火自己熄灭了,同样,也没法证明黎琥不能生育,和自己无关。

迟末筝低低的笑了笑,却是苍凉,自己好像是万恶不赦的女配,哪怕打个喷嚏,也会被人以为,又有新的手段和花样了。

“那你想怎么办?”在宫景川的眉头皱起的时候,她兀自的抬头,和小司一样澄澈的眼里,带着讥讽,“我以后照顾她的起居?吃喝拉撒?”

“还是,像照顾瘫痪病人一样?尽心尽力?”

几个刻意的疑问句,迟末筝说这些话的时候,却是没有任何报复之后的快意,而是更多的苍凉。

心里破了个大窟窿,冷风嗖嗖的冒进去,冷的彻心彻骨。

车子猛然的刹住,宫景川的脸色漆黑沉沉,“你就不会好好说话?非要这么恶毒?”

恶毒?

迟末筝嘴角的弧度更加的灿烂,自己在他的心里,早就是恶毒的人了,无论是做什么,都是很有心计。

那何必委屈自己,不如更恶毒一点。

“嗯,我就是不会说话。”迟末筝的五官很精致,如果仔细观察的话,无论哪一方面都是不输黎琥的,甚至压她一头,“她就是最完美最可怜的。”

只是黎琥本身带着江南女子的温婉,和迟末筝的性情比较起来,她似乎更是受男人的垂怜,

可凭什么,就这样断定黎琥无辜可人,她就是万恶不赦?

她说的这些话,皆是让宫景川的脸色沉沉。

之前还稍微腾升的异样的情绪,现在却是被打散了些,果然觉得她知错能改只是个错觉,她还是和之前那样,固执骄矜,恨不得竖起刺扎伤所有的人。

像极了那些不懂人情世故,只知道发泄情绪的大家小姐。

“你要是喜欢她,那我就祝你们百年好合。”迟末筝的唇形很美,只是现在挂着讥讽的弧度,看着却让这样的美感带着些凌锐的边角,“可我想要的,从头到尾,只有小司!”

一股脑的说完这句话,心里郁结的情绪才舒缓开。

她早就不是当年那个傻的只知道追着他的女孩了,迟家小姐的身价没了,可她还要脸。

“做梦。”

冷冷凉凉的两个字,从他的薄唇吐出。

宫景川的表情阴郁,风雨欲来的压迫骤然倾覆。

“迟末筝。”他冰凉的手捏紧她的下颌,强迫她抬头对视自己,“谁给你的本事,现在还想要小司的抚养权?”

他眸中的冷像是冷箭,嗖嗖的插到了她的心脏上。

原本的疮痍,现在更是破烂不堪。

“那你想让我的儿子叫她妈妈?”迟末筝硬是忍住眼底的泪,不服输的看着他。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