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缘起兰因结絮果

更新时间:2021-04-15 15:13:12

缘起兰因结絮果 已完结

缘起兰因结絮果

来源:追书云 作者:如烟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什么喜事?”慕宸寒问。“嫣儿怀孕了,刚刚太医告诉臣妾的。”沈如嫣喜气洋洋的说出,还用手抚摸着自己还平坦的肚子。“该死的太医,竟欺瞒朕,来人……”慕宸寒还没说完,沈如嫣赶紧打断。“陛下,你别,是嫣儿叮嘱太医的,嫣儿想亲自告诉陛下,让陛下高兴,陛下别生气了。好不好?”“好,朕不生气,嫣儿要好好的生下朕的第一个孩子,朕很高兴。”慕宸寒笑着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6-你真是干了件好事啊

楚卿歌和往常一样,早起在院子前坐着,西苑就有了动静。

“陛下,嫣儿舍不得你走,能不能再陪陪嫣儿,别急着走,好不好?”沈如嫣娇娇弱弱的扯着嗓子。

“嫣儿,你知道的,朕要管着这天下,文武百官还在等着呢。”

慕宸寒一本正经的拒绝着,但转过头看见坐在院落里的楚卿歌,就话锋一转。

“嫣儿,晚上朕再过来,可好?”他眼中纵是温柔和宠溺。

“好,嫣儿等着陛下,陛下要来哦。”

慕宸寒前脚刚出,沈如嫣后脚就开始作妖了。

“姐姐,你看,这串珠子是我刚入宫时,陛下赏赐给臣妾的,好不好看?陛下对臣妾可好了,陛下说对嫣儿他要极尽温柔,陛下还说嫣儿值得,姐姐你说,陛下是不是很好?对了,陛下还说今晚会过来?嫣儿很欢喜。姐姐,陛下还说啊……”沈如嫣一个劲的炫耀着她引以为傲的资本——慕宸寒的宠爱。

“停!你不用告诉我这些,别来招惹我就是最好。”楚卿歌听得不耐烦了,叫停沈如嫣就往里宫去。

谁知,这沈如嫣一点也不消停,黄昏时,她就带着丫鬟来主苑了。

“姐姐,妹妹给您熬了新鲜的鱼羹,想给您补补。”说着,亲自把鱼羹端到楚卿歌面前。

“你端走吧,我说过你别招惹我。”楚卿歌拒绝着沈如嫣端上前的鱼羹。

“姐姐你就尝尝吧。”楚卿歌越是拒绝,沈如嫣越是得寸进尺。

“啊”一声惨叫,推嚷中打翻了那滚烫的鱼羹罐子。

“姐姐,臣妾不过是好意,您怎么能把我好心准备给你的鱼羹倒在嫣儿的身上呢,嫣儿的手好疼,好疼啊!”

“没有,没有,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有倒在你身上,你冤枉我。”楚卿歌千算万算没想到沈如嫣那么豁得出去,一个劲的无力的解释着。

“姐姐,你就是故意的,你怪嫣儿,怪嫣儿得到陛下的宠爱,你嫉妒臣妾,你要害我。”沈如嫣指着楚卿歌哭得那叫一个稀里哗啦,生怕别人不知她受的多大的委屈。

正当沈如嫣哭得起劲,慕宸寒就走进来了。看到沈如嫣的模样,赶紧上前。

“嫣儿,怎么了,怎么会这样?”慕宸寒急急的问。

沈如嫣身边的丫鬟小翠,上前把刚才沈如嫣的那一套说辞又说了一遍。

话毕,慕宸寒的眼神已经溢满了冰冷,对上楚卿歌说:“楚卿歌,看来朕是小看你了,你真是干了件好事啊!”

说完,转身抱着沈如嫣就出去了。

楚卿歌站在原地,一个劲的说着自己没有做这样的事情,想着那冰冷的眼神,内心又是无比的难受。

7-既然如此,那朕就成全你

西苑

“陛下,楚姐姐她也不是故意的,姐姐是将军家的女儿,自然气性大些,看到你疼爱臣妾,就有些许生气,臣妾的伤也没事,陛下别怪她,姐姐也不容易。”沈如嫣楚楚可怜的样子真是惹人怜爱。

“嫣儿,你别怕,朕肯定会给你做主。你看你现在都这样了,肯定是要好好的休养,养好身子,知道吗?”慕宸寒温和的说,俨然没有之前的那副冰冷的样子。

“陛下,我们不说这些不高兴的了,嫣儿告诉陛下一件喜事。”沈如嫣娇媚的说着。

“什么喜事?”慕宸寒问。

“嫣儿怀孕了,刚刚太医告诉臣妾的。”沈如嫣喜气洋洋的说出,还用手抚摸着自己还平坦的肚子。

“该死的太医,竟欺瞒朕,来人……”

慕宸寒还没说完,沈如嫣赶紧打断。

“陛下,你别,是嫣儿叮嘱太医的,嫣儿想亲自告诉陛下,让陛下高兴,陛下别生气了。好不好?”

“好,朕不生气,嫣儿要好好的生下朕的第一个孩子,朕很高兴。”慕宸寒笑着说。

见到慕宸寒的欢喜,沈如嫣赶紧顺着递话:“嫣儿会听陛下的好好的生下这个孩子。陛下,现在天色也不早了,那我们早些歇息吧。”

“嫣儿乖,你好生歇息着,朕去去就来。”说完,慕宸寒给下人打好招呼,朝凝心宫正宫去。

慕宸寒来时,楚卿歌刚出浴,头发尚未干燥,湿漉漉的发丝贴在她白皙粉嫩的肌肤上,愈发的勾人心魄。

慕宸寒看到此景,略微一怔,随后拽着楚卿歌就往里去。

“你放开我,你要做什么?慕宸寒,你放开我!”楚卿歌惊慌地大喊着。

慕宸寒对她说:“楚卿歌,看来前久,朕是对你太放纵,也看错你了,以为你只是一个养在深闺的娇滴滴的大小姐,原来你还是个善妒的毒妇啊!”

“慕宸寒!你在说些什么,我听不明白,你放开我,放开我。”

楚卿歌睁着眼睛震惊地看着慕宸寒。

“你不明白?你看到我宠爱嫣儿,你心生嫉妒,你就故意刁难她,你知道吗?她有身孕了,你就妄图想要害她,你要害死朕的第一个孩子,你真恶毒。”

“我没有,我不知道她有孕了,我也没有故意刁难她,是她硬要贴上来的,我没有害她。”听到此,楚卿歌一个劲的挣扎解释着,但此时的慕宸寒又怎么听得进她的话。

“楚卿歌,既然你那么眼红朕给别人的宠爱,朕今天就成全你。”话毕,慕宸寒继续拖着楚卿歌往里走。

“你放开我!我没有……”楚卿歌还想说些什么,哪成想慕宸寒不给她留下任何的机会。

“还是你想引起我的注意?你就这么忍不住,没男人你就那么难受,看来这几日朕是怠慢你了,这么着急让朕想起你!”

慕宸寒阴狠的看着面前的女子,声音冰冷残酷,“你应该早些告诉朕的,夫妻一场,朕自然会帮你的。”

说着,他重重的将楚卿歌推进浴池。

楚卿歌跌在水里,看着面前的慕宸寒,脸色顿时惨白,惊慌的反抗。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