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田间药王

更新时间:2021-04-11 10:46:03

田间药王 连载中

田间药王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情感 主角:左阳, 司徒微澜

精彩试读:“以前是你养我,以后就由我来养你,你好好保重身体就行了。”左洪枯燥的手摩挲着光滑的手机,陷入了沉默。他很欣慰。独自一个来到仙洞沟,把左阳养这么大,他不后悔,反而非常自豪……第二天一大早,左阳沿着地垄,直奔肖家。和肖家欠款的事情,他当然要见见肖老大,把这件事彻底解决。正值夏天,树上的知了乌拉乌拉叫的很欢。地里大片大片的麦子,还有几天才成熟,已经开始散发麦子的香味。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田间药王第10章试读

“哼,我们走!”

肖思聪阴毒的扫了一眼左阳,又瞄了一眼喻乐乐后,十分不甘的走了。

让这个狗壁先嚣张几天!

等找到机会,他一定要弄死这个野种!

左阳转身,笑道:“喻老师,让你看笑话了。”

喻乐乐神色古怪,摇了摇头。

通过刚刚这件事,她对眼前这个家伙有了更深的了解。

肖思聪他们明显就是混混,居然被他几句话就骂走了,这家伙很厉害呀。

学习成绩好,不会是打架也厉害吧?

“喻老师,这就是仙洞沟,远远比不上你们大城市。”

左阳有些自嘲的说道。

通过路上的闲聊,他已经知道,喻乐乐是京都人。

那可是京都呢,全华夏的门面,全国人民最大的骄傲啊。

喻乐乐没有说话,借着月光,扫视着眼前的仙洞沟。

房子很矮小,黑漆漆的,几乎看不到亮光。

路上黑洞洞的,狗叫声清晰可闻,感觉非常空旷。

她闭着眼睛,展开双臂,深呼吸了一口。

“这里的空真新鲜,我们想买都买不到呢。”

她展颜轻笑,显露了坚强的一面。

从她抗拒家里的安排,选择到这里来支教开始,就能看出她的性格。

既然选择接受挑战,那她就绝不会后退。

左阳看着她精致的脸庞,微微愣神。

和司徒微澜的魅惑天成不同,她带着一种自然的知性美,又夹杂着活泼。

左阳道:“喻老师,你要去哪,我送你。”

“当然是去你家啊。”喻乐乐浑不在意的说道。

左阳懵逼,差点喷了。

啥意思?

“仙洞沟没招待所吧?我是提前来的,没人接收,你不会打算让我流落荒野吧?”

喻乐乐翻了个白眼,理所应当的说道。

额~

左阳满头黑线。

喻乐乐都这么说了,他还能说啥?

仙洞沟这种破山沟里,肯定没有招待所,他当然不能把喻乐乐丢在野外。

带着喻乐乐,走小桥穿过仙云河。

小路两边,除了稀稀拉拉的房子,就是农田。

轻嗅着粮食的香味,喻乐乐的眼睛里亮晶晶的。

要是留在城市里,哪里有机会接触这些呀?

“喻老师,我家里可是很穷的,比不了你们大城市呢。”

推着自行车,左阳边走边说道。

他本来打算骑车回去的,喻乐乐听说离得不是很远,非要走路回去。

“你别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了,我是那种人吗?”

喻乐乐没好气的娇哼了一声。

她现在没空搭理左阳,这里看看,那里瞧瞧。

要不是因为天太黑了,她都恨不能钻进庄稼地里,亲自体验一下这种感觉。

“爷爷,我回来了!”

左阳刚进家门,就大声嚷嚷起来。

左洪从屋里出来,看到孙子带着一个女孩回来,使劲眨巴着眼睛。

“阳娃,这……你女朋友?”

老人感觉自己干巴巴的,满眼放光。

这小家伙,昨天才说抱重孙呢,今个晚上就把人带回来了?

喻乐乐俏脸微微一红,好像被误会了涅。

左阳额前无数只寒鸦飘过。

“爷,这是来支教的喻老师,您可别瞎说。”

他三言两语,就把喻乐乐的情况介绍了一遍,免得爷爷上头,再胡说乱问的。

“支教的老师啊……”

左洪念叨了一遍,脸上难掩失望。

二十多年一晃眼就过去了,他对孙子倾注了太多感情。

年纪越来越大,身体是越来越差,他真想孙子早点娶个媳妇回来。

“那就歇着吧。”

他淡淡扫了一眼喻乐乐后,自顾自的回了屋里,没再露面。

左阳心里苦笑。

不知道为什么,爷爷性格很古怪,对外人特别反感。

就连他去上大学,都和爷爷掰扯了很久才成功。

他早就习惯了。

爷爷再怎么古怪,还是把他养了这么大。

他歉意的道:“喻老师,我爷爷年纪大了,情绪上不太稳定,你别介意,不是针对你。”

“我在哪里睡觉,真是困死了!”

喻乐乐伸了个懒腰,好像根本没有注意到左洪的冷漠。

路上折腾了这么久,她早就想念床的感觉了。

左阳把她安置在另外一个屋里。

这是左阳的卧室,平常他睡在这里。

“晚安啦。”

简单洗漱了一下,喻乐乐关上门,打着哈欠睡觉了。

躺着左阳的床上,她也不嫌床上的铺盖太旧。

嗅着小乡村才有的新鲜空气,她甜甜的进入了梦乡。

……

左阳到了另外一间。

左洪已经躺下了,背对着他。

左阳笑呵呵说了一声,开始翻自己的包包。

“爷,今天我把东西卖了,挣了不少钱呢。”

左洪身体微微一震。

“爷,这是我给你买的手机,你试试嘛。”

这时候,左阳拿出了新买的手机,里面的卡已经装好了,现在就能打电话。

左洪身体再震。

他急忙转过身道:“你花这个冤枉钱干啥,我又不出去,用不到手机,明天快去退了。”

左阳得意的问道:“爷爷,你猜猜,我今天卖了多少钱?”

“多少?”

左洪一愣。

左阳嘿嘿一笑,卖了个关子,伸出了两根手指头。

“两万?”

左洪焦急道:“你这孩子,钱还得留着给你娶媳妇儿,买这个干啥,明天就退了去!”

“不是两万,是二十万!”

左阳咧嘴笑道:“爷爷,你真想错了,是整整二十万呢!”

啥?

二十万?!

左洪眼睛瞪得滚圆,差点背过气去。

两棵药材,虽然是宝贝,但也不值这么多呀。

在整个仙洞沟,即便是最有钱的肖家,也没这么有钱吧?

“爷,我卖的那两根药材品相太好了,要是拿去拍卖,能卖得更多呢!”

看到爷爷愣住了,左阳得意的解释到。

左洪苦笑了一下,脸上的震惊变成了浓浓的复杂。

“阳娃,你真的长大了……”

他眼里的神色很古怪,怅然,唏嘘,等等。

左阳没懂。

爷爷经常会出现这种情况,他早就习惯了,也不去追究。

“爷爷,你就放心的用吧,以后你孙子还能挣得更多呢!”

“以前是你养我,以后就由我来养你,你好好保重身体就行了。”

左洪枯燥的手摩挲着光滑的手机,陷入了沉默。

他很欣慰。

独自一个来到仙洞沟,把左阳养这么大,他不后悔,反而非常自豪……

田间药王第11章试读

第二天一大早,左阳沿着地垄,直奔肖家。

和肖家欠款的事情,他当然要见见肖老大,把这件事彻底解决。

正值夏天,树上的知了乌拉乌拉叫的很欢。

地里大片大片的麦子,还有几天才成熟,已经开始散发麦子的香味。

风一吹过,形成一道道土黄色的麦浪,向前延展开来。

还有不少地里种的是玉米,绿油油、高耸耸,玉米棒子已经成型了,再过一段时间就能吃煮玉米了。

汪汪汪!

汪汪汪~

肖家的大门口,拴着两条大狼狗。

看到左阳面生,它们暴躁的狂吠起来,想要挣脱铁链冲过来。

养两条大狼狗,这在仙洞沟是蝎子粑粑——独一份。

狼狗不但吃得多,而且比较金贵,没有土狗好养活。

光是吃食这一块,就要花费不少钱。

一般人哪有肖家这么奢侈?

要放在以前,看到两条大狼狗,左阳还真有点怯火,不敢靠近。

不过现在,他心里有底,当然不会把两条狗放在眼里。

“滚蛋!”

他冷哼了一声,瞪了两条狗一大眼。

呜~呜~

狗突然就怂了,呜咽起来,夹着尾巴钻进了狗窝里,乖乖趴下了。

左阳大摇大摆的走进了肖家。

除了狼狗以外,肖家的房子在沟里也很显眼。

二层小砖楼,一竖一横,红砖缝用水泥勾勒得非常精致。

院墙用的是青砖,这在仙洞沟非常罕见,可以说奢侈。

院子里停着一辆蓝色三奔子,擦得锃光瓦亮。

三奔子虽然爬起山路来直冒黑烟,突突突半天也走不了几米,但却是沟里唯一的机动车。

“你咋进来的?”

看到左阳进来,肖思聪眼睛一瞪,愣了愣神。

自家看门的两条狼狗平常不是很凶吗,今天咋叫唤了两声,就没声响了?

左阳不屑道:“两条怂狗而已,还能挡住我吗?就是你挡在门口,我照样进来。”

他拐着弯骂人,气得肖思聪牙痒痒。

狗东西!

连个门都看不住,咋就让这个狗壁进来了呢?

考虑到实在打不过左阳,他黑着脸没有接茬,快速走出家门。

“谁呀?”

一道身影慢吞吞的从二楼冒头出来,衣服斜披着,手里夹着一根带把卷烟。

仙洞沟村民基本上都抽旱烟,很少有人会抽带把香烟。

一是嫌贵,二是嫌劲儿小。

不用多猜,就知道他是肖思聪的老爸,肖家老大——肖建仁。

肖家以前穷得球打裤裆响,肖老大外出短短几年,莫名其妙就发了。

他在仙洞沟,简直就是神话一样的存在。

“肖叔,我是左阳,因为我爷欠账的事情来的。”

虽然对肖建仁很不爽,但他是个懂礼貌的人,不会失了礼数。

“哦?你要帮你爷还钱?”

肖建仁眼皮子抬了抬,淡淡的说道。

“我是要帮我爷了结这笔账,不知道我爷还欠肖家多少钱?”

左阳直视肖建仁,根本没有被他的气势镇住。

肖建仁眯了眯眼睛,逐渐恼怒。

在仙洞沟,还从来没人敢这么看着他。

左阳一个小野种,毛都没长全,还真以为自己就是大头王八了?

“你爷爷跟我借了三万,按照两分利算,一个月就是六百,一年七千二,五年三万六。”

“前前后后,你爷只还了五万,剩下一万六的利息,给你打个折,一万五。”

他慢条斯理的吸了一口烟,冷冷的说道。

爷爷借了三万?

左阳眼睛微微一眯,闪过一抹冷光。

他知道爷爷欠了肖家两万,怎么到了肖建仁嘴里,就变成了三万?

“肖叔,我怎么记得是两万,能把欠条先给我看看吗?”

肖建仁冷森森的笑了起来。

只见他满口黑牙,就和他的心一样。

“咱们乡里乡亲的,都是自己人,谁借钱还写那玩意儿,都是担保。”

“你爷借钱时,沟头我大伯,西沟赵传生,小河沟曹倔头三个人做的担保。”

“你要是有问题,现在就可以去问问他们。”

左阳心里微微一沉。

从肖建仁自信满满的的神态上,他就知道,爷爷显然被下套了。

肖建仁的大伯肖全福,那是肖家人,肯定站在肖建仁一边。

西沟赵传生是仙洞沟会计,但这家伙是个墙头草,和肖建仁好得穿一条裤子。

小河沟曹倔头性格倔强,比较正直,关键去年左阳回家的时候,听说就已经去世了。

这种担保,爷爷不吃亏才怪。

而且沟里人借钱,从来都是一分利,什么时候听说过两分利的说法?

“左家娃娃,一万多块钱,拿不出来吗?”

看到左阳沉默,肖建仁目光一闪,嘲讽的问道。

他既然敢正大光明的说出来,就不怕左阳去验证。

就在这时,出门的肖建仁又回来了。

他的身后跟着三四个后生,都是成天跟着他瞎混的那帮二流子。

这些人那天被左阳揍了,此时再看到他,眼里同时露出狠辣。

小逼崽子,在肖老大跟前,你还狂个锤子啊!

“肖叔,你这一手玩的溜啊,我爷爷栽在你手里,不丢人。”

左阳并没有动怒,反而笑了起来。

他这一笑,倒是让肖建仁对他高看了一眼。

明知道吃亏,还能这么淡定,这个崽娃不简单呐。

即便如此,他还是不会把一个小小的娃娃放在心上。

肖思聪带人来了,又有老爹撑腰,有了底气,他满脸怨毒。

“左阳,别扯鸡儿!没钱就别踏马装逼,我劝你乖乖把仙云山转出来!”

左阳淡淡扫了嚣张的肖思聪一眼。

他拿出厚厚的两沓钱,在手里晃了晃。

“一万六就一万六,不用打折,左家不缺这点钱。”

“你怎么会这么多钱?”

肖思聪惊叫而出。

左家的情况他比谁都清楚。

左洪身上早就被他榨干了,左阳一个上学的穷酸书生,从哪能弄来这么多钱?

左阳无视了上蹿下跳的肖思聪,冷冷看向肖建仁。

“钱可以给,但你得写个收据,把我爷还的,和我还的钱,都写上。”

他心里明镜儿似的,知道爷爷吃了暗亏。

但人家有担保人作证,这件事即便闹到法院,吃亏的还是爷爷。

一万六就一万六,他有的是时间找回场子,没必要现在纠结这个……

小说《田间药王》 第10章 借宿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