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盛宠狠毒妃

更新时间:2021-04-09 17:18:07

盛宠狠毒妃 连载中

盛宠狠毒妃

来源:掌中云 分类:穿越重生 主角:林梦绾, 楚墨渊

精彩试读:熟料,她话音刚落,却听林梦绾道:“祖母,我不想退婚,我要嫁给景王殿下!”“嫁给景王殿下?你怎会……”林梦绾的一句话,让众人都惊呆了。林梦绾跟景王殿下自小就有婚约,可林梦绾喜欢李锦书。她一直想法设法的解除跟景王殿下的婚约,今日更是直接逃离京城,如今怎会……人群之中,一个穿着轻纱罗群的女子脸色泛白,捏紧了手中的帕子。“梦绾妹妹,该不会是景王殿下对你做了什么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盛宠狠毒妃第2章试读

林梦绾心中一滞,本能的调用轻功。

随着一个漂亮的旋身,林梦绾稳稳当当的落在了地上。

只是下一瞬,她的泪水又涌了出来。

她的腿,还在。

这种脚踏实地的感觉,真好。

亦是,久违了。

晶莹的泪珠簌簌落下,林梦绾满目凄惶。

楚墨渊冷眼看到林梦绾脸上的泪水,心中涌出一阵烦躁。

果然,她不甘心嫁给自己!

“驾!”

楚墨渊暴喝一声,扬鞭而去。

林府众人立刻聚到了林梦绾的身边。

“梦绾,你可有伤着?景王殿下可有为难你?”

林老夫人满心担忧的看着林梦绾。

楚墨渊这么轻易的离开,让他有种不真实的感觉,更是让她不安。

林梦绾突然之间扑到了林老夫人的怀中,痛哭出声。

“祖母,我好想你呜呜呜……”

真的好想好想。

被林贝瑶关在地牢里的日子,林梦绾无数次的期盼祖母跟父亲能够来救她。

听着林梦绾的哭声,林老夫人焦急万分,更是心疼。

她焦急道:“梦绾别难过,祖母会想办法,一定会想办法帮你解除婚约的,你别哭……”

熟料,她话音刚落,却听林梦绾道:“祖母,我不想退婚,我要嫁给景王殿下!”

“嫁给景王殿下?你怎会……”

林梦绾的一句话,让众人都惊呆了。

林梦绾跟景王殿下自小就有婚约,可林梦绾喜欢李锦书。

她一直想法设法的解除跟景王殿下的婚约,今日更是直接逃离京城,如今怎会……

人群之中,一个穿着轻纱罗群的女子脸色泛白,捏紧了手中的帕子。

“梦绾妹妹,该不会是景王殿下对你做了什么吧?!”

骤然而来的声音,让众人脸色大变。

而这温婉的声音,让林梦绾的血液瞬间沸腾起来。

林梦绾骤然转身,抬起手便狠狠地打了说话之人一个耳光!

“啪”的一声脆响,众人的心都颤了颤。

林贝瑶惨叫一声,竟是被林梦绾打了一个趔趄。

“瑶儿!”

林贝瑶的生母李姨娘大惊失色,立刻扶住林贝瑶,满眸心疼之色。

林老夫人也是惊着了。

“梦绾,你这是做什么?”

林梦绾跟林贝瑶素来感情深厚,林梦绾怎会突然对着林贝瑶动手?

林梦绾紧紧地攥着拳头,双眸猩红,浑身发颤,心中翻涌着滔天的恨意。

刚才说话的人,正是她的庶出姐姐林贝瑶。

而前世,她就是因为轻信了林贝瑶,才会万劫不复!

林贝瑶伙同李锦书,骗她的感情,撺掇她逃婚,抢走她的嫁妆。

她堂堂林府嫡女,东月国首富的外孙女,高高在上的景王妃,竟是断了双腿,毁了容貌,被林贝瑶关押在不见天日的地牢之中,活的连畜生都不如。

可最后,林贝瑶竟是害了她的性命,还有她外祖父全家!

林梦绾心中恨意翻涌。

重活一世,她绝不会再被林贝瑶欺辱!

林梦绾现在恨不得将林贝瑶碎尸万段!

但是,回来的路上,林梦绾已然想尽办法让自己冷静了下来。

她记忆中的一切,都是上辈子发生的事情,即便是说出来只怕也没有人相信。

她若是杀了林贝瑶,便是杀人害命,必然是要下狱的。

如今她只能隐忍,见招拆招。

林梦绾看着林贝瑶,冷声道:“姐姐慎言,你这话若是传出去,是要毁损我的清誉的!”

孤男寡女,深夜同归,这事儿实在是惹人遐想。

清冷的视线扫过众人,“我的清誉若是有损,林家的儿女,一个都逃不了。”

平静的声音,没有任何训斥与命令之意,却寒意十足,让众人的心都跟着颤了颤。

“今日我与景王殿下只是在京郊偶遇,恰巧我扭伤了脚,景王殿下才送我回府。”

“姐姐还是莫要无中生有,随意猜测,大家也莫要因为姐姐的胡话而胡思乱想。”

“毕竟,我婚约已定,其他的兄弟姐妹,未定婚事的还大有人在呢。”

林梦绾的这番话,是十足的警告,众人皆是变了脸色。

没错,林梦绾是林家嫡女,与林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此事确实是不宜声张。

可是,林梦绾若是一个在乎清誉的人,又怎会做出逃婚的事情?

这话从她口中说出来,实在是怪异。

只是,林老夫人看着林梦绾,眼眸之中浮现出一抹亮色。

“梦绾说的对,诸位慎言。”

“今夜之事,任何人都不能泄露出去半分,否则家法伺候。”

林老夫人威严的视线扫过众人,众人立刻低头应声。

“是!”

林老夫人道:“李嬷嬷,扶梦绾到到我的松鹤园来,再请个大夫过来。”

林梦绾突然愿意嫁给景王殿下,必然有隐情,林老夫人得问个清楚。

松鹤园之中,摇曳的烛火映照着房内的众人。

林老夫人端坐在上位,眉头深锁,垂眸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林梦绾。

“梦绾,你当真想好了,要嫁给景王殿下?”

刚才林梦绾一进门,就直接跪了下来。

她先向着林老夫人请罪,然后坚定的告诉林老夫人,她不想再解除婚约,愿意奉旨嫁给景王殿下。

“是!”

一个字,回答的斩钉截铁。

“为什么?”

林老夫人的眉头皱得更紧。

她看着林梦绾质问道:“你之前一颗心都在李锦书的身上,对景王殿下没有半分情谊,如今怎会突然改变了心意?”

林梦绾对着林老夫人重重的磕了一个头,这才跪直身子开了口。

“祖母,孙女今日离府,其实是是因为姐姐送信给我,说李锦书愿意带孙女远走高飞。”

“她竟敢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

林老夫人怒火中烧,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

林梦绾死死地攥着拳头,紧咬着唇,口中已然血腥弥漫。

林贝瑶做的大逆不道的事情,还多着呢。

前世的林梦绾,一心相信林贝瑶是真的为了她好,才甘愿冒风险帮她跟李锦书传递消息,甚至是协助他们二人见面。

可是,被关在地牢的那段时间,林梦绾才明白。

林贝瑶竭力撮合她跟李锦书,无非是因为林贝瑶早就觊觎她的好姻缘,想要取而代之!

“祖母息怒。”

林梦绾深吸了一口气,将自己翻涌的情绪压下。

她抬头看着林老夫人,黑白分明的眼眸清亮如溪。

“姐姐此举不当,但孙女也是因为今日的事情,才知晓李锦书并非良人。”

“他约我逃走,自己却临阵脱逃,这样胆小如鼠的人,孙女之前是被猪油蒙了心,才会倾心于他!”

“他根本就配不上我!”

盛宠狠毒妃第3章试读

林老夫人眼眸一亮,惊喜万分,简直想拍手叫好。

她素来看不上李锦书,也劝过林梦绾多次,祖孙二人闹了很多不愉快,实在是让林老夫人头疼。

未曾想,林梦绾出去一趟,竟是自己开窍了。

林梦绾继续道:“今晚景王殿下带回孙女,对孙女没有任何的指责。”

“回来的路上,景王殿下一直小心的用披风护着孙女,没让孙女受到风寒。”

林梦绾微微的低垂了头,唇角微微扬起,好似春风拂过,漫山遍野的鲜花无声盛开。

“景王殿下告诉孙女,回府之后让孙女回府说自己是不慎扭伤了脚,又恰巧遇到他,他才送孙女回家的。”

林梦绾抬头,对着林老夫人粲然一笑。

“祖母,景王殿下这般细心,处处都为孙女着想,孙女觉得,景王殿下是个极好的人,孙女愿意嫁给他!”

林梦绾脸颊绯红,双眸发亮,一副春心萌动的模样。

林老夫人愣了愣,忍不住笑开,悬着的心也落到了实处。

难怪林梦绾今晚能说出那般有理有据的话,原来是受了景王殿下的指点。

“你能这么想,那当真一件好事。”

她起身上前,亲自把林梦绾扶了起来。

只是……

想到景王殿下的恶名,林老夫人脸上的笑容落了几分。

景王殿下名为楚墨渊,是当今圣上的第六子,亦是皇后娘娘的小儿子。

林梦绾虽然是尚书府嫡女,可她嫁给楚墨渊,还是得说一句高攀。

可是,楚墨渊掌管监察司,手段狠辣,虐人无数,更是性情残暴,性格孤僻。

他曾经虐杀过通敌叛国的齐大人一家。

数十口人,每人动用不同的刑法,活活折磨死,愣是让齐家将罪过吐了个干干净净,只求速死。

楚墨渊“一战成名”,朝堂之上,无人不惧怕他。

纵然林老夫人看不上李锦书,可是让林梦绾嫁给景王殿下,就真的好吗?

心思流转之际,林梦绾直接抱住了林老夫人,依偎到了她的怀中。

“祖母,我明日想去外公家一趟,跟外公说一声,我不退婚了,省得他担心。”

“我还要让外公帮我找点儿好看的首饰头面,也多准备一点儿嫁妆。”

林梦绾仰头看着林老夫人,满眸期待。

可她的眼眶却一阵一阵的发热,几乎是用尽全力才没让泪水涌出来。

外祖父,舅舅,哥哥,我真的好想你们。

感受到孙女突如其来的亲近,林老夫人也有些愣住了。

因为李锦书的缘故,林梦绾已经许久不与她亲近,更不用说像是现在这般撒娇了。

如今林梦绾的举动,当真是让林老夫人有些“受宠若惊”。

她的手微微的有些发颤,还是轻轻的抱住了林梦绾。

她笑骂道:“你这小妮子,还没出嫁就想着讨夫君的好,真是不知羞。”

“我当然要漂漂亮亮的出嫁啊,祖母,您答应了吧……”

林梦绾笑意盈盈的撒着娇,房内的几人看着林梦绾的样子,脸上都带了笑。

只是,没有人注意到,林梦绾眼眸之中那挥之不去的不安。

第二日一大早,林梦绾就吩咐人套车,准备去秦府。

她昨晚跟祖母说自己去秦府,是想找外祖父帮她置办首饰头面。

但是,那只是林梦绾的一个借口。

林梦绾此行真正的目的,是让外祖父帮她找一个人。

她的师父,神医古月寒!

只是,还未等林梦绾出门,林贝瑶竟是带着侍女,施施然来到了林梦绾的院子。

林贝瑶穿着一身轻纱流仙裙,摇曳生姿。

她那柔顺的墨发梳成了百花髻,一支精致的金丝镶嵌红宝石的发簪斜插在林贝瑶的发髻之中。

小米粒一般的红宝石串成了长长的流苏,正好垂到林贝瑶的额头。

随着林贝瑶的步子,流苏轻轻晃动,映衬的林贝瑶肌肤胜雪,亦是很容易就吸引了众人的视线。

而视线只要顺势往下移,便可以看到林贝瑶脸上那淡淡的巴掌印。

那正是昨晚林梦绾那一巴掌留下的印记!

“梦绾妹妹,我给你做了鲍鱼肉丝咸粥,你快趁热喝一碗吧。”

林贝瑶笑意盈盈的看着林梦绾,声音温婉,心里却有浓重的怒意跟恨意翻涌。

林贝瑶已经得到了消息,今日林梦绾要去秦府。

所以,饶是林贝瑶还记恨昨晚林梦绾打了她一巴掌,但是她今日特意起了个大早,亲自下厨给林梦绾做了早饭。

而且,林贝瑶精心梳妆打扮了一番,却故意让自己脸上的巴掌印更明显了几分。

她就是要让林梦绾看到,好让林梦绾愧疚!

然后她再提一提李锦书,林梦绾一定会上赶着给她带礼物的。

林贝瑶侧着头,将食盒放在了桌上,心中的算盘劈啪作响。

林梦绾果然看到了林贝瑶头上的发簪,眼睛立刻危险的眯起,心亦是狠狠地揪了一下。

未等林贝瑶打开食盒,林梦绾便突然上前,一把将林贝瑶的流苏发簪拔了下来。

墨发瞬间散落,垂到了林贝瑶的脸颊上。

林贝瑶意外的看着林梦绾,“梦绾妹妹,你这是做什么?”

触及到林梦绾阴沉的视线,林贝瑶竟是打了一个冷战。

“梦绾妹妹……你,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我昨晚是因为关心你,才会一时失言,当真不是有心的。”

“我今日就是特意来向你赔罪的,梦绾妹妹,你别生气了好吗?”

她慌乱的解释,伸手去拉林梦绾的胳膊。

按照林贝瑶的经验,只要她说几句软话,林梦绾就会抢着道歉才对。

可是,这次林梦绾却厌恶的甩开了林贝瑶。

林梦绾沉声道:“珍珠,去请祖母过来。”

请祖母来?

“梦绾妹妹,你找祖母做什么?”

林梦绾并不理会她,只是紧紧地握着手中的发簪。

她强忍着心中翻涌的恨意,对着翡翠道:“翡翠,找人来看住大姐姐,等祖母来了再发落。”

“梦绾妹妹?!”

“是!”

翡翠应声,大步走到林贝瑶面前。

“大小姐,请吧。”

翡翠的心思比珍珠要缜密,她已经依稀猜到林梦绾要做什么了!

没多久,林老夫人被珍珠请了过来。

林贝瑶泪眼朦胧的上前,想要行礼诉苦。

林梦绾却更快一步,端正的跪在了林老夫人的面前。

“祖母,孙女求您做主,为孙女还有母亲讨回公道!”

林梦绾, 楚墨渊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