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龙神狂将

更新时间:2021-04-10 15:51:19

龙神狂将 连载中

龙神狂将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情感 主角:陆远, 白芷若

精彩试读:只留下这一句,罗志伟头也不看的往别墅里走去。陆远一笑,同样上前一步。紧接着一道人影如同断线风筝,直接砸在了罗志伟的身前,堵住了他的去路。人影手脚皆断,整个人脸色痛苦地蜷缩在地,嘴里不停地发出低沉的痛叫声。罗志伟定睛一看,脸色瞬间难看至极。这不正是他引以为傲的贴身保镖吗?罗志伟脖子僵硬地扭回头。看到陆远云淡风轻地站着,深知陆远不好惹,至少现在不能激怒对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龙神狂将第11章试读

原来同班的一个男孩子故意撒尿在女儿的衣服上,那是妈妈买给她的新衣服,还没穿几天就脏了。

非但没有道歉,还嘲笑她没有爸爸,女儿气不过就上去跟男孩子打架。

结果老师却因为那个男孩子家有背景,不敢惹怒对方。

还因为收过对方的礼物,不分青红皂白,就逼女儿道歉。

女儿不肯道歉,老师气急败坏就打了一巴掌。

一个血红的巴掌印占据大半张小脸,谁看都忍不住心疼。

原本就有愧女儿,陆远刚下决定,一辈子都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受委屈。

可还没来得及弥补六年来对女儿的亏欠,结果心肝宝贝竟然被外人打了?

还是老师?

就是这样为人师表?

陆远怒不可遏,二话不说拉着女儿就回学校。

白灵灵拉着陆远,咬着嘴唇摇了摇头,低声道:“爸爸,我的脸也不是很疼了,印子过两天就消了,咱们现在回家好不好?”

看着被迫“懂事”的女儿,陆远内心被深深触动。

这是受了多少次委屈,才会变成这样?

无论如何,他今天都要给女儿讨回个公道!

……

教室办公室。

一位老师小声问道:“吴老师,你真打了白灵灵?”

“打了又怎样,谁让她作死敢打罗浩浩,罗家可不是我们能惹得起的,我差点被她害死了,打她一巴掌都算轻的!”

吴能不屑地说道,脸上全然没有一丝后悔的意思。

砰!

就在这时,办公室大门被一脚踢开。

只见一道身影出现在门口,如同恶魔降世。

“所以这就是你抛弃身为人师的道德,对学生动手的理由?”

“简直枉为人师!”

巨大的动静,把吴能和另一名老师都吓蒙了。

吴能怔怔看向门口,看着陆远陌生的脸,再看看躲在陆远身后的白灵灵,突然间明白了。

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原来是找来了帮手!

吴能呵呵一笑:“你是谁?这跟你有什么关系,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免得什么时候死都不知道。”

白灵灵一听到死,小身子猛然一颤,更害怕了。

她使劲地拉着爸爸的衣角。

陆远拍了拍女儿的手背,安慰道:“没事,有爸在,谁都伤不了你。”

说完,他消失在原地。

下一秒直接出现在吴能面前,抬起腿就是一脚。

砰!

一脚直接把吴能踹飞。

只听见一阵骨裂声,紧接着一阵劈里啪啦的响声。

数张桌子被撞烂,直到撞到墙壁才停下来。

眨眼间,地面一片狼藉。

吴能身体多处骨折,整个人都萎了。

他嘴里不时发出惨叫声,却不敢像之前那边大放厥词,缩在地上动都不敢动,望向陆远的眼神更是充满了惊恐。

一脚就把他踢得半死,这是哪里来的杀神?

陆远居高临下地看着吴能,冷漠如帝王,“我问你,那个男孩住哪里?”

在陆远恐怖的目光注视下,吴能毫不怀疑,只要他敢说一句假话,对方真的会杀了自己!

跟命相比,受点伤算什么委屈?

吴能毫不犹豫地说出了罗浩浩的住址。

陆远知道后,带着女儿转身离开。

从始至终,另一位老师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

城东,山水天下。

江州一等一的豪华别墅群。

此刻,一辆奥迪车疾速飞驰。

然后急刹,径直停在了其中一栋三层洋楼面前,把整个大门都给堵上。

门口的保镖被吓得往两边倒,等他们爬起来满脸怒火准备兴师问罪时,浑身冒着杀气的陆远从车上走了下来。

“不想死,就给我待着。”

陆远一个凌厉眼神扫过,见识过不少大场面的保镖,仍然被震慑在原地,不敢上前一步。

任由陆远牵着女儿,一大一小踏入了罗家大门。

“谁是罗浩浩的家长,出来给我女儿道歉!”

张含英皱着眉头从别墅走出,看着大门乱糟糟的样子,不悦道:“那些狗东西搞什么,门口怎么闹出那么大动静?”

“妈妈,是白灵灵,就是她打的我!”

罗浩浩指着门口,气呼呼地说道。

张含英闻言,看着陆远和白灵灵,顿时怒上眉梢。

来得正好,打了我的宝贝儿子,正打算找人算账,没想到就送上了门。

“道歉?道什么歉!”

张含英扫了一眼陆远陈旧的穿着,一脸不屑地笑道:“我家浩浩还是个孩子啊,小孩子又不懂事,又是闹着玩的,用得着道歉吗?”

陆远皱了皱眉,冷哼道:“小孩子不懂事,你们大人也不懂事?连个道歉都没有?”

“呵呵,小题大作,我看你不就是看我罗家有钱,想讹我们吗?”

张含英从包里拿出一千元甩在了地上,“拿去,就你们那穷酸样,一件衣服也值不了什么钱,这一千足够你们买个十条二十条了。”

罗浩浩狠狠地踩了地上的钱两脚,嘟着嘴不满道:“妈妈,才不要给丑八怪钱呢,她长那么丑,我看到都想吐,撒尿就是让她不敢再来学校,免得我恶心!”

陆远看了罗浩浩一眼,随后看向张含英,想看看对方有什么解释。

没想到,张含英不为所动,脸上依旧挂着冷笑,也不说话就这么静静看着。

任由罗浩浩出言不逊,没有一丝制止,眼里反而还有着赞扬的意思。

陆远此刻明白,有什么样的狗家长,就会教出什么样的狗儿子。

对他们说教,简直是浪费口舌。

既然对方教不了,不想教,那就自己代劳,好好给他们上一课。

什么叫做尊重!

“干什么,你想打人啊?”

张含英看着陆远杀气腾腾的往前走了一步,有些害怕。

但转念一想这里是自己家,又养了那么多保镖,谁打谁还不知道呢。

张含英顿时嚣张气焰高涨,招呼家里的保镖挡在了身前,把陆远和白灵灵围了起来,面含讥笑道:“你生的小贱种打了我儿子,我还没找你计较,还赔你钱,你竟然不识抬举?”

“你知道江州罗家吗?有胆量你就动手!我敢保证你下半辈子就只能躺在床上当废人!”

陆远怒极反笑。

罗家?

区区一个江州的二流世家,就敢在龙国将主面前大放厥词!

龙神狂将第12章试读

砰!

陆远一步踏出。

保镖看都没看清楚陆远的动作,连陆远的衣袖都没碰着。

瞬间朝两边飞去,倒在地上嗷嚎遍野。

张含英嘲讽的嘴脸僵住了,转身想逃。

可为时已晚!

啪!

一巴掌迅雷不及地扇在张含英的脸上。

张含英整个人倒飞出去,嘴角开裂,血糊了一脸。

好痛!!!

仿佛整个脑袋裂开!!!

她长那么大,从来没被人打过,更何况还被打出血。

张含英咬着牙,又是惊恐又是怨毒地看着陆远,没想到对方真的敢打自己。

他是疯了吗?

难道不知道罗家在江州的势力有多大吗!

就陆远这样蝼蚁,罗家只需要一句话,就能让他人间蒸发!

“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一个男人从保时捷上走下来,看到堵路的奥迪,脸色就有些不好看。

当他走进门后,又看到自家保镖倒了一片,就连妻子脸上都被开了花,顿时面沉如水。

张含英看到来人,脸上露出惊喜的目光,指着陆远大喊道:“老公,这小子来家里闹事,还打人,连我都被打了一巴掌,你快替我收拾他!”

江州罗家家主的二儿子罗志伟闻言,阴冷的目光射向陆远,“来我罗家闹事,你他妈找死?”

陆远冷冷道:“不问青红皂白就开口闭口威胁,罗家好大的威风。”

“我管你有什么狗屁原因,哪怕是我罗家有错在先又如何,胆敢招惹我的罗家,不废了你我怎么在江州立足?”

罗志伟一个眼神,紧跟在身后的一名中山装的保镖,顿时上前一步。

这是罗家家主派给他的贴身保镖,一等一的雇佣兵,身手可不是地上的保镖可比的。

“手脚打断,丢出去。”

只留下这一句,罗志伟头也不看的往别墅里走去。

陆远一笑,同样上前一步。

紧接着一道人影如同断线风筝,直接砸在了罗志伟的身前,堵住了他的去路。

人影手脚皆断,整个人脸色痛苦地蜷缩在地,嘴里不停地发出低沉的痛叫声。

罗志伟定睛一看,脸色瞬间难看至极。

这不正是他引以为傲的贴身保镖吗?

罗志伟脖子僵硬地扭回头。

看到陆远云淡风轻地站着,深知陆远不好惹,至少现在不能激怒对方。

他脸上风云变化,最终还是勉强露出一丝笑容,“这位朋友,虽然我不知道我罗家哪里惹到你了,但现在你人也打了,气也应该消了,不如就当这件事扯平了?”

张含英强忍嘴角撕裂的痛苦,悲愤道:“扯平?这小子冒犯罗家,不仅打了我,连儿子也被那小贱种给打了,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

话一出口,罗志伟就知道坏事。

果不其然,陆远脸上的怒气不减反增。

张含英顿时吓得花容失色,连忙招呼保镖上前挡住陆远。

陆远冷哼一声,伸手就捏住了保镖的两根手指头。

只听见“咔嚓”一声脆响。

保镖两根手指当场就折了,骨头刺穿了皮,血肉都露了出来。

陆远怒气未消,继续大步向前。

每一个挡在他面前的人,无一例外全都握着断指倒在地上,痛苦哀嚎。

犹如杀神般,陆远走到张含英和罗浩浩面前。

张含英面如白纸,瘫倒在地。

罗浩浩一屁股坐在地上,尿了一地。

就连不远的罗志伟见到此情此景,都吓得站在原地,动都不敢动。

白灵灵第一次看见这么恐怖血腥的场面,吓得梨花带雨,连忙拉着陆远,哭着脸哀求道:“爸爸,这么晚了,妈妈一定会担心我们的,咱们赶紧回去吧。”

陆远看着女儿害怕哭泣的模样,这才意识到,自己不应该在女儿面前,露出如此恐怖的一面。

杀意锐减,同时内心感到无比的自责。

只好强忍想要当场杀掉张含英的念头。

留下一个杀人般的恐怖眼神扫视全场。

罗家低着头无一人敢直视。

他这才带着女儿,转身离去。

……

回到荣华府。

“灵灵,这是怎么一回事!”

白芷若看到白灵灵脸上的巴掌印,连忙丢下手中的活,蹲下身担忧地看着女儿。

陆远刚想开口。

白灵灵就挥舞着拳头,抢先解释道:“谁让那个罗浩浩笑我没爸爸的,我这气不过就跟他打了起来,别看我被打了一巴掌,他可是被我骑着打了好几拳。”

看着女儿自豪的模样,白芷若皱了皱眉头,神情有些严厉。

但看到女儿小脸上的掌印,心疼的叹了口气,摸了摸女儿的脑袋,“现在爸爸回来了,以后也没人笑你了,你也不要跟人打架了,过来吃饭吧。”

饭后,丈母娘带着白灵灵在看电视。

白芷若把陆远拉到一旁,看了眼女儿头上的胎记,悄声道:“陆远,什么时候才能治好女儿的疤痕,毕竟是个女孩子,再这样拖下去也不是办法。”

陆远对着白芷若说道:“放心吧,赵国树已经托人帮我找到名医了,今晚就带女儿去看看。”

一听到是赵国树出手帮忙,白芷若这才放心下来。

晚上。

奥迪车驶出荣华府,来到市郊的一处院子。

虽然地址偏僻,但排在院子外看病的队伍足足有百米长。

陆远三人下了车,径直走到院子门口。

报了赵国树的名字后,安保放行让他们进到了院子里。

接待他们的是一名五六十岁的老者。

这三人是赵国树的亲戚?

老者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清高,上下打量陆远三人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奇怪,

“赵国树的亲戚是吧,说说看有什么病?”

白芷若点了点头道:“求老先生治好我女儿脸上的疤痕。”

老者看了一眼白灵灵,发现只是个胎记。

虽然治起来麻烦,花费的时间长些,但能治好。

老者也不多说,让白灵灵躺在床上,自己从一个檀木盒里拿出针灸包,就准备治疗。

就在这时,一对身穿名贵服饰的夫妻走了进来。

在看到陆远和白灵灵时,罗志伟脸色阴沉的可怕。

张含英直接破口大骂:“大伯,他们这几个贱骨头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小说《龙神狂将》 第11章 我家孩子不懂事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