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明月不知清风泪

更新时间:2021-04-13 11:16:04

明月不知清风泪 已完结

明月不知清风泪

来源:追书云 作者:花开点点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接电话的果然是是薄敬寒。耳边能听到戴琳琳那柔柔弱弱的嗓音,“是谁?”薄敬寒淡笑,“无关紧要的垃圾电话。”白夕清心酸,五年了,这样温和的薄敬寒,从来没有出现过。那端的对话声任在继续,是一个男人呵护一个女人最珍贵的样子。不甘的怒意又盘旋而来,白夕清压下情绪。冷漠的开口,“薄敬寒,我妈在哪?”那头的男人丝毫没有意外是她,讥笑道,“我不知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就这么恨?

再次睁开眼睛时,是一周后的深夜。

外面宁静中夹杂着音乐声,四周有点昏暗。

白夕清眨了下眼睛,想起身,却浑身无力。

“白总,你醒了?”

耳边传来顾欣惊喜的声音,白夕清偏头看过去,兀自笑了下,“竟然还活着。”

顾欣抿着唇,欲言又止。

白夕清蹙眉,“怎么了?”

“白总……您昏迷的这一周,薄总已经把合作拿下了……但是……白家没有你的助力,现在已经被薄总打的快要撑不住了,你的电话被薄总收走了,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我担心……”

轰——

白夕清大脑轰鸣,原来这才是他的计划吗?

她死了,他丧偶,如愿以偿。

她没死,他就趁她昏迷,对付白家?

这五年多少次他想拿白家开刀,被她拦下来了,如今她重伤在床,又昏迷这么久,白家危已!

白夕清又气又急,猛的坐起身,“顾欣,订机票,我要马上回国!”

“可是你的身体……医生说你缺氧过久,得静心修养,不能急躁气怒,否则会有生命危险。”

“如果因为我,白家倒了,那我就是千古罪人!”

到达国内时,仍旧是深夜。

刺骨的寒风吹面而来,白夕清踉跄了下,有点呼吸不顺,心口闷的有点疼。

“没事吧?白总?”

白夕清摇头,快速迈开步子,走向已经等在那的车子。

一路疾驰,直达白家。

明明应该宁静休息的园子,此刻却灯火通明。

白夕清推门而入的时候,有东西直接砸了过来,同时冷厉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还有脸回来?!”

白夕清虽然避开了那白瓷茶杯,但是里面的热水还是溅到了她白皙的脸上。

她抬头,看向气得双唇发抖的父亲,出声解释,“对不起爸爸,我在国外发生了些意外……”

白父站起身,怒气不减,“出了意外,你就可以把你母亲气的昏迷不醒了?!为了一个男人,你是连亲妈都不要了,你马上给我滚!”

这些年白家已经对她失望,全靠亲情支撑,才没有关系碎裂,现在父亲大发雷霆,可想而知事情多严重……

“妈……她怎么了?在哪?”

“去问你的好丈夫啊!问问他究竟把你奄奄一息的母亲藏哪里去了!滚!”

白夕清鼻尖很酸,心口闷痛的难受,“爸,你别着急,我这就去找薄敬寒!”

她的手机在薄敬寒那,他要是想做点什么不是什么难事。

只是,薄敬寒,你究竟想做了什么。

黑暗中哭泣的可怜人

去薄家庄园的路上,顾欣大体跟她说了白家的情况。

CA的合作如果是白夕清来谈,她会给对方免费送一个高端定制,然后说服对方给白家分一杯羹。

而如今薄敬寒一口全吞,白家连竞标的机会都没有。

同时他还截获了白家最近正在谈的几个项目,全力打压白家。

这是五年来,他唯一的机会,所以他快狠准。

短短一周,白家已经快要撑不住了,连下个月员工的工资都发不下去了。

“还有戴琳琳回来了。”顾欣拿出手机给她。

上面全是关于薄敬寒的话题,铺天盖地。

原来,他带着戴琳琳去南方避寒去了……

为了戴琳琳他跟她结婚,为了戴琳琳他恨到可以抓走她的妈妈!

白夕清仰头,眼泪从眼角滑下。

此刻新闻八卦下的评论,全部都是在骂她白夕清蛇蝎心肠,做法狠绝与温柔善良的戴琳琳无法比。

却没有人知道,她也是黑暗中哭泣的可怜人。

现下这个情况,她根本找不到薄敬寒,想到这里她在键盘上按了几下。

很快,电脑上出现了戴琳琳各种照片与资料,自然也有电话号码。

白夕清直接打了过去。

接电话的果然是是薄敬寒。

耳边能听到戴琳琳那柔柔弱弱的嗓音,“是谁?”

薄敬寒淡笑,“无关紧要的垃圾电话。”

白夕清心酸,五年了,这样温和的薄敬寒,从来没有出现过。

那端的对话声任在继续,是一个男人呵护一个女人最珍贵的样子。

不甘的怒意又盘旋而来,白夕清压下情绪。

冷漠的开口,“薄敬寒,我妈在哪?”

那头的男人丝毫没有意外是她,讥笑道,“我不知道。”

心口处揪起来,酸涩感蔓延至全身。

白夕清软下语气。

“薄敬寒,我和你之间的事情,与我的家人无关,更与白氏无关,你……”

那端的男人冷笑着打断她,“是么?那当初我和你的事,又与琳琳的家人何干?她那样求你,你为什么不帮她?”

白夕清心口钝痛,喉咙处哽咽的有些疼。

“你就这么爱她?因此来报复我,让我尝一尝这种滋味是么?”

薄敬寒半晌没回话,白夕清吸了吸鼻子。

开口时,嗓音已经恢复如常,“薄敬寒,我能找到戴琳琳的电话,我就有办法对付她,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和戴琳琳是怎么认识的?”

耳边男人的呼吸加重了些,显然的动了怒。

“你敢?!”

白夕清强硬开口,“她现在是小有名气的网络写手,如果爆出来曾经勾搭过富二代,怀过孕,流过产,更因为被甩而整日沉迷于纸醉金迷,导致自己父母忧心病重,你说说戴琳琳会怎样?别说当年我没有理由帮她,就现在的情形,你觉得我会放过她?”

戴琳琳的声音忽然传来,“白夕清,我不怕,我已经没了父母,我还怕身败名裂吗,你有本事就来!”

说完戴琳琳就可怜哭了起来,“当初你们之间已经是分手状态,你们相互厌恶,为什么我不能接近他……为什么是我的错……你说我是白莲花,我看你才是!”

白夕清眼眶通红,闻言冷笑,“又开始哭了,你爸妈去世你都没这么哭,也就男人能让你像八辈子没哭过一样。”

“白夕清,你别太过分!”

耳边传来薄敬寒气急败坏的声音,

白夕清脸颊上的泪滴落,但仍旧冷笑,“告诉薄敬寒,我不是在跟他开玩笑!”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