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绝色医妃权倾天下

更新时间:2021-04-11 16:18:35

绝色医妃权倾天下 连载中

绝色医妃权倾天下

来源:追书云 作者:一蓑烟雨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查出太后所中的是獾毒后,太医所能想到的法子和沐芷兮一样,也是以毒攻毒,加以泻药辅之。一剂猛药下去,太后很快就有了感觉。接连不断地排泄了大半个时辰后,她的脸色总算恢复正常。经历了这种事,她发誓以后都不再碰野味了。这肚子如刀绞的感觉真不是人能够承受的。拉了大半个时辰,太后整个人都明显虚脱了不少,有气无力地靠在软榻上,将立了大功的沐芷兮叫到跟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绝色医妃权倾天下第3章试读

这是沐芷兮第一次与他亲近,她居然对他主动投怀送抱!

---------------------

“夫君,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沐芷兮撒娇式的声音婉转低柔。

她紧紧地抱着萧熠琰,小脸埋进他的胸膛,听到他的心跳声有所加快。

前世,萧熠琰是为了救她,才会被萧承泽那人渣设计而死。

她从来都没有给过他好脸色,成亲后对他冷嘲热讽,甚至咒诅他去死。

他越是对她容忍,她便越觉得他心机颇深。

沐芷兮啊沐芷兮,好好看看此刻站在你面前的这个男人吧。

他为了你宁可放弃唾手可得的江山,为了你连命都可以不要,他将一颗心完完整整地交给你,却被你无视、被你践踏,前世真正害死他的不是萧承泽,而是你啊……

“松手。”

头顶上方,传来男人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

她瞬间拉回思绪,抬起头望着他。

萧熠琰剑眉敛起,脸色阴沉,眼底是闪着寒光的刀刃,仿佛能够一眼看穿她。

“为了掩盖你与萧承泽夜会的事实,连这种法子都用上了是么。

“沐芷兮,你好大的能耐。”

他的表情严厉而冷锐,语言颇具嘲讽。

不得不承认,方才沐芷兮抱住他认错的时候,他有刹那的错觉,还以为这女人真的转性了。

但当看到萧承泽趁机离开后,他便想到,原来她是为了拖住他,才对他投怀送抱。

正如她今日在大婚之上揭开盖头以死明志,都是为了萧承泽。

“不是的。”沐芷兮知道他定然是误会了,脑袋摇得好似拨浪鼓,急于澄清。

“夫君,我是真心要认错的,我这就去向皇上和太后认错,我会求得他们的原谅,那你就不用受杖刑……”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萧熠琰那如同墨玉打磨过的双眸微眯,露出危险的光芒来。

“你怎知杖刑?”

他才刚从坤宁殿出来,正要去领杖刑,照理说消息还没有传出去才是。

沐芷兮因为一时着急说漏了嘴,打算搪塞过去。

“我,我猜的。”

萧熠琰虽然还在为她大婚上的举动而生气,但更不想她再被皇上和太后训责。

“马上给我乖乖回王府,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夫君,你信我,我真的能够跟皇上、太后说清楚的,而且太后已经传召我了,我必须要去。”

说完,她非常坚持地要往坤宁殿去。

“本王说了,不许去!”

萧熠琰大力拽住她的胳膊,她被这股力量弄得一时重心不稳,因而身体后仰。

生怕自己会摔,她下意识地抓住他的衣襟。

他反应甚快地伸手揽着她的腰,顺着力将她扶住。

差点害得她摔倒,萧熠琰也在反省自己力气太大。

侍卫陆远和婢女秋霜呆呆地看着二人,早已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实际上,从自家小姐一身娇态地扑进战王殿下怀中认错的时候起,秋霜就已经是目瞪口呆了。

她甚至怀疑,现在的小姐是被什么脏东西给附身了。

否则她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能够解释小姐的巨大变化。

明明小姐之前对战王殿下那是一百个不情愿,甚至不惜撞头自尽。

每每提起战王殿下,言语中也是各种咒诅之词。

她真是看不懂小姐这波操作了。

居然为了战王殿下不受责罚而亲自去向皇上太后认错,这还是她们小姐吗?

陆远也同样看不透了。

但他绝对不信沐芷兮这女人是“改邪归正”,这一定是她的计策。

所以他默默祈求着,他们英明神武的主子可千万别被这个女人给蒙骗了。

萧熠琰了解沐芷兮的性子,越是阻止她,她就越要去做。

于是他只能暂时依了她,陪她一块儿去坤宁殿。

太后所居的坤宁殿环境幽静,守卫也是尤其森严。

沐芷兮乖乖地跟在萧熠琰身边,还伸手扯住了他的衣裳一角,生怕自己会跟丢似的。

萧熠琰感觉到她的动作,强忍住想要回头的冲动。

还真是奇怪,以前光是碰到他的衣裳穗子就厌恶得要命,说他是沾满血腥的刽子手,现在居然敢碰他了么。

到坤宁殿外的时候,沐芷兮打开话匣子问:“夫君,太后现在是不是很生气啊?”

实际上,因为重生,她已经能够预知接下来会发生的事。

现在她只是想要借机和萧熠琰多说说话而已。

她想要消除他对她的芥蒂,想要让他尽早忘记她今日在大婚上所做的出格行为。

哪怕他愿意搭理她,跟她说说话也好。

听到她这带着几分小心翼翼的低软细语,萧熠琰一双凌厉的双眸中,一抹不忍稍纵即逝。

他停下步子,转身看向她。

听到她一声声地唤自己“夫君”,他的心也软了几分。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若是太后迁怒于她,她就知道什么是千金难买早知道了。

“不,我不后悔。只要夫君能够原谅我,就算被太后责罚也不怕。”她真诚满满,看着格外坚强。

萧熠琰那性感的喉咙上下滚动,有什么话憋着,欲言又止。

他一遍遍地告诫自己,不要被眼前的她所哄骗。

这只是沐芷兮为了逃离他而使的缓兵之计而已,难道他忘了么,刚才在御花园,她还在跟萧承泽夜会,她还想着要跟他和离嫁给萧承泽。

说不定她现在面见太后,就是为了言明她要和离的决心。

所以,别傻了,她心里根本不可能有你。

萧熠琰琥珀色的眼睛里没有丝毫希望,虽然沐芷兮身上穿着嫁衣,但他还是觉得怅然若失。

坤宁殿的台阶是白玉铺就,太后正躺在软榻上休息,毕竟都这么晚了,若不是为了战王府的事儿,她现在早已就寝。

“太后,战王妃到了,就在外面等着您召见呢。”

“让她进来吧。”

话音刚落,年纪有些大的太后突然面露痛苦之色,手中端着的茶盏摔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响声。

侍女面露惊慌,赶忙上前,“太后!您怎么了……”

太后感觉腹痛难忍,仿佛肠子被绞着了似的,死死地抓住侍女的手,却痛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侍女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立马冲着外面大喊。

“太医!快传太医!”

殿外,沐芷兮看到侍女匆忙出来,立马拉住她。

“太后怎么了?”

“太后突然腹痛难忍……”

果然和前世一模一样。

前世,在她大婚这日的晚上,太后突然腹痛不止,太医一时根本查不出是何缘由。

若是她能够治好太后的腹痛之症,那就能够帮萧熠琰免了杖责,并且稍稍补救一下她在太后心目中的形象了吧。

太医很快赶到,但把脉了好一会儿,也没法确定症结所在。

可怜太后一把年纪了,痛得在软榻上死去活来,唉哼不止。

皇帝闻讯赶来坤宁殿,身为大孝子的他也是不忍太后受此折磨,急得直踱步。

沐芷兮看准了时机,在皇帝面前福身行礼。

“皇上,可否让儿臣一试?”

皇帝认得沐芷兮,今日大婚,这女人藐视皇威,“威风”得很。

他没有降罪于她,她倒好,居然还跑到皇宫里来了。

跑来宫里也就罢了,竟然还敢主动出现在他面前。

萧熠琰看出皇帝的恼怒,便抓着沐芷兮的胳膊,佯装斥责。

“太后这边有太医为她诊治,你一个不懂医术的瞎凑什么热闹。”

沐芷兮豁出去了,挣脱萧熠琰的手,再次跑到皇帝面前。

“我没有凑热闹,皇上,儿臣真的有法子治好太后的腹痛。”

“你有法子?那你倒是说说,太后缘何会腹痛至此!”皇帝威严赫赫,对着沐芷兮下达死令,“若是你说不上来,朕就治你的罪!”

想要逞强,那就让这丫头尝尝后果。

他正愁没法好好教训这不知天高地厚的沐芷兮。

若非看在老五和她外祖父安远侯的份上,以她今日在大婚上所为,他砍她十次头都不够泄愤的。

绝色医妃权倾天下第4章试读

婢女秋霜忠心护主,“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不住磕头。

“皇上恕罪,小姐因担心太后,所以一时冲动,还请皇上饶了小姐。”

她们小姐是真的不懂医术,连太医都诊断不出,小姐又怎么能够准确断言嘛。

不晓得小姐今晚是怎么了,接二连三地犯糊涂。

不只是秋霜,在场的其他人,没一个相信沐芷兮真的能够治好太后。

一个不懂医术的世家小姐,难道比太医还厉害?

面对众人的质疑,沐芷兮却拿出了无比的自信。

实际上,她不止懂医术,还非常精通。

前世萧承泽身体不好,她就是为了他而拜师苦学医术,不过那都是之后的事了。

众目之下,沐芷兮异常镇定地走到软榻边,一番望闻问切后,颇为确信地开口。

“皇上,太后所中的乃是獾毒。”

中了獾毒,并无性命之忧,只是会受些腹痛之苦罢了。

她如此确信,不止是来源于自己的精湛医术,同样也是凭着她前世记忆中,对太后的了解。

“太后爱食野味,近日尤其爱食白獾。若是偶尔食用倒也无妨,但太后几乎每日食用,毒素在体内累积,这才导致腹痛难忍。

太后身边的宫女连连点头。

“如今最快见效的法子,就是下猛药,以毒攻毒加以泻药辅之,方能成功将毒素逼出。”

“皇上,战王妃说得没错,太后近些日子以来确实每日食用白獾,难道真的是……”

皇帝皱了皱眉,仍然不信沐芷兮。

他转而看向太医,让其诊断。

太医按照沐芷兮的推断再次诊脉施针,竟很快便得出了和沐芷兮一样的结论。

“启禀皇上,果然是獾毒!”

跪在地上的秋霜满脸的难以置信。

不是吧!

难道她们小姐误打误撞,猜对了?

可是小姐刚才明明说得那么有理有据,连逼毒的法子能说出来。

好奇怪,这还是她们那个不学无术的小姐吗?

同样的,始终站在沐芷兮身边的萧熠琰也对她产生了怀疑。

他比任何人都要了解她。

别说精通医术了,她估计连最普通的药材都分不清楚。

如今她怎能比太医更快诊断出太后所中的是獾毒?

难道她身上还藏着他所不知晓的秘密吗?

查出太后所中的是獾毒后,太医所能想到的法子和沐芷兮一样,也是以毒攻毒,加以泻药辅之。

一剂猛药下去,太后很快就有了感觉。

接连不断地排泄了大半个时辰后,她的脸色总算恢复正常。

经历了这种事,她发誓以后都不再碰野味了。

这肚子如刀绞的感觉真不是人能够承受的。

拉了大半个时辰,太后整个人都明显虚脱了不少,有气无力地靠在软榻上,将立了大功的沐芷兮叫到跟前。

“沐丫头,哀家没想到,你的医术居然如此高明,这次真是多亏有你在。哀家赏罚分明,说吧,你想要什么赏赐。”

沐芷兮早就等着太后这话,直接跪在了地上。

“太后,罪妾不敢求赏赐,太后身体安康便好。”

就算是真的有所求,也不能直接就开门见山。

毕竟现在太后心里肯定还记着白天大婚之上她干出的那些事儿呢。

所以她一口一个罪妾,就是要摆正她认错的态度。

如此一来,太后才会对有所改观,才不枉费她今晚所做的。

果不其然,见沐芷兮无欲无求,太后朝她投去了欣赏的目光。

原本还想要借机责罚沐芷兮的皇帝,如今也没有理由发难,心里那股气没地撒,憋得慌。

这丫头居然还真有两下子,是他低估了她。

沐芷兮见太后有所动容,这才切入正题。

“皇上、太后,今日大婚之上罪妾一时鬼迷心窍,才会做出那等事儿来,如今我真心认错想要悔改,以后定然好好伺候夫君,为皇家开枝散叶,还请皇上和太后能够给罪妾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她句句发自肺腑,情真意切。

当听到“伺候夫君、开枝散叶”那几个字的时候,萧熠琰一直绷着的、如冰山般冷酷的脸上,表情有所松动。

她到底在搞什么把戏,难道真的能安心做战王妃不成?

他就不信,她真就这么改变了想法。

之前死都不嫁给他,现在又如何会甘心伺候他,甚至为他生儿育女。

不过对于这些话,太后倒是信了不少。

“既然是真心认错,哀家也就不同你计较了,但若是再有下次,定然严惩不贷。”

原本她也没想再跟沐芷兮计较,因为她的孙子将她护得极好,就算她在大婚上做出那些事儿来,他也坚决不休妻。甚至愿意代她受罚。

沐芷兮的双眸瞬间冒出精光,进一步恳请。

“若是太后能够原谅罪妾,那可否免了王爷的杖刑?”

萧熠琰神色微动。

为什么要替他求情。

难道他受杖刑,不是正合她意吗?

沐芷兮,你究竟在搞什么手段……

经过沐芷兮的一番努力,不止她获得了太后的暂时原谅,就连萧熠琰的杖刑也免了。

离开坤宁殿后,沐芷兮邀紧跟萧熠琰的脚步,邀功似的开口问。

“夫君,我今天是不是表现得很棒?这下你总能相信我,我是真心想要改过的吧?”

说到底,她就是想要为自己犯下的错赎罪。

“日久见人心,沐芷兮,本王虽不知道你在耍什么手段,但若是你想跟本王和离转而嫁给萧承泽,本王劝你,早点死了这条心。”

沐芷兮清楚,她早已将萧熠琰伤得太深。

不只是今日大婚上她的所为,还包括在此之前她对他所做的一切。

他知道她经常受梦魇所扰,所以在凯旋归来后送了颗辟邪狼给她,但前世的她却嫌他血腥,当着他的面将那颗狼牙丢了出去。

之后她才知道,为了弄到那颗狼牙,他只身犯险,与恶狼搏斗,身上被多处咬伤。

所以当她觉得他残忍,拒收他的礼后,他的心情该有多少不好受啊。

但这些,前世的她根本不会去想。

因为那时候她在萧承泽和沐婉柔的挑拨下,只觉得这些是他为了得到她的手段。

他讨好她,送她东西,就是为了得到她背后丞相府和安远侯府的权势。

类似的事情不胜枚举。

所以,他对她的信任和耐心,完全是被她给作没的。

想要捂暖他的心,任重而道远啊。

不过她是不会放弃的。

她绕到萧熠琰面前,伸手拦住他的去路。

“萧熠琰,我是不会跟你和离的,这辈子都不会的,不管你信不信,我是真心想要跟你在一起的,至于那什么萧承泽,去他的人渣,我才不稀罕呢!”

萧熠琰头一回听到她说出这般粗鲁的话来,瞳孔微缩。

“沐芷兮,你受的哪门子刺激,身为世家小姐的教养呢。”

秋霜也是怔怔地站在原地,脸上的错愕不比萧熠琰少。

这位绝对不是她家小姐,绝对不是。

小姐虽然是外人眼中不学无术的草包废柴,但还不至于说话这般粗野。

难不成小姐今天这一撞,把脑袋给撞坏了?

沐芷兮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因为她太想要得到萧熠琰的信任和认同。

前世,她嫌弃萧熠琰是个只会打仗的匹夫,觉得他不是那种玉树临风的翩翩公子,对他有诸多意见。

不管是他说话的方式也好,还是征战沙场养成的各种习惯也好,她都觉得不顺眼,总是嗤之以鼻。

她觉得像那种只会打仗的就是莽夫,比不上像萧承泽那样的白衣公子。

但是重生后,她的想法完全改变。

萧承泽那种只会纸上谈兵的小白脸,哪能跟她家英勇神武的夫君相比。

她前世真是瞎了眼、盲了心,居然会喜欢那种小白脸。

领兵打仗全靠部下,逃得快,领功倒是第一个。

不像她的夫君,用兵如神,百战百胜,简直超级有魅力的好不好。

倘若没有她夫君带兵在边境抗敌,萧承泽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白脸怎么还能高枕无忧地享受着锦衣玉食。

他萧承泽就是个蛀米虫,被她夫君直接秒成渣渣。

沐芷兮越看她的夫君越满意,两眼都笑成了月牙状。

秋霜简直都没眼看了。

此时这个对着战王殿下笑得好像花痴的女子,绝壁不是她家小姐!

就连陆远都忍不住偷偷问。

“你家小姐是不是……”他没有明说,而是用手指了指脑袋。

秋霜简直都要哭了。

没错,小姐一定是脑子撞坏掉了。

否则向来厌恶战王殿下的小姐如何会这样?

小说《绝色医妃权倾天下》 第3章 你好大的能耐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