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倾国帝姬

更新时间:2021-04-11 12:29:21

倾国帝姬 已完结

倾国帝姬

来源:追书云 作者:武娘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或许武媚觉得没有什么,但是在冷宫里面一起生活的那一年,对他来说却是这二十一岁的生命里面最美好的一年。那一年她才八岁,母亲因为犯了事被贬谪在冷宫,原本她身为帝姬,是不需要跟着母亲一起吃苦的,可是年仅八岁的武媚,却死心眼的跟着母亲进了冷宫。武国积弱不振,所以对帝姬格外娇养,武媚模样又生得好,从小就被当贡品在培养已经不是秘密了。所以当武媚住在冷宫里的时候,武媚的寝室里面所有的东西一应俱全,倒也保住了她母亲安稳的生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生孩子-武娘

“为夫的底线就是,为夫可以一直是摄政王,但是......”他的双臂收紧,紧到武媚有瞬间的呼吸困难,他的声音清楚地传到她耳里,“那张龙椅上坐的必须是你我的儿子。”他可以不要皇位,但是皇位要是他血亲的,如果是从她肚子里爬出来的,群臣的反弹就可以降到最低了吧。

孩子,她一点都不想要!

武商知道她不想要他的孩子,这在他意料之中,但这还是让他心堵,如果对象不是武媚,他也不会耐下性子好好说了。

“媚儿。”他的大掌抚过她的脸颊,光是只叫了她的名字,就让她背脊发凉了,他在她面前就是只收敛指爪的老虎,但这并不改变他是老虎的事实,当他的指爪伸出来的时候,依旧是十分有威胁性的。

“你知道为什么为夫会选在这一日成亲吗?”他的声音很温柔,但是武媚却浑身鸡皮疙瘩都立起来了。

“因为是黄道吉日?”她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侷促。

“确实是。”他的手指抚过她的唇,搂着她的腰的手臂加重了力道,他在他耳边轻声说道:“也是因为依照医案,这几天是媚儿最佳受孕的日子,为夫知道,之前给你的坐子汤都被你倒了,你宫中的菊花倒是营养,长得特别好。”

武媚头皮发麻,这武商连她把药拿去浇花都知道了,到底是埋了多少暗线在她身边?

“我......”武媚想着似乎应该要拿出个什么说法,可是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嘘!没关系,为夫知道你并不想嫁我,也不想要我的孩子。”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云淡风轻,内心却是波涛汹涌,这个女人啊......心狠也不是狠这一天而已了,他该习惯了,左右她已经逃不了了,他还有一辈子的时间捂热她的心。

“……”武媚也不辩驳了,这个时候不管说什么都显得矫情,她心里也坦然了。

“为夫觉得,既然成为夫妻,那便要坦诚,有些话为夫说在前头,这样才不教媚儿无所适从。”他吻了一下她的脸颊。

“媚儿也知道,为夫真心悦你,所以即便媚儿不受控也不听话,为夫多半也就惯着,但有很重要的两点请媚儿务必记清楚了,第一,媚儿属于为夫,切莫想着离开或者心有旁骛。第二,媚儿必须得怀上我的孩子,若是再不乖,为夫不会客气了,知道吗?“

他的一个字一个字说得极清楚,却让武媚头皮发麻。

“知道要回答。”

“知道了。”人都被扣在他怀里了,她有再多不愿,能说个不字吗?

“可是夫君,媚儿首先属于媚儿,次之才属于夫君。”怕归怕,她还是有自己的坚持,她本就是个绵里藏针的,不是什么太好欺负的人。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她有着承受他勃然大怒的心理准备了,谁知武商只是轻声笑了下。

“为夫早知道媚儿是这个性子,就算嘴巴答应为夫要把一切交给为夫,也一样会藏着一块,无妨!看你能藏多久。”

“可是夫君,谁能保证媚儿一定能生呢?”而且谁能保证武商就一定能生?

武商简直可以听到武媚心里没礼貌的嘟囔了,他咬牙道:“媚儿尽可放心,太医都瞧过了,你我夫妻两人的身体都康健着,生育能力没有问题。”

“好了,乖乖把坐胎药喝了。”他招了招手。

侍女端来了一碗汤药,武媚下意识的皱眉,那张美丽的容颜含愁,让武商的心一紧,可是他不能惯着她,拿起了汤勺,他示意她坐下,一杓一杓的舀到了她嘴边。

叹了一口气,武媚还是接受了,药水到了嘴里,奇怪的并不苦,武媚诧异的望了武商一眼。

武商叹道:”知道你怕苦,这药可一点都不苦。”而且金贵的很,却全被她拿去浇花了。

武媚喝下第二口,也不知心中该是什么滋味。都说人非草木,她早该被武商的真情感动了,可是她总是无法把真心交给他,或许她真的连草木都不如吧。

“媚儿,乏了就快睡吧。”他知道折腾到她了,喝完药好好睡一睡,也好让药发效,待晚上再来好好的闭门造子。

武媚这才想到自己眼睛都快睁不开了,也不跟他多说,除了外衣以后,她默默地窝进了被窝,找到了一个舒适的角度,满意的闭上了双眼。

武商跟着上了床,她的小模样让他心爱不已,可是想起早上对她的一番虐爱,终究是不忍心再折腾她了。

他就这么瞧着她,心里也无限的满足,用目光描摹着她的模样,他终于可以这么理所当然地拥有她了,可以大方的瞅着她不放,可以靠她这么近,看着她平静的睡颜。

没良心的小东西-武娘

或许武媚觉得没有什么,但是在冷宫里面一起生活的那一年,对他来说却是这二十一岁的生命里面最美好的一年。

那一年她才八岁,母亲因为犯了事被贬谪在冷宫,原本她身为帝姬,是不需要跟着母亲一起吃苦的,可是年仅八岁的武媚,却死心眼的跟着母亲进了冷宫。

武国积弱不振,所以对帝姬格外娇养,武媚模样又生得好,从小就被当贡品在培养已经不是秘密了。

所以当武媚住在冷宫里的时候,武媚的寝室里面所有的东西一应俱全,倒也保住了她母亲安稳的生活。

武媚虽然现在看起来没心没肺的,但是其实内心无比柔软,在冷宫的日子里,她是唯一有正常供食的人,而且武国铺张浪费也不是一两天的事儿了,帝姬每一餐的供食,可以让十个壮汉饱腹没问题,几乎每一餐,冷宫里面所有的人都会到她那儿去蹭饭,这其中当然包含了武商。

冷宫住得除了犯了事的宫妃外,就是武商了,武商身为一个还在长个子的男孩,对于食物的需求自然很大,可是冷宫的食物通常都是残羹馊食,让他长期处于饥饿状态,直到武媚的出现,武媚每天都会帮他留下干净的食物,在所有的人都来打过秋风后,他们两个会窝在一块儿。

“商哥哥,给你吃。”

她会把大部分的肉类食物留给他。

“媚儿不吃吗?”即便是饥肠辘辘,他也想与她分食,不想一人独占,然而她每次总是说。

“商哥哥是男孩,阿娘说男孩要抽高的要多吃肉,阿媚是女孩儿,反正肉吃多了也只会胖。”她的声音柔柔弱弱的,但有她的坚持。

看着矮矮的女孩,腹内的饥饿感让他一咬牙,他终究是把她一点一点帮他攒下来的食物都吃光了。

“阿媚,等商哥哥长大了,一定会给你吃遍山珍海味!”他这么告诉她

“没有关系的,阿媚不需要山珍海味。阿媚只想做自己,好好的活下去。”她帮助别人,只因为她想,并不求回报,也不想被回报。

从以前,武媚就这么没心没肝没肺,可是是她,让他的人生有了目标,也是她,让他在苦寒的军旅生活中一次一次的活下来,他总想着,他要活下来回到她身边,然后把全天下的好东西都捧到她眼前。

武商虽然没有任何人教导,但是在冷宫的十一年里培养了强烈的生存意志,其中有一段时间,有个会武功的老太监曾经锻炼过他,让他在沙场上活了下来,又凭借着他的表现,获得了将军亲自授武,而他确实是个武学奇才,脑筋灵活又有领悟力,在这短短的六年之间,居然让他学艺有成。

在那片应该葬送他的沙场上,他变得赫赫有名,他召集了越来越多有志之士,最后成立了一支战无不克的军队,让外族光是听到他的名号,就瑟瑟发抖。

那一年,他听说武媚要和亲,想都没有想,就发军契丹,并且成功取了契丹王的项上人头,并且拦下了武媚的送亲队伍。

那时候她的送亲队伍遭受攻击,他的心脏都快停了,在她款款走下马车的时候,那张让他朝思暮想的小脸上,还是一派的淡定。该说是视死如归了吗?她的模样让他心痛极了。

那时他就想,他一定要回京求娶她,谁知道,被她直接打回票了。

“如果可以,阿媚不想成亲。”那张他总是想着要狠狠亲吻的小嘴,真的是吐不出象牙,而且真的可以活活把他气死。

“当初就不该惯着你,如果早早强娶了,现在孩子都两岁了吧。”从回忆中清醒,武商还是有点咬牙切齿,怎么就遇到了这么个没良心的小东西?

武商的手抚过了武媚的脸蛋,那吹弹可破的肌肤触感真的很好,让他想要好生疼爱一番。

“为什么,媚儿不能爱我呢?”武商只有在她睡着的时候才敢问,就怕如果她醒着,会老实的回答他,然后把他的一片真心撕裂成万段。

武媚起床的时候,已经将近卯时了,而武商还在她身边,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武媚睁开眼的时候,就这么正好与他目光相交,武媚飞快地移开眼,让武商十分不满。

武媚有时真的觉得,武商挺变态的。实际上,任何一个人可以啥事都不做,就这么盯着另外一个人看个两三个时辰,就是一种很病态的行为。

“媚儿醒了?”他伸手扶她起床。

“嗯。”武媚淡淡的点了点头,就这么被武商带进了怀里。

“我想解手。”她无比煞风景的说了这么一句,武商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放开了她,又有何妨?他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

放开了武媚,武商痴迷的看着她起身,直到下人传来的官房,他就这么等在屏风外头。

“你......”这要人怎么解手?武媚感到十分困扰。

“听落泉声亦悦耳。”他微笑的回应。

“武商,你真的有病!”武媚平时不那么容易发怒的,可是武商就有一百种惹怒她的方法!

还好后来,武商还是是识相的离开了,不然武媚可要发愁了。

武媚无比不希望夜晚的来临,但是时间就是这么古板,不会为了任何人停留,那双属于男人的臂膀在就寝的时分准确的揽住了她。

她可以感受到他浓浓的野性,“娘子,可否抱抱为夫?”他在她耳畔厮磨。

想起了自己对他的承诺,武媚转过身,两只小手搭在他肩上,脸颊靠在他胸口,她静静的,没有什么多余的言语,可是光是这样,武商就觉得无比的满足。

和她含蓄地拥抱不一样,武商的拥抱是更具有侵略性的,他仿佛想要把武媚狠狠地揉进自己的身体似的。

他的双手开始解开两人身上的衣物,没一会儿,两人已经坦诚相对。

“媚儿,把一切都给我。”这句话已经近似恳求。

武媚躺在床上,面对他充满侵略性的眼神,她迟疑着,放软了身子,然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得到她的首肯,对他来说比什么都重要,他想要她,想要得发狂,可是他希望她可以心甘情愿,哪怕只有一点。

小说《倾国帝姬》 第6章 生孩子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