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这个大佬太傲娇,得盘

更新时间:2021-04-12 15:45:13

这个大佬太傲娇,得盘 连载中

这个大佬太傲娇,得盘

来源:追书云 作者:爪霸王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我当时谁呢,起的这么晚,一点儿为人妇的自觉都没有,真是不嫌丢人!”杨倩柳冷哼一声,眼神挑剔的扫了她一眼。席初初沉着脸,看向一旁的老管家和佣人,缓声道:“你们先去忙,这里有我。”杨倩柳的脸顿时不满起来,“你就是这么管教下人的?”“如何管教是我的事,您这么越俎代庖不太好吧。”席初初端坐在对面的沙发上,浑身凛然,气质脱俗。被这么落面子,杨倩柳登时一脸愠怒,啪的一声重重拍在桌子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么急不可耐?-爪霸王

席初初这边刚刚收拾好东西不到不到半个小时,俞敬尘安排的人便已经到了楼下。

“少夫人,请!”

席初初没有多做怀疑,拿着行李箱就上了车。

车子停在一栋别墅门口,席初初刚下车便觉得事情不太对,“这是哪儿?”

“少夫人,俞总在客厅等您。”司机恭恭敬敬道,故意挡在席初初的旁边,显然是担心她跑了。

席初初眉心紧蹙,思考再三还是朝着别墅里面走去。刚刚走进大门,装修恢弘奢华的客厅,便让她眼前一亮。

客厅的真皮沙发上,一个中年男人紧绷着脸坐在主位,旁边站着个眉目清秀的女人,似乎有些眼熟。

很像几年前风极一时的某位女明星啊!

席初初惊讶得看了过去,越发觉得自己猜想的不错。再看女人旁边的男人,眉眼仔细观察,跟‘俞敬川’有五分相似。

“坐吧!”俞宗耀虚虚抬起右手,点了点对面的沙发。

席初初有些紧张,走到沙发前规规矩矩坐好,双手交叠放在膝盖上。

气氛有些诡异的尴尬,对面那个女人十分自来熟的介绍道:“你就是敬尘的新婚妻子吧,我叫顾青诗,你应该认识我吧。”

她语气温柔,笑起来漂亮大方。这是那种高高在上的眼神,隐隐让席初初觉得不太舒服。

“认识的,我小时候是看您的电影长大的。”

席初初做出乖巧的模样,露出良善的笑容。

顾青诗脸色微变,仔细打量着面前的女孩,笑着对旁边的俞宗耀道:“除了脸上的疤看起来有些吓人,其它我瞧着都挺好,就是不知道照顾敬尘的话,能不能吃苦了。”

这话一出,席初初立马咂摸出味儿来。看似简简单单的两句话,先是说她脸上有疤,后面又质疑她不能照顾丈夫,顺便彰显了自己的深思远虑。

听说俞敬尘的母亲早在十几年前,跟自己的母亲一样,因为一场车祸而死。再看现在站在俞宗耀旁边的顾青诗,她的身份已经不言而喻。

“你叫初初是吧?”顾青诗话锋一转,目光看向她,一副担忧的模样缓缓道:“敬尘还有三个孩子,生母虽然来历不明的,但毕竟都是我们俞家血脉。我和敬尘他爸爸难免会上心一点,今天请你过来没别的意思,就是想简单认识下。”

席初初镇定自若的坐在那里,其实早就如坐针毡,这哪里是认识下,分明就是鸿门宴。

“俞少爷的孩子以后就是我的孩子,照顾他们是应该的。”席初初客客气气的回答道,毕竟她现在的身份可是俞家的大少奶奶。

听完席初初的话,顾青诗的眼底闪过一丝暗芒,淡淡道:“那就好,劳烦席小姐以后多费心了。那三个孩子打小没娘养,可能不太懂得规矩,教起来可能有些麻烦。”

听着顾青诗话里藏针的一番挑拨,席初初像是完全没听明白一样,笑着回应:“三位小少爷聪明可爱,我很喜欢。”

一看席初初完全不听自己敲打,顾青诗的表情明显不耐烦起来。

“喜欢就好,只是我听说席小姐自幼丧母,难免会有些担心。”

这话一说,席初初的眼神倏地变得锐利起来,眼前的顾青诗完全不似扮演过的角色那样温婉善良,倒像个尖酸刻薄的长舌妇。

就差指着席初初的鼻子说她跟那三个小孩一样,有娘生没娘养了。

大概也察觉到自己的夫人用词不当,俞宗耀重重咳了两声,打断了她们的话。

“席小姐刚刚嫁到俞家,可能还不太懂得规矩。以后每周末,带着孩子过来一趟,如果敬尘在的话就叫上他。”

俞宗耀绷着脸,脸色郁沉,架势十足。

“抱歉,这个恐怕不行。”席初初淡淡道,轻飘飘的把事情给推了回去。“实不相瞒,我到现在还没见过俞大少爷。”

“你胡说!”旁边的顾青诗忽然急了眼,刚要反驳,旁边的俞宗耀忽然抬了抬手,制止了她的话。

“俞敬尘当初指名要娶你,相信席小姐定然有过人之处,以后你可以叫我爸爸,这位是你顾阿姨,没事的话就多来走动走动。”

俞宗耀缓缓开口,这次的态度明显比刚刚要柔和的多,大概也知道眼前这位儿媳妇,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软柿子。

席初初这才勾了勾唇角,只是笑容不达眼底,淡淡道:“爸爸,您放心好了。天色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说完,她拎起包站了起来,打了声招呼就要走。

俞宗耀转过头,吩咐道:“安排车子,送席小姐回去。”

席初初跟着司机刚刚离开,顾青诗便沉不住气,坐在俞宗耀身边,抱怨道:“一个小丫头,能成什么气候。”

俞宗耀没有答话,表情深沉,语气透着疑虑:“你有没有觉得,那三个孩子的眼睛,跟这小丫头的眼睛很像?”

让我帮忙,你也配?-爪霸王

房间的气氛忽然诡异的安静下来,黑暗中,俞敬尘的眼睛深邃的像是能撕扯她的灵魂,两人就这样对峙着,外面的夜风吹进几许寒凉。

俞敬尘忽然松开手,向后退了半步,“呵……”

淡淡的嘲讽,刺得席初初耳朵疼。

这个人凭什么生气,她本来就是嫁给俞敬尘的,注定只能做他‘大嫂’!俞家形势复杂,况且她还要找到母亲去世的真相,这人只知道步步紧逼,全然没有想过会不会把自己逼入绝路!

俞敬尘拢了拢衣服,斜睨了一眼:“看来我要恭喜俞敬尘,能够娶到像大嫂这样坚贞不屈的俞太太了。”

说完,他直接直起身,拉开房门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席初初一个人坐在书房的桌子上,摸了摸刚刚怦怦乱跳的心,缓缓蹙起眉头。她已经嫁到俞家好几天了,却从不曾见到她的丈夫俞敬尘,强悍的俞父,话里藏针的顾青诗,甚至还有萌萌哒的三胞胎,再加上时刻跑来撩她的小叔子,怎么看都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心情忐忑了一夜,第二天席初初顶着两个黑眼圈爬了起来。

楼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此时熙熙攘攘一片,席初初揉了揉眼睛,一阵敲门声响起。

“太太,您的母亲和妹妹来了。”

短短一句话,席初初眼神瞬间变得清明,杨倩柳和席宛儿来了?

简单梳洗一番,席初初从柜子里随意选了件真丝长裙穿上,伸手将头发拢在脑后,缓步下楼。

客厅里,杨倩柳穿的雍容富贵,颐指气使的指着其中一个佣人,尖酸刻薄道:“你这煮的什么东西,俞家怎么会用你这么没用的下人,连杯咖啡都煮不好,我喜欢萨尔瓦多的咖啡,回头告诉你们俞少爷,连这些最普通的咖啡都没准备,还怎么招待客人!”

老管家佝偻着身体,连连应声,旁边的女佣委屈的低下头。

地面上躺着破碎的咖啡杯,上面溅满了咖啡渍,发生了什么已经不言而喻。

大概是听到楼上的声响,席宛儿仰起头,正看见衣着华丽奢侈的席初初,身材窈窕的走了过来。

“姐姐?”她微微一笑,下意识扯了扯杨倩柳的衣服。

“我当时谁呢,起的这么晚,一点儿为人妇的自觉都没有,真是不嫌丢人!”杨倩柳冷哼一声,眼神挑剔的扫了她一眼。

席初初沉着脸,看向一旁的老管家和佣人,缓声道:“你们先去忙,这里有我。”

杨倩柳的脸顿时不满起来,“你就是这么管教下人的?”

“如何管教是我的事,您这么越俎代庖不太好吧。”席初初端坐在对面的沙发上,浑身凛然,气质脱俗。

被这么落面子,杨倩柳登时一脸愠怒,啪的一声重重拍在桌子上。

“在我面前嚣张,俞家少奶奶的位置还没有坐稳,你难道忘记自己的把柄还在我这里吗?”

把柄?

席初初冷笑一声,左右不过是自己生过孩子,丢失记忆的那档子事儿罢了!

见席初初不说话,杨倩柳以为她是怕了,脸上扬起一抹自得的笑意,从包里掏出一叠合同出来。

“把这件事办好,好不容易攀上高枝儿,不要以为自己的翅膀就硬了!俞家大少爷不过就是个废物,你要是能把他牢牢抓在手里,以后自然少不了荣华富贵,看在你爸的面子上我还愿意教你两句,别到时候什么都不懂,四处勾搭野男人,到时候丢的可是席家的脸。”

杨倩柳这么一番含沙射影的话,让席初初的脸渐渐变得晦暗起来。

她目光随意撇在桌面上的合同,素手轻轻一探,将合同拿到面前。只见上面毫无顾忌的写着她娘家的生意订单,可见也是想背靠俞家来分一勺羹的!

“这事情好办,不过是个订单罢了,要多少我有多少。”席初初扬起精致的小脸,眼神淡漠不含情绪,嘴角勾着似有似无的冷笑,在杨倩柳的表情渐渐露出贪婪之色的时候,一字一顿的泼下冷血。

“只是,让我帮忙,你也配?”

漂亮的凤眸倏地变得锐利起来,席初初直接伸手毫不客气得当着杨倩柳的面前将合同撕成两半!

同样被席初初撕碎的,还有杨倩柳的面子!

她几乎瞪圆了眼睛,怒不可遏的站起身,“小贱人,你是不是疯了?”

“我看疯了的,是席夫人才对,保安!送客!”

席初初毫不客气得冷视着她,旁边的席宛儿终于按捺不住,她刚刚站起身,楼上忽然传来哒哒哒的脚步声,三个穿着睡衣的小崽崽,蹭蹭蹭得跑了下来。

“不许你们欺负我妈妈!”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