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小作妻她天天想离婚

更新时间:2021-04-12 14:46:09

小作妻她天天想离婚 已完结

小作妻她天天想离婚

来源:追书云 作者:龙翔 分类:婚恋生活

精彩试读:“给沐如娇买礼物。”沐如兰无精打采地。“呵呵,你对她们母女可真够意思。”明菲不以为然。“你以为我真会花钱出血呀,不过花几十元,意思一下。”沐如兰只会对关心自己的人付出。明菲就一笑,两人肩并肩走在街上,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宽敞的咖啡厅。二人点了两杯猫屎咖啡,黑森林蛋糕,还有其他一些甜点。“都说吃甜点能让人心情好,我看你最近心情不错呀。”沐如兰是有些羡慕明菲的状态的,典型的职业女强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得而知

凌晨四点,沐如兰在四个小时前离开客厅之后,一个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就是睡不着。

耳边回想起冷泽佑那句“你自己考虑”,她顿时一个起身坐了起来。

越想越发愁,越发愁脑子里更是乱成了一团浆糊,她小声地嘀咕,“说什么我自己考虑,实际上哪有我选择的余地……”

只是,明白是一回事,不明白又不一回事,光是想想还是觉得好气。

最终,纠结来纠结去,她还是做出了决定,在选择三年自由和保住大伯公司这两者之间,她选择了后者。

打定了主意明天一早就告诉冷泽佑,一颗焦躁不安的心才渐渐平静下来,她才勉强有了点睡意。

第二天,悦耳动听的钢琴音乐在房间响起,窗外的阳光洒进来,金黄的光泽十分温暖。

沐如兰翻了个身,再自己设置的手机铃声响了一分钟左右,她闭着眼睛伸手在床边摸索着。

找到手机后她关闭了铃声,注意到屏幕上面显示的时间,彻底没了睡意。

她进卫生间洗漱完毕,出门来到冷泽佑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门,没有听到里面有什么动静,放弃敲门之后,她走下了楼来到客厅,却也没有看到冷泽佑的身影。

沐如兰一下子猜到冷泽佑是去公司了,她叹了口气,进厨房弄了早饭,吃完之后把改好的剧本发给了老板之后,打车到了冷氏集团。

因为先前来过一趟公司,公司很多人把她认了出来,看向她的目光中不约而同地带着一点同情。

沐如兰皱了皱眉,不明白她有什么可同情的。

在经过前台时,前台叫住了她,“冷……冷夫人。”

她停下脚步,不解地看向前台小姐,“怎么了?我来见我先生,难道他不在?”

“呃,那个……”前台为难地看着她,看在她的身份上,语气艰难地开口,“总裁说了,不管哪个女人来找,得预约之后才能见,不能像上次那样把什么人都放进去。”

上次?

指她来公司哪次?

沐如兰压下心头浮现的想法,也没有恼怒,只不冷不热地夸了一句,“你们总裁真是公私分明。”

前台小姐摸不准她是什么态度,听说她的话怕被迁怒,脸上勉强的微笑着,在她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偷偷擦掉了冷汗。

沐如兰倒没有为难她,无视四周来看热闹的男女,拿出手上拔打了一个号码,很快便接通了,耳边传来独属于某人低沉如大提琴的动人嗓音,“喂。”

她被这一声酥到,差点很没出息的全身发软,咬了咬舌尖才找回理智,“我到你公司了,昨天晚上的事我想通了,我们谈谈吧。”

“上来吧。”冷泽佑说完就挂了电话。

沐如兰看着挂断的电话,径自要进去,前台以为她只是装模作样,赶紧拦住了她,“夫人,请不要为难我。”

她根本没认为这个众人口中的冷夫人,能得到总裁后允许上楼,一心想保住饭碗的她不敢冒那个险。

沐如兰颔首表示了解。

前台小姐正要松口气时,安装在前台的座机响了起来,她接完电话后,连忙抱歉的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夫人,你请。”

沐如兰前脚一进电梯门,那些之前看热闹的人围了过来,其中一个八卦的女人问前台小姐,“不是说总裁不喜欢她吗?”

那她们刚刚看到的是什么情况?

“不知道。”前台小姐一脸哀伤,“我算不算是把她得罪了,我会不会被炒鱿鱼?”

……

沐如兰不知道她们在议论,她乘坐电梯来到了冷泽佑所办公的楼层,很快找到了总裁办公室,敲了敲门之后,门很快开了。

“请进。”秘书侧身让到一边请她进来。

沐如兰进去之后,看到冷泽佑在一份文件上签字,合上之后放到一边才看向她。

秘书在替二人泡好咖啡,放在二人面前时退到了一边。

冷泽佑盖上手中的钢笔把玩着,“想好了?”

沐如兰大大方方的承认,“是,我同意了。”

不就三年吗?看谁耗得过谁。

冷泽佑给了秘书一个眼神。

秘书把一个文件袋放到她面前,又在冷泽佑的示意下出去了。

“如果看了没有意见就签字吧。”冷泽佑揉了揉太阳穴附近的位置。

沐如兰打开看到那是一份协议,内容是他帮她大伯公司度过难关,而她作为交换条件,三年内不能离婚,否则后果自负。

她看到的文件是一式两份,内容一模一样,而协议的右下角签名栏上,冷泽佑早就在上面签了名。

她抿了抿唇。

“如果你这个时候反悔,也可以。”冷泽佑语气陡然一转,“只是,以后就没这个机会了。”

沐如兰深吸了口气,狠狠地瞪了坐在对面的男人一眼,一咬牙一闭眼,“不就是签吗?签就签!”

她从随身携带的包里取出钢笔,快速地在两份文件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签好文件,她看了一眼冷泽佑,不忘此次前来的目的,“你说的事我同意了,协议我也已经签了,答应我的事你可不能忘了。”

要是敢耍她,她会做出什么事来,她自己都不能保证。

冷泽佑神色不变,抿了一口面前的咖啡。

一个小时后,沐如兰盯着冷泽佑,直到他打电话叫人处理她大伯公司的相关事宜时,她才如释重负。

在冷泽佑用实际行动证明他没有骗她的时候,她拿着其中一份协议走出冷氏集团。

望着头顶一望无际的蓝天,还有街道上的车来人往,她抱紧手中的文件袋,心情有些沉重。

她一时之间有些茫然,不知道以后的事情该怎么办,揣在包里的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没多久,她拎着一个摆放精致的水果和营养品来到了医院。

“你来了。”沐伯母看到她,立刻迎了上来,接过了她手上的果篮,“你来就来吧,还买那么多东西干什么。”

沐如兰笑笑,来到大伯的床边,轻声打招呼,“大伯,我来了。”

大伯眨了眨眼睛,像是回应,又像是告诉她知道她来了。

沐如兰在病房里坐了一会儿,说了一些最近的事。

与此同时,沐伯母接到了一个电话,对方挂断之后,她难以置信的同时,心情又无比激动的告诉他们,“太好了!公司的事可以得到解决了。”

本来已经不抱什么希望的她,忽然听到这个消息,不禁红了眼眶。

沐如兰没想到冷泽佑那边的动作会那么快,也跟着一块儿高兴。

就连中风状态的伯父,听到这个消息都没有办法不激动。

走出病房时,送她出病房的伯母轻轻掩上了房门,和她走到了医院楼下,看到她手上的文件,随口问了一句,“你手上拿的是什么?”

“没什么,一些我收集的资料而已。”沐如兰捏着文件的手一紧,面上不动声色,随口揭了过去。

沐伯母本来就是随口一问,听她这么一说,倒是没有多加在意。

“孩子,今天的事,伯母谢谢你。”沐伯母忽然停下来,面色复杂地看着她。

骤然听到她的道谢,沐如兰愣了一瞬,疑惑不解,“伯母,你怎么这么说?”

“伯母知道愿意帮忙的人是冷泽佑,他愿意帮忙,肯定是因为你的缘故。”激动过后,沐伯母很快就明白过来,她肯定在这中间出了不少力。

沐如兰见瞒不过去就没有再瞒着,“没事,你谢我干嘛,你和大伯那么疼我,我肯定不能不管。”

“那……”冷伯母有些迟疑,“冷泽佑怎么愿意帮忙?我们的事会不会对你们夫妻之间的感情造成什么影响?”

沐如兰抱着她的手臂,微微一笑同时安慰她,“你别多想,我们哪有什么影响。”

现在再坏,也就是这么个情况了,难不成还能更坏?

“那就好,那就好。”沐伯母看她神情不像作假,这才放下心来,“没想到他看着杀伐果断,性子高冷,没想到对你挺上心的,虽然你俩是商业联姻,但他如果是真心待你,你就好好的和他过日子吧。”

沐如兰一一应了,心里如何想的就不得而知了。

在沐伯母的再三嘱咐下,沐如兰一一答应下来,在离开医院之后,她这才心有余悸地拍了拍受惊的小心脏。

幸好应付过去了……

想到沐伯母拉着她的手,语重心长的让她抓紧时间怀个孩子,她就压力山大……还说她和冷泽佑要是有了孩子就不会有离婚的危险了……

这年头,有了孩子照样离了婚的夫妻还少吗?

沐如兰坐在出租车上,系好安全带后有些头疼,看了眼手上的档案袋。

签了它之后,三年内不和冷泽佑离婚已经是她的极限了,至于生孩子什么的,她……还真没有想过……

“小姐,你说的地方到了。”

就在她愁眉苦脸,满腹心事时,出租车在她的家门口停了下来,司机转身提醒。

沐如兰匆忙回过神来应了一声,用手机支付了钱后,打开车门下了车往屋内走去。

世事难料

她来到门口摁响了门铃,如果没记错,李嫂今天会被冷泽佑召回来继续工作。

想到自己不用被某人呼来喝去,她还是松了口气的。

“夫人回来了。”开门的李嫂看到是她,拿好拖鞋放到她脚边,侧身让到一边,“家里来人了。”

沐如兰换鞋的动作一滞,往里面看去,映入眼帘的是沙发上穿着笔挺西装,把额前的头发全都梳到脑后的男人,鼻梁上架着一副银边眼镜,一丝不苟,透着十足的干练模样。

她收回视线,确定不认识,以为是来找冷泽佑的,她换好鞋走进去,“不知你找哪位?”

男人看到她时站了起来,微微致意。

“夫人你好,我是沐大小姐的助理,我叫林森。”林森先自我介绍了番,继续说道,“我是受大小姐的命令,前来找你的。”

沐如兰还没有扬起的嘴角,在听到他的话之后,转瞬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五分钟后,她轻啜着手上的咖啡,视线落在对面的男人身上,“不知道她找你来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你请看。”林森打开随身携带的公文包,取出一样东西放在光可鉴人的桌面推到她那边。

沐如兰看着上面大气不失精致的烫金请柬,接过去瞧了一眼,这一看她眼中划过一丝不喜。

原来三天后是她大姐二十三岁的生日,林森此行前来的目的,就是送来请柬请他们二人参加。

“到时整个上流圈子的有名人物都会前来,董事长希望夫人能露个脸。”林森像是没有察觉到她的情绪似的,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沐如兰纤长的睫毛颤了颤,掩去眼眸其中的神色,“知道了,我们会去的。”

其实她根本不想去。她和沐如娇没什么感情。母亲去世后,继母林芳就带着拖油瓶女儿改嫁给了沐如兰的爸爸。

沐如娇跟了林芳,就像正儿八经的沐家大小姐一样,什么都和她逞强。她这个正牌的反而倒靠边站了。

她知道,沐如娇嫉妒自己,因为和冷泽佑的一纸婚姻,让她当上了名义上的冷夫人。就算是名义上的妻子,沐如娇还是嫉妒。

当初,沐家生意遇到困难,沐如兰的老爸厚着脸皮去找冷泽佑,冷泽佑接过沐重手里的照片,却是挑中了沐如兰。

“二小姐,您确定冷先生会来吗?”林森扶了扶眼镜,一副不确定的样子。

沐如兰明白他这样问的用意。毕竟,人人都知道,冷泽佑虽然给了她名分,但一直对她不上心。他们的婚姻,就是个摆设,这整个江城都知道。

沐如兰被林森揣测的目光弄得失了面子。“冷先生当然会去,毕竟是他大姨姐的生日嘛。”

林森就笑了笑。“那好。”

林森离开后,沐如兰就将请帖扔在了一旁。

闭上眼睛,又想起了小时候的种种。那个便宜爹自打拖油瓶女儿进了门后,许多方面都偏袒沐如娇。如果不是大伯接济,恐怕她大学都不能顺利毕业。

毕业后,她就靠本专业,写剧本,写稿子,投网站,投影视公司。这自力更生的日子还没过一年,便宜爹找上门来,一把鼻子一把眼泪地逼着她嫁给冷泽佑。

她想铁了心不管的。

可是,便宜爹也不是对她无情无义。妈妈没有去世前,便宜爹对她还是不错的。带她去坐摩天轮,动物园看大猩猩,吃美味的蛋糕。

哎……

沐如兰觉得头疼。

那么,就等冷泽佑回来?这是家事,三年婚约,合同里也注明,不管是冷家,还是沐家,一旦有宴会,双方都务必出席,面子上不能出错。

想了想,还是拨了冷泽佑的电话。电话依旧不通。

沐如兰不死心,又转而拨秘书安娜的座机。“冷夫人?”安娜接电话的语气一顿。

“冷先生呢?”

“他不在办公室。”

“又是去泡妞了?”沐如兰自嘲一笑。既然如此,这冷大少爷干嘛逼她签什么三年不许离婚的婚约,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

哼哼,只怕三年未过,主动提出离婚的是他。

“不是,先生出差去了,四天后才能回来。”安娜三十出头,沉稳可靠。在冷沐二人的婚姻中,安娜是偏袒同情沐如兰的。

“好吧,我知道了。”沐如兰挂上电话。

如此看来,自己要单身一人回到家里庆祝那个便宜大姐的生日了。不管怎么说,看在便宜爹的面子上,她决定买最便宜的礼物,几十块就能打发的那种。

就冲继母林芳对她冷漠而又挑剔的态度,她花几十元都觉得心疼。

走在街上,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她的心情忽然有些好。总是昼伏夜出,对身体健康很不利,是时候出来呼吸呼吸新鲜空气,接触接触人群也是好事。

“如兰!”身后,有人叫她。

巧了,是好友明菲。明菲新剪了头发,换了一身白色的职业套装,整个人神采奕奕的。

“一个人逛街?”

“给沐如娇买礼物。”沐如兰无精打采地。

“呵呵,你对她们母女可真够意思。”明菲不以为然。

“你以为我真会花钱出血呀,不过花几十元,意思一下。”沐如兰只会对关心自己的人付出。

明菲就一笑,两人肩并肩走在街上,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

宽敞的咖啡厅。二人点了两杯猫屎咖啡,黑森林蛋糕,还有其他一些甜点。“都说吃甜点能让人心情好,我看你最近心情不错呀。”沐如兰是有些羡慕明菲的状态的,典型的职业女强人。

明菲就苦笑,但还是明眸善睐:“我不好。你知道的,我一向暗恋某人,却总是离他隔的有山水之远。”

她说的是风冥。

“女追男,隔层纱呀,你还不够主动。”

“就凭你那点单薄的恋爱史,不用向我传授什么恋爱技能。你呀,等将冷泽佑搞定了再说吧。”

沐如兰有些尴尬,挑挑眉毛。“这是两码事嘛。”

明菲不以为然:“在我看来,男人的事都一样。不过,你还不了解男人。你要是了解了,冷泽佑也是手到擒来。”

“看你说的多轻松,有本事,你去追他。我愿意拱手相让。”

“呵呵,你这么主动,难怪冷泽佑恼火你。男人嘛,都是喜欢女人崇拜的。你对他总是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他不冷落你才怪。你呀,要有一半沐如娇的撒娇功夫,只怕冷泽佑早早对你缴械投降了。”

这时咖啡厅内,又走进一个时髦的女人。女人神情倨傲,浑身上下的名牌是手里还遛着狗。

沐如兰嫌恶地转过眼,对着明菲努努嘴,低声说道:“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沐如娇是背对着沐如兰的。她虽然姿色一般,但妆容精致,反正自她二十岁后,就从没卸过妆。

“我看呀,八成她也喜欢你的老公。”

明菲将老公二字说的重重的,像是提醒又像是敲击。

“也许吧,在这江城,每个女人见了冷泽佑都像老鼠见了猫一样,当然了,你除外。你喜欢风冥那一款的。”

她们抬起头,恰好沐如娇款款地走到她们对面,依旧一副傲慢的样子。沐如娇在给她那便宜爹打电话,声音嗲嗲。

“爸爸,酒店订下了吗?我要江城最大的格林酒店,其他的都不行。蛋糕要订二十三层,我今年二十三岁生日嘛。还有,我还有一件香奈儿的裙子,一条卡地亚的钻石项链,我妈咪也要有哟……”

她的声音很大,似乎要刻意让咖啡厅里的人听见,她有一个富豪爹。

明菲撇撇嘴。

要是一般人,听了这话,一定会走过去,对着沐如娇冷嘲热讽一番。可沐如兰偏不。

只因她知道,若是吵了,结局也不过尔尔。

可笑,这对母女大肆开销,归根结底都是靠她这个正牌女儿,向冷泽佑奴颜婢膝换来的。

不不,这话也不妥当。

毕竟,冷泽佑还没有占有过她。换句话说,现在的冷泽佑是吃亏的。

呵呵,冷泽佑比鬼都精明的一个人,会干吃亏的事?他不过是想放长线钓大鱼。不过,说来说去,她只是一个小蚂蚱,并非一条货真价实的大鱼。所以,只怕到了后来,吃亏的果然就是冷大少。

世事难料啊。

沐如兰心里一叹。

隔座,沐如娇对着手机,还在喋喋不休。

“哎呀,别说了。沐家的脸都让她给丢尽了。都结婚几个月了,人家冷泽佑连个手都不想碰她。你想啊,一个木头一样的人,每天就是窝在房间里写那些脑残的小黄文,头发乱的能生虫子,衣服永远是那破睡袍,摘掉眼镜就是个瞎子,在高中暗恋别人,全班嘲笑。上了大学,更是被男友甩,要多丢人有多丢人,人家冷大少能看上她吗?我看,冷泽佑已经在拟离婚合同了。他就是高档饭菜吃多了,想换点儿口味,吃点儿臭豆腐什么的,可你想啊,臭豆腐是能天天吃的吗?”

明菲听得眉头一皱,对着沐如兰。“听听,这是在说你呢?”

沐如兰一脸的淡定。

小说《小作妻她天天想离婚》 第9章 不得而知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