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卧龙临门

更新时间:2021-04-12 12:51:12

卧龙临门 连载中

卧龙临门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情感 主角:沉绎, 乔予涵

精彩试读:“予涵,你出来一下。”赵远辰坐在乔予涵对面,看着乔予涵和沉绎之间的互动已经忍无可忍。“有什么事在这说就行了。”乔予涵回绝了赵远辰,往沉绎身边靠了靠。赵远辰没想到乔予涵会拒绝自己,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乔铭看了一眼乔予涵,神色不明,也不知道在打算些什么。“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和亲家定下了,下月初三两个人订婚。”赵凭华喝着酒,虽然话语中对乔铭有几分礼让,但是神态却十分傲慢。毕竟赵家的财势远在乔家之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哑巴亏

“乔予涵,你是不是成心要让乔家丢脸?!”

看着乔铭扭曲的脸,乔予涵立刻觉得自己刚才那一巴掌没打错。

“你觉得是我让乔家丢脸了?”

“如果不是你贪爱美色,会有我吗?!”

“你就是个窝囊废,敢做不敢当!”

这句话直接戳中了乔铭的痛处。

当初他是婚内劈腿才有了乔予涵,乔予涵的生母就是个分公司的小职员。她承担不起抚养一个孩子的开销,才将乔予涵扔回了乔家。

从乔予涵进入乔家开始,他再也没能在何怡和乔珍羽的面前抬起头来。

“乔予涵!你敢这么跟父亲说话?!”

“你早就该死!”

乔铭已经气得眼冒金星,哪管这是什么场合,快步走到乔予涵身边,伸手就要打她。

沉绎眸子霎时缩紧,乔铭掌风挥出的力度不小。

这一掌下去乔予涵肯定受不住。

他立刻闪身,抱着乔予涵躲向了一边,乔铭的力气没收住,身子往前倾,立刻摔在了地上。

“爸爸!”

“老公!”

何怡和乔珍羽瞬间扑了上去,扶起乔铭。乔铭倒地时磕到了鼻子,瞬间见了血。

“乔予涵!你作为私生女就该有些样子,还敢在乔家的宴会上横行霸道!”

“你就是个见不得光的玩意!”

“滚回你的地窖里!”

这回还没等沉绎和乔予涵开口,孙林钟也看不下去了。

“乔夫人和乔小姐要这么说……”

“乔予涵是我的学生,她是我带来的。你们对她恶言相向,是觉得我孙某人配不上出席你们乔家的宴会吗?!”

这话一出口,周围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谁不知道孙林钟收徒弟的眼光是业界最高?

而且此人在政界很有威望,他能看重的人,以后必然在城阳风生水起。

良久的沉默。

乔铭大脑也瞬间空白。

他刚才气傻了,完全忘记了孙林钟还在一边,更没想到孙林钟说的学生,竟然就是自己的女儿乔予涵。

孙林钟是一颗大树,他努力了很久都没能靠上,但是乔予涵竟然轻而易举做到了。

而且孙老还肯这般维护。

“孙老,我不是这个意思。”

乔铭连自己的疼痛都忘记了,连忙起身道歉。

“乔先生也不必解释,您对予涵的态度孙某也已经看清楚了,您看低予涵也就是看低孙某,今日这个宴会,怕是孙某高攀了。”

孙林钟说完,摆了摆手,转身离开了宴厅。

乔铭“啪”的跪在了地板上。

“孙老,是我说错话了。”

“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这一次吧。”

乔铭这下算是吃了哑巴亏,不然孙林钟怎么也会给乔家几分薄面。

见孙老脚步并没有停下,乔铭狠下心求乔予涵。

“予涵,你能不能跟孙老先生说说?今天的事爸爸不是有意的。”

乔予涵面无表情,她只觉得心灰意冷。

“岳父这是说的什么话,我老婆怎么配给你们乔家求情?”

沉绎眼神里都是讽刺。

从前他们对乔予涵爱答不理,现在他就要将乔予涵捧到天上。

让他们高攀不起!

“您要是觉得自己曾经看错了女儿,现在还有机会,把欠给我老婆的,通通补偿回来!”

沉绎说完这句话,便牵过乔予涵的手离开。

“予涵,爸爸求你了。”

“帮帮爸爸吧,乔家不能得罪孙老啊!”

乔铭当着众人的面,在地上跪了半天,然而却连句答复都没听到。

“今晚的事,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可能连累你了。”

上了车,乔予涵思来想去有些愧疚,她和乔家早已经撕破脸,可是现在还牵连了沉绎。

“你是我老婆,怎么就算连累了?”

沉绎拍了拍乔予涵的脑袋,安慰着她。

“不过,今晚是怎么回事,孙教授怎么会……”

乔予涵从未想过,自己能为这么多年的委屈出一口气。

然而沉绎却并没说话。

只是微笑的看着她。

——

宴会风波过后,乔家不过消停了一天,第二天何怡就派人找到了沉绎的公寓。

沉绎正在厨房门口看着乔予涵做饭,门铃响了,打开门便看见乔家的司机提着一个精致的手提袋站在门口。

“这是什么?”

乔予涵刚好走出来,看着沉绎手里的袋子,有些疑惑。

“乔家派人送来的,下午乔家和赵家商谈联姻的事,要我们出席。”

听到赵家,乔予涵的手一抖。沉绎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心中了然。

赵家唯一的继承人赵远辰早就有意和乔家联姻,当初赵远辰看重的是乔予涵,两个人之间相互喜欢。

可是如果赵家与乔家的联姻重任落在了乔予涵身上,乔家就很难控制流言走向。

再加上乔珍羽也喜欢长相一表人才的赵远辰,乔铭偏心大女儿,这才给乔予涵招婿。

“如果你不愿意,也可以不去。”

沉绎不想让乔予涵伤心,有违他的初衷。

“没关系的,他们只是想让我出丑而已。他们既然要报复我,我怎么也躲不掉的。”

“这件礼服如果你不愿意穿,我再让人帮你送一件来。”

沉绎担心乔予涵的情绪,但乔予涵却摇了摇头。

“就穿他们准备的这件。”

宴宾楼,顶层VIP包厢。

乔家和赵家的人都到了,双方坐了一个圆桌,乔铭正和赵凭华相互寒暄。

“远辰哥哥,珍羽敬你。”

乔珍羽今天化了精致的妆,坐在赵远辰身边抛着媚眼。

赵远辰坐在赵凭华身边自顾自喝着酒,看上去乔珍羽提不起什么兴趣。

本来他喜欢的人就是乔予涵,没想到乔家不仅不让乔予涵嫁给他,还给她招了一个什么上门女婿。

“远辰哥哥的心意珍羽明白。”乔珍羽不断对赵远辰大献殷勤。“招婿这件事可是妹妹提的,她说乔家选的人她看不上,非要自己来选的。”

“你胡说!”

赵远辰看着乔珍羽,眼中有怒色。

“珍羽有没有胡说,远辰哥哥还是眼见为实,妹妹和妹夫可是情比金坚。”

说话间,包厢的门被打开,沉绎带着乔予涵走了进来。

乔予涵进了门,礼貌性地和赵远辰的父母打了招呼,就和沉绎坐在了一边,自始至终也没有往赵远辰的方向投去一个目光。

“妹妹今天这身打扮和妹夫还真配呀。”

“上次的事情是姐姐做的不对,今天姐姐敬你一杯给你赔罪。”

嘴上说着客套话,可乔珍羽的架势倒是想要给乔予涵灌酒。

“不用这么客气,这杯酒我代我老婆喝了。”

沉绎长臂一伸,酒杯就落入了他的手里。他干脆地将杯子里的红酒一饮而尽,侧身放杯子的瞬间猛地拉了一把乔珍羽。

“你的算计,我一清二楚。”

沉绎的声音很小,只有乔珍羽听清了他话里的意思。

她的手猛地一颤,看了一眼乔予涵,又看了一眼沉绎。

乔予涵依旧是一副事外人的模样,而沉绎坐回她身边,也像无事发生。

小小心机,也配和他作对?

甩锅

早在乔予涵穿上衣服的时候沉绎就察觉到了不对。

那条礼裙散发着一股药味,就像是用药水洗过。

于是他叫来了秦云安,精通医术的秦云安一下子就认出了这衣服上沾的毒是乌合毒。

乌合毒沾染皮肤不会起反应,但是一旦和酒精作用,皮肤就会发红溃烂,留下疤痕。

他实在没想到,何怡母女已经恶毒到这种程度,看来之前的教训,还是轻了。

一而再再而三地对他的人动手,这些人怕不是活腻了!

“予涵,你出来一下。”

赵远辰坐在乔予涵对面,看着乔予涵和沉绎之间的互动已经忍无可忍。

“有什么事在这说就行了。”

乔予涵回绝了赵远辰,往沉绎身边靠了靠。

赵远辰没想到乔予涵会拒绝自己,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乔铭看了一眼乔予涵,神色不明,也不知道在打算些什么。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和亲家定下了,下月初三两个人订婚。”

赵凭华喝着酒,虽然话语中对乔铭有几分礼让,但是神态却十分傲慢。毕竟赵家的财势远在乔家之上。

“我不娶乔珍羽!”

赵远辰终于发声,近乎低吼。

“这里轮不到你说话!”

“实在对不起,犬子疏于管教。”

赵凭华虽然只有这一个儿子,但是在家族利益上,从来不会放任不管。

乔铭和何怡被赵远辰驳了面子,有些尴尬,而乔珍羽在一旁更是气到全身发颤。

气氛一时间十分尴尬,只有沉绎依旧一副放松的样子坐在乔予涵身边。

“乔予涵!你满意了?!”

等到乔铭带着赵家的人离开了包厢,乔珍羽拿起旁边的高脚杯就将里头的红酒泼在了乔予涵的身上。

沉绎眼疾手快为乔予涵挡了一下,但她的礼裙上还是沾染了不少。

沉绎的眸子里燃烧着怒火。

整整十五年,没有人敢挑战他的底线。

一眨眼的功夫,一杯刚倒好的红酒一滴不落的,全部泼到了乔珍羽身上。

沉绎上下打量了一眼,便将被子随手一扔。

乔予涵不想再和乔珍羽起争执,她扯了扯沉绎的袖口,低声说道:“走吧。”

他点了点头,没再理会面容扭曲的乔珍羽,带着乔予涵离开了包厢。

“乔予涵,你过得不错啊。”

包厢门口,赵远辰在那站着,手上还夹了只烟。

“跟这个废物男人,感觉怎么样?”

“我看这男人不过是空有外壳罢了,没想到你这么喜欢。”

“我还以为你对我是真心的,没想到也就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而已!”

“真是贱人!”

嘶。

赵远辰话音刚落,沉绎就抓着他拿烟的手扭了回去,烟头直直地躺在了他的西服上。

“你!”

看着自己的西服被烫出一个口子,赵远辰立刻就怒了。

“赵公子手有些抖啊,抽烟都能烫了衣服。”

沉绎眯着眼看着赵远辰,那副不可一世的样子仿佛生来就是王者。

赵远辰见自己吃了个哑巴亏,乔予涵站在一边,,甚至都没有帮自己说上一句话,怒火中烧。

“乔予涵,你的心被狗吃了,找了个这样的混混,也不嫌丢人!”

赵远辰拿起自己手中还剩下的半截烟头就要砸向乔予涵,只是还没来得及出手,就被沉绎一掌打开。

滚烫的烟头在空中打了个转,落在了正从电梯中出来的一个中年男人的身上。

“钱市长,您没事吧?”

男人身边的下属立刻慌了,连忙拍掉了他身上的烟头。

这一声不小,还在寒暄的乔赵两家长辈都回头看了一眼,见来人是城阳市副市长钱航,立刻快步走过来问好。

“钱市长,许久没见了,您真是越活越年轻啊。”

赵凭华上前和钱航握了手,立刻看到了他身上的那块烟头烫过的印迹。

“这是怎么回事?”

钱航皱着眉头,看向沉绎和赵远辰的方向。只不过沉绎背着身,他看不清对方的长相。

“这话应该问问贵公子吧。”

赵凭华手抖了抖,看了一眼赵远辰,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

刚才那一幕他其实也看见了,无论如何赵远辰脱不了干系。

“钱市长,烟头是我扔的,可针对您的,是这位乔家的上门女婿啊。”

“就是他,也敢和赵家抢人!”

“他还用红酒泼我!”

乔珍羽见有了帮头,娇滴滴的哭诉。

“乔家人?”

钱市长看向乔铭。

“市长大人,这不关我们的事啊!”

“是我女婿擅作主张!我刚还教育他来着!”

“沉绎!还不过来和钱市长道歉!”

听见沉绎的名字,钱航眼神一动。

沉绎给一旁有些局促不安的乔予涵,投去了一个安慰的目光,懒洋洋地转过身。

等钱航看清对方的模样时,瞳孔猛地一震。

“沉……”

一句“沉帅”说了一半,被沉绎一个眼刀逼了回去,钱航识趣地噤声。

乔家的上门女婿?

钱航又多看了沉绎一眼,确认那人正是他在组织时的首领沉帅。

当初在组织里时,钱航是沉绎的下属,后来他被派出去成为了他在城阳市的眼线。

“沉绎,快,快给钱市长道歉。”

乔铭这话没让沉绎有什么动作,倒是把钱航吓了一跳。

让沉绎给他道歉?他怕不是活腻了。

“乔老板是不是看错了?我刚刚看见的,明明是赵家的公子扔的烟头。”

沉绎没有自爆身份,钱航当然不会拆穿。

但是他为人一向圆滑,见沉绎眼神一直放在一边的乔予涵身上,也大概知道了沉绎的意思。

“钱市长,冤枉啊!我的烟头可不是针对您的。”

赵远辰一向自视甚高,对钱航也没有毕恭毕敬的态度。

钱航见赵远辰已经中套,立刻瞪着眼道:“赵公子,乔小姐是孙林钟老前辈看中的人选,以后也定然是城阳市的栋梁人物,你这么做,不太好吧?”

别说赵远辰,就连赵凭华都没想到,钱航会略过沉绎针对赵远辰。

赵家是城阳市最大的豪门,平常钱航与他们也是和平共处,今天就因为乔予涵翻脸了?!

“钱市长,小人在这里提醒你一句,沉绎得罪的可是赵乔两家。”

“再说了,如果知道孙老知道乔予涵的德行,应该会对她有所‘改观’吧。”

小说《卧龙临门》 第8章 哑巴亏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