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其它 > 秘术异闻

更新时间:2021-04-12 14:07:18

秘术异闻 已完结

秘术异闻

来源:掌中云 分类:其它 主角:刘全有, 张子静

精彩试读:“老伯伯!你找谁?”我看着门口的老伯伯疑惑的问道。听到我的说话声,外公立马转过头皱着眉头盯着我,一把将我拉倒他的身后。我这时才想起外公刚跟我说过得话,无论看到什么,都不要说话。老伯伯笑着走到我外公身边,锊着他那白花花的胡子,对我外公说道:“走吧,带我去你家看看。”外公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牵起我的手开始在前面领路。回去的路上我仔细观察着这个老伯伯,老伯伯给人和蔼可亲的感觉,脸上一直都带着笑容,要不是外公提前嘱咐过我,说不准我真的和老伯伯聊了起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外公的过去

我一路上哭喊着外公的名字,心里特别害怕。

三婶蹲了下来,用袖子擦拭掉我脸上的泪水,摸着我的头跟我说道:“我早上去田里的时候,看到你外公去大壮家了,我带你过去看看……”

还没等三婶说完,我就开始往大壮家忙不迭的跑过去,三婶在后忙喊着让我慢点,我一句也没有顾上。

到了大壮哥家门口,扶着门踹了几口气后,我跑了进去。

“外公!外公!”

刚进门,我就看到外公站在大壮家的堂屋里,看到外公后的我,心里特别开心,我一边喊着外公一边向外公奔去。

外公蹲下身,一把将我抱了起来。

“全有!怎么哭了,是不是你妈妈打你了。”外公露出慈祥的笑容开始哄着我。

我连忙将昨晚和早上的一切全说给外公听了,外公听后,慈祥得笑容渐渐消失,眼睛瞪得滚圆,连招呼都没打,就抱着我往家中赶去。

到家后,外公抱着我冲进了母亲房里,母亲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外公伸手在母亲的额头上摸了一下。

随后外公点着了一根烟,拉着我走了出来。

来到堂屋,他坐在椅子上,大口的吸着烟。

我知道,外公是一遇到烦心事就会抽烟,他从进门都现在一句话都没说。

“外公!爸爸妈妈会不会有事啊。”看着他一筹莫展的样子,我害怕的哭了起来。

外公坐在椅子上,头低的很低,双手使劲抓着头上的头发。

除了我的哭声,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

大约沉默两分钟后,外公抬起了头,将我拉到身边,替我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说道:“别哭了全有,外公这就带你去救你父母,跟我来。”

说完外公拉着我走进了东屋里的房间。

东屋里面的房间,我很少进去过,印象中是家里面的仓库。

有一次我偷偷跑进去玩,结果被外公发现后,将我一顿训,父亲更甚至还用皮带抽过我,从那次后,我就在也没进去过。

外公将我领进去后,没说什么话,径自一人走到了角落里。

角落里堆放了很多东西,外公弯下腰从里面掏出了个小箱子,箱子很陈旧,木头的,应该是木匠打制出来的。

我很疑惑,走到了外公身边,朝箱子里看了过去,箱子里除了放了个铜币外,空空如此。

外公拿起古铜币后,牵起我的手朝门外走去,临出门时,外公不忘从客厅香火岸上拿起一柱香,和我一起往外走去。

“外公,我们是去哪里啊?”我边走边疑惑的朝外公问道。

“我要去村口的祠堂,要让你爸爸妈妈好起来。”外公摸了摸我的头说道。

听到外公有办法能救父母,我屁颠屁颠的跟在外公身后,拽着外公的衣角好奇地问道:“外公那你刚才在东屋里拿的铜币是干什么的啊?”

外公笑着看着我说道:“既然我家全有这么想听,那我就说个故事给你听好不好。”

很小的时候我就喜欢依偎在外公怀里听故事,虽然现在十岁了,但我还是喜欢听外公说故事。

“好的,全有最喜欢听外公说故事了。”我跟在外公后面,一蹦一跳的说道。

听闻外公有救我父母的办法,我心里很开心,很是兴奋。

外公咳嗽了一下,开始说道:“文革那会儿,我当年正参加红卫兵,每天的职责就是跟随一大帮人开始巡游着,当时别提多威风了。”

外公每当提及这段往事,我都能从他眼眸里看出一丝激动的神情,我疑惑的问向外公:“外公,你昨晚跟我说过的啊,你当时是红什么兵队长啊呢!”

听完我的疑问,外公笑了起来,“全有啊!那是外公刚参加红卫兵的时候呢,哪来的队长啊。”

外公顿了顿接着说道:“当时我记得特别清楚,村里有口姓刘的大户人家,家里办喜事,我们就被邀请去了,那晚张灯结彩,好不热闹,也不知在谁的提议下,说是要闹洞房,我们当时几个小年轻就一直哄到了半夜才意犹未尽的回去,那会喝了点酒,独自一人走在路上头有点晕晕乎乎的,路过河边时,我看到了河边趟着一坨白色的东西,一时好奇走了过去,这一看不要紧,竟然是只狐狸!

仔细看过去时,发现狐狸被竹竿给插到了脚上,一时躺在那哀嚎着,看着可怜,当时我就起了恻隐之心,借着酒劲,我就小心翼翼的将狐狸解救下来,给它找来了纸箱,放在了村口的祠堂里,随后我就回家了。”

“外公那接下来呢?”听得入神的我,忙央求着外公快给我说完。

外公将香火插在了我的口袋,一把抱起了我,说道:“随后回家,晚上我就做了个奇怪的梦,那个梦我到现在都记得特别清楚,我梦到了那个狐妖,它告诉我它是个狐妖,说既然我救了它的命,以后在关键时候它会报答我的。”

我问道:“外公,你是说狐妖会报答你?”

外公不紧不慢的说道:“原本第二天醒来,我以为只是个梦,并没有在意,我特地去了祠堂看了下,放在纸盒里狐狸已经不见了,后来时间一长,这件事我就这么忘记了。”

外公顿了顿接着说道:“直到昨晚做梦我又梦见了它,它告诉我它就是我50多年前救过的狐妖,现在特地来报恩,那个狐妖说你爸妈是遇上了邪乎的事,扰乱了的阳气,所以这些天一直发高烧,卧床不起,时间一长,人阳气没了,就会死亡!它告诉我,叫我带着你,明天到祠堂来一下,早上我醒来的时候,大壮妈就过来喊我去她家看看,说是大壮这些天症状加剧,开始胡言乱语起来,我这才急急忙忙赶了过去,这不半个时辰不到,我家全有就哭着个鼻子跑来找外公了,以后全有要是在哭鼻子,外公就把你卖给人贩子。”

听到外公这样说,我忙把头埋在外公怀里,“外公!我听话就是了,你可别吓我。”

就这样一路上和外公聊天中,不一会就到了村口的祠堂。

斗鬼

这个祠堂历史很悠久,从外公口中得知,这个祠堂在他很小时候就有了,祠堂里供奉着两位尊像,我也认不出是哪方神仙。

下面有桌子,桌子上摆放着各种水果,中间有个上香的香炉。

外公蹲下身将我放到地上,冲我做了个嘘声的手势后,直接就往前走了一步,从口袋里掏出铜钱,放到了正中央的香炉上。

回过头从我口袋里拿起香,闭着眼双手高举着,只看到外公嘴里不停的小声默念着,一会后,他将香火点燃,插在了香炉上。

奇怪的是,天开始渐渐阴暗了下来,外公转过头看着我说道:“全有,无论待会你看到什么,千万不要说话知道不。”

虽然不懂外公为啥这样说,但我还是点了点头。

恍惚间,门口出现了一位老人,留着白花花的胡子,柱着个拐杖走了进来。

这个老伯伯看起来比外公年纪还大,虽说柱着个拐杖,但是走路特别稳当。

“老伯伯!你找谁?”我看着门口的老伯伯疑惑的问道。

听到我的说话声,外公立马转过头皱着眉头盯着我,一把将我拉倒他的身后。

我这时才想起外公刚跟我说过得话,无论看到什么,都不要说话。

老伯伯笑着走到我外公身边,锊着他那白花花的胡子,对我外公说道:“走吧,带我去你家看看。”

外公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牵起我的手开始在前面领路。

回去的路上我仔细观察着这个老伯伯,老伯伯给人和蔼可亲的感觉,脸上一直都带着笑容,要不是外公提前嘱咐过我,说不准我真的和老伯伯聊了起来。

到家后,外公二话不说就将老伯伯领进到了父亲的屋里,一踏入门,老伯伯脸色立马严肃起来。

他走到父亲床前看了下,绕了两圈后,深邃的抬起头看了我一眼,朝我招招了手。

我看了看外公的眼色 ,外公要是不让我说话,我是打死也不会说的。

外公冲我点了点头。对我说道:“过去吧,它问什么你就答什么。”

气氛很诡异,我第一想法是这位老伯伯肯定是比我父亲还厉害的人物。

老伯伯阴着个脸和我说:“孩子,我问你的东西,你必须得实话实说,不能撒谎,不然很有可能救不了你的亲人。”

听到老伯伯这么说,我连忙点了点头。

“你今天在这房间里有没有看到什么东西。”老伯伯死死盯着我的眼睛,生怕我撒谎一样。

“早上我推开房门找外公的时候,我看见了穿红马褂的地主带着个娃娃坐在我爸爸的床头,那个娃娃胸口挂着个红色的肚兜,两只手摇着摇板子,当时看到这一切,我吓的立马楞在了原地……”

我一句一句的将之前发生的事全部说了出来。

老伯伯听完后,没有说什么,就叫我出去了。

随后外公就把房门从里面反锁起来,两人像是在里面商量着什么事情一样。

接二连三诡异的事发生在我身上,我现在哪也不敢去,我端着个板凳坐在了门口,等着外公出来。

外公和那位老伯伯谈话时间有点久,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将门打开,告诉我今晚老伯伯要留宿在我家。

随即,他就带着我在厨房忙活开来,老伯伯说是要去母亲房里看看,我们也就没有管他。

吃过晚饭后,外公告诉我,今晚叫我别回房间睡觉,跟着他们一起守在父亲的床边。

他说那些“人”晚上肯定还会再接着过来。

听到外公这样说,我又开始慌了,连忙点了点头。

到了晚上,我就端起小板凳坐在了外公和老伯伯中间,听他们聊天。

老伯伯跟我外公说早上看到我的第一眼,就特别惊讶,说我天生就有阴阳眼,不去算命真是可惜了。

外公只是笑了笑摸了摸我的头说道:“这孩子生下来其实就是,我和他父亲当时也是颇为震惊,等这次事情解决了,我就让他父亲把那些本事全教给这孩子,以后我们刘家就靠他了。”

听到外公和老伯伯之间开始说着我听不懂的东西,我忙抓起他的胳膊晃悠着,说道:“外公,我才不要呢!我最怕那些东西了,我胆子小,可不想跟爸爸一样,天天跟那种事打交道。”

我一撒娇,外公就笑着摸摸我的头,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那些东西还是没有出现,我心道难不成今晚它们也知道老伯伯在,吓得不敢出来了。

挂在墙上的钟这时开始响了起来,我抬头看了看已是零点了,我有点迷迷糊糊,想趴在外公的腿上睡觉。

“全有!不能睡。”外公低下头在我耳边轻声说道,用手将我晃醒。

我睡眼惺忪的睁开眼,就在这时我忽然察觉到一丝诡异……

只见红马褂地主牵着个娃娃推开门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那个长发女鬼。

一瞬间我身上冷汗直冒,我忙朝外公喊道:“外公,他们进来了,进来了。”

听到我的呼唤声,老伯伯站起了身,快步走到门前。

看到走上前的老伯伯,红马褂老地主盯着他看了好几秒。

老伯伯动作很快并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直接开始飞速在他身边绕着圈子,步伐特别灵敏,同时嘴里发出了低鸣“嗡嗡嗡”的声音。

这个声音在我听来特别难受,我耳朵都快要炸裂一样,外公脸色骤变忙对着我说道:“快把耳朵捂上,他在斗鬼。”

我也不敢迟疑,双手紧密捂着耳朵,紧紧低下了头。

没过几分钟,声音渐渐小了起来,我才缓缓抬起了头,这一刻我发现了尤为惊悚的一幕。

外公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忽然猛的站起了身,瞳孔越来越大,嘴里开始胡言乱语起来。

一会发出哭声一会又发出笑声,全身不时还在抖动。

我知道外公平时不是这个样子的,我惊恐的看着他喊道:“外公你怎么了,怎么了。”

似乎老伯伯也是发现到一丝诡异之处,抽开身忙大声对我喊道:“你外公中邪了,你快跑!”

可是当我听到这话时,已经晚了一步。

外公冷笑着直接将我拎了起来,伸出手就要往我脖子上掐。

我使尽全力也挣脱不开,吓的我大声哭了起来。

刘全有, 张子静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