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南宋谍士

更新时间:2021-04-16 10:08:12

南宋谍士 连载中

南宋谍士

来源:掌中云 分类:历史军事 主角:沈墨, 陆云鬟

精彩试读:这家伙说着说着就连哭带喊,看起来已经被昨天晚上的经历完全吓破胆了。有意思!沈墨在一边冷眼旁观,他在听完了阿普的诉说之后,又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墙边上,那条据说曾经泡过五具尸体的明沟。这条沟就在院门外,只不过现在雨水已退,沟里边的水已经没多深了,看起来只是浅浅的一条。“这案子,倒是有点意思!”沈墨听完了阿普的叙述之后,他有意无意的向着之前那个心怀鬼胎的张牛儿那里看看了一眼。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0-座上杯前客、翻为渠中人

“在你这间院子里面就有茅厕,就在房子的西面,你为甚要出去解手?”只见县令大人目光炯炯,双眼盯着阿普问道。

沈墨冷眼旁观,他们这个县令大人大约二十一二岁,倒是生得一副好相貌。

只是以沈墨的目光看来,卢大人中了科举以后,首次上任当官就是这钱塘县令。其实他骨子里未免有些官威不足,很有几分强撑的意思。多半还是官场阅历较浅,心里没底气的原因。

不过卢县令这一问倒是问得好,这个胡商阿普放着好好的茅厕就近在咫尺不去,他为什么要绕一圈,从回廊一直走到院门外去尿尿?

“大人您有所不知!”只见阿普哭丧着脸答道:

“近日连日阴雨,沟渠里到处涨水。那茅厕里面污水横流,小人怕污了鞋袜,所以才特意到院外去小解。”

卢县令听到这里,点了点头。他神色中似乎带着一丝懊恼,抬头示意阿普继续讲下去。

话说这个阿普,他借着院墙边的回廊遮挡雨水,围着院子绕了个半圈,眼看着就来到了院门这里。

这个时候,天色阴沉得越发可怕。冷风夹杂着雨滴忽急忽缓的降下,空气清冷中带着一丝寒意。

后面的房间里,他的四位朋友还在大声谈笑。他们每个人都喝了不少,现在差不多都已经醉了。

阿普在被雨水洗的干干净净的青石甬道上继续向前,他推开门就走出了院子。

就在院子外面的墙角处,他转身解开衣襟,就准备在院外的明沟里面方便一番。

连日阴雨,院子外面用来排水的明沟里头,已经被雨水积得沟满壕平。大概有三尺多宽的明沟里都是浑浊的雨水,上面还漂浮着草木和树叶。

就在阿普想要尿尿的这一刹那。

忽然之间,他看见明沟里面有一个东西在里面飘飘浮浮,好像是一段黑乎乎的木头。

还没等他看出个究竟,猛然间,从天边忽然亮起了一道闪电。紧接着就是滚滚的雷声,从厚重的云际传了出来。

借着这道闪电的电光,明沟里面的那个东西,阿普一眼就看了个清清楚楚。

那里面飘着的,居然是一个人的尸体!

这个人仰面朝天,在水上漂浮着。脸上是属于死人的那种毫无血色的蜡黄,已经是死的透透的了。

阿普一眼看去,只见这个人高鼻深目,下巴上留着密密的黄色胡子——这个人居然是……阿兰!

那个和他在一起远渡重洋来到中国,就在片刻之前,还跟他一起饮酒谈笑的胡商!

就在阿普刚刚跨过院门之前,他还听见屋子里面,阿兰和其他三个胡商高声笑闹的声音。

可是就在他一眨眼的功夫,他的尸体竟然就出现在了这里!

这一下子,阿普只觉得毛骨悚然,他浑身上下的汗毛全都竖立了起来。整个人就像被雷击中了一样呆立在了当场。

他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

这怎么可能!

“阿胡拉在上!”阿普只觉得自己的头脑中一片眩晕,他一把扶住了自己身边的门框,这才没有踉跄着摔进面前的水沟里。

“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阿普一个劲的在心里对自己说道:“一定是我喝醉酒眼花了!”

他现在心里只想着一件事:眼前的这个尸体不是真的,他的伙伴阿兰还活生生的在屋子里面喝酒。这一定是自己撞了鬼了!

阿普想到这里,他又低头向着水沟里的尸体漂了一眼。

只见那具尸体在水里载沉载浮,慢慢的向着他这边越飘越近,尸体的面目也越来越清晰。

天哪!这张脸……真的是阿兰!

阿普只觉得自己的身体无比的沉重,就连冷风冷雨打在他的身上几乎都没有了丝毫感觉。

他整个人就像丢了魂一样飘飘荡荡,身体僵硬无比。就是想要挪动一步脚步,都是难上加难!

他死死的咬住了牙,拼命的抓着面前的门框,死命的向前挪动着脚步。在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之后,他才把自己挪进了院子里面。就这两三步远的距离,他几乎把自己的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

当他走进院子里以后,他抬起头,向着院子里面看了一眼。

只见隔着一片细密的雨帘,他住的屋子里面灯火通明。那熟悉的酒和菜肴的香味、还有那温暖的灯光,更重要的是他们几个朋友嘻嘻哈哈的笑闹声,又重新回到了他的感官里。

“阿胡拉保佑!”阿普拼命的迈动双腿,使尽了自己全身的力气,向着屋子那边跑去!

只要进了那间屋子,他就能见到他那几个朋友。这些可怕的幻境,也就应该消失了吧?

这一次,他并没有经过那道回廊。而是直接穿过雨帘向这对面跑去。

眼看着,阿普几步就跑到了院子中间。但是他却猛然间站住了脚步!

不对!

在阿普的心里,一瞬间闪过了一个念头。当他再看向那间灯火通明的房间的时候,他的眼中已经充满了恐惧!

如果那具尸体是真的……那么屋子里面的那个阿兰,该怎么解释?

“啊!”

阿普心中猛然想到,如果他的朋友阿兰,早已经死了怎么办?

这个念头闪电般的出现在阿普的心里,让他瞬间停住了脚步。

这么来说,和他一起欢宴了整整一天的那个阿兰……难道他才是……鬼?

“我是不是要走进那个房间?如果我揭穿了那个阿兰是个鬼,他会不会立刻就勃然大怒,翻然变脸直接向我扑过来?”

面对着眼前的房间,阿普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一时之间真是让他进退两难!

这个时候,只见房门一响,屋里面有一个人走了出来。

阿普吃了一惊,等他抬头看时,心里的一块石头这才落了地。出来的人并不是阿兰,而是和他同来的商人莫尼亚。

“你干什么呢?放着美酒不喝,站在院子里淋雨做什么?”只见莫尼亚已经喝得满脸通红,他脸上带着嬉笑的表情对着阿普说道。

阿普在冷雨中嘴唇青紫,他浑身颤栗着向莫尼亚说道:“我……我……带你去看一样东西!”

11-死尸就是我和你

阿普前思后想,觉得他把刚才看到阿兰尸体的事情说出来,一定会被面前的莫尼亚当成疯子,或者是觉得他是喝多了在发癫。

于是阿普把心一横,决定带着这个莫尼亚,再到院子外面的水沟里面去看一次,看看那具尸体还在不在。

如果那具尸体根本不存在,其实是阿普的幻觉。那么莫尼亚他们加在一起两个人,就绝不会看错了。

而另一方面,如果那具尸体要是还在的话。就算俩人商量不出个什么结果,那么他跟莫尼亚在一起,起码有一个人跟他一起壮壮胆!

阿普想到这里,立刻上前几步,拉着莫尼亚就往外走。

这个莫尼亚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被阿普拽着走过了院落,一直来到了院门口。

“真神哪!衣服都淋湿了!”当莫尼亚还在阿普的身后抱怨的时候,阿普已经跨过了院门。

此时此刻阿普的心跳得咚咚直响,就像是军鼓一样快。他死死地咬着牙关,浑身上下像筛糠一样在冷雨之中颤抖着。

当他跨出远门以后,他拼命的强制自己转过了头,看向了刚才那个水沟的方向。

这一次,当他一眼看过去的时候。虽然阿普早就有了再次看到那具尸体的心理准备。

但他却还是猛然惨叫了一声,然后一跤就摔倒在院门外的石阶上!

阿普面前的水沟里面黑乎乎的一片。

好几具僵硬的尸体就这样漂浮在水面上。当阿普一眼看去的时候,水面上露出来的一张张面孔,竟然是那样的熟悉!

阿兰、卢斯、若汉、甚至还有……莫尼亚!

几个胡商的尸体全都漂浮在水面上载沉载浮,河沟里面的污水浸透了他们的衣服和须发,所有人的脸庞看的都是分外清楚,确实是他们几个没错!

死了,所有人全都死了!

当阿普看见莫尼亚尸体的时候,他连忙转回头去,想要去找刚刚跟他一起过来的莫尼亚本人。

他刚刚是拉着莫尼亚过来的,两个人距离近得几乎是肩并着肩。

可是现在,当他再次回头看去的时候,却发现刚刚跟他一起过来的莫尼亚……已经不见了!

留下的只有尸体,他的四个同伴、所有的人都已经死了!

当阿普顺着水流,抬头向远处看去的时候。只见从明沟的上游,正载沉载浮的漂过来另一具尸体。

那具尸体……赫然就是他自己!

“原来,我也死了!”

当阿普一眼看到自己的尸体的时候,他只觉得脑海中一阵轰轰作响!

他的心脏仿佛要炸裂开一样,一颗心就像是被一颗恐惧的大手死死地死死的抓住、拼命的揉搓着。

在这个冷雨扑面的黑夜中,一股无边的恐惧已是笼罩住了他的全身。他浑身上下连一动都动弹不得!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我们这些人早就已经死了,但是我们自己却不知道?”

“其实我们已经变成了鬼,但是却浑然不觉的在那里喝酒谈笑?为什么?我……到底是怎么死的?”

阿普软软的瘫在台阶上,整个人就像一条上了岸的鱼一样,无意识的挣扎着。

正在这时,猛然间!

一道黑影从墙头上跃下来,正好落到了水沟里的尸体身上。

阿普在慌乱之间,隐约看到那是一只色彩斑斓的硕大狸猫。它一下子就落在了水中那个阿普的尸体上。

然后,只见这只狸猫猛然一低头,狰狞的利齿从嘴里呲出来,一口就从阿普尸体的脸上,撕下了一块血淋淋的血肉!

在这边,阿普惊慌失措,正手忙脚乱的想要后退。

就在这时,那只正在撕扯尸体脸皮的狸猫却缓缓的转过了头,向着他的这个方向回过头来。

狸猫脸上的那对眼睛,就像是狰狞的野兽,凶残而空洞。

当它看向阿普的时候,他只觉得那双硕大的猫眼,仿佛是一把寒冰铸成的利刺一样,直接刺到了他的心里。

……

“阿胡拉在上,那根本就不是什么猫的眼睛。那双眼睛狰狞而又凶残,仿佛厉鬼一样满是黑暗和暴虐。它根本就不是什么狸猫,它是个恶魔!”

阿普的整个身体瘫软在了地上,他声泪俱下的大声喊叫着,整个人都陷入了崩溃和迷乱之中。

“赶快把它给我弄起来!”卢月县令厌恶的看着他面前的这个胡商。

这家伙说着说着就连哭带喊,看起来已经被昨天晚上的经历完全吓破胆了。

有意思!

沈墨在一边冷眼旁观,他在听完了阿普的诉说之后,又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墙边上,那条据说曾经泡过五具尸体的明沟。

这条沟就在院门外,只不过现在雨水已退,沟里边的水已经没多深了,看起来只是浅浅的一条。

“这案子,倒是有点意思!”沈墨听完了阿普的叙述之后,他有意无意的向着之前那个心怀鬼胎的张牛儿那里看看了一眼。

只见这张牛儿听了阿普的诉说以后,也是吓得脸色煞白。他的一双眼睛乱转着,不知道心里在想着什么。

这小子心里不但有鬼,也许还是一个知情者!沈默在心里一边想着,一边看着他们的县令卢月大人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这么说来,你那天晚上看见的,是包括你自己在内的五具尸体?”只见卢月大人听完了阿普的供词以后,他皱着眉头向这位胡商问道。

“没错!阿兰、若汉、莫尼亚、罗斯、还有我!一共五具尸体!”

“在这之后呢?”

“这之后我就昏过去了,”只见阿普答道:“我最后看见的情景,就是那只怪猫的眼睛!”

“然后呢?”卢县令皱了皱眉。

“当我再苏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我是被穆掌柜和他的伙计救醒的……”

“带穆青!”卢县令听到这里,立刻果断的把一边候着的掌柜穆青叫了过来。

“这位阿普先生说得没错,”穆青向着卢县令点了点头:“店里的伙计是在清晨时分,挨个院子送面汤的时候发现的阿普先生,还有……水沟里的尸体。”

“只有四具尸体?”听到这里,卢县令的眼睛却是下意识的看向了水沟的下游。

沈墨, 陆云鬟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