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遥知不是梦

更新时间:2021-04-16 10:38:50

遥知不是梦 已完结

遥知不是梦

来源:追书云 作者:砚舞天下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霍行知一把抱住她,恐慌的大喊:“大夫,快叫大夫。”然而,大夫对陆遥的身体束手无策。霍行知扣住大夫的脖子,整个人像是困兽,拔枪指着他的脑袋说:“本帅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若救不回遥儿,我要你的命!”大夫吓的双腿打颤,“大帅,就算你杀了我我也回天乏术,夫人这是心病,心病还需心药医——”霍行知的心咯噔一下,“心病?”求生欲极强的大夫说道:“夫人已经放弃了求生的意念,只要找到她症状所在,夫人一定会好起来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7-好

夜晚。

陆遥在夜色的掩盖下来到大牢。

采薇找了一圈,没找到东方白,她不安的问:“小姐,会不会是二小姐骗了我们?”

陆遥镇定的说:“不会的,再找找。”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陆遥找了所有的牢房,也没找到东方白。

饶是陆遥再淡定,也找不下去了,“到底在哪?”

采薇不小心碰到一间暗门,心中一喜,“小姐,这里有门。”

陆遥心中第一反应是东方白被关在这里。

她快步过去,推开暗门,“师兄。”

待对上那双熟悉的眸子时,她的心咯噔一下,后退一步,问:“怎么是你?”

霍行知从门里出来,高大的身躯逼向陆遥,直到将她逼到墙上,再无退路,“看到是我,你失望了?”

身后都是带枪的侍卫,并无东方白的踪影,陆遥忙问:“我师兄呢,你把他弄哪儿去了?”

见她张嘴闭嘴都是东方白,霍行知胸腔里像是被谁扔进了一颗炸弹,炸的他血液沸腾,周围的空气也跟着沸腾起来。

他字字珠玑:“陆遥,你竟敢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好,很好,非常好!”

他一连三个好字,令陆遥的心霍然一沉,“你杀了他?”

“他那样的人死不足惜!”

霍行知一句话,像是一把利剑,砍灭陆遥心中最后的希望。

她的泪,唰的一下落了下来,“霍行知,你这个魔鬼!你不是人,你竟然杀了我师兄,你竟然杀了他!”

望着她一而再,再而三的为别的男人哭泣,霍行知胸中涌起一抹怒火,向四面八方挥散而去。

他残酷的声音像是一把利刃,将陆遥的世界劈成两半:“这就是你忤逆我的代价!”

“霍行知,我讨厌你!”

陆遥抡起拳头捶打着霍行知的胸膛。

男人的胸膛如铜墙铁壁,陆遥的拳头捶在上面犹如以卵击石。

“够了!”霍行知一把掐住她的脖子,冷酷的声音不带一丝情绪,“陆遥,别自不量力!”

采薇冲上前喊道:“放开我家小姐!”

“嘭!”

枪声响起,采薇的胸口上霍然出现一道血红的窟窿,陆遥的心骤然像是被谁撕裂开来——

她怔怔的看着那倒下去的采薇,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采薇?”

采薇努力抬头看向陆遥,颤颤歪歪的说:“小姐........快.......快跑!”

说完,她再也支撑不住,重重的摔在地上。

“采薇——”

大颗大颗的眼泪滚落下来,砸在霍行知手背上,瞬间将霍行知的心烫出一个窟窿,他下意识松开陆遥。

陆遥冲上前抱住采薇的身体,鲜血争先恐后的从她胸口上涌出来,她拼命的伸手去堵,鲜红的血液刹那间染红她的双手,染红她的眼睛,染红这冰冷的人间。

“小姐......原谅我.......不能.....陪你了,你......要.......好好.....好.........活........活着.......”

“采薇,别说话,你会没事的,没事的.......”

陆遥双手沾满了采薇的血,她拼命去堵,可怎么都堵不住那个窟窿,“为什么没用,为什么堵不住.........采薇,我求求你,不要睡好不好,不要睡,醒来陪我,好不好?”

8-逑

陆遥从来没这么痛过。

眼见采薇的身体逐渐转冷,陆遥用力抱住她,似乎将自己身上的温度传给她,她就能醒过来一样。

全场肃穆,大家沉默的看着在给采薇做急救的陆遥,饶是军中男儿,都被她这种反应惹得动了容。

直到采薇的身体彻底僵硬。

陆遥心中最后的希望破灭掉。

她拼尽全力冲霍行知吼道:“霍行知,你杀了奶妈跟师兄不够,为什么还要杀采薇啊.........为什么啊.........”

霍行知被陆遥眼底的绝望给惊的后退一步,他张开嘴,想说什么,却发现一个声音都发不出。

“霍行知,你行行好,把采薇还给我好不好?你把采薇还给我呀,她陪了我十二年,十二年呀,霍行知,我求你了,求求你,把他们还给我,还给我呀........”

眼泪模糊了陆遥的视线,她跪在地上,朝霍行知磕起了头,咚咚咚的声音,似乎要将地板磕出一个窟窿,那些离开的人就能回来一样。

那种灵魂被抽走的无助感,令陆遥心中升起无限恨意。

“霍行知,你非要杀光杀完是吗,你为什么不连我一起杀了?”

见霍行知无动于衷,她猛地站起来,抢走霍行知手中的枪,对着自己的脑袋开起枪来——

霍行知的心中没来由的升起一抹恐慌。

还未来得及去抢走她手中的枪,就听到枪发出噗的一声响。

竟然是颗臭弹!

霍行知一把抢走她手中的枪,一声爆吼:“陆遥,你还想疯到什么时候?!”

陆遥怔了一下,随即大笑起来。

她笑弯了腰,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霍行知,你根本没有心,你不是人,我怎么会爱上你这个魔鬼!”

看到她这样近乎疯魔的样子,霍行知没来由的一阵阵后怕。

他不顾陆遥的挣扎,牢牢抱住她,好似一个不注意,她就要没了。

陆遥呆呆的看了一眼无尽的夜空,“该死的是我,该死的是我...是我....”

眼前一阵阵发黑,她不再挣扎,任自己陷入到昏迷中。

霍行知一把抱住她,恐慌的大喊:“大夫,快叫大夫。”

然而,大夫对陆遥的身体束手无策。

霍行知扣住大夫的脖子,整个人像是困兽,拔枪指着他的脑袋说:“本帅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若救不回遥儿,我要你的命!”

大夫吓的双腿打颤,“大帅,就算你杀了我我也回天乏术,夫人这是心病,心病还需心药医——”

霍行知的心咯噔一下,“心病?”

求生欲极强的大夫说道:“夫人已经放弃了求生的意念,只要找到她症状所在,夫人一定会好起来的。”

霍行知阴郁的目光扫过陆遥那毫无生气的脸,整个灵魂像是被剥离了一般。

半晌,从他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带东方白过来!”

梁副官将东方白带了过来,看到陆遥的状况,东方白一拳头砸在霍行知的脸上,揪住他的领口质问道:“你到底对遥儿做了什么,为何她会变成这样?”

梁副官立即掏枪抵住东方白脑袋。

霍行知制止了梁博的行为,机械般的声音说道:“现在能为遥儿治病了么?”

东方白狠狠瞪了眼霍行知,立即为陆遥施针,片刻后,陆遥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看到是东方白,她虚脱的问:“师兄,我是死了么,不然怎么会见到你?”

“傻丫头,你还活着,”东方白压低声音在她耳边说道:“乖乖养伤,等你好了,我带你离开。”

他们之间的互动,更像是一幅打情骂哨的画面,落入霍行知眼中,熊熊妒火快要将他烧成齑粉。

他咬牙切齿的说:“你最好治好遥儿,若出事,本帅唯你是问!”

这一日,霍行知参加四方会议。

东方白借治病为由,将陆遥带到船上,“你先躺着休息,我去开船。”

东方白刚发动船只,岸边响起枪声,陆遥冲出船舱,看到霍行知手中的枪,正对着东方白。

“遥儿,快进去。”东方白说。

霍行知站在岸上,目光比江风还要冷上三分,他说:“陆遥,只要你下船,我就不杀东方白。”

“遥儿,别听他的,”东方白说:“你回去只有死路一条。”

见陆遥不动,霍行知扣动扳机,阴沉的声音如这料峭春风,“陆遥,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下不下来?”

陆遥一把抢走东方白身上的枪,抵在自己太阳穴上,来到甲板上,身体挡在东方白前面,“霍行知,你若敢杀师兄,我就自杀。”

霍行知牙齿咬的咯嘣作响,“不要逼我!”

陆遥目光不闪不躲,坚定的声音说:“霍行知,放过我吧,我太累了。”

一道枪声响起,东方白倒在船上。

陆遥难以置信的看着倒在血泊中的东方白,“师,师兄?”

她抬头看向霍行知,丝丝缕缕的绝望萦绕在心头,“你终究,还是杀了他.......”

霍行知的心骤然一沉,“不是我!”

陆遥举枪对准霍行知——

砰——

砰——

两道枪声响起,陆遥倒了下去,她终究没舍得打向霍行知,而是将枪口对准了天。

“噗通!”

陆遥掉进江里,血水瞬间染红了江水。

霍行知的心猛地一抽,大叫一声:“陆遥——”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