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二爷家的药香娘子

更新时间:2021-04-17 16:02:08

二爷家的药香娘子 连载中

二爷家的药香娘子

来源:掌中云 分类:穿越重生 主角:陆晚晚, 秦晖

精彩试读:从早上一开市直到晌午为止,药膳摊上的客人就没断过,点心也很快就卖空了。秦晖来时,也只剩下几包冲着茶喝的药膳粉,不过看起来销路也不成问题。“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陆晚晚正忙着把最后几枚铜钱从桌子上收起来放进袋中,抬眼就看见走过来的秦晖,微笑着问道。“衙门里也没什么事,就留下几个兄弟在那儿守着,我就回来了。”秦晖回答的轻描淡写,他走到陆晚晚身边,看着早已变得空荡荡的案台,不由笑道:“看起来你这生意做的不错。”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跟你们吃一样的

“我吗?”秦晖有些意外,从来没有人问过他喜欢吃什么喝什么。

就是他带着他娘出去另立门户的时候,一般也都是以自己娘亲为主,秦老夫人吃什么他就吃什么。

就算是他下厨,做的也都是娘亲爱吃的饭菜,更何况征战沙场多年,对食物也没有太大的概念。

看陆晚晚点头,秦晖想了想才认真对她说道:“我没有什么特别爱吃的,你给小松做就好,我跟你们吃一样的。”

还真是好打发……陆晚晚如是想着,不过也没有继续追问,点了点头。

两人回到家之后,正在练习写字的小松看见毛笔就跑过去,一把就抱住了陆晚晚的腰:“娘亲!”

陆晚晚摸了摸小松的头,脸色也温柔下来,秦晖很自然的从她手里接过肉和菜,就像真正的夫妻一样,只是两人现在都并没感觉到什么不对劲。

“娘亲和二叔今天卖药膳挣了钱,晚上给你炖肉汤喝。”

“好!”

小松听见有肉汤喝,高兴的不得了,眼睛都笑弯了起来,他知道不应该打扰陆晚晚做饭,就乖乖的自己回去继续练字了。

陆晚晚忙前忙后的洗菜择菜,再把肉洗净了下锅。

秦晖想帮她忙,陆晚晚只说让他去陪小松。

秦晖到桌子旁看小松练字,男孩儿一板一眼写的极其认真,只是那支毛笔看样子都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买的,成色不好不说,连笔杆儿都有开裂的迹象。

秦晖看在眼里,但是也什么话都没说。

这顿饭,陆晚晚和小松吃的都很高兴,尤其是小松,因为家里已经很穷,而且梁贵还在的时候,他们每天都要想着如果还有人来讨债应该怎么办,连顿素菜都吃的提心吊胆,更别说肉汤了。

吃过饭以后,陆晚晚哄着小松快去睡觉,直到孩子睡熟了之后,她才开始拿过来一个连封皮都有些旧了的本子——这是她穿越到月儿庄开始,一直用来记账的账本。

今天卖药膳挣来的铜钱和碎银子此刻都放在桌上,陆晚晚翻开一页空白,记上一笔再算两算,嘴里还嘀咕着什么。

“四十七、四十八……啊!今天刨去买东西做药膳,还有买菜做饭的钱,一共挣了三四两呢!”

古代的货币不像现代一样通货膨胀,三四两已经算很多了,尤其是像在月儿庄这样的小村庄里,更是一笔不小的银两。

陆晚晚的眼睛里都表现出欢喜,她转头看向秦晖:“你知道吗?我们今天赚了有四两……”

她话还没说完,秦晖将食指抵在唇边,朝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陆晚晚会意,小心翼翼的抬起手来压了压,努力控制自己的音量。

“我知道,可每天做药膳,你不会感觉很辛苦吗?”秦晖来到她身边,看起来也很是关心的样子。

越来越像一个家了

“不会啊。”陆晚晚很高兴的摇了摇头,她丝毫不认为做药膳有什么辛苦的。

而且她在现代读书时的专业就跟医学有关,在这儿做药膳,不也是专业对口吗?

“我们就是普通的小老百姓嘛,你看像今天刘伯他们,有个什么头疼脑热筋断骨折都得找大夫郎中给仔细瞧瞧,别的我是没办法,可普通的风寒感冒,还有心悸气短,若是能用药膳调理好,那岂不是又省去了一笔开支?世人皆求健康平安,我这也是为了大家好嘛。”

俗话说医者仁心,陆晚晚不是圣母心肠,但她当初选择学医,就是想救治更多的兵刃,在古代的话,药膳对她来说是最省钱也最温和的治理方法了。

“好。”秦晖点了点头,他虽然闹不清楚陆晚晚这么多本事到底是哪里学来的,不过看她这个样子,他自己也表示支持和理解。

现在秦贵死了,留下他们孤儿寡母的,若是自己不在,恐怕也更不好讨生活。

“有什么短的缺的就跟我说,正好我也回来了,以后跟你一起看顾着药膳铺子也不迟。——对了,明儿去买些东西回来添置添置吧,家具陈设什么的都旧了,小松身上的衣服也不新。”

这话听着,怎么那么像老夫老妻过日子呢……

也不知道秦晖是有心还是随口,却架不住陆晚晚乱想起来,耳朵尖悄悄泛了红。

不过她还是没忘了点头,“好,我知道了,你也快些去睡吧,早上还要去衙门呢。”

“嗯。”秦晖点了点头,想到这家里的陈设,忽然也有些不自在起来,毕竟陆晚晚在名义上来说还是他没过门的嫂子,总不好住的太近,让外人看见了说闲话。

男人手随便往外指了一指,也不知道是哪个方向,“那我去西屋睡,有什么事你和小松就叫我。”

还好做药膳的食材和药草之前陆晚晚都准备齐全了,也不用起早再去采买,饭坐在灶上热着,等小松起来了再自己吃。

因着有头一日的招牌点心,现在陆晚晚再卖起药膳来可就简单多了。

从早上一开市直到晌午为止,药膳摊上的客人就没断过,点心也很快就卖空了。

秦晖来时,也只剩下几包冲着茶喝的药膳粉,不过看起来销路也不成问题。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陆晚晚正忙着把最后几枚铜钱从桌子上收起来放进袋中,抬眼就看见走过来的秦晖,微笑着问道。

“衙门里也没什么事,就留下几个兄弟在那儿守着,我就回来了。”秦晖回答的轻描淡写,他走到陆晚晚身边,看着早已变得空荡荡的案台,不由笑道:“看起来你这生意做的不错。”

“那是。”陆晚晚一扬下巴,漏出了一丝笑容,颇有些炫耀的意味,不过看起来也比平时多添几分俏皮。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时候,便有几个妇人过来看见药膳粉,多问了几句便买走了。

陆晚晚下意识的伸了个懒腰,喜滋滋的把几枚铜钱装进布袋子里面,准备开始撤下那块靛蓝色的碎花硬布,“收拾收拾回家!”

“先别回去。”一直在旁边等着的秦晖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陆晚晚, 秦晖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