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威震龙洲

更新时间:2021-04-13 15:33:29

威震龙洲 连载中

威震龙洲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情感 主角:叶冲, 沈雨烟

精彩试读:“这个还没确定,不过之前叶家的人在公司里至少都是部门经理,小冲应该也不会差到哪里。”沈雨烟忙解释道。“那公司的股份和分红呢?”显然,比起公司的职位,王玫更关心公司的股份和分红。听到王玫这么问,沈雨烟明显不高兴了,她埋怨道:“那股份和分红本就不是我们的,是叶冲他爸爸的,如今交给奶奶掌管也无可厚非,况且,奶奶也是为小冲好,她怕放在我们手里被败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威震龙洲:今天起,分房睡 

爷爷生前对他的父亲叶振华十分器重,对他也很疼爱,他跪在墓碑前,忍不住红了双目道:“爷爷,冲儿回来了,我没有辜负您的期望,如今已经是加戴三星的镇国战尊,守护我国土人民,父亲如今跟您去了,但是我一定会查清楚当年之事。”

“您别担心,叶家我会守护好,有朝一日,我一定要亲手为您和父母报仇。”

起身后,叶冲的眼睛已是猩红,杀气腾升,这正是他金戈铁马血战沙场所留下的气息。

待那股气息慢慢散去,他抹抹眼角,大步迈出墓园。

刚出墓园,就听到一阵吵闹声。

“你这个败家子,谁让你卖掉房子给我治病的,我里面的勋章你给我弄丢了,这简直是要我的命啊!”只见一个瘸腿的老大爷倚在保安室门口,气愤地指着一个中年人的鼻子怒骂着。

中年男子也吓得大气不敢出,一时慌了神,他也知道老爷子在从军时立下战功,这勋章就是他的命根子,如今只能劝道:“您别急啊,我再去好好找找,您都三天没吃东西了,先回去吃点饭吧。”说完,他就要去搀扶老人。

“还吃个屁啊,没了勋章,我活着也没有意义了。”

老人气得涨红了脸,粗粗地喘着气,大概是太过生气,他起手就要重重地把一巴掌呼向中年男子脸上,那一巴掌的力道极大,哪像出自一个孱弱的老者之手,就在此时,一个厚重的大手一把拉住了老人的手掌。

“你……”老人转身正要质问。

“老人家,气坏了身子可不好啊,不就是军功章嘛,我的送给您。”

说完,叶冲将一块鎏金紫色勋章放在了老人手里。

老人定眼一看,直哆嗦起来。

“这……”他的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叶冲淡然点头,大步向前走去。他倒不是不珍惜自己的勋章,而是如今他一心想要离开,见到老人如此模样,也是军人,又视勋章为生命,给他也算是觅得良主。

老人反应过来,见叶冲要走,马上要追上去,可是因为腿脚不便,一个踉跄没有站稳,就硬生生倒在了地上,中年男子见状立即过来搀扶,关切地看着老人。

老人一把老泪纵横,气恼地拍拍自己的废腿。

“此人至少是兵者中的大人物,不得了啊”说着,他用颤抖的手又轻抚了勋章,眼中满是敬佩和激动。

他抬起右手,向着远方叶冲的背影,努力站稳致敬,尔后又突然一巴掌把中年男子拍倒在地,因为他的阻拦,才让自己错失了跟大人物道谢的机会。

叶冲出了墓园,正想给沈雨烟打电话好好聊聊,结果沈雨烟刚好打过来,他略感意外,马上接通,只听沈雨烟在那边道:“奶奶已经同意你到公司上班,把你的位置发给我,我去接你。”

叶冲有点吃惊,也没多问。

几分钟后,沈雨烟的车出现在墓园门口,叶冲上车后,沈雨烟便在一旁反复告诫叶冲到公司后一定要谨小慎微,好好表现,争取让奶奶另眼相看。叶冲听完,不解地问道:“奶奶她怎么突然同意让我去公司?”

沈雨烟便一五一十把自己同孙月英讲的话告诉了叶冲,只是她并没有提叶东安排给自己的工作任务。

叶冲听罢就明白事情肯定没有那么简单,但是他看沈雨烟并没有多说,就也没有再细问。

自己奶奶心里想的什么他一清二楚,她一直对自己厌恶不已,怎么可能轻易就让自己回到公司。

叶冲没有多言,就答应下来,跟着沈雨烟回家了。

回到家里,王玫一看叶冲跟着沈雨烟回来了,就气不打一处来,正要掰扯些什么的时候,沈雨烟开心地笑道:“妈,奶奶已经同意小冲回公司了!”

叶冲自然明白沈雨烟的良苦用心,无非是希望能在岳母面前给自己树立一个好形象,他便沉默不语。

王玫听完这话,立马狐疑问道:“此话当真?他到公司是担任什么职位?”

“这个还没确定,不过之前叶家的人在公司里至少都是部门经理,小冲应该也不会差到哪里。”沈雨烟忙解释道。

“那公司的股份和分红呢?”

显然,比起公司的职位,王玫更关心公司的股份和分红。

听到王玫这么问,沈雨烟明显不高兴了,她埋怨道:“那股份和分红本就不是我们的,是叶冲他爸爸的,如今交给奶奶掌管也无可厚非,况且,奶奶也是为小冲好,她怕放在我们手里被败光。”

王玫听到这话,也没再多说,孙月英对于叶冲的厌恶她也是清楚的,但是具体是因为什么原因她作为外人也不清楚,听沈雨烟这么一说,她也觉得多少有点道理,毕竟叶冲是叶家的孙子,虎毒不食子,也许孙老太太正是为了孙儿的前途考虑。

这样一想,她也就松了一口气。

“你可得好好工作,你是不知道雨烟这五年是怎么熬过来的,受了多少冷眼和苦楚,这是你欠她的,从今往后,你的工资必须全额上交,以后养家的任务都是你的。”

“没问题,妈,这是我应该做的。”

叶冲答道,同时心疼地看向沈雨烟。

一旁的沈雨烟没有多说什么,至少让叶冲先回到家里。

见叶冲答应,王玫心中舒服了一些,但是想了想又接着说:“另外,在你没有干到总经理之前,你必须和烟烟分房睡,不许碰我女儿,不然的话,我定不饶你,明白了吗?”

“妈,你太过分了,我和小冲是夫妻,哪有分房睡的道理?”沈雨烟气恼地质问王玫。

王玫冷笑道:“五年都分居了,还在乎这一时半刻,只要叶冲自己争气,早点当上总经理,我定不会不说什么。”说完,她白了叶冲一眼。

沈雨烟气得直跺脚,正要说什么,只见叶冲点头道:“好的,我就睡在我父母的房间,一切都听您老人家的。”

说完,他便转身向楼上走去,沈雨烟紧随其后,毕竟,叶冲父母的房间许久没有收拾,她要帮忙一起打扫。

到了房间后,叶冲便一阵忙活儿起来。

他没有让沈雨烟帮忙,打扫,擦洗,铺床……一气呵成,尤其是整齐规范的豆腐块被子突显了他良好的生活习惯。

收拾完后,叶冲和沈雨烟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沈雨烟一脸歉意道:“小冲,对不起,你也知道,我妈那就是那样子,她也是为我好,能不能别跟她计较?”

“我明白的,这些年来委屈你了,不过你应该也清楚,奶奶她是不可能给我股份和分红的。”

“我知道,但是我妈实在是太过分了,总不能因此让你有家不能回吧,而且,那股份和分红你都不在乎,我们为何还要惦念呢,你看也不让我帮忙,快去洗洗澡,换件衣服,咱们一起去公司。”

说完,沈雨烟站起来,认真地看着叶冲道:“一起努力!”

威震龙洲:欠雨烟一个道歉 

看着沈雨烟走出门去的背影,叶冲忍不住鼻头一酸,自己是多么荣幸能娶到这样深明大义的妻子,心中的愧疚感也同时更深一层。

他脱去上衣,向洗手间走去,这时,沈雨烟刚好抱着洗漱用品和毛巾进来,她定定地看着叶冲光着的膀子,止不住掉出了眼泪。

那壮硕的肌肉上爬满了各种各样的伤疤,长的短的,深的浅的,密密麻麻,触目惊心。

“这几年,你到底经历了什么?”沈雨烟呜咽地问道。

“你没有被清退,对吗?”

叶冲只是莞尔一笑,并未解释。

沈雨烟将手中的东西放在一旁,捂着嘴巴看着叶冲身上的伤痕,眼里写满了心疼。

她伸出手轻轻地抚着一处伤疤,泪水也止不住掉下来。

“回来那天,为何不解释呢?”

“我说了,可是有人相信吗?”

“其实,其他人相信与否我都不在乎,只要你相信就足够了,我只在乎你。”叶冲深情地看着沈雨烟。

沈雨烟凝噎,抹了抹眼角,收回手转身出去了。她关上门后,紧紧地靠在墙上,满脑都是叶冲伤痕累累的身体,他没有撒谎,这些都是他荣耀的见证,这该是一个多么强大的男人,即便是被周围人误解,哪怕是自己的亲奶奶,也不会去过多解释。

房间里的叶冲还在回味刚刚沈雨烟轻抚的温度,半天没有回过神。

洗完澡简单收拾,沈雨烟便带着叶冲一起到了叶氏集团。

孙月英到底还是顾全了叶家的面子,并没有给叶冲安排普通的职位,而是一个部门的负责人,尽管这个部门并没有任何实权,工资也相较于其他部门低了不少,但是叶冲并没有不开心,因为对他而言,进不进叶氏集团根本无所谓。

沈雨烟也十分高兴,起码可以给家里一个交代,再也不用让叶冲看她父母的脸色了。

两人正坐在叶冲的办公室里,只见叶东一脸神气地走过来,他斜眼瞅了一眼叶冲和沈雨烟,故意清了清嗓子,二人便抬头望向他。

叶东一脸不屑地看着叶冲,说道:“叶冲既然你来公司上班了,就要好好表现,我身为公司的二把手,去到楼下给我买杯咖啡,记得要少加糖。”

此话说完,叶冲并没有任何动静,一旁的沈雨烟赶快打圆场道:“东哥,我这就去买。”

“我让你去了吗,你是没事干了吗?别忘了早上奶奶给你布置的任务,此事有多重要你也清楚,到时你可要多为公司奉献。”

说完,他一脸暧昧地玩笑起来,沈雨烟一听,一下子着急起来,此事万万不能让叶冲知道。

叶冲立马问道:“奉献什么?”

“咦?你还不知道啊,这些年来,公司但凡应酬公关的场合,都是雨烟出面代表,酒水啊,陪场啊,对她来说都不在话下,她可是公司一朵靓丽的交际花啊,如今马上有大佬要来我们叶家,奶奶已经把公关的任务全权交给她啦。”

说完,他轻蔑地瞥了一眼叶冲和沈雨烟。

听到叶东这么说,一旁的沈雨烟马上打断他:“请注意你的言行,事情并不是东哥你说的那样,不要再无中生有。”

“我没有无中生有,你负责什么工作公司里所有的人都清楚,这些年来公司那些单子是如何签订的,想必你最清楚。”

“小冲,可别怪当哥的没提醒你啊,别一头的青青草原还全然不知,我要是你,就不会再回来了。”说罢,他摆出一副同情的样子,哂笑着。

刹那间,只见一道虚影直接冲到叶东面前,一个巴掌甩在了叶东脸上,叶东猝不及防地摔倒在地,嗷的一声惨叫,身子直接摔出了办公室。

只听到一声巨响,公司的人纷纷错愕地望着趴在地上的叶东,和怒气未消的叶冲,不可思议地面面相觑。怎么都不敢相信叶冲竟然公然打人,而且打的是自己的哥哥,公司的二把手叶东。

沈雨烟也惊讶不已,没想到叶冲竟然一个巴掌就将体重至少170斤的叶东打出办公室,这是何等强大的力量!

叶冲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这次叶东触到了他的逆鳞,平日里叶东如何侮辱他都可以不在意,但是对于自己心爱的沈雨烟,绝不允许!

叶东脑袋直发懵,一时耳鸣不断,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打,便大声叫嚷道:“你居然敢动手打我!保安!保安!快把他给我拖出去!”

办公室里的立即有人响应,就在这时,叶冲不紧不慢走到叶东身边,缓缓俯下身子,叶东见状,直打哆嗦,吓得脸色都白了,毕竟,刚刚那一巴掌足以证明,他不是叶冲的对手。

“你……你不要过来!”

“呵,你别怕,我好心提醒你一下,你好好想想,这件事如果闹大,传到奶奶的耳朵里,到底是谁先遭殃。我好歹也是叶家的孙子,你如此羞辱我的媳妇,你觉得爱名声的奶奶会坐视不理吗?”

叶东听到叶冲的话,心里猛一震。确实如此,孙月英一向爱要面子,视家族名声为生命,平日里他怎么欺负叶冲和沈雨烟都无所谓,如果是这么公然羞辱二人的名声,岂不是连带着辱没叶家的名声,如果此事让孙月英知道了,他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吃。

另外,三个大佬如今已经在锦城,如果传出去,难保不出现差错。

这样想来,叶东只得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他发狠地看着叶冲道:“先暂且放过你,你记住,这事儿咱们没完!”

说完,他按着地板就要起身,但此时叶冲却死死地按着他的肩膀,让他一点也动弹不得。

“你想干什么?别给脸不要脸。”叶东明显感觉到肩膀上的力度加重,呲牙骂道。

“你还欠雨烟一个道歉。”叶冲冷冷地说道。

叶东一时气急,恼羞成怒道:“我给她道歉?”

“不道歉是么,那我就再给你一巴掌,让你看看是不是对不住我的媳妇。”

说到媳妇儿子,叶冲加重了声音,此时,叶东也感觉到肩膀上的剧痛,他一个趔趄又栽倒在地。

沈雨烟一看这架势,缓过神来,连忙解围道:“东哥,是小冲太不懂事,冲动冒犯您啦,抱歉。”

叶冲听到沈雨烟这么说,便松开了叶东肩膀上的手,冷森森的眼神注视着叶东。叶东自然意识到不道歉算是不可能了,如果真把这废物惹恼了,自己肯定会吃大亏。

他极不情愿地咬牙对着沈雨烟说了一声对不起,就气冲冲地起身走出去。

前脚他刚走,后脚就跟来了几个保安,见叶东并没在这里,保安们便立即跑走了。

叶东被打的事很快在公司中传开,所有人都知道叶东这次吃了亏但不能发作,有苦说不出。

叶东自己也没想到叶冲居然在公司里对自己公然动手,他心中升起熊熊的报复的烈火,不过不能急于一时,等三个大佬来访一事结束,再好好收拾那个废物。

叶冲, 沈雨烟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