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天医归来

更新时间:2021-04-13 12:29:58

天医归来 连载中

天医归来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情感 主角:陈焲, 冷云嫣

精彩试读:冷元忠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显然也接受不了陈焲说他中邪的说法。他已经对陈焲生出了一丝失望,如果对方是这样一副做派,那他真得好好考虑,自己孙女跟陈焲是否般配。“陈焲,我要是你,就没脸继续待在这里了,现在你就在旁边好好看着,真正的神医是怎么治病救人,妙手回春的!”杨伟摒弃的看了陈焲一眼,随后也不耽搁,掏出银针,顺便解开冷元忠的衣服,在冷元忠后背上扎下一根根银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没那么简单

随后在领路人的带领下,陈焲跟杨伟都被带到后院,见到了冷元忠等人。

“陈焲小友,你终于来了,老头子我行动不便,没能亲自迎接,真是怠慢了。”

“快!快请坐,当年一别,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再见到你师父,你师父他老人家还好吧!”

躺在摇椅上,暖洋洋晒着太阳,一脸病态,手上还盘着两颗文玩核桃的冷元忠,认出陈焲后,脸上立马露出慈祥的笑容,用一种看孙女婿一样的眼神看着陈焲。

陈焲听到这话,又看了一眼站在老人身边的冷云嫣还有另外一位中年男子,大概能够猜到,这位老人估计就是冷云嫣的爷爷,他这次要救治的病人。

只是没有想到,对方跟自己师父还是旧识,这事他还没听青云子跟他提起过!

“回老爷子,师父他老人家一切安好!”

陈焲不卑不亢的说道。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猜到这位老人就是自己今天要救治的对象,陈焲仔细看了一眼冷元忠的气色,顿时眉头就皱了起来,目光有意无意的看向冷元忠手上把玩的两颗文玩核桃。

后面跟进来的杨伟,见冷家老爷子竟然对陈焲态度这般友善,反而冷落了自己这神医弟子,顿时嫉妒的眼睛都快冒绿光了。

不得不说陈焲这小子是有几分骗人的手段,若是没有打着治病的名头,将冷家老爷子骗得团团转,冷家老爷子怎么可能对其这般友善!

想到这里,他彻底气不过,上前准备拆穿陈焲的真面目。

他带着怒火对这次请他来问诊的冷昊乾说道:“冷家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既然请我来治病,为什么还要请别人,如果不相信我的话,我现在大可走人,反正损失的只会是你冷家!”

“还有,你请谁都可以,为什么要请陈焲这么一个玩意,你们不知道他的底细,我可知道!”

“他是我大学同学,大学时期就不学无术,毕业证书都没有拿到就跑去当兵,行医资质更是无从说起,你们冷家可别被他这种江湖骗子的骗人小把戏给蒙骗住了!”

“真要是让他给冷老爷子治病,治出毛病了,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

自陈焲走进来的那刻,冷昊乾就没有正眼瞧过他,在他看来,陈焲纯粹就是靠着一点恩情,尾大不掉,想借着治病的名头,赖上他们冷家!

现在听到杨伟揭陈焲的老底,他也将陈焲彻底安上江湖骗子的名号,发自内心的厌恶起来。

“爸!杨医生是医学院的硕士,又是神医孙圣手的徒弟,今天既然有他来了,就用不着这位陈焲了,干脆让陈焲先回去吧!”

“待会我会让人给他五十万的辛苦费,总不会让他白跑一趟!”

冷昊乾对自己父亲说道。

这五十万算是打发要饭的,冷昊乾也希望陈焲得到这五十万,能够见好就收!

至于陈焲跟冷云嫣之间的婚约,当着外人的面,他不想提起,这要是传出去,丢的可是他冷家的脸。

杨伟见冷昊乾被自己说动,要将陈焲赶出去的意思,脸上终于露出兴奋之色,不过还是觉得便宜了陈焲这垃圾,竟然还能让对方白嫖五十万。

“陈焲,做人还是要点脸的,冷家就算钱再多,也不能便宜你这种只会坑蒙拐骗,没有半点真才实学的江湖骗子!”

“你今天要是敢拿这五十万,以后在外面可别说你是我同学,我嫌丢人!”

杨伟一脸唾弃的对陈焲说道,心中却是暗暗窃喜。

只是辛苦费冷家就可以拿出五十万出来,自己这次要是治好了冷家老爷子,那不得彻底发了。

“我现在还不能走,因为老爷子的病只有我能治,今天我要是走了,老爷子活不过一个月!”

这会已经看出冷元忠病因的陈焲,脸上露出一丝了然之色,语出惊人道。

“你小子敢咒我爸死?赶紧给我滚出去,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听到这话的冷昊乾噬人般的眸子瞪着陈焲,都恨不得动手打人了。

这江湖骗子想赖上他们冷家也就算了,现在连说话也没个把门!

就连冷云嫣此刻眼中也出现一丝怒火,病都还没有开始治,就说自己爷爷活不过一个月,哪有这样的道理。

她现在有些后悔请陈焲来给她爷爷治病了,真是太不靠谱了。

旁边的杨伟笑的都快合不拢嘴了,这种话都敢说出来,陈焲这是找死啊!现在别说白嫖五十万了,冷家会不会放过陈焲都不一定!

“我说了,我不能走,老爷子跟我师父是旧时,我不能见死不救!还需要我重复吗?”

陈焲目光泛着冷意的与冷昊乾对视,他能感觉到,对方在有意的针对他!

“真以为我冷家好忽悠不成,来人,给我把他丢出去,真是岂有此理!”

冷昊乾脸色铁青的叫人,今天说什么也得给这黄口小儿一点教训!

“够了!”

此时,摇椅上的冷元忠终于看不下去了,拍着椅子呵斥一声,顿时整个场中都静下来了,他这冷家的上任掌舵人还是挺有威信的。

“昊乾,你眼里要是还有我这父亲,就给我少说几句,陈焲小友乃是高人弟子,岂是你能冒犯的!”

“我相信他能治好我的病,他说我活不过一个月,自然有他的道理,你现在要把唯一一个能治好我病的人赶走,到底是怎么想的!”

冷元忠一脸怒容道。

“行,既然爸你都这样说了,我也无话可说,那就让这小子试试!”

冷昊乾拗不过冷元忠,只能压抑着对陈焲的怒火,选择妥协。

但他还是对陈焲警告道:“我可以让你跟着杨医生一起治我爸的病,你二人不管是谁,只要治好了我爸的病,一千万诊金分文不少!”

“但我得事先提醒你小子,要是在治疗过程中我爸出了什么三长两短,我绝对要你偿命!”

杨伟听到治好了有一千万诊金可拿,激动的身体都颤抖了起来,但为了展露自己神医高徒的风度,他装作云淡风轻的说道:

“冷家主,钱不钱的其实不重要,我这次百忙之中赶来,最大的目的就是让冷老爷子能够恢复健康,安享晚年。”

“待会等我治好冷老爷子后,我做主给你们冷家打个九折吧!毕竟也是举手之劳!”

杨伟这话的意思就是对治好冷元忠的病十拿九稳,这让冷昊乾不由高看了杨伟一眼,这才是神医弟子的风度,某些人给对方提鞋都不配啊!

陈焲见杨伟在装逼,也没有揭穿,冷家老爷子的病,说是病,其实也不是病,杨伟这种货色可能连病因都无法找到,也敢在这里装大尾巴狼,待会丢人的只会是对方!

“冷老爷子,我现在开始为你治病了,先跟我说说你的病症吧!我也好对症下药!”

杨伟随后打开随身携带的药箱,对冷元忠说道。

他想抢在陈焲前面治好冷元忠,这样一千万诊金就是他的了,不然若是让陈焲先救治,治出问题来了,他到时候就不好下手了。

“哎!具体病症还得从几年前说起,那时我还只感觉到手脚冰冷,但渐渐的,这种病症就越发严重了,半夜睡觉经常被冻醒,半边身子冰冷似铁,即使盖上数层被子,将房间暖气开到最大,也没有半分缓解,整夜整夜的失眠。”

“就这样,我的身子骨越发虚弱,一年前更是半边身子都陷入了瘫痪,找很多名医专家看了都找不到病因!”

“或许也就现在坐在太阳底下暴晒,我才能感到些许暖意,我估摸着是以往受的暗伤复发引起的。”

冷元忠简单的将自己的病症描述了一遍,眼中带着对生死的看透,只是他还没有看到自己最疼爱的孙女嫁人,就这样走了的话,终究有所不甘。

杨伟听完之后,又上前给冷元忠把脉,装模作样的沉思片刻后,笃定的说道:

“大致病因我已经找到了,是年老体弱,生命力流失,代谢缓慢引起的,不过不是什么大问题,等我给你施针,再开几副药服下后,保证能够药到病除!”

冷昊乾,冷云嫣父女俩听到这话,脸上都露出喜悦之色,杨伟不愧是神医孙圣手的高徒,竟然这么快就找到了病因,看来这次他的父亲(爷爷)终于有救了。

谁知这时,陈焲冰冷的声音传过来:“杨伟,老爷子的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你要是胡乱施针,只会害了老爷子,老爷子将活不过今天!”

中邪

“呵呵,我杨伟贵为神医孙圣手的徒弟,医治的病患无数,什么时候轮得到陈焲你这江湖骗子质疑到我的头上!”

“你说冷老爷子的病没有这般简单,那你倒是说说你的看法,说不出来就别给我瞎哔哔!”

杨伟对着陈焲大声呵斥道。

冷昊乾跟冷云嫣也满脸怒容的瞪着陈焲,这家伙就这么喜欢咒人死吗?

“老爷子真正的病因,其实是中邪了,你要是冒然施针,只会使得老爷子体内的煞气反弹,后果将不堪设想!”

陈焲神色凝重的说道。

“哈哈……”

然而陈焲话音刚落,杨伟就笑的差点岔气,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嘲讽道:

“陈焲,你可真是一个人才,竟然连中邪都能说出来,我看是你脑子中邪了吧!看在老同学的份上,要不要我请个道士给你做个法?”

而此刻不管是冷昊乾还是冷云嫣,眼中的怒火都压制不住了,中邪这一套都搬出来了,还有什么是陈焲这个哗众取宠的家伙说不出来的。

“爸,你也听到这小子的话了,这不就是个江湖骗子嘛!真不知道他有什么地方值得我们冷家高看一眼!”

冷昊乾对着冷元忠说道,现在陈焲已经彻底被他打上江湖骗子的标签了。

“陈焲,你走吧!我就不应该请你来我家给我爷爷看病!我希望你有点自知之明,以后不要纠缠上我冷家!”

冷云嫣也带着厌恶的对陈焲说道。

“哎!杨医生,麻烦你帮我治疗吧!”

冷元忠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显然也接受不了陈焲说他中邪的说法。

他已经对陈焲生出了一丝失望,如果对方是这样一副做派,那他真得好好考虑,自己孙女跟陈焲是否般配。

“陈焲,我要是你,就没脸继续待在这里了,现在你就在旁边好好看着,真正的神医是怎么治病救人,妙手回春的!”

杨伟摒弃的看了陈焲一眼,随后也不耽搁,掏出银针,顺便解开冷元忠的衣服,在冷元忠后背上扎下一根根银针。

“这是神医孙圣手的绝技,回春针法!真是想不到,杨医生年纪轻轻,就已经得到了孙圣手的真传,不像某些人,半点本事都没有,只会装神弄鬼!”

冷昊乾是个见多识广的人,一眼就看出了杨伟此刻的施针路数,对杨伟能够治好自己父亲,也开始确信不疑了。

被冷昊乾夸奖,杨伟脸上露出一缕得意,这套回春针法,他只学了一招半式,但用来治好冷家老爷子的病,应该是绰绰有余了。

此刻他仿佛已经看到了那一千万在向自己招手!

被冷昊乾跟杨伟接连嘲讽,陈焲火气也被激发出来了,若不是看在冷元忠跟青云子是旧识的份上,他不好见死不救,不然早就调头走了,不受这口气。

现在照杨伟这样治下去,迟早会出事,他已经时刻做好了到时候该如何收场的准备。

很快,杨伟的一套半吊子回春针法就施展完毕,差点将冷元忠的后背给刺成刺猬。

待收完针,杨伟已经累的满头大汗。

而这时,冷元忠的气色也确实好转很多,就连之前苍白的脸色都变得红润了不少。

“爸,感觉怎么样?”

见已经施完针,冷昊乾连忙问道。

“感觉身子轻松了很多,就好像肩上的一块巨石被卸下来了,喘气也没有之前那么累了。”

冷元忠也很是震惊的说道。

“爷爷,你的腿刚才好像动了一下!”这时密切注意着自己爷爷的冷云嫣,突然惊喜的说道。

“什么,腿能动了,好像真的是!”

冷元忠也发现自己本就已经瘫痪的腿已经能够动弹,自如的弯曲了,眼中不由老泪纵横。

“杨医生,您这医术简直是绝了!”

冷昊乾脸上露出狂喜之色,向杨伟竖起了大拇指。

“哈哈,基本操作,不值一提!”

杨伟脸上露出得意的笑,还用挑衅的目光瞪了陈焲一眼。

但帅不过三秒,明显好转很多的冷元忠,下一秒,脸色突然急剧转黑,一口鲜血措不及防吐在了身前杨伟的脸上,身体更是重重的倒在了摇椅上,像是突然中风了一般,话都说不出来了。

而且通体也像变成了一块冰块一般,释放着阵阵寒意,口中有进气没出气,眼看就不行了。

“爷爷!你怎么了,不要吓我啊!刚刚还好好的,怎么现在变成这样!”

见此一幕的冷云嫣顿时方寸大乱,吓的失声尖叫起来。

“狗东西,说,到底是谁指使你来害我爸的,老子饶不了你!”

冷昊乾这会也是瞬间变脸,朝着满脸惊恐的杨伟扑过去,一拳重重的砸在了杨伟脸上,牙齿都给杨伟打落了一颗。

“快!快叫救护车,送往医院!”

“狗东西,我爸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陪葬!”

冷昊乾面色凶狠,但也知道现在不是算账的时候,连忙叫福伯联系救护车!

“煞气反弹,就算送往医院也无人可救,而且救护车赶来的这段时间,老爷子随时会丧命!”

“现在这病只有我能治,就看你们愿不愿意让我试试!”

冷家鸡飞狗跳之时,陈焲平静的声音突然传来。

“难道真是中邪了?好!让你试试,但我爸要是醒不来了,不管是你还是这个杨伟,都别想有好果子吃!”

冷昊乾看了一眼自己父亲发黑的脸上散发出的丝丝黑气,终于开始慢慢接受中邪的事实。

而且陈焲说的也没有错,自己父亲现在的状况太吓人了,随时要断气一样,他不敢将自己父亲的命堵在医院跟救护车上,现在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陈焲也不耽搁,迅速上前,再次揭开冷元忠的上衣,掏出玄门金针,以气御针,施展一门上古奇针,八卦破煞针,十三根金针,接连刺入冷元忠的胸前要穴。

八卦破煞针,能破解天下一切煞气,待陈焲施展完毕,冷元忠体内汹涌的煞气,如同冰雪遇到了烈火,迅速消融,达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

待冷元忠体内煞气彻底清除,陈焲拔出金针收好,冷元忠脸色已经彻底恢复如初,而且人也从摇椅上站了起来,不过因为身子太过虚弱,在陈焲的搀扶下,才勉强站稳。

“陈焲小友,救命之恩,没齿难忘,先前我儿子他们说了一些难听的话,还请你不要见怪,我替他们向你道歉!”

冷元忠老泪纵横,刚才煞气反弹,他的意识其实是清醒的,自然知道是陈焲救了他的命,而且还彻底治好了他的隐疾!

联想到先前陈焲说出他中邪的事实时,他竟然也开始质疑起陈焲,他心中就愧疚无比。

“竟…竟然真的治好了!”

冷昊乾看到自己重新站起来的父亲,惊为天人,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陈焲才好,毕竟先前他可一直将陈焲当做一个江湖骗子,结果现在却被打脸了。

“爷爷!”

冷云嫣兴奋的扑进了冷元忠的怀里,喜极而泣,看向陈焲的眼中也带着一抹重新审视的感激,还有好奇。

至于杨伟,这会已经恨不得当场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老爷子,其实你根本就没病,只是因为中邪,煞气入体,日积月累,才导致陷入如今这副状况!”

“刚才我已经将你体内的煞气全部清除,以后只要服用一些补气血的药物,加强锻炼,身体就能彻底恢复如初!”

“至于你真正的病因,其实是你手上把玩的这两颗文玩核桃,这是陪葬品,煞气的来源,时常放在身边把玩,加上你年老体弱,煞气不经意间侵入身体,日积月累,才有刚才那副病入膏肓之状!”

说完,陈焲将冷元忠手中的两颗文玩核桃夺过,一把捏碎,两团黑气从他手中冒出,很快消散于空气之中。

见此,全场骇然!

陈焲, 冷云嫣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