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娇妻每天都想逃

更新时间:2021-04-12 18:21:26

娇妻每天都想逃 连载中

娇妻每天都想逃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乔芮薇, 荆厉寒

精彩试读:“我就是要打死他,薇薇,难道你还对他有感情吗?”“没有,没有,我只是担心你,打死他你会给他偿命的,他死不足惜,我不想让你出事。”两个人抱在一起,就像一对苦命鸳鸯。荆厉寒冷冷扯了下嘴角,缓缓从地上坐起来,抬手抹了把鼻口上的血。他阴鸷的看着面前相拥的男女,站起身,宛若修罗附体。“沈云谦,你说蓄意谋杀罪够判多少年?”阴测测的声音响起。两个人身体一僵。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只能是我的

一拳,两拳,三拳……

拳头如暴雨般接连砸下,眼看荆厉寒的鼻口都淌出血,沈云谦还不罢休。

乔芮薇吓得不轻,扑过去抱住沈云谦的腰。

“云谦,别打了,别打了,你会把他打死的。”

“我就是要打死他,薇薇,难道你还对他有感情吗?”

“没有,没有,我只是担心你,打死他你会给他偿命的,他死不足惜,我不想让你出事。”

两个人抱在一起,就像一对苦命鸳鸯。

荆厉寒冷冷扯了下嘴角,缓缓从地上坐起来,抬手抹了把鼻口上的血。

他阴鸷的看着面前相拥的男女,站起身,宛若修罗附体。

“沈云谦,你说蓄意谋杀罪够判多少年?”

阴测测的声音响起。

两个人身体一僵。

乔芮薇激动地站起,怒红的眼睛像只愤怒的兔子。

“荆厉寒,谁谋杀你了?是你绑架云谦,是你用云谦的名义骗我回来对我施暴,要告也是我们告你。”

“你们告我?”

荆厉寒好似听了什么笑话,“这里是沈云谦的家,谁能证明我绑架他了?我对你施暴,我进去了吗?你再看看我的脸,这证据是明明白白的,你说法官会相信谁?”

每一个问句都像锥子凿在乔芮薇心口上,万万没想到荆厉寒会无耻到如此地步。

她双手攥拳,浑身止不住在颤抖,“我们已经离婚了,你究竟还想怎么样?”

“如果我说我们没有离婚呢?”

“你说什么?”

乔芮薇脑袋里“轰”地一声,难以置信地望着荆厉寒。

她是亲眼看着他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的。

怎么可能?

“荆厉寒,你毁了离婚协议书?”乔芮薇几乎尖叫。

他们是在K国结的婚,K国婚姻法,只要签了协议离婚就可以生效,她怎么都没想到……

“你不是最了解我吗,我是个变态,你是我的玩物,就算我玩够了不要了,你也只能是我的,放你去过逍遥日子,岂不是对不起我变态的称号!”

“你……”

乔芮薇已经气的说不出话来,比起愤怒,她心里更多的是绝望。

“荆太太,现在你给我个解释,今天是打算跟沈先生干什么,结婚吗?你不知道婚姻法里有一条重婚罪?”

“荆厉寒,我和你拼了!”

乔芮薇受够了,挣脱了荆厉寒的桎梏。

她好不容易摆脱他,她再也不要回到他的囚笼里去。

哪怕是死!

绝望战胜了理智,她拿起花瓶就砸向荆厉寒的脑袋。

啪!

花瓶四分五裂,花瓣和水溅了一地。

荆厉寒的额头汩汩淌下血来。

血红擦过视线,他阴测测地笑了。

“乔芮薇,你说这样沈云谦的谋杀罪是不是更可信?”

“关云谦什么事,是我乔芮薇谋杀你,我不只要谋杀你,我还要真杀你。”

绝望透顶的人总是连死都不怕的,她捡起地上的瓷片就朝男人的胸口扎去。

就在瓷片距离男人胸口一公分的地方。

手腕被扼住了!

乔芮薇掌心被瓷片割伤,鲜血一滴滴连成了串坠落在花瓣上,妖冶至极。

“乔芮薇,别再做无谓的挣扎了,你知道我的脾气。”

“我不回去,我死都不会再回去。”

手腕传来刺骨的疼,乔芮薇另一手握在那只铁钳上,俏脸扭曲。

“荆厉寒,你放开她,你就会欺负一个女人你算什么男人,有本事你冲我来啊。”

沈云谦咆哮着上前,还没动就被两个保镖架住胳膊动弹不得。

可刚才他打荆厉寒,这两个保镖明明没有插手。

原来……

“荆厉寒,你卑鄙!你设圈套陷害我!”

你还是我的妻子

荆厉寒侧过头,有些病态地注视着面前暴怒中的沈云谦。

“我当然是冲着你去的,所以你就在监狱里好好享受你的余生吧。”

乔芮薇怒红着眼睛,悲愤咆哮,“荆厉寒,是我打伤的你,要坐牢你让我去,你放了云谦。”

他勾起唇,“我说是他就是他,你还是我的妻子,你坐牢了我的面子往哪儿搁?”

“啊——”

乔芮薇崩溃地大叫,她不明白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恶魔?

这种恶魔又为什么会让她遇到?

崩溃过后是嚎啕大哭,像是要把这么多年受的委屈通通哭出来。

看着女人哭的肝肠寸断,荆厉寒不为所动,只是用一只手提着她站不住的身体。

好一会儿,哭声渐渐歇止,乔芮薇就像被抽空了灵魂慢慢挺直脊背。

“你不就是要我回去吗,我回去,你把云谦放了。”

沈云谦错愕地睁大眼,摇头:“不,薇薇,你不能跟他回去,他是你的仇人,你忘了你父母是怎么死的,你哥哥是怎么死的,你的孩子又是怎么死的?是他把你逼疯送进精神病院,他不会对你好的,他只会更加折磨你。”

乔芮薇闭了闭眼。

她何尝不知道自己回去也是生不如死,可是她不能害了无辜的人。

再开口已是冰冷的决绝。

“我已经决定了,既然我跟他没有离婚,那就还是夫妻,云谦,以后咱俩就一刀两断吧。”

“薇薇!薇薇!”

外面的天格外的蓝,阳光普照,万里无云。

今天本来是个好日子,是她乔芮薇迎接幸福新生活的开始。

却再一次被荆厉寒这个恶魔摧毁的干干净净。

“你不配拥有幸福,走了。”

手腕被蛮力扯着,她踉跄地上了私人飞机,飞机起飞,很快消失在蓝天白云中。

M国,云城。

私人飞机在一座偌大的庄园降落,庄园中央坐落着一座城堡别墅。

进入别墅大门,齐刷刷两排佣人躬身行礼。

荆厉寒不喜欢聒噪,佣人没有发出声音,别墅里也非常安静。

看着别墅内烫金明亮的装潢,乔芮薇唇瓣抿的很紧。

这不是他们之前住的家,之前的别墅没有这个大,里面也暗沉沉的。

荆厉寒不喜欢亮色,因为他心里就阴暗,魔鬼就是要住在魔窟里。

半年不见,他竟然转性了?!

那跟她又有什么关系,不过就是给她换了一个牢笼而已。

荆厉寒拽着乔芮薇刚上二楼进房间,三个人就出现在别墅门口。

“九爷可回来了?”

“回来了,九爷还带回来一个女人。”

“那是太太,以后眼罩都要放亮点儿。”

“是,秦管家。”

“这位是华先生,是九爷和太太的朋友,以后可能会经常过来,你们都认识一下。”

“华先生好。”

“嗯。”华项阳微微颔了颔首。

秦管家领着华项阳上了二楼,转弯走十几米停驻在主卧门口,在墙上按了下。

“九爷,华先生来了。”

荆厉寒松开怀里的乔芮薇,她的唇瓣之前就被吻的红肿,现在又多了层娇艳的色泽。

“老朋友来了,不要再摆着一张苦瓜脸,我若没了面子,你的情郎在那里面也不会好过。”

她瞪着他,恨不能将他生吞活吃了都不解恨。

沈云谦还是以故意伤害罪被他送进监狱,他就是个人渣。

“去开门。”

“你自己没长手?”

他盯着她,嘴角带着一丝玩味:“看来你没听清我刚才说的话。”

乔芮薇, 荆厉寒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