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镇北天王改嫁妻

更新时间:2021-04-12 17:59:55

镇北天王改嫁妻 连载中

镇北天王改嫁妻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情感 主角:江北, 许璐璐

精彩试读:许妙言整个人都懵了,站在原地,瞠目结舌。“许璐璐在哪?”江北冷声问道。“江北!璐璐早已嫁为人妇五年之久,现在孩子都一岁整了,你还来这里干什么?”一个老头走了出来,厉声呵斥。这个老头是许璐璐的父亲许建业。许建业一支本来在家族中并不受待见,但许璐璐嫁入苏家却让他这一支直接青云直上。毕竟,苏家背景雄厚,家族里的亲戚都是电视上才能见到的大人物。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镇北天王改嫁妻第1章试读

雨一直下,气氛不算融洽。

一生挚爱酒店门前,江北身披军大衣,抬头望着眼前灯火璀璨的酒店。

“北王,今天是许璐璐跟苏南的孩子诞辰一周年盛宴。”一旁撑伞的男人说道。

江北点了点头,眼神中出现了些许悲伤。

许璐璐,许家掌上明珠,天性烂漫,贤惠温柔,美貌动人,是一个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奇女子,她是整个苏杭市男人的梦中情人。

苏南,苏杭市一流世家——苏家的少爷,生于豪门,为人强势,能力拔萃。

二人的结合可以说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而且,许家是知名商业家族,苏家的族人又是政界知名人物,两家联姻,乃是一商一政的完美结合。

可事实真的像表面上这般美好吗?

这事还要从五年前说起。

五年前,江北是苏杭市杰出创业青年,虽说身价不高,可却与许璐璐情投意合。

两个人有一段美好的回忆,许璐璐甚至为了江北反抗家族的联姻决策,擅自偷取户口本想要跟江北领证。

然而,许家却已门不当户不对为由硬生生断绝了这门亲事,让许璐璐与苏家少爷苏南结婚。

因为只有许苏两家联姻才是最完美的选择,两家优劣互补,合作互赢。

许璐璐誓死不从,打算与江北私奔,结果,许家却利用他们的权势诬陷江北涉嫌诈骗两个亿,要将他打入监牢永不翻身。

为了救江北,许璐璐终于还是选择了妥协,她答应家人们永远不再见江北,愿意嫁给苏南为妻,只求两家能放过江北。

当江北第一次走出监狱的时候,他却没有看到许璐璐来接自己,反倒是看到了他的情敌苏南。

江北心凉了一半,质问他许璐璐在哪。

苏南一脸不屑地跟他说:“璐璐已经答应嫁给我了,不然你以为你能出来?”

江北悲痛欲绝,许璐璐为了救他,居然把自己的下半生幸福搭了进去。

但是苏家家大业大,亲戚都是那些只有在电视上才能见到的大人物,江北再优秀也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根本斗不过。

可普通人也有普通人的疯狂!

婚礼当天,江北一身戾气到场,见到了那些大人物,他内心居然毫无波澜,反倒是有种视死如归的决绝。

他着了魔一般走向了穿着洁白婚纱的许璐璐。

许璐璐太了解江北了,她知道江北一定会乱来的,那样他就永无翻身之日了。

于是,许璐璐拉着苏南挡在江北前面,对当着江北的面,亲密地挽着苏南的胳膊:“老公,老朋友来了,你怎么不跟人家喝一杯呢?”

那一刻,江北的世界仿佛塌了,本来打算貌似抢亲的他如同石化了一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江北,我们虽然度过一段美好的时光,可是我们注定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谈恋爱可以,结婚的话,我们两个是不可能的。”

许璐璐当时是这么说的。

她牺牲了自己,保全了江北。

然而,苏家却食言了,他们在婚礼结束后把江北打入大牢,让江北一辈子都没法翻身。

而这一切,许璐璐却不知道。

她以为她用自己下半生的幸福换来了心爱男人的自由,结果,苏家却利用了她的天真与单纯,把江北当成了控制住许璐璐的紧箍咒。

但天无绝人之路,江北虽然入狱,却因祸得福,加入战队,五年来奋勇杀敌,战功赫赫,成为叱咤北境的“镇北王”。

如今戎马回归,只为再见爱人,报当初夺妻之恨。

“北王,我们进去吗?”男人问道,一身萧杀之气,显然是久经沙场的老兵。

江北不答,打开手机,里面单曲循环着一首歌,这首歌是分开那天许璐璐给他的,她所有想说的话都在这首歌里。

“小女子不才

“未得公子青睐

“扰公子良久

“公子勿怪

“……

“愿你三冬暖

“愿你春不寒

“愿你天黑有灯

“下雨有伞

“愿你善其身

“愿你遇良人

“……”

听着听着,江北落泪了。

傻姑娘,是我配不上你,是我配不上你啊……

关掉手机,江北抹去眼泪,望着人声鼎沸、欢声笑语的“一生挚爱”酒店,他眼神变得无比坚定与寒冷。

“璐璐,我要带你回来。”

江北抬头,眼神坚决,“走!”

大手一挥,军大衣随风而动,如同一件军绿色的披风。

酒店内。

苏许两家的人都在场。

璀璨的灯光下,陈列着无数精美的食物与美酒。

“恭喜恭喜,喜得贵子啊!”

“恭喜苏南了啊!”

“这许璐璐之前到苏家的时候还那么不情愿,这五年过去了,不还是给南南生了个胖大小子吗?”

“就是,还有璐璐之前那个男人,啧,一个诈骗犯,劳改犯,真是晦气。”

“多亏南南出现救了璐璐啊,不然璐璐这辈子就毁了。”

“没感情没事,结了婚生了孩子不就有了嘛。”

他们开怀大笑。

就在这时,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

“苏南!”一声厉喝石破天惊。

这一声怒喝响彻整个大厅,所有人都朝着门口望去。

只见身披军绿色大衣,一身凛冽之气的江北大步流星而来。

在场的人有些人不认识江北,还嘟囔着这个人是谁,怎么这么没礼貌。

但有的人可认识江北,尤其是当初陷害他入狱的苏家人。

“这不是那个金融诈骗犯江北吗?出狱了?”

“他居然还敢来这,怎么有脸的?”

周围的人朝着江北投来了鄙夷的目光,一个个地都朝着他指指点点的。

江北不动声色,挺胸抬头,傲然说道:“让苏南出来!”

世界上有两大血海深仇不能原谅:杀亲之仇,夺妻之恨!

当年苏家跟许家联合陷害江北,让江北锒铛入狱。

为了救他,许璐璐甘愿牺牲自己嫁给苏南,但是却没换来苏家人的宽容,反倒是婚姻将许璐璐彻底的锁死在了苏家。

这些人说的也对,可能结婚前他们没感情,谁也看不上谁,可有了孩子之后呢?

一想到这里,江北就十分的心痛。

本来许璐璐是要跟他在一起的,本来他们两个是要共度余生的。

可这一切都被苏家毁了!

镇北天王改嫁妻第2章试读

“放肆,保安呢,把这个劳改犯赶出去!”

说话的名为许妙言,是许璐璐的姐姐。

当初她可是极力反对许璐璐跟江北在一起的,甚至还帮着苏南霸占许璐璐。

记得五年前的那个下午,苏南带着一群人来抓江北,协同而来的人里就有许妙言,以及许璐璐的父亲许建业。

当时江北被打得跟死狗一样,许璐璐跪地哭求他们不要再打了,而许妙言跟许建业却只是站在一旁袖手旁观。

许妙言还趁机怂恿许璐璐去求苏南,说苏南那么爱你,一定会帮你的。  

许璐璐为了救江北,大声恳求苏南,声音响彻整个楼道:“苏南,你不是说要保护我吗?你不是说要当我一辈子的骑士吗?他们欺负我,你不帮我吗?”

江北心爱的女人,为了救他,竟然去求苏南。

那一刻,江北的心仿佛在滴血。

在许璐璐被迫嫁给苏南以救江北这件事里,许妙言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江北见保安围上了,眼神一凛,怒喝道:“滚!”

一股萧杀之气如同凛冬寒霜一样从江北体内喷发而出,这种气场,若非久经沙场的战士绝不可能拥有。

那些保安浑身发抖,脸色惨白,就像是见到了猫的老鼠一样瑟瑟发抖。

江北无视了那些保安,一拳砸开包围,砸出一条路,如同一座山峰一般走到了许妙言面前。

许妙言整个人都懵了,站在原地,瞠目结舌。

“许璐璐在哪?”江北冷声问道。

“江北!璐璐早已嫁为人妇五年之久,现在孩子都一岁整了,你还来这里干什么?”

一个老头走了出来,厉声呵斥。

这个老头是许璐璐的父亲许建业。

许建业一支本来在家族中并不受待见,但许璐璐嫁入苏家却让他这一支直接青云直上。

毕竟,苏家背景雄厚,家族里的亲戚都是电视上才能见到的大人物。

一政一商,完美联姻。

“我要见她。”江北冷冷地说道。

“我看你是活腻了。”

就在这时,一个带着邪笑的男人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正是苏南。

“你居然被放出来了,我很吃惊。”苏南走下了楼,走到了江北面前,一脸倨傲的笑。

江北道:“璐璐呢?”

苏南道:“我老婆她现在不想见你。”

他故意把“老婆”两字重读,意在刺激江北。

江北心头一跳,拳头紧紧地攥起来。

“她在楼上吧?”

江北抬头,想要上楼,却被苏南拦住。

“江北,今天是我儿子的一周年生日宴,你最好别在这里闹事,不然当年我怎么让你进去的,现在照样怎么让你进去。”

江北顿足,冷冷地看着他。

苏南一声冷笑,道:“不服啊?你是不是忘了当年我是怎么揍你的了?”

江北道:“忘不了。”

他当年给予江北的屈辱,江北怎么可能忘记?!

当年,江北跟苏南在电梯里相遇,苏南威胁江北离开许璐璐,不然让他后悔。

深爱许璐璐的江北自然是一口否决,结果苏南就给了他一耳光。

年轻气盛的江北顿时火冒三丈,跟苏南打了起来,却被苏南轻松放倒。

苏南甚至脚踩着他的脸侮辱他。

“我当过四年特种兵,你凭什么跟我打?”

这句话江北记了一辈子!

四年特种兵,把我按在地上羞辱,还占有了我的女人!

我怎么可能忘?!

苏南冷笑了一声,道:“你还想被我揍一顿吗?”

江北道:“想,四年特种兵苏南,你让我很想再尝尝你的拳头。”

“找死!”

苏南抓着江北肩膀的手愈发用力,“我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滚!”

江北却反扣住苏南的手,把他的手腕扭断。

“啊!你……”

苏南抬脚就要踹,岂料江北快他一步,一记飞踢踹在了他的膝盖上,直接把他的膝盖骨踹碎了。

“嗷!!”

苏南惨叫一声,直接朝着地面趴了下去。

江北一记膝撞撞在了苏南的面门上,苏南被撞的人仰马翻,直接飞出去砸碎了一个桌子。

“放肆!”

一个中年人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他是苏南的父亲苏云峰,在战队里有一定的威望。

“你当我们苏家是什么地方?!”苏云峰中气十足地质问道。

“放肆的是你!”

一个身披军装的男人走了进来,正是在外面为江北撑伞的男人。

江北贵为镇北王,能为镇北王撑伞的男人,地位必然非同凡响。

“这位乃是镇北王,你竟敢在北王大人面前口出狂言!”

苏云峰仰头大笑,道:“哈哈哈,镇北王?我在战队这么多年,从没听说过什么镇北王!”

男人道:“那是你级别不够。”

“你们这两个骗子演够了没有?还不滚!”

苏云峰怒喝一声,周围顿时出现了无数保安,他们拿着防爆盾跟警棍。

“狂妄!!”

男人一声怒喝,随即,无数特种兵冲进来,一人一把冲锋枪,整个殿堂的气温瞬间降到零点。

黑压压的人群,把灯光都遮蔽,恐怖无比。

保安们包围了江北,而这些特种兵,包围了保安。

一层一层的包围圈,把整个殿堂堵得水泄不通。

苏云峰惊得冷汗直冒。

怎么会有这么多特种兵?

“老夫苏云峰,与苏杭市防卫部部长乃是旧友!

“不管各位战士们是听了谁的命令来这里,希望你们能给我一个面子,给苏杭市防卫部部长一个面子,退下!”

苏云峰中气十足地说道。

然而,那些特种兵们却稳如泰山,一动不动。

场面陷入了僵局,苏云峰的老脸也有点挂不住。

撑伞男人冷笑道:“苏云峰,你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在镇北王面前你还敢口出狂言,笑话!”

他猛然一跺脚,地面仿佛都震动了几下,吓得苏云峰接连后退。

苏云峰纵横苏杭市这么多年,头一次被年轻人这么压着。

在这万籁俱寂,剑拔弩张的时刻,急匆匆的脚步声从楼上传来。

江北眉头紧锁,抬头望去,眉头却突然间舒展开了。

下来的女人怀里抱着一个婴儿,身穿洁白的毛衣,宽松的白裤,表情略显颓废,眼角还有淤青。

她不是别人,正是许璐璐。

当年的许璐璐清纯动人,可爱活泼,一双眼睛灵动有神。

可现在,她的眼睛是那么的浑浊,如同一潭死水,甚至脸上都充满了倦意。

她这五年来都受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啊……

江北, 许璐璐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