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摊牌了,我的姐姐是龙主

更新时间:2021-04-13 15:09:13

摊牌了,我的姐姐是龙主 连载中

摊牌了,我的姐姐是龙主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情感 主角:肖云, 曲凝烟

精彩试读:“不是你要一命偿一命,为曲家摆平麻烦,牺牲自己也无怨无悔?”“现在装什么装,还不老实点,赶紧讨好黄老大。”“他要摸就随便摸!你不许反抗!”闻听曲老太凉薄自私的话语,曲凝烟瘫倒在地,不断流泪。黄博海边听,边居高临下,不屑地盯着曲凝烟。“想当初,我那么用心地追你,到了曲家人口中,却成了妄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一朝上门,提亲不成,还被当成笑话,横加羞辱,让我黄家也在上京跟着颜面扫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8-绝望

曲老太说这话时,曲凝烟已经沉浸在惊恐之中。

在曲江被黄博海下令喂狗之时,她娇躯就狠狠一颤。

不敢相信,世界上居然有人如此残暴凶狠。

而后,听着曲江的声声惨叫,她更是恐惧得身心颤栗。

默默在一旁流泪。

曲凝烟心里苦涩的想,她一开始就逃不开棋子的宿命。

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何其可悲。

黄博海听着曲老太的奉承,顿时受用。

再当他看到曲凝烟委屈的模样。

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再一想这样的尤物即将为自己所有,不由愈发得意。

他哈哈一笑,淫邪的目光肆意打量着曲凝烟,嘴上也不客气地道:

“行,算你们曲家识相。”

“现在献上曲凝烟,修补我们的关系,也不算晚!”

“那现在,就到我拆礼物的时候了……”

说着,他的手就要大喇喇伸进曲凝烟的衣襟。

曲凝烟一见,登时吓得娇颜苍白。

本能后退,躲过黄博海的手。

黄博海万万没想到,曲凝烟都到了自己面前,还敢拿乔。

脸色一沉,他怒而反手一耳刮子,把曲凝烟扇倒在地。

随即,指着倒地呻吟的曲凝烟大骂道:

“臭婊子,到我面前还立狗屁的贞节牌坊!”

曲老太就怕曲凝烟抵死不从,惹怒黄博海,连她都没法走出这里。

登时恼怒附和:“没错,曲凝烟,你怎么回事。”

“不是你要一命偿一命,为曲家摆平麻烦,牺牲自己也无怨无悔?”

“现在装什么装,还不老实点,赶紧讨好黄老大。”

“他要摸就随便摸!你不许反抗!”

闻听曲老太凉薄自私的话语,曲凝烟瘫倒在地,不断流泪。

黄博海边听,边居高临下,不屑地盯着曲凝烟。

“想当初,我那么用心地追你,到了曲家人口中,却成了妄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

“一朝上门,提亲不成,还被当成笑话,横加羞辱,让我黄家也在上京跟着颜面扫地。”

说着,他冷冷一哼。

双眼赤红,满是即将报复成功的快意。

“这些年来上京大小家族对我冷眼讥笑,我至今难忘!”

“在道上拼死拼活的时候,我就想着,总有一天要混出人样来,让你曲凝烟,还有曲家人看看!”

“现在,你终于自己送上门来。那正好,我要你连本带利还给我,洗刷掉往日的耻辱!”

怎么个连本带利法儿?

曲凝烟单薄的身躯不断颤抖。

心里不安的阴影扩大。

她怀着最后的侥幸和期冀,恳求地看向黄博海,希望他能高抬贵手。

结果,黄博海却是发出一声残忍的阴笑。

“就在这儿,我要上了你!”

“等把你玩够了,再丢给手下,让你变成人尽可夫的婊子,连妓女都不如!”

“看你还怎么跟我摆高贵冷艳的谱!”

话语落,曲凝烟彻底瘫在地上。

整个人陷入呆滞。

怎么会这样!?

黄博海狞笑着,欲要去拉扯地上的曲凝烟时。

曲老太一看时机差不多了,紧张又谨慎地上前询问道:

“那黄老大,人留给你慢慢玩。”

“你庇护我曲家之事……”

美色在前,黄博海满口答应。

“行了,曲家的诚意我都已经看到了。”

“无论曲家面对什么灾祸,有我黄博海顶着,曲家倒不了。”

曲老太大喜,急忙欠身道谢。

“那真是太好了,黄老大一言九鼎,果然不愧是道上一等一的英豪。”

“哈哈,好说。”

黄博海回过头来,一把拉着曲凝烟的胳膊,往附近包厢沙发上一推。

然后压上去,大手肆意游走,抚摸。

曲凝烟害怕极了。

双眼噙泪,她大声哭叫:“放开我,让我走!”

“黄博海,我是对不起你,但你也不能用这么卑鄙的方式报复我!”

“啊,你走开,走开……”

话未落,她刚拼命挣扎,推搡身上的黄博海。

眼前闪过一道黑影。

一记凌厉的耳光,狠狠砸了下来,打得曲凝烟脑袋嗡嗡的,嘴角渗血,倒在那里。

黄博海一看曲凝烟被手下一耳光扇昏了,有些不满地斥道:

“虞辉,谁让你多事的。”

“奸尸有什么乐趣,老子就是要她醒着体会,什么是绝望!”

刚处理完曲江的尸体,虞辉回来一看曲凝烟不识抬举,竟敢抗拒老大,出于忠心就下了重手。

听到老大训斥,他恭敬地垂下头,沉声认错。

“是,老大,手下知错。”

“没你的事了,退下吧!”

黄博海顿觉扫兴,一挥手,叫虞辉退下。

虞辉离开,临走也懂事地带走其他人。

剩下曲老太还一步三回头。

“黄老大千万别忘了,我曲家这次得罪的,是冯家。”

“您早点打个招呼,我们才能安心。”

黄博海不耐地瞥曲老太一眼,索性当着她的面打电话。

身为道上老大,黄博海自然有冯家大少冯骏的联系方式。

电话一接通,不等那边的冯骏说什么,黄博海就嚣张地大笑道:

“冯大少爷最近别来无恙啊!”

“是这样,听说曲家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你们冯家?”

“我刚刚收了曲家的孝敬,让我庇护他们。”

“所以从今往后,曲家就有我黄某人保了,麻烦冯家给个面子,别再找他们麻烦。”

“话撂在这儿,如果你们还不放过曲家,那就是与我黄某人作对!”

黄博海在道上横惯了,那满是高高在上的口气,一下就激起了冯骏的怒火。

此时,冯骏刚接到消息回家,就看见自己弟弟的尸体。

心中狂怒,只待找到杀人凶手,碎尸万段为弟报仇!

再一听黄博海嚣张的话,登时爆发。

“黄老大知道什么就随便给人作保?”

“他曲家找了个好女婿,害死我弟弟,又坑得我二叔被抓!”

“整个冯家,都不会跟曲家善罢甘休!”

“所以对不起了黄老大,就算有你作保,冯家也绝不可能放过曲家!”

“也请你转告曲家人,让他们统统洗干净脖子,等死!”

黄博海听着冯骏的话,却是不屑一哂。

“我敬你冯骏是个人物,才先礼后兵。”

“你要非得动我保的人,大可来试试!”

“到时我会让你知道,打我脸的后果。”

“就算是冯家,也照样担待不起!”

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9-她在哪?!

嘟嘟——

听着电话那边传来的忙音,冯骏火冒三丈!

一怒摔了电话,大骂黄博海。

“姓黄的不知死活!”

“敢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还敢威胁冯家?”

“就算是地下势力的老大又如何,冯家岂会怕你个三流角色!”

“我马上就让你知道,开罪冯家的后果!”

话语落,冯家上下,鸦雀无声。

一众手下,噤若寒蝉。

接着,他们就见大少爷脸色一沉,冷如冰霜。

冯骏手一挥,寒声下令。

“现在点齐人手,跟我去夜莺会所!”

“到了那儿,不用跟姓黄的客气!”

“区区地下势力,我冯家还不放在眼里!”

“还有,要见到曲家的人,立马拿下!”

“我猜他们曲家沦落到这般田地,还有什么能打动那姓黄的?多半献上的孝敬就是曲凝烟!”

“这个贱人,害死我弟,我非要她付出血的代价!”

就在此时,冯远卓终于忙完接待龙主的程序,带领冯家高手返回冯家。

一进门,就听长子大发雷霆,不由诧异。

“冯骏,发生什么事了,让你如此生气?”

然后,他就闻到扑鼻的血腥气,和幺儿死不瞑目的尸体。

极致的愤怒和悲恸,瞬间涌上心头!

冯远卓双目暴睁,青筋蹦起。

嗜血的怒喝轰然响彻整个家族!

“这是,谁干的!!”

提及小弟之死,冯骏恨意难消。

悲愤地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他走过去,对冯远卓沉声说明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晴天霹雳!

冯远卓万万没想到,好好一场婚礼竟能变成葬礼。

他最疼爱的小儿子,才一天不见就与他天人相隔!

他是白发人送黑发人!

“该死的肖云,该死的曲凝烟,该死的曲家!!”

大脑瞬间爆炸!

杀子之仇,直接取缔所有理智。

冯远卓双眼瞬间遍布血丝,杀意大盛!

“敢杀我儿,我要将他们千刀万剐,挫骨扬灰!”

“给我立刻去查!肖云和曲凝烟那对狗男女在哪里!”

“我要亲手了结他们的狗命,以慰我儿在天之灵!!”

冯骏在一旁沉吟,虽说心里有所猜测,到底不敢确定。

父亲正在盛怒,还是先等查明肖云和曲凝烟的所在再说。

……

与此同时,肖云刚到曲家。

下人才发现肖云的踪迹,就跑进里面汇报。

不多时,曲志勇领着曲家上下,一大群人呼啦赶来。

看见肖云,曲志勇先是不屑一哼。

随即,直接嚣张指着肖云鼻子骂道:“丧家之犬,还知道跑回来摇尾乞怜?”

“可惜,晚了!”

“从你和你的好姐姐闯下弥天大祸开始,曲家就再没你立足之地!”

“你也别想着厚颜继续回来享受曲家人的待遇,更别想跟家族求情,让我们帮你摆脱冯家的报复!”

“告诉你,那都是你罪有应得!无论冯家多凶残的报复你,你都活该承受!别想拉我们曲家下水!”

肖云寒着脸看向一众曲家人。

现在的他,双目赤红,气势骇人。

叫曲志勇等人看了,都不由暗暗心惊。

但很快,又直起腰板,不屑一顾。

肖云冷冷一笑。

他来,可不是为了和这帮势利眼扯皮的。

当即开门见山,怒吼质问。

“你们少自作多情,我是来找凝烟的,告诉我,凝烟在哪里!?”

“嗤,凭你个废物还敢在我曲家大门前咋咋呼呼。”

“想问曲凝烟的下落?先给我跪下磕几个头再说!”

曲志勇蔑然一哂。

未曾发觉,空气中温度骤然冰冷。

肖云眼中寒芒闪烁!

“不肯说,那我就自己进去找!”

“滚开!”

说罢,就欲直直强闯进去。

曲志勇哪能真的看肖云强闯入曲家?

哪怕心中犯起嘀咕,肖云这不能人道的废物怎么突然变得强势起来。

但一看他那个厉害的女将姐姐没跟着一起来,正好趁机教训他。

眼不善一眯,曲志勇悄然后退,用眼色示意手下。

“都愣着干什么,青天白日的就叫一条疯狗在我们门前撒野?”

“给我上,不给他点颜色看看,真以为曲家是开善堂的!?”

话语落,曲志勇的手下摩拳擦掌,露出狰狞恶笑,迎向肖云。

数个人高马大的壮汉朝肖云撞过来。

他却看都不看。

冷哼一声,下盘一沉,随即疾风扫落叶般出腿,一击横扫!

比起冯远繁的那些卫士,曲志勇的手下根本不够看!

肖云就一路横冲直撞,曲家上下,登时人仰马翻。

惊慌叫骂声不绝于耳。

肖云的目光,始终急切地在人群寻找着。

凝烟,你在哪里?

为什么我都已经来了曲家,还是找不到你?

不对!除了凝烟之外,曲家分明还有两个人缺席!

肖云双眼掠过一道精芒!

飞速折回,正好堵住一脸慌乱,打算逃跑的曲志勇。

肖云大手如鹰爪落下,稍一运力,就听骨骼碎裂声响起。

曲志勇脸色惨白,发出震天一声惨嚎!

“我、我的胳膊……”

此时此刻的他,终于想起冯驰临死前面对的恐惧!

浑身颤若筛糠,曲志勇惊恐地看着肖云,仿佛在看一个魔鬼。

“我问你,曲老太和曲江去哪儿了!”

“为什么除了凝烟,他们两个也不在曲家!”

当肖云凌厉逼视的目光落在曲志勇身上,曲志勇狠狠打了个哆嗦,立马怂得竹筒倒豆子,把一切都脱口而出!

“肖云,冤有头债有主,你别来找我,不是我把曲凝烟送去夜莺会所,给黄博海糟蹋的。”

“都是曲江!对,就是他,带头出的损招,老太太寻思冯家一定不会轻饶我们曲家,才会出此下策,把人献给道上黄老大,换取庇护!”

“还有,曲凝烟之所以愿意拿自己作交换,从头到尾都是为了你!”

“她怕冯家找你麻烦,才特意求上曲家,要我们把她交给冯家处置!”

“至于黄老大……只能说最后的物尽其用。”

曲志勇眼瞳不安晃动。

他嘴唇颤抖,艰难地在愈发窒息的威压下吐露经过。

哪怕细枝末节有所隐瞒,但光他此刻话语中透露的内容,已叫肖云听得目眦欲裂!

冲天怒火,焚烧五内。

肖云牙齿咬得咯咯爆响。

拳头也绷得死紧,费尽全身力气,才克制住当场杀人的冲动!

“你们,居然把凝烟,送给道上老大糟蹋。”

“你们曲家,还配为人!?”

撕裂苍穹的狂吼,如暴风雨来临的前兆,震得曲家上下立时痛苦地捂住耳朵,滚地哀嚎。

然,下一瞬,原地已经没了肖云的影子。

“凝烟,我的凝烟!”

拔足狂奔,砰然爆发的飓风中,肖云眼眶赤红,心痛得无法呼吸!

傻凝烟,为什么不信他!

想她孤身一人,竟甘愿飞蛾扑火,换取他的平安。

他又岂能置她于不顾!

掏出手机,肖云对着电话那边的庞泽嘶声狂吼。

“带齐人马,即刻赶到夜莺会所!”

接着,如出一辙的嘶吼,又号召来姐姐留下的二百精英。

肖云心头,叫嚣着欲毁灭一切的愤怒。

曲江,曲老太。

还有曲家,黄博海!

他们最好祈祷凝烟现在还没事。

否则,他就算夷平整个上京地下势力,掀起腥风血雨,也要让他们下地狱,给凝烟陪葬!!

小说《摊牌了,我的姐姐是龙主》 第8章 绝望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