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老婆大人不好惹

更新时间:2021-04-13 12:15:01

老婆大人不好惹 连载中

老婆大人不好惹

来源:微阅云 作者:若心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打牌呢喝什么水,知道你婆婆幸苦,就做饭去,别光说不干。"对桌的张叔听见声音,一副好像是关他鸟事的架势。 接着,我就看见婆婆的嘴边不禁意的笑了笑,我压着脾气,贯彻按照婆媳斗争第二招,摸清敌意。只有领会到婆婆哪根经不对,才能对症下药,否则戳错了穴位,可能就是一发不可收拾。 婆婆半靠在凳子上,半天才别有深意地开口:"我可是喝不起这水,我怕某些人到时候又该说,我让她给我倒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老婆大人不好惹第1章试读

  我叫赵妍,外号赵妖精。

  

  忘了是哪个高人帮我取的了,反正从小到大,我都是以这个外号为主要的指导思想,一路顺风顺水。

  

  身边的朋友都在因为处理各种关系,心烦意乱时,我就把我的"后宫"打理得一团和气,家庭和睦,朋友给力,亲戚友爱……

  

  想当年,我时不时回头,就能看见同龄人羡慕的眼光。

  

  于是,顺理成章,我飘了。

  

  就在我荡漾在成就感里找不着北的时候,撞上了"天山童姥",我的婆婆王丽梅。

  

  我第一次深深的感觉到道行不足,但还要继续在楚家这个山头上混,只能甘拜下风。

  

  不过,哪怕我每天就差跟她老人家三叩九拜,婆婆的脸还是像五月的天,飘忽不定。本小妖为了美满幸福的长远大计,每天不得不拼命地加紧修行。

  

  将车停在门口,我就一脸乖巧的进门。

  

  老远就看见,客厅里摆了三桌麻将。整个屋里烟熏火燎的,没有看见女儿楚悦的影子。

  

  "妈,我回来了。"我笑着跟婆婆打了声招呼。

  

  就在这时,下面有一双手扯着我的裤角,接着传来声音,"妈妈,你终于回来了,救我,救救悦儿。"

  

  稚嫩的声音带着哭声,还有些嘶哑。

  

  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我低头就看见女儿被卡在婆婆的凳子下面。

  

  两岁半的孩子细嫩的胳膊已经卡得通红,她用后背顶着板凳,两个手往外伸,但手在凳子上越卡越紧,哽咽的喊着妈妈。

  

  牌桌上的婆婆,气定神闲的在打牌,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顿时,我脑门上的火气就直往上窜,婆婆对我做什么都可以,但是孩子还那么小。

  

  她每天都在挑战我的极限,踩着我的底线,让我忍无可忍,"妈,能不能劳驾您起来下,您孙女悦儿还在下面呢。"

  

  婆婆却只当没有听见,纹丝不动,摆明了就是要给我难看。我又是火一冒,上前一步,恨不得一把,把这个老妖婆给拽起来两巴掌,再说别的。

  

  但结婚三年,我在已婚妇女大军中存活下来的指导思想就是,婚姻的确就像是个坟墓。一脚迈进了土里,只能时刻掂量着朝上使劲。不能太用力,否则容易土崩瓦解,也不能不用力,否则容易将自己活生生埋死。

  

  越是急只会就会越乱,我深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冷静,莫生气,杀人犯法……重新调整了作战心态。

  

  这些年来的的交锋中,婆婆的招数我也摸清楚了。她做事从来都是有根有据,只要一作妖,那必定又是有哪根筋没理顺。

  

  而婆媳斗争第一招就是控制情绪。现在硬碰硬就会没个安宁,丝毫不解决问题。

  

  我回身倒了杯水,笑着再次迎战,"张叔,黄大妈,你们喝茶还是水,我给你们倒去。也多亏了你们这些个街坊,能陪着妈每天玩两把,这些年,我妈给我带着孩子,真是不容易。这孩子也皮,竟是钻到了凳子下面,妈您喝口水,我把它拉出来。"

  

  "打牌呢喝什么水,知道你婆婆幸苦,就做饭去,别光说不干。"对桌的张叔听见声音,一副好像是关他鸟事的架势。

  

  接着,我就看见婆婆的嘴边不禁意的笑了笑,我压着脾气,贯彻按照婆媳斗争第二招,摸清敌意。只有领会到婆婆哪根经不对,才能对症下药,否则戳错了穴位,可能就是一发不可收拾。

  

  婆婆半靠在凳子上,半天才别有深意地开口:"我可是喝不起这水,我怕某些人到时候又该说,我让她给我倒水。"

  

  黄大妈也接连搭腔,"是啊,怕就怕啊,那儿子听媳妇的话,做婆婆的有气也没出撒啰。"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话里有话。不难想到,每天吃完晚饭,婆婆没少跟街坊邻居造我的谣。

  

  我站在原地,手中的水僵在半空中。但算是领会出了中心思想,婆婆的意思是觉得,我在她的宝贝儿子那里告了她的状。

  

  至于她老人家哪只眼睛看出我告状的,我还是一如既往的懵逼。这也是婆婆牛逼哄哄的地方,整天没有什么事,眼观四方耳听八方的盯着我的一举一动,稍不注意,她老人家就一盆黑水泼在你上。

  

  妙就妙在空穴来风,让人措手不及。

  

  可我也没有时间好好分析问题出在了哪里,凳子下面的女儿使劲地扑腾着,胳膊上已经磨出血来了。

  

  "妈妈,悦儿好疼,悦儿想要出去。"她一双眼里满是血丝,叫得我心里一颤一颤,我看向婆婆,"妈,这孩子不懂事,又是吵又是闹。您起身,我把她拉出来,一定好好说说她。"

  

  婆婆心里的火气没有洒出来,脸色一变,回身就瞪向我,"怎么着,我今天是犯着你了,还是怎么样!还真是什么种,就出什么苗。一点小事,就非要闹得满城风雨是不是?我是杀人了还是放火了,在这里鬼哭狼嚎!是不是又要去跟易儿说,你去说,让他来,让他来打死我!"

  

  她说完,叉着腰起身,放出大了大招——撒泼耍赖。

  

  我见她起来了,赶紧俯身想要把孩子拉出来。但稍稍一用力,悦儿就疼得发慌。

  

  "对不起,悦儿,妈妈马上想办法,别怕。"我急得满头是汗。

  

  再拽下去,那孩子的胳膊会受不了,可是不拽,又出不来。

  

  婆婆看孩子怎么也甩不开凳子,脸色一变,连忙推脱责任,"叫什么叫,不是你自己钻进去,又怎么会卡住。使点劲就拽出来了,弄得像是要死人。"

  

  紧接着她转过身去面对正在搓牌的三人怨声载道:"不好意思啊,今天就先散场了。活了一辈子了,还是没有你们的命好,打个牌都没个安生。"

  

  一瞬间,我这些年的修行,又一次被她弄得土崩瓦解,火冒三丈。

  

  她老人家怎么刁难我都可以,但楚悦是楚家的亲孙女,她竟也是丝毫不手软。

  

  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再也没有任何的耐性,"够了!现在先把孩子弄出来,可以吗?算是我错了,说您说错了,您让开行吗?我的孩子还在下面!"

  

  话音一落,姑奶奶一屁股坐在地上,就开始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鬼哭狼喊:"这日子没法过了,我一手把儿子拉扯大,现在这媳妇是指着我的鼻子开始骂了,我不活了!"

  

  于是,新的战役算是拉开了序幕,我清楚的意识到,又有一场硬仗要打。

  

  

老婆大人不好惹第2章试读

  她惊天地泣鬼神的哭嚎声,成功引来了街坊邻居的围观。门口一时间议论纷纷,朝着我指指点点,就好像是我杀了人,放了火。

  

  但是现在我也顾不上维护公众形象,我连着凳子把悦儿抱到了门口,打了报警电话。

  

  于是又是一个星期一度的丢人现眼日。结婚前,我为人一向低调,从来不会有这种场面,自从嫁进了楚家,托她老人家的福,三天两头就被围观者看好戏。

  

  婆婆总是先发制人唱起苦情戏,我没得选,就成了反派。

  

  "哎呀,我的命怎么那么苦啊……"她声泪俱下地哭喊着。

  

  我就在各种复杂的眼光中,等着警察来,用锯子把凳子锯开了。

  

  一直从下午五点等到七点,我才把女儿救出来。

  

  而全程,婆婆没有丝毫的懈怠,逢人就开始诉苦。用一个词形容她的战斗力,那就是超长待机。

  

  我忙活了一下午,已经是血槽已空了。带着悦儿去医院上了药,又在公园逛了很久,掐着老公下班的点,带着悦儿回去。

  

  果不其然,一下班她老人家就坐在门口翘首以盼。见我回去了,她猛地把凳子换了头,屁股对着我。

  

  我看着她那副样子,真的,我的心情找不到词形容。只是下意识地捂住了悦儿的眼睛,别让着尘世间的糟粕,污染到她幼小的心灵。

  

  "悦儿,妈妈带你去洗澡澡……"我一边哄着她,一边往里走。

  

  还没走到大厅的转角处,身后就传来了婆婆的声音,"易儿,你可算是回来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抹着眼泪,就好像是我在家里,将她吊着打了。

  

  我从来都明白老公楚易不容易,他自己开了个小公司。加上现在经济不景气,每天也是焦头烂额。我是真心实意的不想给他添堵,更不想自己有一天变成一个整天勾心斗角的少妇。

  

  但有些事情,真的就是没得选。

  

  我要是不干涉,凭着婆婆那一张三寸不烂之舌,那今天我和楚易铁定就是一场大战在即。不是我睡书房,就是他睡书房。

  

  我实在是慌,快步把悦儿抱进了房里,端了一碗苹果,就冲了出来。

  

  "妈,今天我下班回来时,买了些水果。您尝尝。"我一手把水果递到了她的跟前,想要赶紧堵上她的嘴。没等她开口,我赶紧又看向楚易,"阿易,悦儿刚一直喊着爸爸呢,你去陪她玩会,一会我给你们也端点水果进去。"

  

  "好,妈,那我先去了啊。"楚易说完就快步去了悦儿的房里。婆婆张着嘴,望着我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乖巧的笑了笑,"妈,这是刚买的新鲜的。冰箱里还有。"

  

  她瞪着我脸涨得通红,根本没有接我的水果,甩开袖子就进了自己的房里。

  

  我看着她那副气呼呼的模样,心里不厚道的闪过一丝笑意,把苹果放在了靠近她房门的桌子上,去做饭。

  

  没一会儿就看见她老人家,端着苹果去了隔壁家,不用猜,我也知道她是去败坏我名声去了。但如果凡事拎得那么清楚,我现在已经被她给活活气死了。

  

  只要她不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说两句坏话讨个痛快,我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孩子的事情,却是一点不能马虎。

  

  悦儿实在是太小,出了任何差池,我都承受不了。

  

  跟婆婆我是完全不知道用什么语言跟她交流的,只要说她一个"不"字,她就能弄得全世界都知道。于是我决定好好找老公楚易聊聊。

  

  我去厨房切了楚易最喜欢吃的西瓜,亲手把籽都挑了出来,才进了房里。楚易还在电脑前忙着什么,我将水果放在一旁,试探性地开口:"阿易,我弄了些瓜,你尝尝。正好有些事情,我想跟你说说。"

  

  楚易接过瓜,回身看了看我心事重重的样子。他笑了笑,关了电脑,揽过腰把我抱到了床上,笑道:"就冲着你这一盘手工无籽西瓜,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啊。有什么事情,尽管开口。那个,虽然为夫不一定能办到。"

  

  楚易一脸痞气的冲我挑了挑眉,我笑了笑,先简单描述了一下美好的图景,"也没什么大事,最近工作都挺顺利的。"

  

  然后来了一个巨大转折,"阿易,你也知道我每天要上班,只能把孩子给妈带。这孩子又还小,丝毫都不能大意。但是今天我回来的时候,妈……"

  

  我的转折还没成功引出来,楚易已经是摸清了套路,他宠溺地捧着我的脸,一脸无奈地打断了我的话,"哎呀,行了。妍妍,你知道的,我妈上了年纪,养了我一辈子,我也不好说什么。所以,你多担待一下,就当是为了我。

  

  "你看你这么贤惠,聪明,大方……娶了你,那可是我八辈子修来的福分。你是不知道,前些辈子为了修福,我耗损了太多体力,得好好休息了,老婆,晚安。"

  

  我看着楚易一副甜言蜜语,着实不想为难他。但每次说到婆婆,楚易就开始给我打游击。婆婆王丽梅又像一个火山,一句话说错了,她就要哭天喊地,到处说我歹毒。

  

  现在想要解决孩子问题,只能要楚易这个做儿子的说句公道话。

  

  否则,每天这么下去,我还有什么心思上班。每天都得担心孩子在家里的情况,搞得工作家庭都不顺利。

  

  我摆正了身子,一脸严肃地望着他:"阿易,不是我夸张,再这么下去,悦儿迟早有一天会出问题。你必须得跟你妈好好说说,我没有不让她打牌,但是还是得看着点孩子……"

  

  我话没说完,楚易当即变了脸色,他使劲地揉了揉脑袋,脸上再也没有任何笑意,站起了身子,"够了!那你说要怎样,现在是要我拿个刀去杀了她还是怎样?孩子已经两岁了,你妈带过几天,现在有个人看孩子,你还不乐意了。我的烦心事已经够多了,能不能不要再给我添堵。"

  

  我一时间怔在原地,心底酸得发慌。我知道楚易不爱听,我也知道他辛苦。

  

  可是我每天下班回来伺候老的,照顾小的,要考虑婆婆的情绪,考虑老公的面子,考虑孩子的成长……我也不是铁打的,从来没有人照顾过我的情绪,我的感受!

  

  我直起了身子,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我怀胎十月到孩子出生,我妈特意关了家里开的小店,寸步不离地守着,现在居然还指责到她的身上了。

  

  "好啊,楚易,既然你觉得我妈没有照顾悦儿,那今天开始我就回我家去照顾。给你们母子两腾出地方来。"说完,泪水决堤,我咬着牙起身收拾东西。

  

  床上的楚易使劲翻个身就继续睡了,好像是在跟我挑衅。

  

  我心底更是火大,连夜抱着楚悦回了娘家。

  

  只是我没有想到,我的离开还真是给婆婆挪出了地方。她乘着我不在,在背后捅了我一刀子。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