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高冷陆少追妻路

更新时间:2021-04-13 16:03:49

高冷陆少追妻路 连载中

高冷陆少追妻路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林千夏, 陆云琛

精彩试读:林千夏此刻却有些兴致缺缺,把玩着手里的包包肩带:“虽然大叔你现在答应娶我了,但我觉得你好像是被我逼的,这种感觉可不太好呢。”“好像?”陆云琛挑眉。“虽然是假结婚,可好歹也是结婚,我觉得应该男人主动点才是。”林千夏抿了抿唇角道,“所以大叔,你得先取悦我,让我心情变得好一点,我才会嫁给你。”“我取悦你?”陆云琛轻嗤一声,像是听到了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话,“我陆云琛这辈子就没有取悦过别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是来救我的吗?

幸好林千夏有随身携带针灸银针的习惯,于是她迅速打开挂在椅背后的包,想取出银针扎自己的穴道。

就在这时,一只毛茸茸的大手按住了她的手,徐老板扯着她的包往窗外的方向一丢,紧接着肥胖的身子朝她压了下去:“小美人,来呀,来陪我一起快活呀!”

林千夏见他能睁眼说出这种瞎话,猜到他也被下了药,于是立刻一脚把他踹开,飞快地往包厢大门的方向跑去。

徐老板连滚带爬地追了上来,死命抓住她的脚,眼睛绿得像是一头饿狼。

林千夏一边用力跺脚试图甩开他的手,一边慌乱地拧开门把,却发现门锁上了!

就在情急之际,包厢门突然“砰”地一声被人从外面踹开,紧接着一抹高大的身影闯了进来。

“大叔,你是来救我的吗?”林千夏早已经头晕眼花,之前一直在强撑,此刻紧紧抓住陆云琛的袖子,就像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你们替我把这个男人处理掉。”陆云琛察觉到她的异样,冷声对身后的章君泽、陆昱和薄少卿说道,随后拖着林千夏往电梯的方向快步走去。

林千夏一路上不安分地往他身上蹭,双手扯着他的袖子:“大叔,救救我……你要多少钱都可以!”

陆云琛烦躁地按住她的手,冷冷挑眉:“我看起来像是那种为了钱,可以出卖自己身体的人吗?”

林千夏:……

这台词怎么似曾相识?

她实在是太难受了,于是又像是藤蔓一样缠上了他:“那你……怎么样才肯救我?”

陆云琛在靠近她的那一刻,慢慢恢复了一些知觉。

感受到少女柔软的身子和光滑的肌肤,他的喉结不自觉地滚动了几下:“你必须治好我的病,但不能再逼我娶你。”

他考虑过了,长痛不如短痛,他今晚就牺牲一次。

这样他们就算两清了,至于娶她进门,那绝对不可能!

林千夏眼底闪过一道亮光,指了指他停在一旁的车子:“大叔,快带我去车上!”

陆云琛眼眸微沉,没想到这乡下土包子竟然还知道可以在车上解决?

他只当她是默许了,于是将她放在车后座上,紧接着自己也坐了进去,缓缓摇上车窗。

车窗是特制的,从外面看不到里面。

看着怀里那张丑到惊悚的脸,陆云琛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然后慢慢俯下身,覆上少女的红唇……

其实她的唇形挺漂亮的,樱桃般的形状,玫瑰般的色泽,散发着少女特有的香甜。

特别是今晚把麻花辫放下来,又穿了一身连衣裙,看起来顺眼了一点。

他正投入之际,林千夏使劲挣扎着,一把推开他:“谁让你碰我了?这可是我的初吻!”

一边说着,她一边用衣袖擦着自己的嘴巴,一脸嫌弃的表情。

陆云琛脸色阴沉:“是你求我帮你的!”

他屈尊降贵亲了这个土包子,她还敢嫌弃?

不过听到她是初吻的时候,他的情绪又缓和了一些,因为他有严重的洁癖。

“我是求你救我没错,但不是用这种方式!”林千夏努力克制身体里不断翻涌的热意,“算了,都怪我刚才脑子短路没把话说完整!我是想请你……帮我找到我被那个徐老板从楼上扔下去的包!里面有针灸用的的银针,我可以扎针自救!不过现在不需要你帮我找了,我刚刚看到我的包刚好被丢到你的车顶上!”

一边说着,她一边推开车门跑下去,从车顶把自己的包拿了回来,重新关上车门。

紧接着,飞快地取出银针扎进穴道。

身体里的药效渐渐褪去,林千夏靠在车座的后背上,长长地舒出了一口气。

她可是狠起来连自己都扎的女人!

“呵,别假清高了,你不是说过要嫁给我吗?夫妻间应尽的义务,早晚都要履行的。”陆云琛被晾在一旁,不悦地冷嗤一声。

这个女人宁可要针,也不肯要他!难道他还比不上一根针?

“不好意思,这位大叔,我想你是误会了。”林千夏深吸一口气,抬眸看向他,“我的确是想嫁给你没错,但只是假结婚而已,一年后就会离开!你可别入戏太深,到时候对我纠缠不休我会很烦的。”

陆云琛眸光微敛。

他每天都在说服自己娶这个女人,现在她竟然反过来告诉他只是假结婚?

他有一种被人玩弄了的感觉!

“好了,今天的事谢谢你,我先走了。”林千夏恢复得差不多了,拿起包包准备下车,“大叔再见!”

“等等!”陆云琛出声叫住了她。

“还有事?”林千夏挑眸,好整以暇地等着他开口。

陆云琛轻咳一声:“我决定接受你的提议。”

闻过她身上的清香之后,他短暂地恢复了正常人的感知能力,就越发地无法忍受失去知觉的滋味。

林千夏此刻却有些兴致缺缺,把玩着手里的包包肩带:“虽然大叔你现在答应娶我了,但我觉得你好像是被我逼的,这种感觉可不太好呢。”

“好像?”陆云琛挑眉。

“虽然是假结婚,可好歹也是结婚,我觉得应该男人主动点才是。”林千夏抿了抿唇角道,“所以大叔,你得先取悦我,让我心情变得好一点,我才会嫁给你。”

“我取悦你?”陆云琛轻嗤一声,像是听到了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话,“我陆云琛这辈子就没有取悦过别人!”

只有别人取悦他的份!

“凡事都有第一次,习惯就好。”林千夏绑好安全带靠在椅背上,用眼神示意他回到驾驶座,“现在我想回家了,麻烦大叔你开车送我一下呗。”

陆云琛目光凌厉地瞪了她一眼,然后回到驾驶座,“砰”地一声甩上车门。

林千夏看着男人缓缓发动车子,嘴角扬起一抹得逞的笑意。

哼,这就跟菜市场买菜一样,第一次卖给他的时候他不要,等他第二次再回头来买,她总要加点价!

车子在林家别墅门口停下,林千夏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

“怎么,舍不得下车?”陆云琛从后视镜里瞥了她一眼。

“我在等着大叔你过来给我开车门呢。”林千夏继续坐着不动,稳如泰山。

这种感觉简直不要太好!

陆云琛解开安全带下车,面无表情地拉开后车门。

林千夏这才慢悠悠地下了车,经过他身旁时状似漫不经心般提了一句:“突然有点想吃珍馐阁的港式茶点,怎么办?”

陆云琛甩上车门,隐隐皱眉:“我立刻就让人给你送过去。”

“那我就不客气了,谢谢大叔。”林千夏这才满意地朝他挥挥手,转身朝着大门的方向走去。

怪不得男人都喜欢征服那些不听话的女人,这种感觉简直不要太好!

才刚进门,就看到林庆祥沉着一张脸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着她:“今晚的事情彻底被你搞砸了,你还有脸回来?给我滚回乡下去,我不想再看到你!”

王倩也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口气帮腔道:“是啊千夏,徐老板这么好的条件,你怎么就没好好把握!”

“呵,到底是谁搞砸了这件事?人家徐老板没看上我,看上的是妹妹,是你们非要用下药的方式强买强卖!”林千夏冷冷地怼了回去。

林庆祥看了王倩一眼,面色严肃:“下药?”

“老公,我也是为了我们这个家啊。”王倩见事情败露,赶紧拉着林庆祥的手臂解释道,“秋颖是有希望当上陆家少奶奶的人,怎么能轻易送给徐老板那样的人糟蹋!你不也不舍得她嫁过去吗?等将来秋颖进了陆家大门,我们林家要什么样的项目没有?”

林庆祥沉默不语。

以林秋颖的样貌和才艺的确有机会嫁进陆家,但那也不是百分百绝对的事情,而徐老板的项目是眼前唾手可得的利益。所以他当时是真的有考虑过,实在不行也只能让林秋颖嫁过去。

没过多久,管家端着一份珍馐阁外卖,一脸欣喜地跑了进来:“老爷、夫人!陆家大少派人给我们家小姐送点心来了!”

王倩一听这话,眼睛立刻亮了起来,拍了拍林庆祥的手臂道:“老公你看,我说得没错吧,陆少这是看上我们家秋颖了!”

林庆祥的脸色顿时缓和下来,眉宇间难掩愉悦之色,对管家道:“还不赶快上楼叫小姐下来?”

“是,老爷,我这就去!”管家把外卖放到茶几上,随后乐颠颠地跑上二楼。

林千夏有些好笑地看着这群人自作多情,轻咳一声提醒道:“不好意思,这是陆少给我买的。”

随着她话音落下,客厅里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在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她。

“千夏,你怕是在做梦吧?”王倩第一个站出讽刺道,“陆少那样身份尊贵的人,能看得上你?看不看得上还另说,你连见到他的机会都没有。”

林庆祥看她的眼神也充满了厌恶:“还站在这里做什么,快回房收拾行李,立刻给我滚回乡下去!”

就在这时,林秋颖脚步轻盈地从楼梯上跑了下来,一下子冲到茶几前端起那份包装精致的外卖,激动得双手发颤:“陆家大少给我送东西了?他竟然知道我最喜欢吃珍馐阁的茶点,他终于注意到我了!”

想要嫁进陆家的女人很多,林秋颖费了不少心思去结交陆家千金陆雪,就为了能在陆云琛面前多刷存在感。

因为跟陆雪关系好,她时不时上陆家山庄做客,甚至还在陆氏集团当过实习生……

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秋颖,快拆开看看。”王倩喜不自胜凑过去道,“这珍馐阁的茶点不但价格昂贵,而且还很难买,看来陆少对你是真的上了心。”

“秋颖,你可要好好抓牢陆少的心,以后我们林家就靠你了。”林庆祥已经开始规划着,要从陆家那边得到什么好处。

林千夏眼看着林秋颖就要打开外卖盒子,立刻上前一步按住她的手:“我再说一次,那是陆少送我的,请你还给我。”

“你怎么老是喜欢抢我们秋颖的东西?”王倩护住外卖盒子,拿眼睛瞪她。

“闹够了没有?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人把你轰出去!”林庆祥也是怒不可遏。

林秋颖嘴角暗暗勾起一抹鄙夷的笑,面上却乖巧道:“爸妈,你们不要这么说姐姐,既然她坚持说这是陆少送她的,那她自然是有证据的。”

“证据?很简单。”林千夏目光落在被丢弃在茶几上的外卖包装袋上,神色淡然道,“珍馐阁的外卖袋子里都有一张卡片,上面详细写着点心种类和数量,还有顾客的名字。你们睁大眼睛仔细看看那上面写的是谁的名字!”

“好,既然姐姐想看,那我就给你看看吧。”林秋颖一副高高在上的口气,然后从容不迫地从袋子里取出外卖卡。

王倩和林庆祥,包括所有候在一旁的佣人下意识地凑过去,都想要一探究竟……

当看清上面写着的顾客姓名时,客厅里只剩下倒抽冷气的声音!

林庆祥神色复杂,而林秋颖和王倩则是脸色铁青。

“看吧,我说过,这是陆少送我的。”林千夏趁她们愣神之际把外卖盒子拿了回来,微微扬起下巴一副宣告主权的架势,“某些人,自作多情也该适可而止。”

说完,她端着外卖盒子走到餐桌旁坐下,打开之后取出筷子吃了起来:“恩,味道还不错。”

王倩养的一只贵宾狗闻到香气从院子里跑了进来,在桌子底下钻来钻去,流着口水仰头看向林千夏。

林千夏丢了几个虾饺给它:“狗子,你也很想吃对不对?”

听出她的一语双关,林秋颖气得差点没把后槽牙都咬断了。

林庆祥眼眸沉了沉,心中暗暗有了一番计较,抬脚往餐桌的方向走去。

他在林千夏对面坐下,转头吩咐佣人道:“大小姐想吃晚饭了,你们还不快点把饭菜端上来,还愣着做什么?”

佣人们都是人精,一听他亲口承认林千夏“大小姐”的身份,态度立刻变得恭敬起来:“是,我们立刻去准备,大小姐请稍等!”

林千夏咬着嘴里的食物,神色淡淡地看了林庆祥一眼:“不用了,刚才有人说要让我立刻滚回乡下去,等我吃了这外卖就走,省得留在这里惹人嫌!”

林千夏, 陆云琛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