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田医圣手

更新时间:2021-04-14 11:20:26

田医圣手 连载中

田医圣手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情感 主角:左阳, 司徒微澜

精彩试读:“你怕不知道吧,我昨天进县城卖了山参,这是我专门买给你的!”左阳不由分说,把手机盒塞进她手里。阳哥哥挣钱了?二丫一愣,瞪大了眼睛。“阳哥哥,你可甭骗我呀。我都是在家和学校,用不到手机呢。”她的头摇得像拨浪鼓。“哥现在有钱,不差这一点。”左阳得意的一笑,很骚包的掏出身上的现金,在二丫面前晃了晃。除了还给肖家的一万六,买手机花了两三千,差不多还剩三万,厚厚的一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送手机

听到没有一个人相信自己,曹积福急坏了,抓耳挠腮,百口难辩。

“你们要是不信,现在就跟我上山,要是我胡说八道,就送一只羊给大家吃!”

啥?

看到曹积福说得有鼻子有眼,还敢拿羊做赌注,所有人都愣住了。

难道是真的?

“走走走,看看就知道了!”

“去瞅瞅!这个季节开花,我就不信了!”

那些喜欢热闹的闲汉,纷纷跟着曹积福一起上山,打算看个究竟。

当看到果树真的花开朵朵的时候,所有人都瞪圆了眼睛,难以置信。

这是咋……咋回事?

“不得了,真是见鬼了!”

“果苗突然长大,花开得这么繁茂,我看是左家要撞大运了!”

“左家祖坟里冒青烟咧!我的老天爷,咋这好事没落在我屋里头?”

望着果林,他们同时露出羡慕的神色。

仔细看去,就能看到到很多蜜蜂嗡嗡的鸣叫着,正忙着采蜜,传授花粉。

所有人都被这不可思议的一幕惊呆了!

日咧狗咧,这事真踏马怪球咧!

等这些闲汉下山后,这个消息像风一样传遍了整个仙洞沟。

刚下山的肖思聪也听到了这个消息,打死他都不相信。

都快入秋了还开花,左家怕是要上天不成?

强忍着腰疼,他累达达的爬上山,想要一探究竟。

当他看到满树果花的时候,顿时不能蛋定了,满头热汗瞬间变得冰凉。

我尼玛!

居然是真的!

咋回事,难道真像那些人所说,左家有山神爷护佑不成?

他也不觉得腰疼了,风风火火冲回家,找到了老爸肖建仁。

“爸,你说这可咋办哩?”

肖建仁脸色阴沉,没有说话。

早上刚在小杂种那里吃瘪,下午左家地里又发生了这种事,完全打乱了他的计划。

他觉得这事儿有些古怪,却完全摸不着头脑。

肖思聪小心翼翼道:“爸,我听人说,左家有山神爷保佑呢,我们……”

“猪脑子!哪来的山神爷?”

肖建仁一下子就火了,真想一脚把这个蠢货儿子给踢出去。

成天就知道斗鸡遛狗、拈花惹草,一点正经事不做,脑子都全在下面那点事儿上了吗?

“山底有宝贝,肯定是宝贝的影响!马勒戈壁的,就算真有山神爷,仙云山也是我们肖家的,谁也夺不走!”

“那咋办?要不我多带人,去吓吓左家那个老王八蛋,让他赶紧把山转让给我们!”

“猪脑子,先甭急!看看再说,你急个锤子!”

肖建仁瞪了儿子一大眼,骂骂咧咧的走了。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他现在完全摸不准左阳,总觉得左阳有古怪,不敢贸然乱来。

被他老子骂了,肖思聪讪讪一笑,没敢再多说,揉着腰溜了。

……

左家果树开花的事儿,就像风一样传遍了整个曹王镇。

就连二丫也都听到了一点消息,跑过来询问左阳。

当她看到喻乐乐的时候,微微一愣。

这美女是谁呀?

从来没见过呀,怎么会住在阳哥哥家里?

难道是阳哥哥的女朋友?

但以前也没听阳哥哥说起过他有女朋友的事呀,咋突然就把人领回来了?

见她的目光一直瞄向喻乐乐,左阳就知道她误会了。

他一伸手,在二丫脑袋上弹了一个栗子,谁让她胡思乱想呢。

“这是喻老师,是来咱们沟里支教的!”

他三言两语,就把碰上喻乐乐的事情解释了一番。

“啊?支教的喻老师?”

二丫捂着脑袋,忘记了疼痛,惊讶的望着喻乐乐。

仙洞沟有一个小学,教学水平非常差,而且很缺老师。

很多老师都嫌这里太偏僻,不愿意来,想方设法调走了。

她能成为十里八村第三个大学生,多亏了她碰上了一位支教的乔老师。

没有乔老师的指点,说不定她现在也和别的女同学一样,早就辍学嫁人了。

所以,她内心对支教老师有着莫名的喜欢和崇敬。

她快步走过去,亲昵的抓起喻乐乐的手。

“喻老师,你教啥课的呀?”

“我也不知道我教什么,听学校安排吧。”

“……”

二丫和喻乐乐两人聊得很开心。

等她们聊够了,左阳才拿出了新买的另外一个手机,递给二丫。

“二丫,这是给你的。”

看到手机,二丫眼里本能的闪过一丝欣喜。

不过她还是坚定的摇了摇头,递了回来,坚决不要。

“阳哥哥,你现在也不富裕,咋会乱买这么贵的东西啊,退回去吧!”

“你怕不知道吧,我昨天进县城卖了山参,这是我专门买给你的!”

左阳不由分说,把手机盒塞进她手里。

阳哥哥挣钱了?

二丫一愣,瞪大了眼睛。

“阳哥哥,你可甭骗我呀。我都是在家和学校,用不到手机呢。”

她的头摇得像拨浪鼓。

“哥现在有钱,不差这一点。”

左阳得意的一笑,很骚包的掏出身上的现金,在二丫面前晃了晃。

除了还给肖家的一万六,买手机花了两三千,差不多还剩三万,厚厚的一沓。

啊?

看得他真有这么多钱,二丫眼睛瞪得圆圆的,不敢相信。

阳哥哥有这么多钱?

“看到了吧?手机你就乖乖拿上,听话。”

这一次,二丫没有拒绝。

捧着手机,她爱不释手,开心极了。

“谢谢阳哥哥,我好喜欢~”

这是新款大屏智能手机,款式时尚,新崭崭的。

屏幕亮晶晶的,让她的眼睛感觉酸酸的。

左阳伸出爪子,在她头上抓了一把,笑道:“毛丫头,再让你不相信你哥!”

“嘻嘻,知道啦,我哥最厉害了。”

二丫吐了吐舌头,和手机屏幕一样,她的眼睛也亮晶晶的。

看着他们两个胡闹,喻乐乐站在一边,笑得很甜,又带着苦涩。

这种真挚的感情真好,让人向往呢。

她和哥哥之间,好像很久之前就失去了这份童真了吧?

……

第二天,左阳上了一趟山。

看着果林里蜜蜂繁忙的身影,他开心极了。

也没多呆,他溜达溜达着下山。

二丫和喻乐乐又腻乎在一起,聊得开心极了。

左阳坐在院子的阴凉下,玩着手机,偶尔看一眼她们。

有喻乐乐帮着疏导,相信二丫肯定能改掉自卑,自信起来。

“左阳,你给我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一声喊叫……

王富贵

随着喊叫,一个肥胖的中年人走了走来。

中年人穿着邋遢的红色破背心,胸口上全都是油渍,领子周围黑乎乎的一圈。

两只脚上趿拉着破布鞋,鞋帮都被踩倒了,黝黑的脚后跟露在外面。

两根大拇指把鞋面都戳破了,露出又黑又长的脚指甲,非常恶心。

正在和喻乐乐说话的二丫眉头皱了皱,眼里闪过厌恶,拉着喻乐乐快速走进了屋。

“富贵叔,您咋来了?”

看到来人后,左阳站起身,笑着迎了上去。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德能爷唯一的儿子,王富贵。

德能爷这辈子很苦。

从小家里穷得叮当响,因为饥荒,父亲早早饿死了。

剩下孤儿寡母两个,总算熬了过来。

还好德能爷能吃苦,慢慢的攒羊,家里的光景才开始变好了一点。

打了三十多年光棍,他总算是娶了个有点智力残缺的媳妇儿,生了个儿子。

中年得子,德能爷疼爱的不得了,希望他长大能大富大贵,就取名王富贵。

三世同堂,正当德能爷以为自己从此要过上好日子的时候,他相依为命的老娘死了。

刚过完三七,智障媳妇儿又一病不起。

花费了不少,还是没能把人救下。

德能爷从此心灰意冷,也没再找婆娘,带着儿子王富贵过活。

德能爷只是个庄稼汉,没有什么文化,成天忙活着地里的那点事儿,对王富贵的管教很少。

王富贵从小跟着村里的闲汉和二流子混多了,自己也变成了这怂样。

成天好吃懒做,到处瞎混,没事就喝酒打牌,地里从来不伸一把手。

混到了二十五六岁,德能爷急了,托媒人给他说了个婆娘。

想着结婚以后,他兴许能收敛一点。

只是可惜了德能爷的一片爱子之心。

娶了婆娘后,王富贵一点改变没有,还多了一个毛病:酒后打老婆。

德能爷劝过几回,还被喝醉的王富贵反打了。

婆娘被打得受不了,逃跑的时候一脚踩空,掉进井里淹死了。

娘家当然不干了,上门来闹。

王富贵是个怂包,一看出事,悄悄躲了起来,根本找不到人。

德能爷被逼得没办法,把家里羊卖了一大半,凑了几万块给亲家,才把这事摆平。

王富贵又冒了出来,照样在村里瞎晃悠,反倒怪德能爷没出息,给丈人家给多了。

从此之后,德能爷对这个儿子彻底失望了,压根不搭理他,随他自生自灭。

只是不知道,这家伙突然上门,是为了什么事?

王富贵眼巴巴的瞅着二丫和喻乐乐进屋,才恋恋不舍的收回眼神,斜了一眼左阳。

“我咋不能来?”

阴阳怪气的冷哼了一声,自顾自的掏出卷烟纸,开始卷烟。

这种纸是学生娃娃写字用的作业纸,上面还有歪歪扭扭的铅笔字,裁剪成长条条,正好够卷一支烟。

烟卷好了,他掏出洋火,擦擦擦的几下,点燃了烟,深吸了一口,吐了一个圆圆的烟圈。

“听说你把肖家的账结清了,那欠我家的钱是不是也该还了?”

“我爸真是老糊涂了,钱应该留给亲儿子,怎么能随便乱借呢?”

刚刚他闲逛的时候,碰上了肖家的肖思聪。

那个崽娃今天还挺客气的,给他散了一根带把的香烟,抽起来真尼玛香。

砸了砸嘴,他突然感觉自己的卷烟好像有点烫嘴,还是带把的得劲。

从肖思聪的嘴里,他得知左阳已经把欠肖家的钱还了。

肖思聪还有意无意的撺掇他,让他赶紧过来要钱,迟了可就没了。

所以他才急吼吼的过来。

这可是一万块钱啊,再加上利息,够他花一阵的了。

听到他是来要钱的,左阳眉头一皱。

不用猜他都知道,要是没有肖家的挑唆,这家伙怎么会这么快知道还钱的事?

“王叔,钱我手里有,但我爷是从德能爷手里借的,我会还给德能爷的。”

他知道王富贵是什么尿性,钱肯定不会交到他手里,免得肉包子打狗。

这可是德能爷辛辛苦苦攒下来的,哪能让他乱霍霍?

“阳娃,你德能爷不就是我爸嘛,我们是一家人,给我也是一样的!”

听到左阳有钱,王富贵眼前一亮。

一下蹿到他身边,伸出脏兮兮的手,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王叔,我说了,这钱我只给德能爷,你想都别想。”

左阳脸色一冷,离他远了一些。

这家伙常年不洗澡,邋里邋遢,浑身都是味儿,熏得人眼睛疼。

“狗东西,你奶奶个腿!没钱还就说没钱还,装个锤子啊?”

听到左阳不给自己,王富贵鼻子都气歪了,破口大骂起来。

“艹!今天要么还钱,要么我就在你屋里头住下,啥时候还钱,老子啥时候再走!”

左阳脸色变得更冷。

他想不通,德能爷那么好一个人,怎么会生出这种孽障东西?

“滚出去!”

他忍不住怒吼一声。

王富贵脖子一缩,有些害怕了。

不过这家伙就是个泼皮无赖,梗着脖子骂道:“不还钱老子就不走,有种你把老子丢出去!”

“这可是你说的。”

左阳冷哼一声。

往前一步,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就把他提出了门外。

王富贵简直吓傻了,憋得老脸通红。

他可是一百好几十斤啊,这个狗东西咋这么大的劲儿啊?

噗通——

王富贵被左阳丢在了门外。

感觉屁股好像被摔碎了一样,钻心似的疼,火烧火燎的跳了起来。

他悄悄看了看,发现有人看到了自己丢脸的一幕,老脸瞬间变得黑红黑红,跟猴儿屁股似的。

他王富贵可是有头有脸的人,被一个小崽子提着脖子丢了出来,这让他以后还怎么混?

“小杂种,你麻痹!你敢打老子,老子跟你拼了!”

像个泼妇一样尖叫几声,他一猫腰,脑袋就朝左阳肚子上撞来。

左阳脸色一沉,一把揪住他油乎乎的的头发,重重一脚。

他这几下子干脆利索,毫不拖泥带水,直接把王富贵给干懵逼了。

哎哟卧槽!

王富贵顿了顿,突然捂着肚子,在地上打起滚来,嘴角吐着沫子。

狠狠抽搐了几下后,他双腿猛然蹬直,整个人硬邦邦的,彻底不动弹了……

左阳, 司徒微澜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