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甜妻别想逃

更新时间:2021-04-15 13:32:28

甜妻别想逃 已完结

甜妻别想逃

来源:微小宝 作者:乐无忧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秦牧牧将咖啡泡好以后,来到司徒紫衣的办公室,敲了敲门,听到里面的回应走了进去,边走边说:“总裁,您的咖啡!” 放好咖啡,她瞄了瞄挂在他办公室的招财猫身上的玉佩,玉佩,我好想你啊!然后又依依不舍地走了出去。看着她的样子,司徒紫衣也侧头看了看那块玉佩,要不要把玉佩还给她,然后说不用去他家做女佣了,就当作是上次帮忙的谢礼呢?可是,他不是很愿意呢!那又该用什么来酬谢她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的卧室,言论满天飞了。-乐无忧

  他的卧室,言论满天飞了。

  “帮我把外面的衣服给收了吧!收好放在走廊尽头的那间房间衣柜里面就可以了。”司徒紫衣说完,就走到餐厅的酒柜那边,拿出一支XO,开始喝了起来。

  “好!”秦牧牧答应了之后,就走到阳台为他将衣服给收好,收着,收着,她忽然脸红了起来,这家伙的小内内,是L码的啊,看他的样子,她还以为只是M码的呢!想完之后,她脸上就开始烧了起来,自己在想什么啊,他穿什么码数的小内内和她有什么毛线的关系啊!

  她收好衣服之后,就来到走廊尽头的房间,开门走了进去,打开灯,他那张紫色的床一下子就映入了她的眼帘,好漂亮,但是感觉就像是贵妇人睡的床一样,他睡在这上面,会不会也很撩人呢?

  她来到衣柜,将折好的衣服按着他原来的摆放格式摆放整齐,发现他真是一个一丝不苟的人,小内内就是小内内,西装外套就是西装外套,牛仔裤和西装裤也不会放在一起,衬衫和T恤也要分开来,真是个奇怪的人。

  不过她发现,他的上衣,有很多都是紫色的,这会不会和他的名字有关系呢?呵呵,难怪他会叫做紫衣了,原来是因为他酷爱紫色啊!

  这时她发现旁边的桌子上,放着两台电脑,一台黑色,一台紫色,紫色那台看起来已经有些旧了,看起来已经使用了很久了,即使主人非常的爱护它,但是还是不能够阻止岁月在它身上留下的痕迹啊。

  她笑了笑,就走了出去,重新来到客厅,司徒紫衣正坐在沙发上,面前摆着一个酒杯,还有一瓶洋酒,电视正播放着电影,她看了看四周,找到了挂钟的位置,现在已经十点了啊!时间怎么过的那么快啊,自己得回去了。

  “总裁,我…”她还没说完,司徒紫衣看着她一个挑眉,“你叫我什么?”

  “紫,紫衣,我要回去了!”改正了自己的叫法,发现其实叫出他的名字,也不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情啊!听到她喊他的名字,他笑了笑,说:“嗯,我送你回去!”

  “不,不,不,不用了!你喝了酒还是不要开车了。我自己回去,明天也好认路过来!”她不断的摆着手,其实她不希望他知道她住在哪里,因为她的家真的非常的简陋,从外面看起来就知道那已经是很老的建筑了。

  “好吧,那这个你拿着。”站了起来,将自己公寓的钥匙交到她的手上,他也有些事情还没处理好呢,反正这一带的治安也是非常的安全的,他也不怕她会被歹徒所看上。

  “好!那我先走了。”拿起自己的包包,将他公寓的钥匙放好,就朝着外面走去。

  “路上小心点!到了给我电话!”司徒紫衣一说完,她就将门给关上了,他这才想起,他们彼此都没有对方的电话啊,她怎么给自己打啊!算了,明天见到她再问她要了。

  司徒紫衣喝下最后一口酒,把电视给关上,就朝着书房走了去,他的公寓有四个房间,他的卧室,还有一个客房,还有一个,是他带女人回来的时候让那些女人睡的,还有一个就是他的书房了,他是不是应该安排她住进来呢?这样她上班什么的也会省很多的时间吧,越想就觉得越有道理,好吧,明天就让她搬过来吧!

  他笑了笑,走到书房里,开始办起公事来了,秦牧牧在回家的路上不断地想着,他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她真的无法去捉摸得透,他身上有一股很神秘的气质,吸引着人一点点的去探讨他身上的故事,总感觉他是一个不简单的人。

  “秦牧牧,别想那么多了,想再多也没用啊!”她对自己说着,走到小区外面她才发现,他的公寓和自己的家有一个多小时的步程,自己的家是没有巴士经过的,没人愿意经过那么破烂的地方!

  她回家还要重新经过公司,真是麻烦呢,走着走着,她觉得脚开始发软了起来,好久都不曾走那么远的路了,自己走那么久的路还是读书那会儿呢,那时候学校和姨父家的距离有两个小时的步程呢,她不想那么早回到家里,所以放学总是会走路回家,看看街边的景色,她就觉得非常的高兴,在姨父家里,每天即使吵吵闹闹的,阿姨总是会骂姨父又出去打牌,又把钱给输光了,而姨父就算是怎么骂,也还是改不了烂赌的个性。

  她都觉得阿姨有些可怜了,但是,当她知道阿姨原来背着姨父在外面偷汉子的时候,她就消除了她的想法了,她不知道,为什么阿姨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当时在公园里面看到她和一个陌生男人拥吻的时候,她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想着想着,就想起了自己的妈妈,“妈妈,还有三个月就可以拿回你送给我的玉佩了,到时我一定会保护好,不会再让它落入别人的手里的!”这时,天上的一颗星星闪了一下,就像是在回应她的话一样。

  一个半小时之后,她拖着两条疲惫的腿终于回到了家里,妈呀,真是累死她了,要是每天都要这么走,她大概会把腿给走断的,上班很累,下班还要走那么远的路,她为她未来黑暗的三个月觉得悲哀!

  “呼!”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她来到洗手间,在桶里面放了一点水,将桶洗了洗,之后又往桶里开始注水,倒了四分之三那样子就将水龙头给关了,将水提到客厅,拿来热得快放入桶里,cha好插头她就拿起一边的书开始看了起来。

  十五分钟过去了,她将热得快的插头给拔出来,之后提着桶来到浴室,找好睡衣,开始洗澡了,一身的疲惫,在洗了一个澡之后就感觉好多了,将身上的水擦拭干净,穿好衣服,回到床上,看了看书,她感觉困意一阵阵的袭来,她盖好被子,开始了一晚的好眠。

  第二天,秦牧牧来到公司,发现大家都对她指手画脚的,到底怎么了?竖起耳朵来想听听大家到底说她什么,但是因为距离实在太远了,所以她根本没有办法听清楚。

  来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她才想起来,今天大家好像来得特别早啊,怎么回事儿呢?

  坐在凳子上,打开电脑,她看了看司徒紫衣今天的行程,今天早上是没什么事情,就是约了开才建筑材料公司的老板洽谈一些建筑材料的事情,下午两点钟是分公司的经理过来汇报情况,三点钟则要到工地里面去巡查,晚上有是市长太太的生日,要去参加。

  今天他的行程就这么多了,那自己今天的任务是什么呢?整理表格,复印资料…

  看了看自己的工作,她的头开始隐隐作痛了起来,看来秘书真的不是什么好差事啊!拿到玉佩之后,她果断要选择换一份工作!

  这时,秘书长走了出来,拉起在凳子上摆着哀怨面相的秦牧牧就朝着自己的办公室快步走了去,大家都觉得疑惑,为什么秘书长看起来脸色那么的奇怪呢?

  “你昨晚是不是坐着总裁的车离开的公司!”将门关上之后,秘书长紧张的问秦牧牧。

  “啊!”秦牧牧听了她的话,一时没反应过来,反应过来以后就点点头,说“是的!但是那只是因为我加班,他见已经很晚了,所以才送我回去罢了!”

  对秘书长解释着,她知道秘书长这么问,是已经知道了她坐他车的事情了,那她也没必要去对秘书长撒谎了,但是她选择隐瞒了自己去他家做女佣的事情。

  “哦!原来如此啊!”但是,总裁不像是这么闲着没事的人啊,公司每天都有那么多的同事加班,但是从来就没听过哪个人能够幸运的坐上他的车的!现在整个公司都传得沸沸扬扬的,秦牧牧的名声因为昨晚这一幕而变得非常的狼藉,她到底要不要告诉牧牧呢?

  “秘书长你有话就说吧!”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样子,她大概也猜到了怎么一回事了。

  “我,你!唉…”还是没有办法对她说出这样的事实,牧牧是一个很好强的女孩,要是让她知道公司现在人人都在背后议论着她,那她会怎么想呢?她能够接受吗?

  “是不是外面很多人都在说我的是非?我已经习惯了,没事的!秘书长,你不要担心啦!”她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呢,害她心里还担心害怕了一下!只是这些小事,她还不放在眼里呢,以前读书的时候,就已经习惯了,不是吗?以前只要自己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就会被整个学校给传的人尽皆知,所以这些对自己来说已经是小菜一碟了!

  “你不介意吗?”奇怪的看着她,秘书长搞不懂了,一直以为自己对她还算是了解,但是此刻她的坚强却让自己觉得有些陌生了起来,到底自己还是小看了她啊!

  “没事!言论止于智者!”说完她对她眨了眨眼睛,说:“我出去做事了哦!”之后就打开办公室的门走了出去,她看到其他的同事在她走出来的时候都投来了幸灾乐祸的目光,嘴角挂起一丝微笑,她迈着自信的步伐,朝着自己的座位走去。

  

为她买衣服,让美丽盛放!-乐无忧

  为她买衣服,让美丽盛放!

  秦牧牧拿过自己的记事本,朝着司徒紫衣的办公室走了去,敲了敲门,里面回应了声进来以后,她就走了进去,今天的她,依旧是简单的黑白职业装,但是因为质量不好的缘故,洗了几次水以后,就变得有些陈旧了起来。

  司徒紫衣抬眼看到了她,停下手中的工作,听她报备完自己今天要做的事情以后,就让她退下了,他看着她的背影,忽然觉得那陈旧的衣服套在她的身上,让他觉得非常的不顺眼,“秦秘书!”他开口喊住了她。

  秦牧牧转过身,面对着他问:“总裁,您还有什么吩咐吗?”她想大概又是要冲咖啡了吧,真不明白他每天喝这个到底是为了什么!

  “你下午跟着我去工地!帮我冲杯咖啡!”司徒紫衣发号了两个司令,第二个她还可以接受,反正每天都要做,也属于自己的工作范围,但是,为什么她要跟着他去工地!

  “总裁,陪你巡视工地不属于我的工作范围!”她要抗议,她不要追加无谓的工作,自己每天的事情已经够多了,要是还要陪他去这去那的,自己估计每天都要加班了!

  “给你加薪!”司徒紫衣看着她说,其实他大可不必带着她的,只是他就想将她带在身边,连自己都没有办法去解释为什么。

  “这不是加薪不加薪的问题,我每天的事情很多了,我可不想每天都埋在工作堆里,我也要有私人的时间的!”她说着,虽然加薪的诱惑的确很大,但是,她要捍卫自己的自由。

  “我可以让秘书长减轻你的工作,把你的工作分给其他的人做,反正以后只要我让你跟着,你就不许有任何的抗议,我们公司的宗旨你要记住,是绝对服从!”司徒紫衣拿手指敲击着桌子,眼神慵懒的看着她,单单看他的样子,不听他说的话,会让人觉得眼睛非常的舒服,但是听了他的话以后,觉得他在说着这些强迫人的话时,还能够是一副泰然自若的安然表情,就叫人打心底里面佩服了。

  “我…你这人怎么这样蛮不讲理啊,你见过哪个人带着秘书去巡视工地的没有!”她走到他的面前说,压根忘了自己工作的生杀大全完全是掌握在眼前这人的手上,还有自己的玉佩,果然,人一冲动起来就容易犯傻。

  “请你想清楚你现在是在和谁说话!”司徒紫衣见她气焰如此嚣张,不知道是该生气呢,还是该笑?自从自己做总裁到现在,根本就没有哪个员工敢用这样的语气和他谈判。

  “我…”经过他的提醒,秦牧牧才猛然惊醒,自己再一次冲动了,冲动是魔鬼,是魔鬼啊!她觉得自己应该要道歉了,就对他说:“对不起,总裁!我错了!我下午会陪您去工地的!”她的态度一下子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小女子能屈能伸,反正有钱进口袋就可以了!

  满意地点点头,示意她出去之后,司徒紫衣就继续看着面前各部门呈上来的资料了,把所有的干部都换成自己培养的人了以后,他感觉做事都轻松多了!秦牧牧在这件事情上,帮了自己一个大忙,那自己是不是也应该给她一点回报呢?

  秦牧牧将咖啡泡好以后,来到司徒紫衣的办公室,敲了敲门,听到里面的回应走了进去,边走边说:“总裁,您的咖啡!”

  放好咖啡,她瞄了瞄挂在他办公室的招财猫身上的玉佩,玉佩,我好想你啊!然后又依依不舍地走了出去。看着她的样子,司徒紫衣也侧头看了看那块玉佩,要不要把玉佩还给她,然后说不用去他家做女佣了,就当作是上次帮忙的谢礼呢?可是,他不是很愿意呢!那又该用什么来酬谢她呢?

  看了看她的背影,再次觉得眼睛非常的不爽,那破旧的衣服,真的想把它们给全部都换掉,呀!对了,就送她衣服好了,反正她平时的衣服也没一件是像样的,她穿着这样的衣服,还会严重影响到公司的形象呢!

  想开了,心情就好了,端起她泡的咖啡,轻轻的抿了一口,不错,泡咖啡手艺是越来越好了,胆子也是越来越大了!想起她刚刚就像是被激怒的小猫一样,全身汗毛竖起的样子,他便笑了起来。

  中午小睡了一下,等忙完手中的一些事情,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了,还有一个小时就要跟着他去工地了,想到工地里面尘土漫天飞的情形,她想自己是不是应该准备一个口罩呢?或者一个面罩会不会更好呢?

  十分钟以后,司徒紫衣来到了秦牧牧的办公桌前,拉起她就朝着外面走去,她还没反应过来,人就已经被他拉到了电梯里面了,她看着他,不解的问:“总裁,您这是要做什么?”

  “带你去个地方!”司徒紫衣说着,刚刚让分公司的经理把汇报书面一份交给秘书长,自己就走了,他的时间不多,能够利用来带她去买衣服的,也就这么点时间了。

  将她塞进自己的车里,他就开车朝着附近的商场而去,虽然在司徒集团楼下也有卖服装的,但是他觉得,还是去克什米儿那一家店里会有比较适合她的衣服。

  “你要带我去哪里啊!”她又不是麻包袋,怎么可以将她这样子拿着就走啊!

  “到了你就知道了!”对着她神秘的笑了笑,他的这个笑容让她觉得脑袋忽然之间有些眩晕,不过很快她又恢复过来了,要免疫,要免疫,对他的帅,她要免疫!

  “到了!下车!”司徒紫衣说完就自己先下车了,秦牧牧赶紧跟着,看他的样子好像很着急啊,她的心也跟着被提了起来,希望不要是什么员工死亡的大事情就好了,但是看着面前的建筑,是商场?她带自己来商场做什么啊?

  见她还在发愣,司徒紫衣上前拉起她的手,拖着她朝着克什米儿的店里快步走了去。

  “你走慢点啊!”她被他拖着,走得踉踉跄跄的,就好像随时都要摔倒一样,他的腿长,走一步她得走一步半,他就不能慢点吗?

  终于停了下来,她定神一看,原来是女装店啊,可是,他带着她来女装店做什么呢?给她的女伴挑衣服吗?这可不行啊,她的眼光不是很好啊!

  转头看着他,刚想要和他说,自己的眼光不好,让他找别人,就见他朝着女店员眨了眨眼睛,几个女店员就朝自己走了过来,七手八脚的抓住自己,然后拿着一个尺子在自己的身上比来比去的,她觉得别扭极了,想要将身子给蜷缩起来,无奈手脚都被人给抓住了。

  “你要做什么啊!”看着他,她暴怒了,她现在就像是一个盛怒的犯人,而他则是高高在上的君主,周边的人则是看押着自己的侍卫。

  “司徒先生,已经量好了,我们会根据这位小姐的气质,身材,肤色,在最快的时间内,为她选出最适合她的衣服。”看起来的店长一样的漂亮贵妇人说完以后,就吩咐其他的女店员开始工作了起来。

  十分钟之后,一大堆的衣服就出现在了秦牧牧和司徒紫衣的面前,让她瞬间有种想要逃跑的冲动,她用求饶的眼神看着司徒紫衣,他刚刚已经和她讲了,他要买衣服给她,可是她并不需要啊!

  “这是为了公司的形象着想,你总是穿着这样的地摊货,会让别人以为我们公司亏待员工的!更何况你的职位还是总裁秘书,没有两件像样的衣服是不行的!”司徒紫衣说完,就让店长带她去试衣服。

  她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模特,而司徒紫衣就像是一个审判官,审判她身上的衣服到底过不过关,她被人强制的扒去自己身上的衣服,看着它们,又看了看这店里的衣服,差异真的很大,一看就知道不是一个层次的,中间隔了很多很多很多层呢。

  她换出第一件衣服,是一套和自己刚刚穿着相似的黑白裙装,只是裙子太短了,是包臀裙,但是裙摆却比膝盖还要上十厘米左右,这样的裙子怎么可能穿的自然啊!

  她扭扭捏捏的走了出去,腿紧紧的夹着,弓腰驼背的样子让司徒紫衣觉得自己的眼睛要受伤了,摆了摆手,让她赶紧去换掉,她也如获大释地松了口气,快步走去将身上的衣服给自觉的脱掉了,换上第二件,这是一条紫色抹胸晚礼裙,适合穿去宴会,但是上班的话,穿这样的衣服太夸张了,不过,还真是好看呢。

  看着镜中的自己,她自信的走了出去,胸前奏摺的设计,让她原本不算丰满的胸部一下丰盈了起来,凸显腰身设计,让她的小蛮腰尽显风情,背后有点小缕空,让她的美背若隐若现,却又没有全部看见,乌黑柔顺的长发披散在身后,遮住了那一点小春光,裙子下方是不规则的裙摆,恰好让她美丽的膝盖以及小腿露了出来,她步履生花一般地朝着司徒紫衣走了过去,脸上是自信的笑容,她深深的明白,自己打扮起来,一点也不丑!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