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穿越之血花飞溅的浪漫

更新时间:2021-04-14 13:50:15

穿越之血花飞溅的浪漫 已完结

穿越之血花飞溅的浪漫

来源:微小宝 作者:倘若闭上眼睛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看着冷冽离开的背影,好不容易忍住了杀了他的冲动,真是该死,她竟然失控了只是,那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她的梦里出现,那样的深深刻在了脑海里,看样子,自己应该常去街上逛逛了。只是,小言她不知道,在街上是不可能在碰见那个人的,因为他早已忘记出门有何意义…… 往事一幕幕闪过,不知道这份记忆是不是只有她一个人拥有。 “小姐”小夕走了过来,“少爷请你去百花亭用膳”说完就低着头等待这个千金小姐的反应,沉默很久,要不是小夕低着头还能看见小言的脚,她真的要以为小言已经离开了这里。吃饭?真奇怪,这个大少爷怎么这么殷勤?难道是他查到了什么,真是疯了,不该指望那个冷冽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穿越之血花飞溅的浪漫第10章试读

  在原地踌躇了很久才决定回府,冷冽不知道是何时走开的,更不知道自己何时能见上他,也许,永远都见不到。那个人知道她吗?也会在梦中见到她吗?还是说,一切的一切只是自己的南柯一梦……

  “冷冽,一定要查出来,一定要”呢喃着,这样算不算奢望?仔细回想,好像从被抛弃就开始做那个梦,梦中的他一直是二十多岁的年纪,有时候还温柔的抚摸着她,告诉她要坚强,告诉她要勇敢的面对。不能放弃,不能寻死。那样的日子她熬得多么痛苦。

  还记得有一次,那一年,她十三岁。

  “蓝蝴蝶,组织决定你明天开始接任务了,这是资料”小言看着那厚厚的一沓纸,皱了皱眉头“接任务?我才十三岁哎,是不是可以再过几年?”小言打着商量。

  “你当自己是什么啊?组织要你干什么的?吃白饭的蠢货”对方骂骂咧咧的,小言也知道,这是没有商量的余地的,但是,她真的不想,真的不愿。只是,这个地方,她有资格去拒绝吗?除非她强大起来。

  待那人离去,小言翻看起了资料。

  陈强,十七岁,在贵族高中读书,家里有一个混黑的父亲,还有一个律师妈妈,他为人冷漠,但是却独爱菊花,有名贵菊花的地方一定有他的出现。仔细观察着他的眼眸,那里有数不清的寂寞与孤单。

  为什么?他有那么美满的家庭,他怎么还是不开心?

  那双眼睛深深地刺痛了她,原来这几年的训练她还没有真正的摆脱感情。

  为了忘记那双眼眸,小言去练武场上拼命的练习着一招一式,可是就是忘不了。

  她还记得,她杀了他的那一刻,她还记得他的话,尽管他的话那么的虚弱无力,可是那话语却打疼了她的心。

  “我很感谢你,做了我没有勇气做的事情,人生有很多时候死去比活着好,至少可以沉静安稳的睡着,忘记一切痛苦,忘记忘不了的伤痕”

  回去之后,她准备自杀,却是一直在犹豫,下不了手,还在不忍,还是有牵挂,也许正如那个叫陈强说的那样,没有勇气……

  在她由于的时候,那个背影有出现了,他在哭,虽然她看不见。“不要离开,不要那么残忍,我在等,会一直等,等到你回来,等到你愿意在我怀抱里说一次你爱我”

  爱?真可笑,但是她还是信了,尽管没有自杀成,组织通过摄像头看到这一幕,给了她严厉的惩罚,但是她一直不后悔,一直不。哪怕在组织里一直接任务,一直到把她的心磨平,一直到她没有情绪。

  回过神,大街上还是那么繁华。那个背影好像没有出现过一样,消失在幽深的街头巷尾。

  宰相府,宰相坐在书房叹着气,这么一个女儿,究竟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下生长的?是不是他太亏欠她们母子了。短短时间里,他间接地害死了她的母亲,至今连尸首还没有找到,她的哥哥在逃亡中与她失散,至今生死未卜。

  “来人,备轿”宰相匆匆准备离开,他要进宫一趟,请皇上恩准在派些士兵出去寻找,包括邻国!

  门前。匆匆出门的宰相遇到了回府的小言。

  “小暮,你去哪里的,现在立刻回去,闭门思过”宰相忙的焦头烂额,看见不听话的女儿更是情绪激动,一个不注意就对她大吼了,完全忘记了当初他自己下定决心好好弥补女儿。

  其实,他有时候还想过,如果在逃亡中,自己心爱的人还活着,死去的只是自己的女儿。可是,那样尽管她活着也会醉生梦死,也会整天哭泣,怨恨自己没有保护好女儿。累了,他也累了,还是尽快找一个好人家把她嫁了吧,更何况她也不小了。

  “呵,宰相这发的是什么火啊?怎么,你后院着火啦?还是说皇上发怒了?”小言也不会忍让,这也不是她的作风。“放肆,你娘是怎么教你的?”

  宰相实在是太生气了,所以才口不择言,要不然他怎么也扯不上自己心爱的柔儿的。小言似笑非笑的看向宰相,宰相只以为提到了死去的柔儿小言心情不好,在他的心中,毕竟柔儿把她抚养了那么大啊,一朝失去生母,这种痛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的。

  “算了,你回吧,好好休息”宰相好像突然苍老了不少,他对柔儿的情义比别人看到的多得多了,如果当初他不派人去接她,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是不是自己的儿女会好好的在另一个地方生活着,儿子娶一个普通贤惠的妻子,女儿嫁一个平凡老实的人。

  她们会活的很快乐,至少,比他快乐。可是,这一切都没有后悔的余地,一切都已经发生了,都成了事实。

  “宰相大人还是不要干涉我的事情了,我自己有把握处理自己的事”小言语气依旧冰冷。

  宰相愣了愣,没有半句话来反驳她,这是他的女儿啊,看着和柔儿那么相似的相貌,回想着过去的一幕幕,他的误解,他的冷言冷语,他的决然……

  如今的她何不是当初的自己啊,当初的柔儿是用怎样的心去面对离开相府的一切,是用怎样的心情怀着他的孩子在外流浪奔波。

  心里默念了无数个对不起,但是自己明白,说多少个也没有用。那个坚强倔强却也柔弱的女子已经离开了,永远的离开了,甚至不给他一丝一毫忏悔的机会。

  “你去做自己喜欢的事吧。”宰相叹了口气。

  没有宰相的干涉,小言反而有些不适应,真没劲,怎么今天那么好说话,不是说古人都很古板的吗?还是说他是真的想弥补,不知为何,突然有点嫉妒真正的欧阳紫暮,真是该死,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想法。一阵气愤,小言头也不回的走向自己的流云阁。

  “小姐,要用午膳吗?”小夕恭恭敬敬的站在门外。小言一边思考一边向前走着,她很着急,因为冷冽还没有出现,真是的,以前她也没有这么焦躁,那么多的风雨都过来了,那么多年都等了,难道只差这么几个时辰吗?

  “吃,你去让厨房把最好的饭菜都端上来。”小夕应着退了下去。

  很快,饭菜都一一端了上来,小言安安静静的品尝着,说实话,这里的饭菜平时吃着还可以,但是要开放味觉去品尝的话就不如人意了,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啊,有待提高。

  “小姐,饭菜不合口味吗?”看着眉头紧皱的小言,小夕怯懦的开口。

  “你下去吧”不愿意说的事是没有人能让她开口的。小夕稍稍犹豫了一下便退下了,这个小姐还是不要搭理的好,她只要安安静静的赚钱给娘治病就好。

  魂不守舍的吃着没有味道的饭菜,梦中的一幕幕在脑海闪过,究竟是真实的还是虚无的,为何那个身影会出现,这一切扰乱了小言的心。

  接着好几天没有看见冷冽,他就像人间消失了一般,让小言念着,盼着。原来,她并不是什么都不关心的。小夕更是提心吊胆,这几天每晚她都做着同一个噩梦,梦中都是同一个人,她那么恐怖,她说她要杀了她。

  “小暮,今天宫中有个宴席,可带家眷,你要不要一起去?也许会有你看上的男子”宰相不知何时来到了流云阁,小言闻言扯出一抹笑容。“宰相是想把我嫁出去吗?原来你接我回来为的是这个啊?”

  小言似笑非笑的看着宰相,语气轻挑。宰相皱眉,是不是每个女儿都是这样啊?不应该啊,为什么人家都是温文尔雅的?一定是因为生活环境的影响,怎么什么事情刨根问底矛头指向的都是他啊?

  “乖女儿怎么能这么想呢?父亲是为你好,你不愿去就不去嘛,那我先走了,晚上会早点回来的”说完宰相就离开了,小言有点莫名其妙,着宰相今天是怎么了?不过,皇宫还的确是没有兴趣,何必去参和那些没有对错的是是非非呢。

  一壶清酒,小言坐在树下悠闲的喝着,这样的日子虽乏味却也挺安逸,不用再打打杀杀也不错。

  “小姐”冷冽突然出现。几日不见,他消瘦了很多,人也憔悴了,下巴长出了点点胡茬,整个人风尘仆仆。看样子,他最近的日子过得挺充实的嘛。

  “请小姐责罚”冷冽单膝跪下,一句话把小言最近的盼望给打进谷底,冷冽低着头,他觉得很对不起她,这是她交代的第一件事他都没办好,以后该怎么办,她还会信他吗?

  “原来,七杀堂也是这样的没用,早该猜到了,看看你这个堂主,那么窝囊就不该抱有希望,真不知道这个破堂怎么能撑到现在,滚!”

  看着冷冽离开的背影,好不容易忍住了杀了他的冲动,真是该死,她竟然失控了只是,那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她的梦里出现,那样的深深刻在了脑海里,看样子,自己应该常去街上逛逛了。只是,小言她不知道,在街上是不可能在碰见那个人的,因为他早已忘记出门有何意义……

  往事一幕幕闪过,不知道这份记忆是不是只有她一个人拥有。

穿越之血花飞溅的浪漫第11章试读

  “小姐”小夕走了过来,“少爷请你去百花亭用膳”说完就低着头等待这个千金小姐的反应,沉默很久,要不是小夕低着头还能看见小言的脚,她真的要以为小言已经离开了这里。吃饭?真奇怪,这个大少爷怎么这么殷勤?难道是他查到了什么,真是疯了,不该指望那个冷冽的。

  “你去告诉他,真心想请我让他自己来。”说完小小的喝了口酒,不去理会他人的想法。

  许久,“这么喝酒对身体不好的”欧阳棋的声音传来。“我高兴”小言不管不顾他的话继续喝着,反正她酒量还可以,喝这么一点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欧阳棋夺过他的酒杯“不要这样,你要相信,二弟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他皱着眉头,满眼心疼的看着她。“呵,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原来他以为她在担心那个欧阳紫雅啊,也好,随便他怎么理解。

  仰起头,很潇洒的举起酒壶直接喝起来,她的这样让欧阳棋都下不了心去怀疑她。她似乎真的有烦心的事,她虽然没有礼貌,人也很嚣张,很狂妄,做事不顾后果,有时候阴险狡诈,话语能把人气的半死,但是,为何她那么让他心疼,为何他从她的深不见底的眼眸中读到深深地忧伤?

  “走吧,用膳去,这下够诚意了吧”欧阳琪深呼吸之后用轻快地语气说道。“不去”小言固执的回绝着。欧阳琪无奈的看着面前的绝色女子,真是的,那么漂亮,干嘛这么倔强?“走啦”又强过酒壶放在一边的石桌上,强拉着小言向百花亭走去。小言本想推开他的,毕竟还没有几个人能左右她的思想,而且她真的很讨厌别人碰她。

  可是,就当她要推开他的时候,小言被他的眼睛吸引了,这样的眼神,和莫文音好像,仿佛又站在了莫文音的身边,又看见了他温文尔雅的笑容听到他温柔的声音。可是,只是那么一个晃神的时刻,很快小言就清醒了,就那么一秒的重叠,小言就不想醒来,鬼使神差的跟着欧阳棋向着百花亭走去。看着小言难得的顺从,欧阳琪认为以前她并不是那么冷漠,她只是不适应这里,只是因为突然发生了很多事情,她关闭了自己的心房。

  “很多事要看开一点,这样就不会太累了”适时的开导着。“闭嘴,真聒噪”欧阳棋笑了笑,不太在意小言的话语,就把她的话曲解当成关心吧。

  真该死,本来请她过来用膳时别有用意的,怎么会这么快就动摇了心?真是活见鬼。不行,这么一个大活人在这里,一定要追查到底,她究竟是不是自己的妹妹,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能耐,为什么会深不见底,好想经历了多少事似的。

  “来,吃饭”欧阳棋拉着小言坐下。只是一闻,小言就被桌上那上好的就给吸引了,真不愧是大富人家,这酒还真不赖。自顾自的斟了一杯,不管欧阳棋在一边的打量。闻一闻再浅尝一口,醇香充满口腔,没有任何的辛辣,喝下去感觉心情愉快了不少。

  “好酒”小言难得会去夸奖,欧阳棋笑了笑“当然啦,这可是贡酒,皇上赏的,你有口福了”小言对酒的喜欢超出了欧阳琪的预计。仔细想想一个女子那么喜欢酒的还真不多,而且这么多年来她们过的生活他已经调查的清清楚楚,照理她接触不到上好的酒,也不会有这种高高在上优雅的气质,更不会……又想起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杀人那么的轻而易举,那么的干练,一看就像个老手。这么多的疑问,直接让他怀疑这个妹妹是假的。那么,二弟呢?会有危险吗?看样子一定要把二弟找到。

  “妹妹,你……在哪里和二弟走失的?”听到这句话,小言喝酒的手势顿了顿。沉思了很久,突然笑了一声“不好意思,我忘了”我忘了这三个字说的很欠揍,欧阳琪很想发飙。但是,他又有点做不到。

  可是,她真的忘了吗?那是她的至亲大哥,这么重要的事怎么可能会忘记?这个小暮到底是何方神圣?

  “当年柔夫人对我就很好,真的没想到她会这么早就离开,你知道她的尸首在哪里吗?我们应该要安葬她的是吧?”欧阳琪不顾小言的脸色把这句话说下去。“大少爷,那些事情不应该问我吧,我心里会不舒服的,至于尸首,哎呀,好怕,我不记得了”小言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反正他不会相信她是真的,那就让他知道自己是假的好了,反正他也拿不出什么证据出来。这样还会有趣一点,也好打发无聊的时间,要不生活岂不是太无趣了。

  “你不是小暮!”欧阳棋很肯定的说着,她是谁?怎么会知道小暮?对外面这件事欧阳家可是很保密的,不会有人知道这些,甚至……看着这个一样的面容,该死的,完全没有任何的不同嘛。

  是他吗?一定是他,这个女人就是他带回来的,他们有什么企图?凭心而论,他们欧阳家完全没有对不起他,他究竟想干嘛?

  “冷冽有什么企图?”欧阳棋质问道,小言一愣,感情他以为是冷冽,不过也是,毕竟她是冷冽带回来的。

  “不要把我和那个窝囊废联系在一起”想起他办的事就一肚子火,什么七杀堂啊,还不知道是什么鬼东西呢,连堂主的办事呢效率都那么低。

  欧阳棋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越来越不懂面前的女子了。到底是什么样的世界才能造就这样的人啊。

  “你让我知道了这件事,不怕我告诉父亲吗?”欧阳棋死死盯着小言,不愿放过她的任何一丝表情。只可惜,小言深不见底你的眼眸没有一点破绽,她永远是那么波澜不惊,永远是那么运筹帷幄。好像什么事都在她的掌握中一样。

  “你觉得我告诉你了还会有顾忌吗?你最好当心一点,不要逼急我,不然……”不急不缓的又喝了杯酒,满眼笑意的看着欧阳棋,只是这笑让人脊背发凉。“我妹妹在哪里?”欧阳棋不愿纠缠那个话题“我就是啊,呵呵”拿过酒壶,小言潇洒的扔下这句话就离开了,这里还是不适合她啊,还是自己的流云阁好,鸟语花香的,相当惬意啊,那么好的生活,都不愿意离开了呢。这个欧阳棋会有多大的能耐以后就知道了,看来她还是不甘平静的,生活应该有调味剂的。

  “冷冽!我要你用最快的速度找到真正地欧阳紫暮,不计一切代价”

  摔下这句话,不想看见不远处树上的冷冽。

  冷冽愣了愣,不知道该说什么,其实,他早就找到欧阳紫暮了。但是真的要交给她吗?这样做会不会害到欧阳紫暮,她会灭口吗?此时才发现,他并不想不管不顾的效忠她,可是,在她得知自己没有查到那个背影的主人时,那样的气愤,失望时。他会有一种负罪感,会觉得自己无能,连调查一个人的能力也没有,开始质疑自己的能力,开始觉得这个七杀堂越来越没用,更加坚定了离开的决心。

  回到流云阁,再次坐到石凳上时才发现根本没吃饭呢,还真是有点可笑。不过再吃好麻烦的。

  “小姐”没过多久小夕端着盘子走了过来。“刚刚大少爷说你没吃什么让奴婢送来了饭菜,您是在这里用还是去饭厅?”小言若有所思的看了眼她,沉默很久没有回音,感受到小夕在一边的颤抖斜眼看了看她,“放下吧”

  “是”小夕松了口气,把饭菜一一摆好,退在一边等候吩咐。“你下去吧”

  “是,小姐慢用”说完小夕连忙离开,逃离这个是非之地。要不是因为娘亲,她一定会离开的。只是,一个人一旦有了顾虑,做什么事都会畏首畏尾。

  慢慢咀嚼着饭菜,仔细思量现在的处境,看来,必须要做好随时离开这里的打算了。反正也没想过在这里长住,还是尽快把店给开起来,有了收入就不怕了,至于那个真牌欧阳紫暮,她才不在乎。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