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翩鸿:恋上那傻瓜皇帝

更新时间:2021-04-15 18:19:44

翩鸿:恋上那傻瓜皇帝 已完结

翩鸿:恋上那傻瓜皇帝

来源:微小宝 作者:花心大人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总而言之,不管怎样,她都不能够继续呆在乔山这块地方了。 “怀玉,我们去集市买马雇车夫吧。”杜翩鸿此刻只想要快一点儿离开这块晦气的地方,要赶在她的大哥发现她的踪影之前马上离开! 怀玉无言,只好任由着自己的小姐胡闹。 于是三人朝着附近的集市奔去,寻寻觅觅,最终在一处街边角落处停下。 杜翩鸿一直看着这个跪在街边角落处的男子,嘴里念着男子手上举起的牌子:“免费马车夫,只求吃住。”男子穿着一身破烂的灰色长袍,一头长发凌乱的散着正好遮住了他的面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翩鸿:恋上那傻瓜皇帝:杜翩鸿的真实身份

  花美人激动地拿起桌上的那张合约,双手一直颤抖着。他渴望已久的自由啊,此时正握在自己的手上。他感激地看着杜翩鸿和小九,连忙屈身下跪,“谢谢你们,你们真是我们的恩人啊!”

  “不用客气。”杜翩鸿不好意思地挠头,这是她生平第一次感受到被人尊敬被人崇拜的感觉。她抬头看了看小九,发现这个家伙也是一脸害臊的表情。

  “哟,‘百花院’出了什么事情了?这么多牛郎聚在这里?”这时木质的楼梯地板响起了“吱依”的响声,接着便是一位身穿中衣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众人的眼前。他个头不高,整个人胖得流油,一双眯眯眼此时正餍足地眯着,“花美人?原来你在这里啊……走,配本大爷乐一乐。”

  花美人惊慌失措地看着中年男子走进,一双手紧张得不知应该放在何处。想必,这个中年男子曾经算是花美人的客人之一吧。

  “花美人,你现在是自由身了,不用怕他!”杜翩鸿拉住花美人,鼓励道,“别忘记了那一纸合约,你现在是自由人,不用怕他。”

  花美人感激地看着杜翩鸿,然后鼓起勇气对着中年男子说道:“洪大人,花某现在已经是自由身了。您还是放弃吧。”

  闻言,中年男子的嘴角只是轻轻地一撇,毫不在乎地说道:“那又如何?我洪大人可是乔山当地的地方官,这里我说的算,你想要赎身还要看我愿不愿意!”说完哈哈大笑,脸上顿时冒出数千层皱纹。

  原来是乔山当地的地方官啊。

  杜翩鸿在心中暗暗思量,看来这位地方官并不如传说中的那般廉政爱民的啊。那个时候,她也是无意中听闻在乔山这个地方有一位“廉政爱民”的洪大人,如今看来其实也不过如此!

  她轻蔑地哧道,然后越发觉得看这个洪大人简直是脏污了她的眼。于是杜翩鸿选择扭过头去,装作无视他。

  “本官现在就下令,百花院里的所有牛郎都不得恢复自由身,终身为奴!”洪大人一脸得意地笑着,心想强龙压不住地头蛇,在乔山这个偏远的地方,连皇帝老子都拿他没有办法。他想要什么马上就有什么,生活过得比真皇帝还要滋润。

  最可笑的就是,他随便花钱买通几个人在京都放下消息,声称自己是如何的“清廉”,如何的“爱民”,居然还会有人相信,并且还被当朝的圣皇陛下大嘉地褒奖!

  哈哈,真是笑死他了。

  花美人无法,只能委身屈服。

  “哎呀,乔山这个地方真是落后啊。真不晓得这边的地方官是怎样管理的?他难道是长着猪脑吗?还是他是聋子?切,明明这里什么东西都比不过京都,偏偏还有人在哪儿自鸣得意。”杜翩鸿找着一处坐下,身边站着丫鬟怀玉,以及身材高大的小九。

  “若是论及‘花馆’,其实还是京都里面的牛郎更有看头。可是啊……有人就是孤陋寡闻,偏偏把瘦肉当羊排,糟糠当珍宝一样地珍惜呢!哈哈,真是笑死本小姐了。”

  “小姐啊,您不能这么说,人家乔山的洪大人可是全朝首屈一指的‘清廉’官儿,您不可乱说话的!”怀玉佯装生气地说道,脸上更是装出一副不服的模样。杜翩鸿闻言大笑,然后毫无形象地捧着肚子,双手拍打着桌面,“什么‘清廉’官儿?不就是一个穷鬼吗!”

  她一边忍痛笑着,一边还要大声地说着,直到说到洪大人开始掀桌发飙。

  “你哪里来的野丫头,也不看看本大爷是谁!”洪大人抖着一脸的横肉说道:“我就是乔山的地方官,怎么见到本官还不下跪!”

  “下跪?”杜翩鸿用眼尾轻轻扫一下洪大人,然后不屑道:“就你?配吗?”她一手支着下巴,然后一脸神情恹恹然。

  “放肆!”洪大人显然是气得不轻,他抖着满身的赘肉,伸出一根粗胖的手指指着杜翩鸿说道:“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乔山地方官洪大人!”他显然以为杜翩鸿是没有听清楚他的名号所以才敢如此地大胆放肆,于是他照着原话又说了一遍,结果对方的反应依旧还是那么地平淡,不,应该说是目中无人。

  洪大人气极,扬起头朝着二楼大喊:“兄弟们!都赶快给我下来!”话音刚落,一群衣衫褴褛的彪悍男子从楼上急匆匆地跑下来。

  最夸张的是居然还有人光着膀子,只穿着一条内裤就下来了。

  杜翩鸿羞得捂住眼睛,不用想也知道这些人刚才在楼上干了些什么事情。

  那一群男人均是发型凌乱,眼神迷离,显然是还未从刚才的“春*梦”中清醒。

  “你们听着,要是谁能够上前把那个不知好歹的姑娘给本官教训一顿,本官就赏那个人一年的俸银。”洪大人吩咐着身后的手下,打定注意要让杜翩鸿尝一尝苦头。

  那群手下闻言,纷纷提请精神,恢复一脸的精气,双手开始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他们一边握着拳头,一边坏笑着。

  杜翩鸿放下捂在眼睛上的双手,眼神粗略地一扫。她发现对方的人数不下二十个人,而且这二十个人个个都是成年男子,他们若是一群人蜂拥而上,对付她就如同捏死一只小蚂蚁一般易如反掌。

  洪大人之所以如此大费周章无非就是想让她尝试苦头,知晓他的厉害!

  偏偏,杜翩鸿根本就不吃这一套

  她依旧淡定地坐在椅子上,双手轻轻地撩起腰上的玉佩流苏。然后,她一只手摘下玉佩,拿在手上细细的把玩。杜翩鸿手上的玉佩其实并不是一般普通的玉佩。玉佩的色泽晶莹剔透,显然是上品货色。仔细一看玉佩,正面上雕琢着一只凤凰,嘴里衔着一只橄榄叶。背面是一个大大的“杜”字,似乎是有什么象征的寓意。

  “这块玉佩你是从哪里拿来的?”洪大人一眼便认出了玉佩,他反复揉着双眼,一脸地吃惊。他看着杜翩鸿,然后再看着她手上的玉佩,突然身子一震,颓然地跪在了地上。

  “小官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小官该死,不知贵人大驾光临。请大小姐处罚,请大小姐原谅小人吧。”洪大人突然转变了态度,好像刚才那个飞扬跋扈的人并不是他一般,好像一切都是人们的错觉。他跪着身体,胖硕的身子一直抖着肥肉。

  洪大人身后的那群手下见着自己的主子跪下身子求饶,一时也傻了眼,顿时停在原地面面相觑。

  “算你识货。”杜翩鸿收起玉佩,站起身子居高临下地看着洪大人,凌厉地说道:“为官不正,社会风气腐败颓靡,而且还放任下属骚扰百姓。洪大人,你的恶行还真是多到数不过来啊。不如,待本小姐回到京都之后将这些事情一件一件的和我的爹爹说去?”

  “大小姐……小的……知错了,求大小姐放过小的一马。大小姐……您要什么,小的……一定双手奉上!”洪大人显然是吓傻了,开始磕磕巴巴地说着话。

  杜翩鸿闻言,挑眉看着跪在地上的洪大人。

  这个洪大人为官不正,为人狡诈,想必在当官的期间里收刮了不少民脂民膏。那么,不妨让她代替乔山的百姓为他们出一口恶气。

  于是,杜翩鸿清一清嗓子说道:“本小姐想要洪大人你所有的家财。”

  什么!洪大人茫然地抬头,望着杜翩鸿,不可置信地喃喃道:“小姐莫非是开玩笑?洪某的家财怎么可以全部都给了小姐您呢?”

  “哦?”杜翩鸿只是好笑地看着洪大人一张无比犹疑纠结的表情,冷淡地说道:“既然如此,那么本小姐就改要洪大人你的性命喽。”她说得轻巧,可听着人却觉得心惊胆战。

  洪大人也不再执着,心想用自己的万贯家财换取自己的性命还是很划算的。正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他还有一条性命在,今天的这股恶气他迟早会双倍地奉还给杜翩鸿的!

  于是洪大人只得放弃抵抗,任由着杜翩鸿派人从他的府邸中搬走了一切珍贵的金银财宝。

  

翩鸿:恋上那傻瓜皇帝:免费的马车夫

  怀玉打开荷包,数着一颗颗银子和一张张银票,高兴地说道:“小姐,我们现在有五百两银子了,可以不用为今后的生活发愁了!”

  此时杜翩鸿正在茶棚里喝着茶,闻言后小心翼翼地朝着四周打量着,“怀玉……你这个丫头能不能说话小声点儿。千万别把抢匪给招引过来了。”她敲了敲怀玉的脑门,没好气地瞪着怀玉。坐在杜翩鸿身旁的小九只是安静地喝着茶,虽然他可以装作很文静乖巧,但是那一双四处游动的眼神早就已经出卖了他。

  从百花院出来之后,他的目光就一直停留在杜翩鸿的身上,几乎没有一刻离开过。

  他也不知道这么做是出于何种原因,他只是知道杜翩鸿的身上好像是有一种魔法在不断地迷惑着他,让他一刻也离不开眼。

  “小姐,你到底在害怕什么?自从你从‘百花院’出来了之后,一路上都是心惊胆战的。比如在听到附近的草丛中有响声后便迅速地躲在小九的身后,再比如晚上夜深的时候不敢一个人睡觉偏要和奴婢挤在一张草席上。小姐,您真的很奇怪呀。”

  呵呵……杜翩鸿苦笑着,转过脸去暗叫不好。

  “小姐,到底是怎么回事?怀玉十分担心小姐您啊!”怀玉见杜翩鸿仍然一副不肯打理人的模样,索性走到杜翩鸿的面前,威胁道:“若是小姐不想说的话,那么怀玉只好去乔山上把小姐逛窑子的事情告诉大将军去!”

  怀玉,你真是够狠的!

  杜翩鸿暗自咬牙,最后在怀玉的威胁之下只得乖乖听从:“其实事情是这样的。自从在‘百花院’里把象征杜家大小姐身份的玉佩亮出来了之后,大哥他们就已经开始注意到我了。我现在不跑路迟早会被他们捉住的!怀玉,算小姐求求你好不好,你千万不要跟我大哥说我在乔山逛窑子啊!不然,小姐我会死无葬身之地的!”杜翩鸿一边说着一边露出一脸可怜兮兮的模样,真是见着伤心,闻着流泪。

  小九闻言,轻轻地抱起杜翩鸿,然后用手温柔地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慰道:“美人姐姐不必伤心,只要有小九在,美人姐姐不会死无葬身之地的!”(作者:顶多是留你一具全尸!)

  杜翩鸿轻轻地抬眸,狡黠一笑,心想若是自己的大哥和小九正面冲突起来又会是何种情况?她心里虽然极其不待见自己的大哥,但是若是让她家的大哥和小九相见,那么可想而知场面应该是何其得有趣啊!只要是一想到这点,杜翩鸿觉得自己的心中便没有刚才那么惊恐与不安了。

  她的大哥是朝廷特封的云靡大将军,专门驻守在乔山上,时刻保卫着国家北边疆域的安全。也就是说,她现在就在自家大哥的眼皮底下,她的一举一动其实都跳不过自家大哥的眼睛!

  总而言之,不管怎样,她都不能够继续呆在乔山这块地方了。

  “怀玉,我们去集市买马雇车夫吧。”杜翩鸿此刻只想要快一点儿离开这块晦气的地方,要赶在她的大哥发现她的踪影之前马上离开!

  怀玉无言,只好任由着自己的小姐胡闹。

  于是三人朝着附近的集市奔去,寻寻觅觅,最终在一处街边角落处停下。

  杜翩鸿一直看着这个跪在街边角落处的男子,嘴里念着男子手上举起的牌子:“免费马车夫,只求吃住。”男子穿着一身破烂的灰色长袍,一头长发凌乱的散着正好遮住了他的面容。

  “真的免费吗?”杜翩鸿疑惑道:“该不会是骗人的吧?”她心想这种好事怎么会在自己最需要马车夫的时候出现呢?这个男人八成是一个骗子!

  “小姐若是不信的话可以不必理会小的。”男子清淡的声音突然响起,只是语气中带着不屑。

  怀玉闻言,惊觉着这个声音十分耳熟,到底自己是在哪儿听到过这个声音呢?怀玉歪着头仔细想着,最后发现一时半伙儿一点头绪都没有,也就放弃了思考。

  “既然你这么说,那么本小姐就雇佣你了!”杜翩鸿暗暗赞叹着这个男子。她觉得这个男子的身上有一种不输于人的高傲气骨,虽然男子现在衣衫褴褛,过着衣不蔽体,食不饱腹的凄惨生活,但是她料定男子今后必定会有一番作为的。

  今天遇上她这个伯乐可算是他的福分儿了!(作者:翩鸿妹子,你自诩伯乐识千里马吗?)

  “多谢小姐。”男子感激地伸出一双粗糙的手,双手上满是乌黑的油垢。杜翩鸿见着,本能地向后退开。

  “其实,你不必这样……”杜翩鸿连忙躲在了小九身后,挡开了男子伸过来的脏手,“我们现在打算去南边的芙蓉镇游玩,你认识路吗?”

  男子沉吟了一伙儿,突然闪着一双晶晶亮的眼睛盯着杜翩鸿,说道:“小的就是在芙蓉镇出生的,小的认识路,小姐请放心吧。”

  “不知小哥该如何称呼?”怀玉站在一旁,若有所思地问道。

  男子转着眼珠,微微停顿了半刻说道:“小的姓游,名寻宏。游寻宏是也。”

  游寻宏?这个名字怎么听怎么奇怪。

  怀玉怀着一肚子的疑问缓缓移动着脚步跟在杜翩鸿的身后,无知无觉地和众人拉开了距离。这时,跟在她身后的游寻宏赶了上来,勾着嘴角笑道:“这位姐姐,你从刚才开始就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若是姐姐有什么困恼可以和寻宏倾诉的,寻宏乐意之至。”

  怀玉不言,只是心中暗暗叫道:这不是都是因为你!

  但是她嘴上不说,脸上倒是把一切都反应出来了。游寻宏只是轻轻一笑,面上的长发被呼出的热气给吹离了几分,隐隐约约可以从发缝中瞧见几分的容貌。

  他仍然只笑不语,摆出一副神秘的模样。

  之后,四人在北边的马市上购买到上好的马匹,装扮一下便即刻上路。

  马车里,杜翩鸿疲倦地靠在一角处坐下,她揉着酸涩的肩膀,抖动着双腿,说:“小九,过来帮我揉一揉。”她睁眼瞧见身旁的小九一副轻松自在的模样,心想这个家伙莫非是钢筋铁骨,怎么一点儿都不觉得累?随行的怀玉此时早就已经累得昏睡在了车厢里,累到眼睛都睁不开,不然平时这种事情都是让怀玉来伺候的。

  小九闻言,乖巧地挪动到杜翩鸿的身边。只见他伸着手无措地回望着杜翩鸿,“美人姐姐,这个怎么揉啊?”他反复地摆弄着双手,不知道是握拳还是摊开手掌,不知道是捶打还是在揉捏,不知道是要用力还是要轻揉?总之,他茫然地跪坐在杜翩鸿的面前,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

  杜翩鸿瞧见,觉得自己十分有必要亲自示范给小九,于是她反而动起手来,示意小九伸出双腿道:“你瞧着我的动作,我只是示范一次哦。”她屈起手指,然后双手握成半空心状,朝着着腿上的几个穴位按去。

  “只要对准了腿上的穴位反复揉捏,半伙儿的时间便可以见效,怎么样,现在知道该怎么给人按摩了吧。”杜翩鸿一边揉着小九的腿,一边教导道:“下手的力道不能够太大,也不能太轻。太大的话会让人觉得不适,太轻的话让人感觉不到舒适。总之,你以后要多加练习,不久便可找到其中的窍门了。”

  “哦。”小九红着一张脸,点头道。他一边应着一边失神地盯着杜翩鸿的手,那一双小巧精致的手在他的腿上不断游移,一伙儿轻柔地移动一伙儿跳跃地前进,时不时地勾起他的心思,他的绮念。

  “美人姐姐,你的手真漂亮。”说着说着他还捧起杜翩鸿的手赞叹道。他执起她的手,感觉到双掌中的那一双手是那么的嫩滑,那么的温热。犹如是上等的玉佩一般,是那么得珍贵,那么得令人爱怜。

  马车行驶在一段山路上,时不时地就会磕磕碰碰几下。一会儿向左边摇晃,一伙儿向右边歪倒。若是车轮恰巧碾过路边的石子,车子就会剧烈地上下抖动,搅得车内的人不得安宁。

  “轰”的一声巨响之后,带着马车连震三下。由于外来的冲力,杜翩鸿的身体正好倒在了小九的身上。她尴尬地起身,头顶正好碰上了小九的下巴。只听见头顶上传来一声闷哼,接着杜翩鸿的双手便被身后的人给牢牢地按住了。

  “别动。”小九痛苦地闷哼道,“外边的路面不平稳,还是不要动的好。”他一只手揉着下巴,一只手牢牢地按住杜翩鸿。瞬间,两个人的身体变得无比紧贴,亲密到就连彼此的心跳声都可以相互听清楚。

  杜翩鸿无法只好暂时屈身于小九的怀里。她顺势躺在对方的怀中,耳朵正好埋在对方的心脏处。

  不知道是天气的关系,还是两个人零距离的关系,还是她现在尴尬的处境的关系,总之,杜翩鸿现在的脸是红透了!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