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战少夫人狠全能

更新时间:2021-04-14 19:08:03

战少夫人狠全能 连载中

战少夫人狠全能

来源:追书云 作者:焦糖扇贝 分类:婚恋生活

精彩试读:黎湘上了车,车上的两个保镖依旧笔挺的坐在两边,姿势从没变过。约见的地方是一家豪华会馆,只有身份尊贵的名流人士才能够进入。车子在路上开了一会,一个保镖瞄了一眼后视镜,“夫人,后面有车辆一直追随。”黎湘扫了一眼后视镜,一辆黑色的轿车不远不近的跟在后面,像是刻意保持着距离。那辆车黎湘认识,是一直被扔在黎家车库的一辆旧车。有意思了。黎湘唇角勾起一抹弧度,看样子这次的见面是那一家三口给自己设的局,想借着那位私生子的手除掉自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1-约见

孟丽抱着手臂站在门口的位置,精致的眉眼带着几分厉色,打量着坐在床上的黎湘,露出几分鄙夷。

小贱蹄子,真是无时不刻不准备着勾yin男人。

黎湘换上一身珍珠白的过膝连衣裙,长发在脑后随意扎起,自然随意。

只是这般清新自然的模样看在孟丽眼里,就变成了矫揉造作的刻意伪装。

“凭你的身份,能嫁给掖幽园那位实属高攀了,你总不能一辈子跟着老男人吧?掖幽园那位不介意你的破败肮脏,依然愿意接纳你,你去见一面,觉得合适就在一起吧。”

孟丽说话的语调虽然依旧带着刻薄,但已经是刻意压低了尖锐。

黎湘微微勾唇,才不会相信孟丽是真的为了她的未来做打算。

关于掖幽园那位的传言,黎湘听了不少。

对于这位残暴变态的私生王子,她还真是挺好奇的。

“那就看看吧。”黎湘淡淡开口。

孟丽露出阴险的一笑,“可不是真的只让你看看而已,那位权大势大,捏死你就像是蚂蚁一样容易,你要是结了婚还如此放荡不堪,就等着受苦吧。”

黎湘微抬起眼眸,面前的女人完全是一个恶毒的长舌妇。

真不知道黎海宏看到她真实的嘴脸会如何作想。

“你这样的身份就该谨小慎微的生活,听从家里的安排,你那所谓的金主对于掖幽园那位而言,微小的如同蝼蚁,你要是……”

孟丽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黎湘打断了。

“你认识祁宇吗?”

黎湘饶有兴趣的看着孟丽,薄唇微启,“还有孟羽阳,林伟晨。”

孟丽脸色骤然一变,“你给我闭嘴!”

黎湘没再说话。

孟丽往前走了几步,眼眸当中带着惊惧和不安,“你提他们做什么?你认识他们?”

黎湘伸了一个懒腰,直接起身往门口走去。

“站住,我问你话呢,你不许胡说八道,知道吗?”

身后孟丽尖锐的声音让黎湘觉得有些聒噪。

这几个名字算什么?

好戏还在后面呢。

黎湘上了车,车上的两个保镖依旧笔挺的坐在两边,姿势从没变过。

约见的地方是一家豪华会馆,只有身份尊贵的名流人士才能够进入。

车子在路上开了一会,一个保镖瞄了一眼后视镜,“夫人,后面有车辆一直追随。”

黎湘扫了一眼后视镜,一辆黑色的轿车不远不近的跟在后面,像是刻意保持着距离。

那辆车黎湘认识,是一直被扔在黎家车库的一辆旧车。

有意思了。

黎湘唇角勾起一抹弧度,看样子这次的见面是那一家三口给自己设的局,想借着那位私生子的手除掉自己。

简直是做梦。

“甩掉他们。”黎湘淡淡开口。

司机马上踩深油门,车辆发动机的轰鸣声加大,渐渐拉远了与身后车子的距离。

车辆走在喧哗热闹的长街上,五彩斑斓的霓虹灯光交错辉映,点点微弱的光芒汇聚在一起,让人看起来有些眼花缭乱。

黎湘微微按下一截车窗,清凉的风灌入吹在脸颊上,让人觉得大脑清醒了不少。

窗外昏黄的路灯照射在女人的侧脸颊上,轻扬的发丝随风飘散,挠的脸颊痒痒的。

会馆处于商业街中心的繁华地段。

黎湘进门报上自己的名字,就被服务生带去了二楼靠窗的位置。

这里的的装修十分华贵,桌椅都是金丝楠木,在墙壁的角落摆放着一个香案,屡屡烟雾自香炉顶上的孔洞溢出,散发出古朴低沉的香气。

会馆内没有什么人,只是远远的有一对夫妻在和着茶,他们交谈的声音很小,黎湘听不到,也不感兴趣。

黎湘坐在椅子上,透过玻璃窗看着一片繁星闪烁的天空,巨大的挂钟发出指针走过的滴答声,时间正在一分一秒的流逝。

她刚拿起茶杯,房间的门就被人推开了。

“先生请。”

黎湘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一个清俊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的位置。

男人面庞冷若冰霜,眉目挺括,棱角弧度锋利,深邃的五官完美的拼凑在一起,如同艺术家精雕细琢的作品。

“怎么是你?”

黎湘从椅子上站起,看到男人微拧的眉,赶紧放缓语气,“战先生,您怎么来了?”

战擎洲走进屋内,视线落在黎湘身上,“查到了有人约我来这里见夫人,便来看看。”

黎湘抿唇,夫人?

心里的感觉就像是平静的湖面被扔下了一颗石子,战擎洲淡淡的“夫人”两个字,竟让黎湘有些红了脸颊。

也许是黎湘的视线在男人身上停留的有些久了,战擎洲指尖点了点桌面,“坐。”

黎湘坐下。

战擎洲没再说话,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就能够压迫的人喘不过气。

对于男人的到来,黎湘并没有产生任何的怀疑。

她本就是战擎洲的妻子,也许是爷爷派来的人告诉他自己会在这里和别人见面,所以男人才会过来。

黎湘开口打破了沉默,“这茶有些凉了,我让人换一壶吧。”

战擎洲语调低沉,“不必。”

黎湘还想说点什么,就在这个时候,听到了一串凌乱的脚步声。

服务员的声音在楼梯口处的位置响起,“小心台阶,这边请。”

黎湘刚转过头,就看到孟丽出现在楼梯那边的位置,与之而来的还有黎欣和黎海宏。

三人的视线不约而同的快速转过,最后落在黎湘身上。

“湘儿,真是巧啊。”

孟丽款款而来,脸色带着温柔的笑意,一副慈母柔和的模样。

战擎洲侧过眼眸,周身森冷阴暗的气势使得孟丽整个人身子一抖,脚步也不知觉的停下了。

“您……您好。”

孟丽咽了咽口水,黎海宏和黎欣两个人也停在原地,只是看了战擎洲一眼,就吓的赶紧避开了视线。

面前这个男人的尊贵气势,让人无法企及,不敢触碰。

黎湘视线在三人身上转过,露出轻蔑一笑,“你们来吃饭?还是来看我?”

黎欣余光始终注意着战擎洲,她无法忘记看到这男人第一眼时候的画面。

他站在高处,如同睥睨着臣子的王者,冷傲尊贵,完美的让人产生幻觉。

12-智商堪忧

“你又和那个金主联系了?你能不能检点一些,传出去真是让人笑话!”

黎欣突如其来的这么一句话让黎湘有些疑惑,看到她时不时瞄在战擎洲身上的视线,微微挑了挑眉。

这个黎欣,是看上自己男人了。

孟丽往前走了两步,“我知道你渴望出头,渴望离开这个家,但你是一个女人,行为必须要庄重检点。”

黎湘皱了皱眉,“行了,开个玩笑你们还当真了?”

三人一愣。

黎湘看了看战擎洲,这个男人依旧是一张扑克脸,让人猜不出他此刻的情绪。

现在老公就坐在面前,黎湘怎么能容忍这三个人,喋喋不休的说什么金主的事情呢?

虽然不知道战擎洲到底是做什么的,但这男人绝对是个有权有势的厉害人物,一般这种男人占有欲都很强。

黎湘自知自己在战擎洲眼里什么都不是,但这男人眼里是容不得一粒沙子的,她不想冒险。

黎欣率先发问,“你说什么呢,什么开玩笑的?”

黎湘轻蔑一笑,“当然金主的事情是开玩笑的,我可没有那个本事。”

“怎么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的?”

孟丽纤细的眉毛拧起,显然不相信黎湘所说的话,“你少骗人了,要不是你让那个金主找人报复我们,我们怎么可能……”

孟丽湘说他们三个人挨打的事情,但是这件事说出来实在是太丢人了。

黎湘扬起下巴,“怎么可能什么?”

孟丽几乎是咬牙切齿,即便心里的怒火已经熊熊燃烧,她还是不得不忍耐着,“上次你回来,明明就有一辆豪车停在门口。”

她指了指窗外,“还有这次,你也是坐着豪车回来的,别告诉我你是自己花钱买的,你有几斤几两我还不知道吗?”

也许是孟丽的声音太过于刺耳,战擎洲皱了皱眉,一瞬间周围的气压迅速降低。

孟丽赶紧闭了嘴,等到情况缓和一些后,才放低了音量开口,“你不就是仗着背后的那个金主才敢撒野吗?”

黎海宏面色铁青,黎湘找了金主的这件事情,完全打乱了他的计划。

现在掖幽园那位就在眼前,听到如此不堪的事情,如果埋怨黎家怎么办?

难不成让所有人都给黎湘陪葬吗?

黎湘口中发出轻轻一笑,“不管我背后有没有人,我都敢撒野。”

她看了一眼窗外,楼下停着不少豪车,最尊贵显然的那两辆,停在最中心的位置,一辆是黎老爷子派给黎湘的,一辆是战擎洲的。

“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黎海宏冷声开口。

黎湘转过头,视线落在黎海宏身上,带着几分可怖的冷色,“我怎么感觉你们三个是来问罪的呢?”

她指了指楼下,“那辆车,是我老公的。”

三人一脸懵逼。

“真是蠢货,这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黎湘身子靠在椅背上,翘起的一条腿轻轻晃动,眉眼之间尽是玩味,“金主的事我就是想逗逗你们,好久没有看过这么蠢的一家子了,你们一个个的真是智商堪忧。”

二楼回荡着女人银铃般的笑声,只见黎湘轻掩着唇角,眼眸当中是毫不掩饰的讥讽之意。

黎海宏攥起拳头,“注意你的言辞。”

黎湘还在笑,似乎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她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眼角,“真是太有趣了。”

“黎湘,你别太过分了!”孟丽咬牙切齿的说道。

战擎洲指尖轻轻点击着桌面,节奏不急不缓,俨然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走吧。”

男人声音冰冷,落在耳朵里,带着不容抗拒的力量。

黎湘点点头。

看着战擎洲和黎湘的背影,三人面色各异。

回到别墅以后,战擎洲直接带着裴湘去了老爷子的书房。

“在这陪着爷爷,我有事要处理。”

男人没有留给黎湘任何反应的机会就转身离去,清俊的背影迅速消失在三楼的拐角处。

黎湘眨了眨眼睛,让她陪着老爷子?

整理了一下额前的碎发和衣服上的皱着,黎湘敲响了房门。

里面传来低沉浑厚的一声,“进。”

看到黎湘进来,老爷子皱了皱眉,继续低头看着手上的书。

黎湘行了个礼,乖乖站在一旁不作声。

书房内很安静,只有偶尔老爷子翻书的声音响起。

“坐吧。”老爷子没抬头,只是说了这样一句话。

黎湘轻轻抿唇,挪动步子坐在一旁的沙发上,两只手自然的搭在膝盖上。

老爷子不说话,黎湘也不说话,她始终笔挺优雅的坐在沙发上。

……

孟丽和黎欣两个人没有看到想看的画面,简直气的快要发疯了。

黎海宏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去,黎湘这个逆女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回到别墅,三人便卸下伪装,开始了对黎湘的谩骂和诅咒。

“那个小贱人现在真是太猖狂了,说什么金主的事情是耍着我们玩的,我看她就是为了掩盖罪行!”

“掖幽园那位是什么身份和脾气,知道了这些事情,那小贱人不死也扒层皮了!”

孟丽一双美眸腾生着怨气的怒火,恨不得将黎湘给生吞活剥了。

黎欣纤细的眉毛拧成一条曲线,“我看那位的脸色可不太好,带黎湘回去一定是要好好惩罚她,谁能忍受自己的未婚妻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啊?”

“我看黎湘今天晚上是凶多吉少!”孟丽唇角勾起锋利的弧度。

就在这个时候,家里的座机电话响了起来。

黎欣皱了皱眉,“谁啊,这个时候还打电话过来!”

佣人接起电话,随后过来禀告,“夫人,小姐,是战夫人打来的电话,要找小姐。”

黎欣赶紧去接电话。

她的声音听起来甜甜的,“伯母好,我是黎欣。”

“现在吗?好,我知道了。”

孟丽凑了过去,想要知道电话里的内容。

挂断电话后,黎欣脸上伪装出来的笑容迅速收敛,“妈,不好了。”

“出什么事了?”

黎欣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战伯母约我出去,可是我没有项链了,会不会被发现?”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