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我和七个姐姐战天下

更新时间:2021-04-15 16:26:27

我和七个姐姐战天下 连载中

我和七个姐姐战天下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情感 主角:叶阳, 王露

精彩试读:身后的孟优,看到叶阳和王露走向入口的身影,神色一正,对着后方的几十名虎卫军战士,严令禁止。众将士一声不吭,却是已经将这个命令,当做是这辈子最为崇高的命令来执行!一行人,黑压压的仿佛乌云一般,向着公墓的入口处走去。中途也遇到一些过来扫墓的市民,看到这边气势磅礴的一群人,都是噤若寒蝉的退到远处,看着从入口进入的众人,神色怪异的低声交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入墓园

“你是说,看到虎卫军统领孟优离开军营,带着一些精锐离开了?”

叶家,很快就是有一些讯息,传递到了叶龙的手中。

坐在一间隐蔽的小房间之中,叶龙看着手中的纸条,手掌一缩,随后纸条就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直接碾成了湮粉,随风飘散。

叶龙的脸色,微微变得低沉下来。

孟优的身份在江都不可谓不顶尖,他的一举一动,几乎受到整个江都各大世家的瞩目。

只是平常的时候,孟优一般都是待在军营之中,要么练兵,要么修炼,从没听说过,他会擅自离开军营,除非,他是为了迎接什么地位极其重要之人。

“难道是...”

叶龙瞳孔微微一缩,想到了某个可能,顿时有些坐不住了。

“战神本身就是出自北境,孟优更是北境出来的军候,如今战神莅临江都,孟优作为曾经北境军的一员,没有理由不去接见战神!”

“这么说来,孟优擅自离开军营,必然是为了去觐见战神了。”

长长吐了口气,叶龙眼中精光闪烁,感觉,自己好像抓到了真相。

长身而立,他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领先所有人见到战神,这种无上殊荣,又岂能让其他家族势力抢到手!这个资格,必须是我们叶家的!”

...

江都市市立公墓。

风萧萧兮。

整个墓园,被冷清孤寂的气息全然笼罩。

昏昏欲睡的看守老者,倚靠在保卫亭之中的暖炉旁边,人到老年,终究是怕冷的。

此时的他,处于半睡半醒之间。

而在保卫亭的旁边,一只德国黑背,也是到了垂垂暮年,耷拉着眼皮,下巴搁在自己的前爪上面趴在地上,无精打采的望着外面。

场景颇为有些凄凉。

而就在此时,一阵汽车引擎的轻微轰鸣声,由远而近。

黑背抬起狗头,向着声音响起的方向,看了过去。

只见几辆军绿色的吉普车从远处驶来,在距离公墓入口一百米的地方停了下来,随后,车门开启,陆陆续续不少人从车上下来。

一名身材颀长清瘦的青年,脸上带着一丝丝的痛楚之色,轻叹一声,身后的数十名神色庄严的战士,没有发出丝毫的声音。

青年不过二十岁不到,整个人站立在那儿,仿佛没有丝毫的存在感一般,若不是眼睛能够看到他站在原地,恐怕早就以为,那儿已经空无一人。

出现的那一刻,他的气息仿佛就已经被天地融为一体,不分彼我。

他的气势极为的特殊,霸道,沧桑,孤寂...重重复杂的气势交杂在了一起,并未让青年显得突兀,然而,让人第一眼,就是对他产生极为深厚的印象,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之中,都难以忘怀!

“小阳,我已经让人调查过了,当年伯父伯母尸骸无人收敛,还是刘家的老太太派出刘家的人,把他们安葬在了这处公墓之中。”

青年的身后,一名身材性感的女子走上前来,玉手搭在了青年的肩头,温声说道。

六年之前,青年,也就是叶阳,他的父母双亲,为了保护叶阳安全离开,而选择和觊觎宝物的叶家,孙家,玉石俱焚!

当日血流成河,死亡的人不计其数。

但是,人力终究有时而尽,叶阳的双亲,终究因为寡不敌众,力战而亡,至死,目光都是望着叶阳离开的方向,眼中充满了怀恋之色。

而叶家和孙家,同样也是为了杀鸡儆猴,彰显两大家族的闻言,勒令任何人和势力,都决不允许前去给两人收尸。

除了刘家!

刘家老太太力排众议,强行带人,将两人的尸体收敛,安葬在了公墓之中。

为此,刘家也是彻底得罪了叶家以及孙家,在两大家族的联手打压之下,刘家已经岌岌可危,随时,都有直接倾覆的可能。

而叶阳,在倾听完五姐的讲述之后,眼眸之中,也是少有的浮现一抹温情之色。

他无法忘记,当年自己一家人躲避两大家族追杀的时候,是那一位老奶奶,不顾家族之人的大力反对,将他们一家,收容在刘家。

那是在那段被追杀的黑暗岁月之中,叶阳唯一觉得温暖的一段短暂时光。

很珍贵!

“等我将爸妈的骨灰带走之后,陪我去一趟刘家。”叶阳轻声道。

“嗯,我会一直跟着你的。”

五姐王露看着叶阳,神情坚定异常。

如同是在战场之上,只要眼前的这个男人长剑所指,不论是她,亦或是整个北境军百万之众,亦会刀锋所指,所向披靡!

任何挡在这个男人面前的敌人,都将被撕成碎片!

不余一丝痕迹!

“入墓园!噤声!”

身后的孟优,看到叶阳和王露走向入口的身影,神色一正,对着后方的几十名虎卫军战士,严令禁止。

众将士一声不吭,却是已经将这个命令,当做是这辈子最为崇高的命令来执行!

一行人,黑压压的仿佛乌云一般,向着公墓的入口处走去。

中途也遇到一些过来扫墓的市民,看到这边气势磅礴的一群人,都是噤若寒蝉的退到远处,看着从入口进入的众人,神色怪异的低声交谈。

他们在说什么,叶阳并不在意,只是在进入公墓之后,叶阳原本坚如磐石一般的内心,此时,竟然微微开始颤抖起来。

深深吸了口气,叶阳望着公墓的深处,声音颤抖,“爸...妈...儿子来接你们了!”

下一刻,叶云直接双膝重重跪在地上,水泥浇筑的地面,竟在此时发出一声震响,碎石飞溅。

叶阳,叩首。

身后的数十名战士,同样也是直接双膝跪在地上,额头紧贴在地面,

六年了!

叶阳双眸已然被泪水弥漫,父母已经离世六年,可是自己,到如今才有机会,回来再见父母一面。

他,不孝!

孙家,刘家,更加该死!

数十人一齐跪在地上的场景,不得不说,颇为震撼!

墓园之中的不少人,都是远远的躲开,怎么看,这些人都不是好惹的,自然还是离远一点。

就这样,一步一叩,叶阳缓慢的向着父母的墓碑走去。

数十米的距离,走了将近一个小时。

但是,却没有任何人,发出丝毫的怨言。

这是战神的父母,也是他们心目之中地位最为崇高之人!

若不是他们,便不会有战神在北境杀尽敌寇,令百国胆寒。

他们,当得这个大礼!

看着出现在眼前的两块墓碑,平平无奇,没有丝毫的点缀装饰之物,唯有墓碑之前,放着两束新鲜的花束,显然,被送来的时间,并不算久。

“爸,妈,孩儿不孝,到现在,才能回来把你们接走,这些年,让你们受苦了!”

看着简单无比的墓碑,叶阳死死咬着下唇,眼中,杀意纵横。

若不是叶家和孙家的逼迫,父亲和母亲的墓碑,绝对不会如此的简单,甚至,连普通人的墓碑,都远远不如!

“请灵位!”

叶阳沉声低喝。

身后的数十名战士之中,顿时走出来几名工程兵,拿着自身携带的工具,准备破墓,将骨灰盒取出。

叶阳依旧跪在地上,如今打扰父母英魂的安息,他内心越加的愧疚和悔恨!

而王露,则是一直陪伴在叶阳的身旁,叶阳感受到的,她同样感同身受!

只是玉手紧紧抓着叶阳的大手,目光之中,满是关切。

而就在工程兵,推翻墓碑的那一刻,突然间,一道蕴含着怒火的娇斥声,从不远处响了起来。

“你们这些人在干什么!赶紧给我住手!”

叶家蝼蚁罢了

“你们这群混蛋,赶紧给我住手!”

不远处,一道年轻靓丽的身影,急匆匆的冲了过来。

在她身后的不远处,同样也有一道略显衰老的佝偻身影,拄着拐杖,老脸带着一抹的盛怒之色,步履丝毫不慢的赶来。

几个工程兵对视一眼,停了下来,看着叶阳。

叶阳也是顺着声音看了过去,当看到那一道衰老的身影之后,叶阳的脸色,当即变得有些激动起来。

“刘奶奶!”

叶阳站了起来,向着那两道身影,快步靠近。

“小...小阳?”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那道衰老的身影,当即微微一愣,定睛一看,看清叶阳的面庞之后,老妪也是顿时激动了起来,老泪纵横,“真的是小阳,小阳,你回来了!!”

靓丽的少女见状顿时懵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叶阳和老妪很快就是靠近,叶阳双膝直接跪在了地上,抬头看着眼前老泪纵横的老妪,叶阳激动的道:“刘奶奶,我终于见到你了!”

“好孩子,地上凉,不要跪在地上。”老妪拐杖都扔在一旁,双手颤抖的扶起叶阳的手臂。

“奶奶,这人谁啊?”

浑身上下充斥着青春气息的少女,此时脸上带着好奇的看着叶阳。

“瑾瑜,不要无理!”

低声的呵斥了一句,老妪面带和蔼的看着叶阳,道:“这是你叶阳哥哥,小的时候,你还经常黏在你叶阳哥哥的屁股后面,你难道都忘记了吗?”

“啊这?”

年轻女子捂着小嘴,不敢相信的看着叶阳,不确定的问道:“你...你真的是叶阳哥哥?为什么你的变化这么大?我都不认识你了。”

“这几年,我一直在北境军之中服役。”叶阳简单的提了一句,并未暴露,自己战神的身份。

“北境军?”

一老一少两人,都是眼眸微微一亮,如今这个国家,每个人都以进入北境军为荣!

北境军,已经是一种信仰!

北境军战神,更是数千年来的战功第一人!

即便是国家最高的领袖,也不敢轻易地怠慢北境军的重要将领。

北境军,如同镇国之柱,镇压着整个华国的安宁!

“北境军好啊,北境军出来的,都是好男儿!”刘老太太声音颤抖,激动的说道。

叶阳抿了抿唇,北境军如今确实是这个待遇,他也没有否认。

“就算你是叶阳哥哥,但是你现在是在干什么呀,伯父伯母的墓碑,你怎么能随便的破坏?”一旁的刘瑾瑜见到奶奶和叶阳如此亲切,撇了撇嘴,心底顿时有些不太舒服起来。

叶阳和她分开的太久,她的记忆之中,关于叶阳的记忆已经非常淡薄,还不至于见到面之后,就激动异常,如今看到平时最疼爱自己的奶奶,居然表现得比自己更加疼爱叶阳,自然有些吃味。

毕竟她这个年纪的少女,心思并没有多复杂。

叶阳没有想太多,见是刘瑾瑜开口询问,也是很耐心的解释道:“瑾瑜,奶奶,如今我已经回来了,不可能继续让我爸妈留在这公墓里面,我要把他们的灵位,带回家中!”

“而且,我会让叶家和孙家,付出他们永远也想不到的惨重代价!”

“我发誓!”

“小阳,你真的想好了吗?虽然你是出自北境军,或许叶家和孙家会有所忌惮,但是,一旦你们之间的关系,彻底成为死敌,他们的手段,就会变得无所不用其极,我担心...”

刘老太太担忧的看着叶阳,如今看叶阳,和当年的叶城已经有几分的相似,眉眼之中,又有几分当年孙莹的痕迹,显然是继承了两人的优良基因,看到他,刘老太太就仿佛看到了叶城和孙莹夫妻,内心一阵凄苦浮沉。

“奶奶,您放心,这次回来,我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现在,请允许我先把父母的灵位请回去,然后,再陪我去一趟叶家,好吗?”叶阳略带期许的望着刘老太太。

刘老太太愣了一下,随后便是苦笑着点点头,说道:“你这性子,和城儿简直是如出一辙,我当年说不服你的父亲,如今,又怎么可能说服得了你?奶奶老了,现在的世界,是你们年轻人的世界,你就放手去做吧,不管如何你都要记住,在你的背后,始终有奶奶给你撑腰!”

刘老太太对叶阳一家的恩情,早已经数都数不清了。

叶阳心知肚明,对于奶奶,他一辈子都还不完她对自己一家人的付出,在他心中,倘若给人分一个三六九等,刘奶奶,绝对是名列前几!

见刘奶奶不再反对,刘瑾瑜便是咬了咬下唇,最后不甘的站在了刘奶奶的身后。

只是目光,微微不服的看着叶阳。

工程兵的效率极高,很快,两个略显古旧的骨灰盒,就是被两人神色肃穆的取出,身后更是两名工程兵,手中庄严的端着两个至尊级别的灵木灵位。

“走!去叶家!”

叶阳起身,这一刻,他的气势和之前判若两人。

眼眸之中,微微闪过的寒芒,让周围的不少人,浑身都是紧缩起来。

“去叶家!”

...

叶家。

叶龙端着茶杯,坐在书房之中,面前,摆放着一些并不公开的隐秘情报。

还有一些账本,出现的最多的,便是刘家以及孙家的字眼。

显然,叶家这些年并没有浪费时间,恰恰相反,叶龙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人,不然的话,当年也不会不顾叶家老家主的阻拦,强行,带人绞杀叶城一家,害的叶阳家破人亡。

“刘家已经是摇摇欲坠,马上就要毁在我的手中,哼,刘洁,这就是你们刘家和我作对的后果!”

将手中账本放下,叶龙眼中精光一闪,冷冷一笑。

六年之前,若不是刘家横插一手,叶城一家根本就不会有漏网之鱼,那一枚血玉,更是一定会落在自己手中,但是,就因为刘洁这个老不死的,闲的没事干非要干涉,才让自己竹篮打水一场空!

“不过,你也早该知道,得罪了我叶家,等待你们的,也只有毁灭一个结果!”

账本上面全是叶家最近一段时间对于刘家各项产业的吞食,很显然,刘家已经支撑不了多少时候了,整个刘家产业缩水将近百分之八十,已经是出于毁灭的边缘,只需要一点点的助推力,就有可能让刘家进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对此,叶龙非常满意。

他就是要让整个江都市的各大家族明白,得罪他叶龙,就别想有好的结果!

“还有孙家!哼,当年明明说好了一起出力,结果在紧要关头摆了我一道,害得我叶家当时也是损失惨重,这笔账,我会和你们慢慢来算!”

叶龙冷哼,手中的茶杯,也是险些被自己捏碎,茶水微微溅起,对于孙家这样的无耻家族,他叶龙恨之入骨!

在书房坐了一会儿,他便把一众重要的资料,放回了原处,随后伸了伸懒腰,走出书房。

迎面一道急匆匆的身影,在此时快速的靠近。

“家...家主,大事不好!”

是一名叶家的下人,手脚挺麻溜的,在叶家也挺受重用。

“叶明,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

叶龙皱眉看了他一眼,随后低声呵斥了一句,低声道:“到底什么事情?”

“孟...孟优来了!”下人吞咽了口口水,随后小心的看着叶龙。

“他怎么来了?”

叶龙顿时一愣,随后脑袋里面出现无数的疑问,孟优不是去觐见战神了吗?难道自己猜错了?

“先去看看。”

思索无果,叶龙便是沉声说了一句,随后率先向着前厅走去。

“家主,小心来者不善啊。”下人提醒了一句。

“呵呵,他孟优不好惹,难道我叶龙,就是好惹的吗?”叶龙气极反笑,一副袖子,便是什么也不再多想。

水来土掩,兵来将挡!

我就不信了,一个区区的江都市统领,还能拿我们叶家怎么样了!

叶阳, 王露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