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错婚娇妻宠上瘾

更新时间:2021-04-14 11:41:24

错婚娇妻宠上瘾 连载中

错婚娇妻宠上瘾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叶梓晴, 沈少廷

精彩试读:也不还手,许天爱就那样硬生生的承受着,嘴角却露出冷笑。围观的行人越来越多,甚至都已经造成了交通堵塞,也终于有人看不下去了,大声道:“快报警!再这样下去会出人命的!快报警!”听到这句话后,许天爱这次倒大声的喊了起来:“救命啊!人民教师打人了!人民教师当街打人了!”闻言,行人对叶梓晴的厌恶又更深了几分,身为人民教师,竟然大庭广众之下殴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错婚娇妻宠上瘾:被关进了看守所

闻言,叶梓晴直接冲了上去,狠狠地就揪住了她的头发,抬手再次毫不留情的又给了两巴掌:“你丧尽良心做的事,还用我提醒你吗?”

她从来没有对谁动过手,许天爱是第一个,她现在只恨不得掐死她!

压低声音,许天爱嘲讽至极的冷笑一声,只有两人听得到:“我就是做了又怎么样?叶梓晴,你要是有能耐现在就整死我,不然我绝对让你后悔!”

做了错事非但不知道认错,竟然还这么张狂!

叶梓晴最后一丝理智终于烟消云散,对着许天爱动了狠手,发泄着心中的滔天怒火。

也不还手,许天爱就那样硬生生的承受着,嘴角却露出冷笑。

围观的行人越来越多,甚至都已经造成了交通堵塞,也终于有人看不下去了,大声道:“快报警!再这样下去会出人命的!快报警!”

听到这句话后,许天爱这次倒大声的喊了起来:“救命啊!人民教师打人了!人民教师当街打人了!”

闻言,行人对叶梓晴的厌恶又更深了几分,身为人民教师,竟然大庭广众之下殴打!

不过片刻功夫,警车停下,两名警察从车上走下来,道:“到底怎么回事?”

所有人的矛头全部指向了叶梓晴:“她可是老师,竟然当街打人,受害者绝对连手都没有还一下,我们都可以作证!”

警察上前,两人分别捉住了叶梓晴的胳膊,道:“都带回警局!大家都散了,散了!”

叶梓晴的理智还没有回笼,挣扎,费力扭动,大声叫喊:“放开!放开我!”

警察又怎么可能会听,将她直接向警车带去,一并带走的还有许天爱和作证的人。

不远处。

黑色的路虎中,沈少廷微眯着眼,刚才的那一幕已全然落入了他的眼眸中。

倒不是他想看,而是交通造成了围堵,想要前行也是不可能,所以也只能被迫的欣赏了一出闹剧。

却也见证了那个女人的彪悍……

“总裁,现在是回公司还是公寓?”交通终于疏散,司机也长出了一口气。

“公寓。”淡淡的丢出两个字,沈少廷收回平淡无波的眸子,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警局。

那两名警察坐在办公桌前,对面依次而坐的则是叶梓晴,许天爱,还有目击证人。

“事情的始末你再重复一遍。”左边的警察伸手一指目击证人。

目击证人点头,然后仔仔细细的将刚才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叙述了一遍,包括细节。

其间,许天爱轻轻地抽噎着,肩膀也跟着抖动,将受害人的委屈发挥的淋漓尽致,看起来好不可怜。

而此时的叶梓晴已经恢复了理智,余光扫过许天爱的表演,只觉得无比讽刺。

俗话说,人要脸树要皮,她的脸怎么能够厚到这种程度?

目击证人已经说完,坐在右边的警察也做好了笔录,对他道:“谢谢你配合支持我们工作,现在可以离开了。”

“那好,但是请你们一定要严厉的惩罚她!现在的人民教师真的是越来越猖狂了!前段时间性*侵犯小孩的案子还没有落底,今天又当众殴打,你们可是要好好管教管教的,人民教师越来越不得人心了,也不知道现在这社会到底是怎么了,唉!”摇头叹气,目击证人无奈离开。

“请问,我什么时候可以离开?”叶梓晴坐在椅子上,看着对面翻着文件工作的警察,着急的问道。

闻言,警察抬起头:“小姐,作为人民教师当众殴打,你以为你今天还能离开?”

听了,许天爱幸灾乐祸,乐得像是开了花,让她再张狂。

“你当众殴打,物证人证俱全,而且你作为国家公务人员知法犯法,拘留十日。”方才做笔录的警察皱眉走到她面前,一脸严肃道。

现在最关键的问题就是先出去,叶梓晴皱眉,冷静的开口:“那我申请暂缓执行行政拘留!”

两名警察相互看了一眼,点头:“可以。”

叶梓晴喜形于色,紧绷的心终于放松:“那多长时间可以离开?”

“半个小时。”

许天爱虽然不知道暂缓执行行政拘留是什么意思,但听到半个小时就可以离开后,她又开始演戏。

“你们现在这是要放她走吗?她已经不是第一次殴打我了,平时隔三差五的就会打我,因为是一家人,也怕家丑外扬,所以一直忍着,可却没有想到她变本加厉,你们真的要放她走吗?我好害怕!”

“惯犯?”警察手中的笔顿了下来,看了一眼叶梓晴:“申请驳回……”

蹭的一下,叶梓晴站起来,情绪很激动,整个警局都能听到她大喊大叫的声音:“我不是惯犯,你们凭什么只听她的一面之词?凡事都要讲证据,你们的证据在哪里?”

“人证不就在这里。”警察伸手一指还没有离开的许天爱,然后将情绪异常激动的叶梓晴关进了看守所……

“拘留十日!哼!看你还怎么样出现在我面前!”许天爱冷哼一声,这才满意的离开。

看守所中有暖气,是以感觉不到丝毫的冷意。

可叶梓晴的心却是冷的,冰冷的就像是一块石头,怎么捂也捂不热。

今天的确是她太过于冲动,失去了理智,她原本以为许天爱只是嗜赌,好吃懒做了一些,但总归没有想到的是许天爱会那么狠!

作为一家人,许天爱竟然故意陷害她入狱,最毒妇人心果真是没有说错!

冷笑,她静静地坐在那里,那么从此以后,她也用不着对许天爱手软,因为那种人根本就不值得和颜悦色的去对待!

手机被没收,爸爸妈妈又在旅游的途中,哥哥还在外省上班,连能过来保释她的人都没有。

她还答应明天就将那些东西搬出来,如今人被困在这里,房东会不会将那些东西全部都扔出去?

叶梓晴心中有些焦急。

已经晚上八点钟了,但叶老师还没有过来上课,沈连爵看着客厅的立体式石英表,再带着希冀的望向公寓门。

叶老师一向言而有信,只要答应了,就绝对会做到,即便有事不能来,她也会提前给他打电话。

一直没有电话,便表示她会过来……

错婚娇妻宠上瘾:竟然是他来捞自己

正在这时,只见公寓门被从外面推开,沈连爵顿时面露喜色,声音都跟着变的轻快起来:“叶老师——”

进来的不是叶梓晴,而是沈少廷,长腿向前走着,大手将黑色大衣随意扔在沙发上,抬头,眼眸扫过沈连爵,慵懒的在沙发上坐下:“你欢迎叶老师的态度倒是很热情……”

沈连爵失望的也在沙发上坐下,也不言语,一直盯着时间看。

都已经八点半了,叶老师为什么还没有过来?

沈少廷将束缚一天的领带解下,身上只着灰色衬衫,结实健硕的胸肌将衬衣撑的饱满而有型,侧身瞥了一眼沈连爵,他嗓音低沉:“去休息吧,你的叶老师今天不会来了……”

闻言,沈连爵顿时转过身:“为什么?”

“进派出所了。”他淡淡道,修长的手指翻阅着茶几上的文件。

心中一惊,沈连爵却不禁更加疑惑:“为什么会进派出所?还有大哥为什么会知道?”

头都没有抬,他的声音依然淡漠,两腿交叠搭在茶几上:“偶然看到……”

这下,沈连爵心中却着了急,带着埋怨:“既然都已经看到了,那大哥为什么不把她带出来?”

“她是我的谁?”沈少廷薄唇扯动,没有丝毫波澜,言语间又扫了一眼身侧,带着不容忽视的威严:“回房间休息,如果再吵到我,就自己回老宅……”

一听,沈连爵湮没了气息,没有再吭声,也不敢在大哥头上动土,不情不愿的向着房间走去。

一手房在门锁上,他却似是想到了什么,目光发亮,有些微微闪烁……

手中的钢笔正在龙飞凤舞的签字,突然传来的手机铃声打破了这份寂静,沈少廷顺手接起,嗓音沉沉:“喂?”

电话那段的人不知说了些什么,沈少廷英挺的眉缓缓皱起,大手捏上眉宇间,非常无奈。

康美玲也是无奈:“妈也都知道,但好歹是连爵的班主任兼家庭教师,连爵又是软磨硬泡,你就去一趟吧……”

“好,妈,我知道了,你休息吧……”沈少廷又沉沉应了两声,挂断手机。

一直躲在门后偷听的沈连爵露出了微笑,可下一秒又迅速将房门关上。

因为他看到大哥像是冰霜般的眼神射了过来,真的挺吓人!

不过他也确实是被逼无奈,不敢在大哥这头狮子上动土,也就只能从母亲那里下手。

看守所。

叶梓晴没有丝毫睡意,坐在那里,思绪游移而出神。

“叶梓晴,叶梓晴是谁?”突然,嘹亮的女声响了起来。

微微一怔,心中虽有些疑惑,她还是应了一声,站起:“是我。”

中年女警盯着她看了好几眼,随后,低低的嘀咕了声:“也不知道上辈子积了什么德,才有这么好的福气!”

声音有些过于太低,是以叶梓晴并未听清楚,而中年女警这会儿已经打开监狱的门,道:“走吧。”

走吧?去哪里?

带着疑惑,她跟在中年女警身后。

但始终没有想到竟然将她带到了局长办公室,办公室中还有两人。

正对面的显然是局长,身上穿着警服,背对她的俊挺男人则是穿着黑色大衣,优雅,倨傲。

只是为什么会觉得这道背影有些熟悉呢?

叶梓晴盯着他的背影看了有三秒钟,随即蓦然瞪大了眼睛,怎……怎……怎么会是他?

“人我就领走了。”沈少廷淡淡的开口道。

“好,这么晚还劳烦沈少爷过来一趟,其实只要一通电话就好。”局长的话语中尽是讨好和奉承。

修长的手指将指间的烟掐灭,转身,沈少廷径自向房间外走去。

叶梓晴还抿着唇角,震惊的站在原地,有些搞不清楚眼前到底是什么状况!

两人擦肩而过时,沈少廷顿住脚步,转身,微微挑眉:“不走?”

“走。”她迅速抬头,立即接话。

沈少廷点头,眸子从她身上扫过,率先迈开步子。

心中想过千万遍,却唯独没有想到的是,带她出去的竟然会是他!

一步一步紧跟在他身后,叶梓晴目光正好对上他宽厚结实的背,微咬唇瓣,思绪漂移。

他为什么要来这里带自己出去?

黑色的路虎停靠在路边。

“上车。”淡淡丢下两个字,他打开副驾驶的门。

晚上又骤然变了天,阴冷的寒风刮过,她伸手搓了搓冻僵的脸,看到包中那双烟灰色手套,连忙喊住那抹高大挺拔的身影:“等一下,沈先生!”

沈少廷已经不知道是今晚第几次顿住脚步,眉宇间已有淡淡不耐:“有事?”

她上前,将手套递过去:“谢谢你,沈先生。”

伸手接过,沈少廷眸光落在上面,颜色与款式倒是与连爵那双不一样,但一看便知是亲手织的。

他深邃的眼眸有几分玩味的睨着她,薄唇微勾:“送身边每个男人一双手套,这难道是叶老师的特殊癖好?”

“什么?”叶梓晴疑惑的开口,没能明白他话语中的含义。

睨着她眼中不知佯装还是真正的疑惑,沈少廷却没有兴趣再继续之前那个话题,手套随意的放进大衣中,开腔道:“上车。”

“……”

更加疑惑不解的看了几眼他的背影,她绕到另外一旁上车。

坐定,系好安全带,叶梓晴连忙拿出手机,按出叶天城的号就拨了过去,下一秒却皱起了眉。

手机竟然在这个时候欠费!

无奈,她硬着头皮转过身,不好意思的开口:“沈先生,你的手机能借我用一下吗?我的欠费了。”

闻言,沈少廷神色未变,依然目视前方,方向盘左打,另外一只手将手机递过去。

“谢谢!”叶梓晴异常感激,片刻,那段便接通了电话:“哥,你现在在哪里?”

“还在a市,怎么了?”

“那你知不知道许天爱将房子给卖了?”

叶天城吃了一惊:“卖了?什么时候的事?”

叶梓晴咬牙:“就是这两天的事,房产证上爸妈写的可是你的名字,如果没有看到你本人,还有你的身份证和签字,那套房子怎么可能卖的出去,你现在到底在哪里?”

小说《错婚娇妻宠上瘾》 第9章 被关进了看守所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