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科幻 > 灵纹

更新时间:2021-04-15 14:17:38

灵纹 连载中

灵纹

来源:微小宝 作者:九鸽 分类:灵异科幻

精彩试读:看她不停地道歉,倒让我心里有些愧疚。 我每天都会打扫纹身店,但保不齐会有一些小碎渣子掉在一些犄角旮旯里。 纹身已经完成,作为明星,倪馨儿没有理由故意用碎玻璃渣子划我一道,而且我看到她的手也被划伤了,血看起来比我还流的多。 盯着纹身看了好一会,确定它没有发生任何诡异的变化,我才舒了口气。 找来创可贴,分别贴在我们伤口上,方才告诉倪馨儿纹身完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3-姓倪

  双肩包很大,里边整整齐齐堆放着一沓沓的红色大钞。

  “这里有二十万,如果你肯帮我,这些钱都是你的。当然,如果姜大师你觉得不够,还可以加。”馨儿不看背包一眼,直接往我怀里塞。

  一出手就是二十万,现在的明星出手这么阔绰?

  短暂的犹豫之后,我忽然想到一件事,于是问她:“忘了问,你是叫倪馨儿吧?”

  馨儿明显愣了一愣,反应过来后才回答,“我原本叫沙希子,因为长期在华国发展,所以就改了个名字。”

  “好,我帮你纹。”

  我同意了,并非对金钱的妥协,而是想起爷爷几天前对我说过的话:如果是一位姓‘倪’的人找上门来,无论如何都要帮她。

  这是爷爷离家前对我最后的嘱咐,当时我还在心里暗暗笑爷爷故弄玄虚,现在只能惊叹于爷爷未卜先知的能力。

  既然爷爷料到了倪馨儿会找上门来,并且叮嘱我‘帮她’,我自然不能忤逆,况且还有高达二十万的酬金,何乐而不为?

  不过在纹身之前,我不忘告诫倪馨儿:

  “棺材纹邪性大,你现在身体太虚弱,有可能背不住,一旦反噬很可能给你带来更加严重的后果,即便是这样,你也要纹吗?”

  倪馨儿重重点头:“这是我自己的决定,无论后果如何,绝不连累姜大师。”

  话已至此,多说无益。

  我让倪馨儿躺到纹身床上,然后取来纹身工具。

  灵纹有两个步骤:第一步,割线绘制底图;第二步,上色。

  棺材纹很简单,粗略的几根线条,简易的装饰纹。不多久,底图完成,一个大约拇指大小的棺材纹立在倪馨儿左胸口的位置。

  至于上色,灵纹与普通纹身不一样。

  普通纹身需要各种颜色分开一一着色,灵纹因为颜料的特殊性,只需将颜料附着于底图上,它会自动晕染。

  因为倪馨儿身体的虚乏,我并没有选择很凶险的魂灵作为颜料,而是用了较为柔和的特制尸油。

  就在我将调配好的颜料倾注进底图时,倪馨儿忽地一声尖叫,放在身侧的手抓向我的手。

  同一时间,我的手上传来一阵疼痛,像是什么尖锐碎片划穿皮肉,鲜血瞬间从指尖流出,滴在棺材纹上,原本黑色的双馆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红色,像血一样鲜艳刺目。

  我和倪馨儿同时愣住了,回过神来想要补救,却已为时已晚。

  灵纹一旦上色完成,根本无法更改。

  虽然人的血液对灵纹的效果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但黑色的棺材变成了红色,从视觉上就足够让人毛骨悚然。

  这时,后知后觉的倪馨儿从纹身床上坐起来,随着她轻轻一动,一块尖尖的玻璃渣从倪馨儿手中落下,掉在了棺材纹附近。

  “对不起,姜大师,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这里怎么会有碎玻璃渣,你的手没事吧?”倪馨儿满脸的愧疚。

  看她不停地道歉,倒让我心里有些愧疚。

  我每天都会打扫纹身店,但保不齐会有一些小碎渣子掉在一些犄角旮旯里。

  纹身已经完成,作为明星,倪馨儿没有理由故意用碎玻璃渣子划我一道,而且我看到她的手也被划伤了,血看起来比我还流的多。

  盯着纹身看了好一会,确定它没有发生任何诡异的变化,我才舒了口气。

  找来创可贴,分别贴在我们伤口上,方才告诉倪馨儿纹身完成。

  我并没有让她立马离开,让她在店里待了小半天,临到傍晚时,看她没有其他不适的地方,这才告诉她可以‘回去了’。

  临行时,我又看一眼倪馨儿胸口的纹身,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颜色似乎没有一开始的红。

  我没细想,又叮嘱了她一些注意事项,并且留下电话号码,告诉她如果纹身有任何异样,请立马给我打电话。

  倪馨儿握着我的手再三感谢,离开时暮色已经降了下来。

  车尾灯完全消失在黑夜里,我回到纹身店,一眼看到桌上放着的黑色背包。

  红色大钞,不多不少,整整二十沓,随意拆开一沓检查,是真的,不是假钞或者冥币。

  我心里美滋滋的。

  没想到第一次纹身就赚了二十万。

  我筹划着等爷爷回来之后一定要好好感谢他,突然感觉身上有点痒,挠了一下不解痒,想要掀开衣服,恰时响起敲门声。

  我以为是倪馨儿折返回来,连忙开门,一个黑影突然闯进纹身店。

  来人二十五六岁,穿一身黑衣服,脸上和身上都有土,看起来脏兮兮的。

  “你是……姜铭?”一看到我,男人立马开口。

  我点了点头,反问他是谁。

  男人并不回答,兀自走进屋,找了个纹身床便坐下,“帮我个忙,我遇到了一点麻烦。”

  “什么忙?”我问。

  “帮我纹个纹身。”男人回答,很快又补充一句:“灵纹。”

  又是冲着灵纹来的。

  以前十天半个月没有一个人上门,今天刚走一个又来一个,也不知道是什么好日子。

  帮倪馨儿做完灵纹有点累,手指又受了伤,一碰就痛,怕捏不住针,影响成效,我选择拒绝,并撒了个慌,说我不会灵纹。

  男人看我,脸上一副‘你骗鬼’的表情,很快拆穿我的谎言。

  “灵纹是你们姜家的祖传手艺,姜老头就你一个孙子,他不可能不教你。”

  男人比我想象中更了解我和我爷爷,我忙问他是谁?

  “倪晓鹏。”男人回答。

  简单的三个字让我有些恍惚。

  “你说你叫什么?”

  男人支起上半身,重复了一遍他的名字。

  我更加恍惚了,“倪是单人旁一个大写‘儿’字的那个倪吗?”

  倪晓鹏没有回答,像看智障儿一样看我。

  “你认识我爷爷,是他让你来找我的?”我再次发问。

  “是,我和他约好了!”倪晓鹏回答干脆。

  我蒙了:倪馨儿,倪晓鹏,两个都姓倪,怎么会这么巧?

4-灵纹转移

  两个倪姓人一前一后找上门来,我隐约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儿。

  倪馨儿之所以找我纹身,是因为她的姐姐沙纪子,她本人和我爷爷应该并不认识。

  倪晓鹏一来就说是我爷爷让他来的,他认识我爷爷,难道他才是爷爷说的‘倪姓人’?

  那我帮倪馨儿的灵纹……

  虽然我相信我自己的技术,但灵纹始终邪性,一旦出现丝毫纰漏,后果不堪设想。

  我让倪晓鹏‘等一会’,去外头给爷爷打电话。

  连续几个电话播出去,一直提示‘无法接通’,我折返回纹身店,一进门看到倪晓鹏皱着眉,一脸怪异地盯着我,并开口问:“你怎么了,看起来怪怪的?”

  不及我回答,他又说了:“你眼神混沌,眉心有黑气,该不会是撞邪了吧?”

  哪有第一次见就咒人撞邪的?

  我心里有些不舒服,恰好身旁的桌上放着一面镜子,是给客人准备的,我转头看了一眼,没有他说的黑气萦绕。

  “这位先生,就算刚才我说不帮你纹身,你也别咒人吧。”

  倪晓鹏不以为意,眼睛在我身上转了一圈,最后定格在我的胸口。

  “那有什么?”

  “什么有什么?”我被问得一头雾水。

  看倪晓鹏直愣愣地盯着我,我浑身不自在。

  刚要骂他‘是不是有病’,衣领被扯出一道口子,只见胸口周围遍布着淡淡的淤青。

  “你身上怎么会有尸斑?”倪晓鹏不可思议的瞪大眼。

  我浑身一阵毛骨悚然。

  确实是尸斑,和之前在倪馨儿身上看到的淤青一样。

  我倒吸一口凉气,还没来得及消化,被一个拇指大小的图案吓得呆立当场。

  原本干干净净的胸口,不知道何时冒出一个纹身。

  这特么……

  分明就是几个小时前,我亲手纹在倪馨儿心口的双馆灵纹。

  位置、大小,甚至连颜色都一模一样,猩红似血。

  “倪馨儿的纹身怎么跑我身上来了?”我一声咆哮。

  “什么纹身跑你身上了?这些尸斑又是怎么回事?”倪晓鹏无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用很奇怪的眼神看我。

  “在你来之前,有一个跟你同姓的人找我纹身,纹的就是这个双棺灵纹。”我莫名心慌,一口气说出原委。

  “我原本想帮她纹‘伯奇鸟’纹,但她说想要‘棺材’纹。因为我爷爷前几天离开的时候说过,如果有一个姓倪的人上门来,无论如何都要帮忙。”我听到自己的声音带着微微的颤抖。

  “你以为她是你爷爷说的那个姓倪的,就帮她纹了?”倪晓鹏总结地问。

  我点了点头。

  “也就是说,你现在身上这个灵纹,和之前你帮别人纹的那个一模一样?包括形状、大小、位置,以及颜色?”倪晓鹏惊讶。

  我无力地点了点头。

  “所以,灵纹转移了?”倪晓鹏道。

  我瞬间醍醐灌顶……

  跟着爷爷学习灵纹足有十年,虽一直不曾听说过灵纹能转移,但灵纹邪气,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是,灵纹转移了!”此刻的我,就像个泄气的气球。

  难怪,

  倪馨儿离开之后,我就觉得胸口有些刺痒。

  仔细想来,可不就像是纹身针轻轻刺在身上的感觉吗?

  理清楚头绪之后,再看倪馨儿今天的行为,处处充满怪异:

  二十万的高额酬金;自带纹身底图;害怕我不帮忙,利用娱乐圈潜规则那一套对我宽衣解带;

  以及,纹身结束前,我的手忽然被她用玻璃渣割伤,当时看似无意,现在回想起来,似乎是早有预谋。

  “灵纹还能转移?怎么转移的?”良久后,倪晓鹏好奇地问我。

  “我也想知道它是怎么从倪馨儿身上跑到我身上的。”

  我脑子跟灌满浆糊一样乱糟糟的想不明白,盯着血棺纹良久,突然意识到另一个问题:

  原本倪馨儿请我纹身是为解决她被梦魇纠缠的问题,但灵纹转移之后这个理由显然站不住脚,所以她一定还有别的目的,那个目的是什么?

  难道……

  “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了?”倪晓鹏被我吓一跳。

  “灵纹转移不是简简单单的将倪馨儿身上的双馆纹转到我身上,而是连同她的命格,一同转移过来。”我说。

  怔了怔,我觉得用词不太精准,于是改口道:“严格来说,其实不该叫灵纹转移,该叫‘命格嫁接’。倪馨儿的命格经由血棺灵纹的转移,嫁接到我身上,接下来本来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她该遭受的厄运,由我代受。”

  “命格嫁接?”倪晓鹏皱眉,“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我甚至怀疑,倪馨儿说的‘银仙’游戏都是假的,只是为了骗我给她纹身而找的借口。

  不过,我确实在她身上看到了尸斑,看到了她浑身上下、由内而外散发出的诡怪邪气,她一定招惹过什么不得了的诡物。

  如果这个诡物不是银仙,又是什么?

小说《灵纹》 第3章 姓倪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