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女配她又想离婚了

更新时间:2021-04-14 13:28:05

女配她又想离婚了 连载中

女配她又想离婚了

来源:微小宝 作者:淮枝 分类:都市情感

精彩试读:猝不及防被江皎cue到的沈清规显然还在神游。直到沈父严厉的目光看过来,沈清规才点头,顺着沈父的眼神点头。“还是小嫂子会讨妈开心。”沈闻澜坐在沈清规的旁边,“这要不是因为你娶了媳妇,估计爸和妈多看你一眼都觉得你烦。”沈清规目光冷淡地落在沈闻澜的身上:“这个月你零花钱应该够花吧。”沈闻澜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听见沈清规又说了句:“全扣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别有用心-淮枝

下车后,沈清规站在车头等了江皎一会儿。

见着她没有丝毫过来的自觉后,便主动走过去,低声在她耳边提醒:“你的选秀。”

江皎抬头没什么感情的看了沈清规一眼后,这才懒洋洋的伸出手,挎在他的臂弯里。

要不是情况不允许,她是真的很想直接甩一个白眼过去。

在原书里,虽然原主并没有和沈清规做这一次的交易,而是瞒着所有人去参加选秀。

可在播出前夕,原主就因为脸和性格上了两次热搜。

虽然长得好看,但架不住原主性格强势,导致这档选秀播出不过半小时,就被骂上热搜。

“乖一点。”因为江皎的配合,沈清规的心情稍稍好了些。

两人一同进去时,沈闻澜就站在玄关。

见着两人相携进来时,他脸上露出一言难尽的神情来:“爷爷和爸妈都在房里休息,你俩倒也不必这么敬业。”

江皎笑盈盈的看向他:“闻澜今天没上学?”

沈闻澜点头回道:“今天下午没课我就回来了,小嫂子。”

“叫嫂子就叫嫂子,加个小干嘛?”沈清规不太喜欢沈闻澜这样喊人的方式,听见后,当即就皱了眉。

“一个称呼而已,不至于。”江皎开口。

沈清规低头看了江皎一眼,没再说话。

沈闻澜目光若有所思的在两人身上转了一圈,笑着走到江皎的身边:“小嫂子,走。”

正巧,沈父和沈母也从楼上下来,见着两人后,眉眼舒展笑容就一直没有落下半分。

“妈。”江皎提着袋子上前,亲热地挽住沈母的手,“我上次逛街给您买了一个包,您快看看好不好看?”

“回来就回来,怎么每次都要带些东西!”

“这次是A家的限量新款,我觉得和妈妈很搭。”

江皎将包装拆开,把包拿出来,挎在沈母的肩上,“老公也说妈妈背这一款包很有气质。”

猝不及防被江皎cue到的沈清规显然还在神游。

直到沈父严厉的目光看过来,沈清规才点头,顺着沈父的眼神点头。

“还是小嫂子会讨妈开心。”沈闻澜坐在沈清规的旁边,“这要不是因为你娶了媳妇,估计爸和妈多看你一眼都觉得你烦。”

沈清规目光冷淡地落在沈闻澜的身上:“这个月你零花钱应该够花吧。”

沈闻澜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听见沈清规又说了句:“全扣了。”

“还是生个女儿贴心,你看看我这两个臭小子。”

沈母拉着江皎,委屈的说道,“别说陪我这个当妈的逛街了,就是平常陪我聊聊天都不耐烦。”

“妈妈,清规他工作忙,闻澜他学业繁重,两人都抽不出时间的,下次妈妈要是想逛街可以找我呀!我时间很多的!也很想和妈妈一起逛街。”

江皎挨着沈母坐下,“对了,妈妈近来身体如何?还难受吗?”

“老毛病,也就那样。”沈母挥挥手,不太在意。

“那也得好好地照顾自己,以后我和清规的孩子,还盼着妈妈能帮我们看一看了。”

江皎嘴甜,也知道这个年纪的长辈喜欢听什么,她便专挑着长辈喜欢的话说,果然将沈母哄得眉开眼笑的。

当即看江皎的目光更加温柔和善了。

以前,原主虽然惯会在长辈面前装乖,但嘴却是没江皎这么甜的,更不会挑着长辈喜欢的事情来说。

今天江皎这一来,一说,让沈母是感觉如沐春风的,甚至是都觉得自己这嘴笨又无趣的儿子,配不上江皎这么好的姑娘。

“哥,小嫂子今天这嘴怎么这么会来事?”沈闻澜也察觉出不对劲,他挨着沈清规问道。

沈清规冷冷一笑:“别有用心。”

同床-淮枝

因江皎今天发挥过于上头,吃完饭后,沈母便将两人留下来过夜。

洗完澡出来,江皎就看见沈清规正襟危坐在卧室角落中的小沙发上,手里还装模作样的拿了一本书。

灯源在头顶上盛开,落在沈清规的身上,衬得他容颜愈发清俊。

“你不睡?”江皎好奇地倚在浴室的门口看他。

也不知是不是沈母实在是太懂情趣,她给江皎准备的睡裙比江皎自己更加修身。

细细的两根带子,深V的领子,里面的风光若隐若现。

裙摆刚过臀部,裙下是两条笔直细长的腿。

可最惹眼的,却是她那不盈一握的楚楚细腰。

再配上那张绝美的小脸,不需言语,便能惹人先动情三分。

不过江皎也没指望沈清规能动什么情,毕竟是女主的男人,按照小说里的一贯套路,男主的身心只会为了女主而心动跳跃。

她撩着头发直接坐到床上,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左眼下的泪痣,楚楚动人。

“沈清规,你真的不打算上床睡觉,而是抱着你那本破书看一整夜?”

江皎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拍了拍身边空余的位置,示意沈清规上来。

沈清规目不斜视的继续看着手中的书,听见她的那些话,是眉头都不带皱一下。

江皎本来不想管沈清规,可瞧着他一个人坐在那又实在是有些可怜,忍不住又一次出声:“沈清规,我俩好歹也结婚三年了吧,同床共枕也不是没有过,你今天至于这么矫情吗?好像你上来,我会将你生吞活剥一样?”

沈清规面无表情的换了个姿势,目光依旧是没有半分挪动。

江皎深吸一口气,干脆将身边的枕头拎起来,直接朝沈清规的身上扔去:“就算不睡就不能吱个声吗?”

枕头完美的命中在沈清规身上,他弯腰将枕头捡起,正想寻个地方放的时候,眼前倏然一黑,便什么都看不见。

黑暗中,沈清规的动作稍稍停顿片刻,就听见江皎不太讲道理的声音传来:“我困了,要睡觉,不准开灯!”

“宿主,您这样欺负男主不太好吧?你就不怕男主他日后报复?”

江皎裹着被子,将睡觉的地方挪到大床的正中间:“关我屁事。”

系统听见这话,心肝是真的颤了又颤,生怕男主一个不高兴,就让自个宿主给嗝屁了。

在黑暗中,沈清规抱着枕头。

此时月光已经透过玻璃窗传了进来,他借着这微弱的月光看着床中央微微鼓起来的一团东西,是越想越觉得自己亏了。

这房间是自己的,这个床也是自己的,那为什么他要坐在这里发呆,而且还是坐一个晚上?

沈清规抱着自己的枕头站起来,几步走到床边。

月光逶迤而下,一张白白净净没有任何攻击性的脸出现在他的眼中,比起白日的张扬不知收敛,此时的江皎,温软无害,特别是那一颗泪痣,更显得楚楚可怜。

当即沈清规想要将人从床上拖起来的心思就凉了。

他弯下腰把江皎往床的一边推了推,等人腾出一定的位置后,沈清规这才将枕头放下去,然后自己在缓慢的躺上去。

当他的身体同柔软的被褥接触到的时候,一阵花香味便争相恐后的钻进他的鼻子里,不是往常他所熟悉的香味。

不过却意外的有些好闻。

沈清规伸手,想要将身边紧紧挨着他的人,往旁边再推远些。

江皎却有所感的转身,然后十分准确的抱住了他的一条手臂。

沈清规是真的没想到江皎睡着了也会这么不老实。

特别是被抱住的那一只手臂,整个都挨在江皎的身体上。

沈清规想要将手臂给抽回来,可稍稍一动,换来的却是江皎挨得更近的气息。

他以前不是没有和江皎同床过,只是那时候,两人之间是画着楚汉河界,泾渭分明的,江皎睡姿也算老实,根本就不愿意同他挨着,哪里像这次。

他忍不住偏头去看睡得正香的人,手臂那处的柔软比之先前更加明显。

在黑沉沉的光影中,沈清规突然感到脸上涌起一阵热意。

今夜也注定是漫漫长夜,难以入眠。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