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独宠毒后

更新时间:2021-04-16 10:30:26

重生之独宠毒后 连载中

重生之独宠毒后

来源:掌中云 分类:穿越重生 主角:邱若璃, 周烨霖

精彩试读:本来,她授意刘妈妈换了邱若璃的药方,是为了不让她快些好起来。她要邱如璃因病去不成长公主府上的生日宴会,好让自己的女儿去。“姨娘,奴婢也不知道那药渣怎么跑到我屋里去了。明明,明明是被我埋在了奴婢屋前的那颗桂树下的。”刘妈妈哭丧着脸道。“刘妈妈,然道你的药渣长了脚,自己会走不成!”顾姨娘冷嘲道,“如今,你已经承认换了药方,再说这些又有何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2-拔出眼线4

柴房里。

刘妈妈被绑了双手,盘腿坐在一堆乱草上。

她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脸上并不见任何慌张。因为她明白,三老太太一定会向着她的。

待过了一炷香的功夫,柴房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刘妈妈知道自己等来了救自己的人了。

果然,当柴门被人吱呀一声推开了,顾姨娘身边的大丫鬟银萍提着一盏灯出现在她眼里,后面果然跟着的就是顾姨娘。

“姨娘,你总算来了!老太太,她老人家可要救我呀!”刘妈妈连忙跪了起来,身子朝前倾道。

顾姨娘却没有理会她,只是走到她面前,睨视着刘妈妈,眼底尽是寒意。

刘妈妈心里咯噔一下,连忙道:“姨娘,都怪老奴无能。不过,她的身子这次可是大伤了元气,咱们五小姐真是聪明……”

“刘妈妈!”顾姨娘突然打断了她的话,“妈妈以前曾在老太太跟前信誓旦旦地说如何能干,如何能帮着制服四姑娘。可人家在你眼皮子底下找到了药渣!”

本来,她授意刘妈妈换了邱若璃的药方,是为了不让她快些好起来。

她要邱如璃因病去不成长公主府上的生日宴会,好让自己的女儿去。

“姨娘,奴婢也不知道那药渣怎么跑到我屋里去了。明明,明明是被我埋在了奴婢屋前的那颗桂树下的。”刘妈妈哭丧着脸道。

“刘妈妈,然道你的药渣长了脚,自己会走不成!”顾姨娘冷嘲道,“如今,你已经承认换了药方,再说这些又有何用!”

刘妈妈一愣,点点头,她也知道现在再说这些,为时已晚。

“姨娘,奴婢做的事情可都是为了老太太和姨娘呀。现在奴婢自知在府里头是难以待下去了,求老太太放我去庄子上吧。”刘妈妈望着顾姨娘,哀求道。

“你倒是为自己想好了退路!我问你,你什么时候敢动手她的东西了?今日若不是她说出你盗窃的事情,也不至于一败涂地!”顾姨娘终于露出一丝恼怒道。

“都是我那个糟老头子烂赌。奴婢这也是没办法。她娘给她置办的东西那么多,想不到她件件都记得。”刘妈妈后悔道。

“老太太说了,念在你以前帮她做了很多事情,让我来送你一程。你且喝了那杯酒,我就派人送你去庄子上。”顾姨娘看着刘妈妈道。

刘妈妈一疑,却不肯喝酒,说道:“姨娘这是让我喝什么?”

“喝了这个酒,老太太才放心。你也知道我们老太太的性子。若是你今日不肯喝这酒,明日可要横着被人抬出去了。”顾姨娘冷漠地看着她道。

“不,不,姨娘,求您去跟老夫人求求情吧。我家那老头子还指望着我过日子呢。”刘妈妈瘫软在地,哭求道。

“刘妈妈,你放心,老太太可不是要你的命。老太太只是不想再有人跟你打探这件事了。所以赐了了哑药给你后,她老人家就放心了!”顾姨娘勾起一丝笑意道。

可刘妈妈看着她的那丝笑意,却觉得刺骨的寒意。

13-拔出眼线5

刘妈妈的身子开始如筛糠般抖了起来。

她以前也看到过给人喂哑药的惨状,那是生生地将喉咙给毒哑了。

“银萍,金绣,给刘妈妈喂药!”顾姨娘见状,突然一退闪,将位置留了出来道。

刘妈妈开始往后退,可当她的后背抵在了冰冷的墙壁上后,便再也没路可退了。

金绣上前一把擒住了刘妈妈的脖子,略一使力,她的嘴巴便被迫张开了。

这时,银萍端着一杯酒开始往她微微张开的嘴里灌了下去。

金绣终于放开了她,可刘妈妈却双手抱着自己的脖子,拼命嚎叫。

那声音说不出的凄惨!

刘妈妈突然超前扑了过去,似乎想去抓顾姨娘的裙角。

“我……我为你们……做了这么多事情!你们也太……狠毒!”刘妈妈每张一下嘴,一股股鲜血就从她嘴里流淌出来。

顾姨娘自然不由自主地往后退,看着刘妈妈憎恨地瞧着自己,心里一悸,遂撇过脸去。

傍晚,昏迷过去的刘妈妈被人从邱府侧门抬出去,塞进了马车。

储秀轩里得了消息,碧桐兴匆匆地跑进了邱若璃的屋子里,正欲告诉她王妈妈的下场,但见秋芸正在给她喂药,便生生打住了。

“你说吧,我边喝边听!”邱若璃抬眼看了碧桐道。

“姑娘,刘妈妈被抬出去送走了。从瞧见的人说,好像是昏迷了。”碧桐道,“真是恶人有恶报,总算姑娘的这场苦没白受。”

“若不是揭穿她的把戏,恶人也未必有恶报!”邱如璃眼底清冷一片,她知道刘妈妈,只不过是她开始复仇的第一步。

“荣禧堂的老太太这回怕是折了脸面,但愿别再往姑娘屋里塞人了。”碧桐道。

正在这时,一个妙龄少女的声音从外面传入了进来,她说的是:四姐姐可好一些了吗?

听到这个声音,邱若璃浑身一震,目光如寒冰一般坚硬,盯着那扇门。

邱若玫!总算来了!

就是化成灰,她的声音,邱若璃都不会忘记!

只见琥珀色的棉帘子被人从外面打起,一个身批淡粉色绣百花穿蝶式样的棉披风的女子进来了。

她梳着一个随云髻,一支粉色的东珠钗斜插在左侧,耳朵上也是粉色的小珍珠垒成的耳环,长得也真美。

“姐姐!”

邱若璃看着眼前的邱若玫,想起她对自己做的种种,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谁会想到,一贯柔弱乖巧的她,人前楚楚可怜,人后毒如蛇蝎。

“都怪玫儿,若不是玫儿,姐姐就不会掉入那水潭。养了这么一些日子,身子一直不曾好利索,玫儿心里愧疚得很。特意来瞧瞧姐姐!”邱若玫不知怎地就开始落泪,眼眶都已经红了。

邱若璃睨视着她,恨不得当面揭穿她的假面具,可理智又让她冷静下来,忍着心底的滔天怒火,看完她这场戏。

邱若玫一边拿手绢擦着自己的眼睛,一边偷偷用眼角的余光去看邱若璃,见她平没有像平日那般被自己哄得立刻与自己亲近,心里泛起狐疑:她这是怎么了?

邱若璃, 周烨霖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