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隐婚前夫请签字

更新时间:2021-04-15 10:37:10

隐婚前夫请签字 已完结

隐婚前夫请签字

来源:微阅云 作者:糖醋里脊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等到他走出去之后,冷厉南似乎这时候才稍稍缓和了心情,只是手机又再次响了起来。 还是孙佳佳! 这个女人,她究竟有完没完? 他看着不断闪烁的手机屏幕,想想后面跟孙家还有一笔生意要做,这才接了起来。 “亲爱的,你去哪里了?人家还在这里等你呢。”电话那头,是孙佳佳甜到腻人的声音,隔着手机似乎都能看到她故作姿态的样子。 冷厉南微微压低了声音,带着一股无言的压迫:“你先回去,回头我再联系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生无可恋

或许是萧澈的冷静相劝起了作用,又或许是因为瞥到病床上的小女人不知觉地蹙了一下眉,冷厉南没再发火,只是阴翳地看了一眼医生,旁边的萧澈连忙请医生继续说下去。

  医生哪里见过这个架势,愣了一下之后,才扶了了扶眼镜,有些尴尬地咳嗽一声,说道:“我已经给夫人挂上最好的药,再住院观察两天就没事了,你们不必太担心。”

  冷厉南冷哼一声,道:“死不了就好。”

  值班医生有些无语,但是冷厉南周身散发的冰冷气势让他哪里还敢搭话,所以跟站在旁边的萧特助打了个哈哈,就连忙走了,那模样,像是冷厉南是什么了不得的洪水猛兽一般。

  见自家BOSS这情绪飘忽不定的,萧澈也不敢多言,沉默地跟在他旁边,等待着下一步吩咐。

  冷厉南看了一眼床上的女人,刚准备走过去,手机却刚巧震动了起来。

  是孙佳佳。

  他有些不耐地摁掉电话,抬眼正好看到云念离不安地挪动了一下腿,整个人蜷缩得更厉害了。

  “这医院穷的连暖气都舍不得开?”冷厉南眉头一皱,看了床上的人一眼。

  萧澈立刻心领神会,狗腿地笑着:“我去买毯子。”

  等到他走出去之后,冷厉南似乎这时候才稍稍缓和了心情,只是手机又再次响了起来。

  还是孙佳佳!

  这个女人,她究竟有完没完?

  他看着不断闪烁的手机屏幕,想想后面跟孙家还有一笔生意要做,这才接了起来。

  “亲爱的,你去哪里了?人家还在这里等你呢。”电话那头,是孙佳佳甜到腻人的声音,隔着手机似乎都能看到她故作姿态的样子。

  冷厉南微微压低了声音,带着一股无言的压迫:“你先回去,回头我再联系你。”

  因为背着身子,所以他没有注意到身后的病床上,那个蜷缩着的身影几不可闻的动了动。

  “亲爱的,你过来接我嘛,人家今天晚上不想回家。”孙佳佳有些犹豫,但是转念一想,还是微微拉长了声音,呼吸里都透着蛊惑人心的暧昧。

  冷厉南的嘴角露出一个冷笑,这些女人,倒是想方设法地将自己往他床上送,再想想身边这个女人。

  他的脸色变得越发的阴冷,她不也是这样么?为什么自己对她心怀怜悯?

  不管是不是欲擒故纵,现在想来,他都有些不爽。

  “亲爱的,我刚想起来我爸说要见我,要不你跟我一起去?”没有听到冷厉南的回答,孙佳佳立刻又抛出一个杀手锏。

  男人眼中有凌厉的光芒一闪而过,略一沉吟,才应了一声:“好,你在酒吧门口等我。”

  声音不带一丝温度,但是因为是从他口中说出,所以没有人敢奢求太多。

  挂完电话,他又回头看了一眼云念离,见她睡的十分安稳,一张白净的小脸隐在枕头里面,恬静又安然,似乎这世间纷杂的一切都跟她毫无关系。

  莫名的,冷厉南觉得心头一软,但是还没有等自己弄清楚这是一种怎么样的情绪,下一秒,他就已经抓起了一边的车钥匙,走出了病房。

  “哎,boss你去哪?”萧澈刚买完东西回来,正好撞上自家boss,连忙问道。

  冷厉南自然不可能对任何人交代行踪,只是留下一句冷冷的“看着她”,便大步消失在了医院走廊的尽头。

  萧澈摸摸鼻子,苦笑一下,照顾就照顾嘛,什么叫看着,但是他们夫妻间的事情,恐怕只有他们自己才能处理好,旁人插手可会适得其反。

  云念离缓缓睁开眼睛,眼神痛苦,神情却十分平静。

  她其实早在冷厉南说“死不了就好”的时候就醒了,但是不知道该以怎样的表情去看他,所以这才一直装睡。

  这下,他走了也好,不用装下去了,云念离原本想这么安慰自己,但是心口那仿佛如针戳的刺痛感又为何而来。

  不要再想了,云念离,这个男人,你们终究不是一路人,他根本不会在意你的身体,他在意的仅仅只是,你是他付出代价换回来的,他从不做亏本买卖。

  你的生死,他毫无兴趣,他现在有兴趣的,只是酒吧里等着他的那些妩媚女人。

  所以云念离,你就死了心吧,这辈子你都别奢想从他身上得到怜爱。

  想到这里,云念离有些痛苦地又闭上了眼睛,紧接着进来的萧澈将厚毯盖在她身上,暖和了她的身体,一颗冰凉的心却渐渐沉入了黑暗的谷底,似乎永无重见光明的那一日。

  “夫人……”萧澈看到云念离苍白到似乎透明的脸色,一个人缩在那里,小小的一个,不由心有不忍,下意识地想要为自家在这个节骨眼还走掉的boss说句安慰话,但是话到了嘴边,却又不知道如何接下去。

  云念离听到他的声音却睁开了眼睛,说道:“你先回去吧,时候也不早了。”

  就算是在病中,就算现在心里胃里都难受得要死,但是她的声音还是带着一如既往的淡然,甚至说完了话之后,还对着萧澈露出一个笑来。

  只是这笑容太过牵强,在她苍白的小脸的映衬下,更显得悲凉。

  “没事的,夫人,boss公司有事,我在这边陪着你。”萧澈隐约能猜到冷厉南去了哪里,但是面对看上去十分憔悴的云念离,他扯着谎。

  但是云念离却笑得十分的云淡风轻:“他去了哪里,我不在乎。”

  说完这句话,却是满嘴的苦涩。

  萧澈没再搭话,只是默默地将洗漱用品放进了病房的洗手间。

  云念离也没再说话。

  不知道是饿过了劲,还是挂着的水起了作用,她觉得现在一点都不饿了,只是有一种巨大的空落落的感觉,这种感觉像是最厉害的病毒一般,瞬间就蔓延到了每一个细胞。

  她重新闭上了眼睛,却有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了下来。

  胃里的灼热感也好,那一巴掌的屈辱感也好,都抵不过现在这种心灰意冷的绝望。

  她侧身自嘲地笑着,本来也不该有什么可以奢望的!

  她早就该知道,冷厉南不会因为自己驻足,他的心里,早就被各种各样的女人占据了位置,他拥有让所有人艳羡的身份和地位,可偏偏,她对他充满了奢望。

  如今看来,自己等到的不过是他的嘲讽,和远远无尽的羞辱罢了。

  是啊,自己早就应该对他心灰意冷了不是么?可是,在昏倒在他怀中的那个瞬间,她竟然还对他抱有希望。

  她重新闭上了眼睛,却有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了下来。

  胃里的灼热感也好,那一巴掌的屈辱感也好,都抵不过现在这种心灰意冷的绝望。

  云念离,原来,心死会比痛苦来得更叫人绝望。

  也不知到了几点,云念离这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但是一直睡得不实在,除了充斥鼻端的消毒水的味道让她难受之外,更是因为半梦半醒之间,总能看到冷厉南那张冷漠的俊脸看着自己冷笑。

  

成川探病

 在梦里,他什么都不说,只是冷冷地看着她,但是轻蔑的眼神却显露出他对她的不屑一顾,甚至是憎恶。

  她想要躲开这让她几乎窒息的眼神,但是不管她如何挣扎,那张俊脸都不带一丝温度地看着她。

  但是在梦里,连哭,都发不出声音,只能忍受着心头让人战栗的疼痛,遁入沉沉的无边黑暗,直到了黎明时间,这才真正睡着。

  到了第二天早上,云念离还是被医生说话的声音吵醒的。

  “病人没什么大碍了,但是保险起见,再住两天,下午再做个全面的检查。”还是昨天接诊的医生,因为冷厉南不在场,所以声音里都透着股轻松。

  “好的,谢谢医生。”萧澈十分客气,一直送医生到门口,刚准备折回来,却看见了一脸焦急的顾成川匆匆走来。

  “念离呢?”顾成川跟萧澈见过几次,彼此之间也算是熟悉。

  萧澈侧身将他让进来,然后才说道:“没什么大碍了。”

  顾成川进了门,看见云念离已经坐起了身来,连忙快步上前,拿起一边的枕头垫在了她的腰后。

  云念离看着他这么个自然又暖心的动作,心中不由一涩。

  果然感情这种东西十分奇怪,如果是冷厉南做这个动作,自己恐怕会开心到不知所措,但是顾成川这么做,自己心里除了酸涩,就只剩下愧疚。

  因为有些东西,她真的无以为报。

  “感觉怎么样了?”他只顾着上下打量她,并没有注意到她表情一瞬间的不自然。

  云念离也敛去其他复杂的情绪,露出一个笑来:“没什么事情了,谢谢你来看我。”

  病人对于来探望自己的人说声谢谢,是十分正常而又自然不过的事情,但是听在顾成川耳里,却有些不是滋味。

  难道他们之间就这么生疏吗?

  但是他现在不想纠结这些无聊的事情,所以只是帮云念离整理被角的动作微微一顿,随后便恢复了正常。

  “怎么会严重到要住院,都没有好好吃饭吗?”帮云念离坐好之后,顾成川还是忍不住问出这个问题。

  难道在冷厉南身边,连饭都不能好好吃吗?

  还是说,已经痛苦到连自己的身体都不在乎了?

  云念离的脑海里瞬间就闪现过跟冷厉南之间的种种龃龉,确实,自从嫁给他之后,她真的就没有好好善待过自己的身体,虽然在旁人看来并无怪异之处,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么长时间,她在冷厉南的阴影之下,活得像是行尸走肉。

  但是这能怪谁呢,这一切都是她自己的选择。

  没有人让她爱他,而先爱上的一方,本来就会输得比较惨。

  只是在这一切发生之前,她从没有想过自己会惨成这样罢了。

  不过,现在说这些已然没有了任何意义。

  而这些,也不必对任何人说。

  所以她笑着眨了眨眼睛,道:“有一阵子工作比较忙,很多时候过了饭点才能随便对付点,大概是那时候落下的病根,这两天估计有点着凉,所以才又犯了,没什么大事的,现代人身上,多少都有些小毛病。”

  这样说,倒也不算是谎话,之前接了几个案子,虽然不大,但是确实有点忙,经常忘记吃饭,再加上这段时间跟冷厉南之间的关系越发紧张,情绪之间的变化有些大,大概对胃也有些刺激。

  看到她苍白着一张小脸,连嘴唇都白得似乎没有一丝血色,却还是要对着自己露出宽慰的笑容,顾成川觉得又心疼又怜惜,不由伸手将她垂落的一丝头发别到了耳后,然后才说道:“别生病,我会难受。”

  云念离突然眼睛一酸,眼泪几乎都要落下来,但是还是硬生生地忍住了。

  现在,如果她将自己脆弱的一面展现在顾成川面前了,那便是给他希望。

  这种希望,背后隐藏着可以吞没人的绝望。

  现在,她就像是孤零零住在暗黑林森深处,被魔鬼控制的囚徒,就算顾成川是个穿着盔甲,拿着盾牌与长剑,一路披荆斩棘来到她身边的勇士,她也不会向他发出任何信号,伸出求助之手的。

  因为她知道,如果她那么做了,等待他们的,便将是万劫不复。

  对顾成川来说,这个魔鬼会要了他的命。

  对她来说,这个魔鬼却拥有着她的心。

  所以,她只能微笑着表示自己很好,甚至努力转移着话题:“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顾成川见她有意躲避自己的问题,倒也不勉强,顺着她的话说道:“今早我给你打电话,佣人接了,我这才知道你生病了。”

  云念离这才想起自己的手机确实是没在身上,不过会找自己的人也没有几个,她也不是“低头族”,对手机的依赖性不大,所以在不在身边倒也无所谓。

  两个人这边正说着话,刚才出去的萧澈又走了进来:“夫人,吃点东西吧。”

  云念离见他熬了一夜,眼睛下面都青了,不由有些抱歉地说道:“真是麻烦你了萧澈,你赶紧回去休息吧,我这边有什么情况叫护工帮忙就可以了。”

  萧澈确实有些累,但是boss还没来,自己也不敢撤啊,所以摆了摆手道:“没事!”

  他昨天可是见识了boss对夫人的上心程度,要是被boss发现他竟然将她丢给护工,自己的下场估计会挺惨的,而且,就算顾少爷是boss的表弟,这孤男孤女的共处一室恐怕也不大合适吧。

  所以他坚定的摇了摇头,决定就在沙发上坐着。

  云念离见他态度坚决,而且目光一直在自己跟顾成川之间流转,想着大概是冷厉南吩咐的。

  也是,他虽然走了,但是要是这边一个人都没有,传出去丢的还是他冷厉南的脸,他又怎么会落人口舌呢。

  一想到那张对自己冷漠又不耐的俊脸,云念离觉得呼吸微微一滞,心又开始隐隐作痛。

  “吃点粥吧。”就在云念离发愣的时候,顾成川已经将萧澈买来的东西打开,然后挖了一勺粥递到了云念离的嘴边。

  云念离微微一愣,下意识往后退了一点,然后突然又笑了起来:“我只是胃疼,现在好多了,又不是手残,吃饭还是自己来吧。”

  顾成川也不由被她逗笑,宠溺地看了她一眼,知道她不是那种黏糊爱撒娇的小姑娘,所以便也不坚持,将勺子递给了她,自己端着碗。

  饿了几顿,云念离确实有点经受不住了,再加上萧澈特地去的粥铺买的上好的小米粥,一打开盖子便是一阵扑鼻的清香,所以她也没有多想,就着顾成川的手,就挖了一勺粥吃了起来。

  但是世事往往就是这么无巧不成书,就在两个人一边吃着东西,一边说笑的时候,冷厉南却带着一股劲风大步走了进来。

  

小说《隐婚前夫请签字》 第17章 生无可恋 试读结束。